做到这点最重要,怎么念都没用

(摘选自电影《一轮明月》)

遇到魔障怎么办?他说:我心如地,不可转也

图片 1

图片 2

印光大师和弘一大师是当代净土宗和南山律宗的祖师,是民国时期佛门的两颗巨星,他们之间的殊胜因缘,在佛门中流传甚广。弘一律师是位非常严谨的人,眼光很高,不会轻易地去佩服一个人,然而他对印光大师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印光大师为人严厉高洁,一生发愿不当住持,不收出家徒弟,却唯独接受弘一大师为弟子,这绝非偶然。

图文:皆仁法师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于志者。今学者旷废隳惰,玩岁愒时,而百无所成,皆由于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

破残之像应焚化

民国七年春,徐蔚如居士倡印流通《印光法师文钞》,在佛教界引起了热烈的反响。这一年的大势至菩萨圣诞日,着名艺术家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剃度出家,他就是弘一法师。随着《印光法师文钞》的出版,弘一法师应好友吴建东居士和张云雷居士之请,为文钞题词,称赞印光老人的文钞,如日月当空,普照一切众生,契理契机,令大众欢喜信受。在题词中,弘一法师对印光大师表达了服膺之情,把印光大师作为学习效法的对象。

说真的,如果在修行的路上没有遇到几次魔障,你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是修行人。

——王阳明《教条示龙场诸生》

像之可以供可以存者,供之或存之。其不能供不能存者,焚化之。毁像焚经,罪极深重,此约可供可存者说。若不可供不可存者,亦执此义,则成亵渎。譬如人子于父母生时,必须设法令其安全。于父母亡后,必须设法为之埋藏。若不明理之愚人,见人埋藏父母以为行孝,则将欲以活父母而埋藏之而尽孝。或见人供养父母以为孝,遂对已死之父母,仍依平日供养之仪供养之。二者皆非真孝也。

民国九年六月,弘一大师决定去富阳新城闭关。临行前,特地请马一浮居士为自己的关房题写了“旭光室”的匾额,以表明自己遥习蕅益大师,近效印光大师的志向。弘一大师写信向印祖请求闭关前的训言,印祖告诉他:“闭关用功,关键在于心要专一。未得一心之前,不能急着求感应,否则就是修道的第一大障碍。念佛得一心后,自然会有感应,并没有起心动念,心却如明镜当台,映照出森罗万象。”

图片 3

对修行人而言,立志就是发心。发心是因,倘若能够不忘初心,生生世世不渝此心,则终有一日,因必成果。因此,立小志得小果,立大志得大果,不立志,那就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所以佛教讲如能发起真实出离心,纵当下深陷泥潭,亦远胜界内最胜人天果报,如能发起菩提心,纵是沦落生死凡夫,也远胜罗汉辟支果报。

经像之不能读不能供者,固当焚化之。然不可作平常字纸化,必须另设化器,严以防守,不令灰飞余处。以其灰取而装于极密致之布袋中,又加以净沙或净石,俾入水即沉,不致漂于两岸。有过海者,到深处投之海中,或大江深处则可,小沟小河断不可投。如是行者,是为如法。若不加沙石,决定漂至两傍,仍成亵渎,其罪非小。而秽石秽砖,切不可用。(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
· 复如岑师代友人问书)

弘一大师多次向印祖写信请教,印祖都给予悉心指导,并指出:“古往今来,不少人用行书草体写经,我对此绝不赞成。想要断烦惑、了生死、度众生、成佛道,岂可将抄经视为儿戏,由着性子写得游龙舞凤的?”这段话对弘一大师触动极大,他按照印祖的要求调整了字体,并寄给印祖鉴定,印祖回信对弘一法师的新字体表示肯定:“抄写经文是将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的行为,比古代进士上金殿考状元还要严格恭敬,来不得半点怠慢疏忽。能这样做的人,必定在选佛场中,得中状元。”印祖的点拨,使弘一大师日后的书写,更加一丝不苟,他的书法被人誉为“佛书”。

以前有一位师父在寮房里,刚打完坐准备下座,才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奇大无比的脸出现在窗户前,十分恐怖。

天台智者大师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当中,就为我们拣择了什么是修行当中不正确的发心,什么才是正确的发心。

参考译文:

弘一大师发心刺血写经,印祖回信开示:“不要急着抄经,当务之急,先要一心念佛。刺血抄经耗费太多心血,令人心神衰弱,只怕反而成为精进念佛的障碍。俗话说,身安而后道隆。我们既是凡夫,就不要盲目效仿法身大士的苦行,只要念佛得一心,自然法法圆融。”然而,弘一大师还是因为写经过多、用心过度而受病,印祖对此早有预料,说:“你就是为人过于仔细,样样事情不肯不认真,导致心力不济,你还是专心念佛的好。”

她收摄身心,灿然一笑对它说:“你吓不倒我的,我真的不怕。”

十种不正确的发心

佛像还可以供可以保存的,就供养或存放。残破到不能供不能存的,就将其焚化。“毁像焚经,罪极深重”。这是针对那些还可供可存而说的。如果残破到不可供不可存放的,也拘泥于此的话,则就成亵渎了。比如子女在父母健在时,必须设法令他们安全。于父母亡后,必须设法将他们入土为安。如果不明理的愚人,见人埋藏父母认为是行孝,就将会把活父母埋藏作为尽孝。或者见到别人供养父母以行孝,于是对自己死去的父母,仍依照平时供养的礼仪供养,二者都不是真孝。

弘一大师对印祖十分敬佩,再三恳求列为弟子。可惜迟迟未被答应,便在佛前燃臂香,乞求三宝慈力加被,之后再次上书陈情,可还是被婉拒,直到晚年终于如愿以偿。弘一大师是印祖破例收下的唯一的出家弟子。实际上依止印祖修行的出家弟子很多,如德森法师尊印祖为亲教师,但弘一大师是印祖唯一具有名分的出家弟子。

那张脸见吓她不到,就立刻消失了。

有十种行人,发心修禅不同,多堕在邪僻,不入禅波罗蜜法门。何等为十?

对于那些经像残破到不能读不能供的,固然应当焚化,但不可和焚化平常字纸那样,必须另外用焚化之器,严以防守,不让焚灰飞到别处。把这些灰装到不泄露的布袋中,再加入干净的沙子或石头,让其入水即沉,不致于漂到岸边。如果有入海的,就到深处投入海中,或大江深处,小沟小河断不可投。这样去做,就是如法的。如果不加沙石,一定会漂到岸边,仍旧是亵渎,其罪非小。而污秽的石头砖块,切不可用。(文钞三编卷一·复如岑师代友人问书)

民国十三年五月,弘一大师从温州庆福寺前往普陀山朝礼印祖,在法雨寺举行简单而隆重的拜师仪式,并随侍七日,每天从早到晚,观察学习印祖的一举一动。每顿饭吃完,印祖都会将碗舔干净;或者留馒头一角,把菜碗擦干净后吃下;或者往碗里倒开水,荡涤干净,再用水漱口,然后喝下,惟恐轻易浪费剩余的饭粒。弘一大师将印祖的嘉言懿行总结为十六个字“注重惜福,力行习劳,深信因果,专弘净土”。

图片 4

一、为利养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地狱心。

弘一大师虽然振兴南山律宗,但以净土为归宿,并随缘随分,尽力弘扬印光大师的念佛教义,他常劝人读《印光法师文钞》,高度颂扬印祖的盛德。

如果这算是小菜一碟的话,那当年罗什大师遇到的魔,也许就是更上一筹了。

二、邪伪心生,为名闻称叹故,发心修禅,多属发鬼神心。

1924年秋,弘一大师应邀到上虞白马湖夏丏尊故居“平屋”作客。夏老用香菰供斋,被他坚决拒绝,改用豆腐还是不同意,最后只好按照他本人的要求,白水煮青菜,用盐不用油,弘一大师这才接受。倓虚法师在《影尘回忆录》中回忆了弘一大师在青岛湛山寺讲律时的一些生活片断:“屋中都是他自己收拾,不另外找人收拾,窗子地板都弄得很干净。因他持戒,也没有另外准备好的饭菜,头一次给弄四个菜送寮房里,一点没动;第二次又预备一点,还是没动;第三次预备两个菜,还是不吃;最后盛去一碗大众菜,他问端饭的人,是不是大众也吃这个,如果是的话他吃,不是他还是不吃……”如此等等,都是受到印光大师的影响。

话说,当年罗什大师从小乘改宗大乘之后,好不容易得到《放光般若经》,心中很是欢喜,于是就开始恭读。

三、为眷属故,发心修禅,多属发畜生心。

印祖往生后二年,弘一大师亦追随恩师而去。1942年中秋过后,弘一大师自感病势沉重,写了二首偈与诸友告别,这二偈表露了弘一大师一生悟证的境界:“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相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可以说花枝表示香,月圆表示光,香光庄严,正是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念佛三昧香光庄严的境界: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表露了弘一大师修行净土法门,证得念佛三昧的境界。临终前,弘一大师写下
“悲欣交集见观经”,可见他亲见极乐庄严,正念往生,悲悯众生,欣乐极乐。

谁知道这时候,魔突然出现前来扰乱,把牒片(当时的经文是刻在铜牒上的)上面的文字全都遮蔽住了,他只见眼前的牒片上一片空白,并无半个文字。

四、为嫉妒胜他故,发心修禅,多属发修罗心。

观般若智慧 享闲暇人生

罗什大师心如明镜,知道这是魔之所为,他习学大乘经典的誓愿更是坚定。

五、为畏恶道苦报,息诸不善业故,发心修禅,多属发人心。

当他心志坚定时,魔也悄悄离去了,铜牒上的文字又重新显现出来。

六、为善心安乐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六欲天心。

他全然不当一回事,就把刚才的经历当作是吹过沙丘的微风一般,完全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七、为得势力自在故,发心修禅,多属发魔罗心。

图片 5

八、为得利智捷疾故,发心修禅,多属发外道心。

这时,空中又传来一个诱惑的声音道:“你是有大智慧的人,又何必读这样的经文呢?”

九、为生梵天处故修禅,此属发色无色界心。

罗什大师手捧铜牒,呵斥道:“你是小魔罢了,我已经看破你的真面目了,还是快快离去吧。我心如大地,是不会动摇的(我心如地,不可转也)。”

十、为度老病死苦疾得涅槃故,发心修禅,此属发二乘心。

魔悻悻然地消失不见了,大师也用了两年的时间广诵大乘经论,而且洞悉了个中的奥妙所在。

就此十种行人,善恶虽殊,缚脱有异,既并无大悲正观,发心邪僻,皆堕二边,不趣中道。若住此心,修行禅定,终不得与禅波罗蜜法门相应。

修行路上,逢魔不可怕,可怕的是心志不坚,随魔境而转罢了。

大乘佛法正确的发心

微信公众号:念念随笔

云何名菩萨发心之相?所谓发菩提心。菩提心者,即是菩萨以中道正观,以诸法实相,怜愍一切,起大悲心,发四弘誓愿。四弘誓愿者:

一、未度者令度,亦云众生无边誓愿度。

二、未解者令解,亦云烦恼无数誓愿断。

三、未安者令安,亦云法门无尽誓愿知。

四、未得涅槃令得涅槃,亦云无上佛道誓愿成。

那么问题来了,小伙伴们,您的发心正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