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

  暴风雨过后是一片宁静!三天前的天空还是灰暗的,现在却变得晴朗起来。和平到来了,围困被解除。

  我姐姐胆子多么小!她那么害怕小偷,晚上吓得都睡不着觉。爸爸妈妈不在家时,每天晚上她都要看看床下、门后和窗帘后面是否藏着人,而且晚上睡觉从来不敢熄灯。我真不懂,女孩子们为什么都这么可笑!

  我在马拉利律师的家里。

  今天维基妮娅又在唠叨,说我一整天都在钓鱼,不去上学。其实,事情就坏在我今天把新裤子撕了个大口子,衣服上又弄了一块油渍。

  今天早上,他们从门孔里对我说,再不打我了。我也庄重地答应回学校去学习,做个好学生。

  昨天晚上,我刚睡下两个小时就被一阵大叫吵醒了,好像家里着了火似的。我从床上跳下来,刚准备出房门,就看见维基妮娅穿着睡衣冲进了我的房间。她抓住我的胳膊,又把房门给锁上了。

  我说不上话来,我的思绪很乱,无法在日记上叙述昨天的情景。

  吃饭的时候,姐姐对我说:

  这样,荣誉被挽救了……桌子、大镜子也免遭破坏。我拆除了堡垒,走出了房间。

  “加尼诺!加尼诺!我床下有一个小偷!”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昨天的情景如同一场悲剧,但不是达努齐奥演的悲剧。那种悲剧妈妈看一场都受不了,尽管姐姐们责备她,说她所以这样是因为不是知识分子。我的情况却不同,是一场真正的悲剧。这场悲剧可以取名为“小强盗”或是“自由的牺牲品”,因为我所以落到这种地步毕竟是为了给一只可怜的黄鹂一会儿自由,而玛蒂苔夫人却把它整天关在笼子里。

  “加尼诺,今天老师来家说你没去上课,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爸爸回来后,我就告诉爸爸……”

  自由万岁!

  接着,她又打开窗子大声呼喊:

  昨天上午,爸爸到罗马来带我回家。毫无疑问,科拉尔托向他描绘了一番我所干的事,自然他没有讲斯泰尔基侯爵夫人的事和用大蒜给马尔盖塞治病的事。

  “明天我一定到学校去。”

  “救命!……救命!抓小偷……抓小偷!”

  爸爸听完后,说:

  “好吧。你又把条‘蛇’带回家来了?”

  邻居们闻声赶来,跑到我家门口,卡泰利娜和刚穿好衣服的维基妮娅下了楼。邻居问:

  “我对他没办法了!”

  我说:“没有,玩一次就够了。”

  “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

  一路上,他没跟我说一句话。

  我想得到一辆自行车,我不愿意因开类似的玩笑而失去它。

  “我床下有一个人……我亲眼看到的!快!快去看看!但是要小心,不要忘了带枪!”

  到了家,我见到了妈妈、阿达姐姐,她们都流着眼泪拥抱我,不断地发出这样的埋怨:

  两个胆子大一点的邻居上了楼,其他的人在下面安慰着维基妮娅。我也跟着那两个人进了姐姐的房间。这些勇敢的邻居慢慢地、慢慢地往床下看,看见床下面果真有一个男人。

  “唉,加尼诺!……哦,加尼诺!……”

  于是,他们抓住那个人的腿往外拖。但那个人一点也不反抗。一个勇敢的邻居抓起一把椅子,朝他背上砸去,另外一个用枪指着他。突然,大家瞪大眼睛望着我:

  爸爸把我拉开,带我到我的房间里,用平静的声音冷冰冰地对我说:

  “加尼诺,这又是你干的吧!”

  “我已经对你没办法了,明天到寄读学校去上学。”

  “是啊!”我回答,“维基妮娅老是疑神疑鬼,说她床下有小偷。我想,这么一来,就可以使她见到真小偷时不那么害怕了。”

  说完,关上门就走了。

  我亲爱的日记,你知道,是什么使我姐姐那么害怕吗?是什么使邻居那么紧张吗?是一个穿着爸爸旧衣服的稻草人!

  一会儿,马拉利律师和维基妮娅姐姐来了。他们左说右说,希望爸爸改变主意,但是爸爸却只是重复着这句话:

  “我不愿意再看见他!我不愿意再看见他!”

  必须对马拉利律师说句公道话,他是个打心底里维护弱者、反对进行迫害和采取不公道做法的人,他总是记住别人对他的好处。他对爸爸说:

  “这个孩子几乎打瞎了我的眼睛,后来在我同维基妮娅结婚时,还毁坏了客厅的壁炉,差点把我们埋在里面。但是,我也不能忘记,我与维基妮娅的婚事正是由于他才成的……后来,他在学校里替我说话,反对说我坏话的贝鲁乔……我知道这件事情。这说明加尼诺是一个有感情的孩子。不是这样吗?因此,我替他祝愿……我们必须看到他的本质:例如,虽然他在罗马闯了祸,但应该看到,他的动机是好的,他想给一只鸟自由……”

  马拉利律师多有才干啊!我在房外听到他这番雄辩的话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跑进去喊着:

  “社会主义万岁!”

  我扑到维基妮娅身上哭泣着。

  爸爸笑了起来,但又板着脸说:

  “好吧!既然社会主义主张每个人在世上都应有自己的快乐,那么,律师为什么不把他接到身边过一段时间呢?”

  “为什么不行呢?”马拉利说,“我敢打赌,我有办法让他成为一个有见识的孩子。”

  “你高兴了吧!”爸爸说,“不管怎样,我不愿再见到他。既然这样,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你就把他带走吧!”

  他们就这样达到了协议:我从家里被赶出去,放到马拉利家观察一个月。在他家我要从头开始,以表明我骨子里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不可救药。

  ***************

  我家客厅壁炉事件发生后,维基妮娅和她的丈夫就出去蜜月旅行了。旅行回来后他们住在非常舒适的中心区。我姐夫把他的律师事务所也设在家里。事务所单有大门,通过一间放柜子的房间与家里相通。

  我有一个房间,窗子对着院子。它虽然小,但很雅致,我住得很舒服。

  家里除了我姐姐、马拉利外,还住着马拉利的叔叔威纳齐奥先生。他是不久前住到他侄子家来的。他要住上一段时间,因为他认为这里的气候更利于他的健康。但我看不出他的健康表现在哪儿。他是一个衰弱的老人,耳朵聋得必须用“小号”同他讲话,他的咳嗽声就像敲锣一样响。

  不过,人家说他非常有钱,对他照顾要特别周到。

  明天我要到学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