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仗人势,红绿灯依然在闪烁

图片 1
  公元2035年5月7号凌晨3点42分37秒,位于中国广东省东莞市的月亮滩核电站发生爆炸。
  作为国家紧急事故处理中心的负责人,我曾以国际救援者的身份,参与过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的处理,有相关的工作经验。所以上级领导派遣我前去深圳,于是我第一时间赶到了事故前线。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在这个信息传播极其迅速的时代,极有可能引起大规模的社会恐慌,所以,上级领导要求对外全面封锁消息。
  但当地的一家报纸已经抢先发了一条简讯:
  东莞附近的海域发生了5.6级地震,致使核电站2号核反应堆的冷却系统失灵,核反应堆因温度过高而发生爆炸,并导致了核泄漏。核物质在海水和季风的双重作用下迅速扩散,许多人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核辐射。因为核泄漏的情况比较严重,东莞市的汽车站,火车站,机场、港口已经全天候封闭。
  而我也是乘坐救援专机先到海南,然后再乘坐我国南海舰队的直升机到的东莞。
  我到达东莞的时候,已经是了5月7号晚上9点多。在一家星级酒店,我见到了当地负责接待我的同志。他让我先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工作。我拒绝了。
  长期的工作经验告诉我,越早的了解事故情况,越才有可能更快的解决问题。虽然只是一个晚上,但是,很多事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内就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何况还是如此紧急的事故。
  我先让当地负责的同志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那位同志同志一边说,一边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核泄漏的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这目前还属于机密,以我的职位还没有知道的权限。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并不是地震导致的。恰恰相反,是核反应堆爆炸引发了地震。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紧,把刚端起的水杯又放了下去,问道:
  是核反应堆爆炸引发了地震?
  那位同志点了点头说:
  东莞此时已被军方接管,并由军方主导成立了一个5•7月亮滩核电站爆炸事故应急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的主任是南方某军区的一个师长,姓拓,副主任是东莞市的曾市长。他们掌握着整个事件的所有资料。
  听到这里,我示意他停下,并要求立即见这位师长。
  这位同志迟疑了一下,起身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后才对我说:
  请随我来。
  我站起身来,说:
  这个师长姓拓?叫什么名字?这个姓氏倒很少见,百家姓里有吗?
  那位同志笑了笑说:
  对,姓拓,叫拓东泽。这个姓氏确实很少见,拓师长告诉过我,他这个姓氏是北魏拓拔氏族的后代,同姓之间不能通婚。至于百家姓里有没有这个姓氏我就不知道了。
  一句话我就听出这个人应该和拓师长比较熟识。
  出了酒店大门,一辆军用吉普已经在等了。我们坐车穿过了市区,向核电站所在的东莞市沙田镇驶去。
  一路上我看到,原本拥挤繁华的街上,灯火通明,霓虹闪烁,但却没有一个行人,没有一辆行驶的车。只不过是每隔十几米,街道两旁就有一个持枪站岗的解放军。
  那位同志便对我说,由于核泄漏比较严重,所以本市全面戒严。居民被要求都待在家里,不让随意走动。
  我没有说话。
  看得出来,这座城市已经全面被军方接管了。
  在汽车快要行驶到海边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冲天的火光和滚滚的浓烟。汽车在驶过一个关卡之后,我们都被要求穿上防护服才能继续前行。
  当吉普车终于在一排军用帐篷前停下的时候,我见到了拓师长。很诧异的是,拓师长并没有穿戴防护服,应该说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没有穿戴。
  更让我诧异的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些人此刻都在脱去防护服。一瞬时,整个帐篷内只有我一个人穿着防护服,显得不伦不类。
  你也脱了吧,拓师长说。
  便有几个人过来帮我把防护服脱了。
  拓师长递给了我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并示意我坐下。那支烟是装在一个不锈钢的铁盒子里的,烟上面也没有商标,看来是特供的。
  我虽然抽烟,但没有随身带火的习惯。刚要假装摸口袋的时候,一位战士过来帮我点着了烟。
  这烟果然不同凡响,烟雾浓郁,但味道幽香。但很快我就把注意力从烟转移到了拓师长身上。
  这位师长看起来和我印象中的军人形象不太一致。他个头矮小,身材瘦弱,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是林彪。只是他穿戴的那身军装剪裁得十分合体,看起来才有几分威武。
  拓师长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抽着烟,似乎并不忙着说话。我也不好贸然开口,只好也学着他的样子。当然,我抽这烟的时候显露出一副享受的姿态,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一支抽完了的时候,我以为他要说什么的,结果他又点燃了一支烟。并要给我一支,我刚要拒绝,他已经把烟扔了过来,我只好接住。那位战士又要给我点烟,我拒绝了。
  当这支烟抽到快一半的时候,拓师长才开口说话:
  核电站确实发生了核泄漏,但核物质没有大范围扩散,现在已完全得到了控制,目前只是在着力扑灭爆炸引发的大火。
  他的语气平静而舒缓。
  原来是虚惊一场,顿时我内心的疑虑和恐惧就消除了一半。但我新的疑虑又产生了,既然没有核辐射的威胁,为什么还要穿防护服呢?是为了使障眼法?但是又是使给谁看的呢?
  果然,拓师长接下来的一句话消除了我的疑问,但却又带给了我更大的疑虑:
  空气中的核辐射也完全在人体可承受范围之内,报纸上所说的已经有人受到了核辐射,是假的。那只不过是有关部门为了迷惑大众,故意透露出去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隐瞒更可怕的事实,因为实际上问题比这要严重的多!

  她有一个习惯,喜欢站在自家五楼阳台的窗口向外眺望,那里视野很开阔。目光所及之处,除了傍边的一个公园,紧靠她家房子旁就是一条笔直宽广的大马路,两边长满了高大的梧桐树。顺着这条马路一直往前看,不远处有一个十字路口,那里有两个红绿信号灯,她的视线经常就会停在那对红绿灯上。尤其是她遇到他后,似乎那红绿灯也有了灵性。
  他们相识是在绿荫如盖的初秋。那时,路边的梧桐树叶还很茂盛,只是偶尔有落叶飘过,透过树叶的空隙,隐约能看见红绿灯的闪烁。她经常在早晨梳洗的空隙中,站在阳台边作短暂的停留,眼睛看着十字路口一会绿一会红的信号灯,心中就会浮想联翩,想他说的每句话,想他的各种表情,还想他的某种暗示……他们之间总有那么多扑朔迷离的东西,让人回味无穷,让人琢磨不透,让人觉得充满诱惑和破解的冲动!那时她老是觉得,那只绿灯在眨着挑逗的眼睛,就像是他那双充满智慧而又狡黠的双眼,好像在对她说:“你明白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懂我。”
  他们相恋是在阳光明媚的春天。那时,路边的梧桐已经长出了鲜嫩的新叶,透过稀疏的幼枝嫩叶,清晰地看见那一对红绿灯有规律地跳动着。她常常在别人小憩的中午,独自坐在窗边,眼睛总是专注地看着那不断闪动的红绿灯,看着看着,那绿灯就幻化成了他的音容笑貌,她好像看见他在对她做鬼脸;看见他在脉脉深情地注视她;当有汽车经过发出“呼呼”的声音时,她就像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当一阵微风刮过,那光线就会穿过树的缝隙,向她直射过来,她就感觉到好像是他伸出手来拍她的额头,对她温柔的耳语:“亲爱的,中午也不休息呀,那样我会心疼哦!”
  他们分手是在落叶飘飞的冬季,那时路边的梧桐几乎脱光它的所有外衣,裸露出伤痕累累的枝干,地上堆满了枯黄的落叶,一眼望过去那个红绿灯特别刺眼。她还是习惯性地在傍晚时分独坐在靠近阳台的玻璃窗前,可是现在她放眼望去最扎眼的就是那十字路口的红灯了!她突然奇怪,过去怎么看到的都是绿灯在闪耀,可是现在一抬眼看见的却是那刺目的红灯?此刻,那让车辆行人禁行的红灯,就像刀子一样直刺她流血的心窝,常常让她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其实他们是友好分手的,他们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事实上他们分手时很平静。可是人的感情不能像休止符那样一个收手就结束了整个乐章的,会有余音缭绕,会有很久很久的思念和缠绵……
  她至今仍然爱独坐窗前,从秋天看到冬天,从冬天看到春天……
  现在已经是盛夏了,红绿灯在茂盛的密叶间依然故我地闪耀着,安然地在那指挥着南来北往的车辆行人。可她的心情却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人们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良药,看来一点不假。她现在看到绿灯亮了,再也不会有什么不着边际地遐想;红灯亮了,也不觉得像过去那样的刺目伤心了。她的心已经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虽然不能说心如止水,有时候,她还是要去想一些往事的,但那不全是为了他,更多的却是珍视自己曾经付出的所有。她之所以愿意这样长的时间,在这样的地点选择沉默,选择孤单,选择回味,是为了更清醒地面对明天升起的新一轮太阳!因为生活仍将继续,就像红绿灯依然闪烁一样。

  洪局长的狗病了,不知道谁传的话,说是洪局长病了。
  洪局长的狗进了宠物医院,不知道又是谁传的话,说是洪局长住院了。
  局里的人乱成一锅粥,上班后嘀嘀咕咕都在打听洪局长得了什么病,住进了哪家医院,该什么时候去医院看望,看望时需要拿点什么,是要买营养品还是直接给钱,多少合适,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成了大伙考虑的事情。
  不一会,局里的每个办公室就人去楼空了,谁都能猜得出来,不管科长副科长还是普通干事,都去医院看望局长去了。
  市医院楼上楼下转一圈,没有局长住院的消息。
  中心医院楼上楼下转一圈,没有局长住院的消息。
  中医院楼上楼下转一圈,没有局长住院的消息。
  再想想,市里的公立大医院也就只有这三家,哪家都没有局长的影子,这洪局长住到哪里了呢?
  莫非局长病情严重,直接转到省医院了?
  打电话找熟人,还是不知道局长的下落。
  下午一上班,局里的所有人又有了各种猜测。但是猜测归猜测,谁也说不出肯定的话,所以只好在办公室里干坐着。
  临下班时,不知道谁的眼睛先一亮,看见局长上楼了,低着头,面色很难看,见谁都不说话。
  “虚惊一场,不是局长病了,是局长的狗病了。不是局长住院了,是局长的狗住院了。不过现在情况很严重,局长的爱犬医治无效,死了。”局办于主任终于打探到了确切的消息。
  既然是虚惊一场,大伙也便那颗悬着的心放到肚里了。
  “那条狗可是局长养了十几年的宠物啊,为了让局长能够化悲痛为力量,尽快恢复情绪,带领我们把工作做好,我觉得大家还是去安慰一下局长为好。”于主任沉默半天后说。
  第二天,原来准备好看望局长的钱物,便都通过于主任的手,以哀悼狗的名义送到了局长家里。
  事后不知道哪位闲人写了一副对联,据说流传的很远。
  上联:狗仗人势畜生也尊贵
  下联:人仗狗势当官就是好
  横批:不要白不要

图片 2
朱八是有名的果树大王,十几亩责任田里栽满了梨树李子树和桃树。这几年水果行情好,加上朱八种出的犁果李桃个个色好个大,所以总是供不应求,几年下来,成了朱家山村的致富带头人。
  村里人看见朱八种果树收入好便眼热,也不想像过去一样单纯种玉米了,跟着朱八成片成片地开始栽果树。这朱八还是热心人,忙完自家的事后,一有空就东家林里进,西家林里出,指导大家施肥剪枝喷洒农药等技术,一时间以前,不起眼的朱八成了朱家山的能人。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朱八会种果树的名声传到了乡里,郑乡长专门把车开到地头视察他的果园。随从的村主任朱七顺手摘下一颗将要成熟的李子,让郑乡长品尝。这李子,个头足有核桃大,一口咬下去,真甜!
  郑乡长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果树林,直夸朱家山的转型种植工作做得好。
  “乡里要开一个果树种植专题培训会,到时你们当主角,给大家上一堂课。”郑乡长临走的时候给村主任朱七朱七丢下一句话。
  “我问过乡里了,培训会上由你来做专题讲座,讲课时间大约两个小时,这几天你就要紧急备课,村委会商量过了,课讲好了,会给你一定的讲课费的。”朱七把这事当做政治任务交给了朱八。
  只有初中文化的朱八一下子犯了愁,却也知道推辞不了,既然推辞不了,就得认真对待。朱八只好白天干活,晚上加班,抽空还专门去县城的书店里买回几本果树栽培的书籍,像啃骨头一样认真学习。用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把讲稿写好了。朱八每天早上看着钟表模拟讲课,不多不少把时间控制在两个小时。朱八自认为写的很全面了,包括选苗、移栽、培土、施肥、灌溉、虫害、采摘、储存等都能够说明白了。
  “乡里通知明天召开培训会,每个村子都要派人参加,你是主角,这可真到了让你出彩的时候了,一定要讲好啊,为咱全村人争光!对了,乡长还说,在你上课之前农技所的人要说几句话,所以,你的上课时间要缩短到一个半小时。”培训会的前一天,朱七对朱八作了交代。
  朱八连夜修改了稿子,对着镜子给自己上了一次课,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九十分钟。
  清晨起来,妻子把朱八从上至下打理了一番,像送郎上战场一样站在门口等朱七的汽车来拉丈夫走。
  “刚才接到电话,乡里非常重视这次培训,所以乡长要在会上讲话,这样你的上课时间只能剩一个小时了。”朱七在车上说。
  “这……”朱八有点为难了。
  “照办吧,我把车子开慢点,你就边走边改吧。”朱七说话的时候,头也没有回。
  朱八拿出笔来,把大段大段的技术操作细节全删掉了,看看篇幅,估计和领导的要求差不多了。
  培训会开始了,乡长讲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用了四十分钟,农机所的技术员讲推广果树种植的计划和目标用了三十分钟,眼看就该朱八上台了,主任朱七急步走了过来。
  “再把稿子改改,县局的领导从百忙中抽出时间要来参加培训会,会务组临时决定让局长作重要讲话,怎么说也得给局长留半个小时吧,这样你的课程时间就只有二十分钟了,提纲摘要说说就可以了,我帮你一起捋捋稿子吧,一定要做到心里有数。”朱七交代完,让朱八取出讲稿,二人头碰头又把讲稿内容取掉一大片。
  一阵热烈的掌声终于把果树大王朱八请在了台上,看着涂抹得乱七八糟的讲稿,朱八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自己都不知道说了点什么。
  二十分钟过去,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朱八踉踉跄跄地走下了台。
  几天后,朱七把朱八叫到村委会,给他发了一百元讲课费。
  据村里的会计说,村主任为这次培训会加班加点干了许多工作,领到了一千元补助款,还做了一套参会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