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大王历险记,捣蛋鬼日记

  今天在学校上拉丁语课时发生了一件事,值得在这里提一提。

  将近一个星期没写日记了。

  现在我确实很高兴。

  《吹牛男爵历险记》是十人世纪德国作家毕尔格的一部《幻想故事集》。

  和我同桌的莱佐从他叔叔的商店里拿来一些粘鞋用的胶,我趁坐在前面的同学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把这团胶悄悄地放在他的椅子上。这个同学名叫马里奥·贝蒂,我们叫他小脏鬼。因为他穿的那套英国式的衣服虽然很体面,可脖子和耳朵都很脏,好像一个化了装的清道夫一样。

  真倒霉!锁骨错位了。胳膊上了石膏怎么能写字呢?

  医生说得对,我皮厚经摔。我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德国十八世纪闵希豪生男爵所讲述的荒诞离奇的故事,二百多年来,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国大大小小的读者,可以说是风靡全球。

  马里奥·贝蒂坐下了。开始他什么也没发觉,但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椅子上的胶化了,粘住了他的裤子,他感到难受,便嘟囔起来,显得很不安。

  今天,医生终于为我拆了石膏,所以我才能在日记上写下我的想法、我一生中的遭遇以及那些骇人听闻的冒险经历。

  所有的人也都更关心更注意我了。我听见爸爸对妈妈说:“我们用别的办法试试,顺着他的意思来……”

  中世纪以来,德国就流传着许许多多的历险、吹牛的笑话、趣话和讽刺故事。十八世纪末期,一些幽默故事也已经采用了闵希豪生男爵自述其奇游经历的方式。这位男爵,当时也实有其人,全名为卡尔·弗利德里希·闵希豪生(1720——1797),他以吹牛和空谈闻名于世。如故事中所说,他也确实在俄国军队服务过,和土耳人打过仗。他回到德国后,从自己的经历生发开去,讲述了众多离奇古怪的故事。1785年,德国学者鲁道夫·埃利希·拉斯别(1727——1794)用英语写成《闵希豪生旅俄猎奇录》在伦敦出版。1786年。德国作家特佛里·奥古斯特·毕尔格(1747——1794)又把它译回德文,并增添了不少有趣的内容,在德国出版,名为《闵希豪生男爵历险记》。

  老师发现了。于是在“肌肉”和小脏鬼之间展开了一场好戏:

  事情发生在12月18日,这是值得我记住的一天。因为这一天遇到了奇迹,但并不意味着我末日的来临。

  他们大概很后悔用那么严厉的手段来对付我,因此决定今晚带我上剧院去看著名的魔术师摩尔根的表演。摩尔根是路过这里的。

  拉斯别的《闵希豪生旅俄猎奇录》,我国建国后曾根据俄译本转译为《敏豪生奇遇记》和《吹牛大王历险记》出版。本卷选用了王克澄的译本《吹牛男爵历险记》(收在上海译文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0侯爵夫人》一书内),是译者根据毕尔格的德文本翻译的。

  “贝蒂!什么事?你在干什么?”

  那天早上在教室里,切基诺·贝鲁乔在我附近的位子上刚一坐下,我就嘲笑他是胆小鬼,害怕挨揍而坐汽车逃跑了。

  马拉利律师也同我们一起去看演出。他戴着眼镜,留着长胡子。他在我家曾引起很大的争论,因为他是社会党人。妈妈特别不能容忍他说牧师们的坏话,但爸爸却认为社会党是好的,过不了多久,马拉利律师就会在社会上有一个好的地位,并最终成为议员。

  这部德国人民十分喜爱的文学名著,主要是讽刺十人世纪德国上层社会妄自尊大、说空话的恶劣风气。自作品传世以来,闵希豪生男爵的名字就成了爱编瞎话的人和吹牛家的代用语,革命导师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谈到一个资产阶级的小文人时就曾说:“这个人论撒谎真是个闵希豪生。”

  “我这儿……”

  他向我解释说,这几天他爷爷病了,家里人都到那不勒斯去照顾爷爷了。贝鲁乔指的家里人,大概是他的爸爸和妈妈。他还说,因为他叔叔每天都派司机开车来接他,所以他没有时间同我单独在一起,至少有一段时间是这样。

  但是,这部作品的强大的生命力更在于它所展现别出心裁、引人入胜的幻想境界,大胆而又合乎人们心理逻辑的夸张手法,新奇的构思和隽永、风趣的用语。这些故事,一个个都可视作想象神奇的童话,这不但使当时专为儿童创作的作品黯然失色,时至今日,许多童话作家对它仍津津乐道,认为可以从中借鉴。所以,他被誉为十八世纪儿童文学的瑰宝,讽刺文学的丰碑。苏联无产阶级文学大师高尔基曾将它与歌德的《浮士德》,莱辛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等相提并论,说它是受到人民口头创作影响的“最伟大的书本文学作品”。

  “不要说话!”

  他做了解释后我才消了气。接着,我们谈起了汽车。我对汽车非常感兴趣。贝鲁乔说他对汽车很了解,还会开汽车,而且不止一次地开过。他说,只要会转动方向盘,注意别翻车,就连孩子也能开。

  “但……”

  我确实不太相信他的话,因为把汽车交给像贝鲁乔这样的孩子,谁也不会放心的。他见我不信他的话,就要跟我打赌。

  “不要动!”

  他说:“你听着,今天司机要把车停在意大利银行门口,去办一件加斯贝罗叔叔交给他办的急事,我会留在车上。你想办法在放学前离开学校,到银行大楼门口找我。等司机进银行后,你就上车来,我带你在广场上兜一圈,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是真会开车呢,还是在撒谎。怎么样?”

  “但是,我不能……”

  “好!”

  “不要说话!不许动!如果我看到你脸上的肌肉动一下的话……”

  我们赌了十个新的钢笔尖和一支红蓝铅笔。

  “请原谅,我不能……”

  按计划,在放学前半小时。我开始捂着肚子。“肌肉”老师看后说:

  “不能?不能安静?不能不动?那么,你给我站起来!”

  “大家不许动!加尼诺,你为什么像条蛇一样地扭来扭去?什么事?大家不许说话!”

  “但是,我不能……”

  我回答说:“我身体不舒服,坚持不下去了。”

  “到教室外面去!”

  “好吧,那就回家去……放学时间也快到了。”

  “我不能……”

  我按照同贝鲁乔约好的那样,跑到意大利银行门口等着他。

  “哼!……”

  一会儿,贝鲁乔坐着汽车来了。司机下车走进银行后,贝鲁乔向我打了一个手势,我便上了车坐在他旁边。

  “肌肉”哼了一声,冲到小脏鬼面前,抓住他的胳膊想把他拖到教室外面去。突然,他住了手,因为他听到了一声“嚓”的撕裂声。小脏鬼的裤子被扯破了,布条还粘在椅子上。

  “现在我要让你看看我会不会开车!”他说,“你准备按喇叭……”

  “肌肉”发脾气了,但小脏鬼脾气发得更大。两个人莫名其妙地互相对视着,可谁也解释不清是什么原因。

  接着,他躬着身子又说:“看到了吧,要让车开起来,只要旋转这个……”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这时,老师火冒三丈,大声叫着:

  他转动着方向盘。

  “大家安静!都不许动!如果……”

  汽车的发动机响了,车很快就跑了起来。

  这次他没有勇气说完他那句口头禅了,因为全班同学都张大嘴巴笑着,即使老师想制止,也无能为力。

  这时,我觉得非常好玩。在车行驶时,我不断地按喇叭,好笑的是,我看见人们都东躲西闪,恐惧地看着我们。

  后来校长来了。坐在小脏鬼后面的七八个同学,一个个都被提问过。幸好,他们谁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仍没有解决。

  但是,忽然我明白了:贝鲁乔根本不会开车,既不会减速也不会停车。

  最后,校长盯着我说:

  他对我说:“快鸣喇叭,鸣喇叭!”好像喇叭能影响发动机似的。

  “你们听着,那个干的人要是不说出来,我查出来后严惩他!”

  我们出了城,汽车像一只被踢出去的皮球,以飞快的速度朝农村开去,速度快得我都不敢喘气了。

  今天,医生替马拉利律师拆了绷带,并说,明天就可以把窗子打开一点,让房间里有点光了。

  这时,我看到贝鲁乔的手突然放开了方向盘,他倒在椅子上,脸色惨白。

  我的上帝,当时的情景太吓人了!

  就是现在回想起来,我感到头发根都要竖起来了。

  幸好路很宽也很直。我看到我们周围的房子、大树都在快速地往后退,像是在做梦一样。这种情景我至今仍记得很清楚,我可以在这里画上那一刹那的情景。

  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我们的车像箭似的从一头牛旁经过时,一个农民大叫了一声,声音大得差不多盖过了汽车的马达声,他嚷道:

  “你们要摔断脖子的!……”

  诅咒很快就灵验了!虽然我的脖子没摔断,却摔断了别的骨头。我回想当时的情景:大地突然竖了起来,像一个巨大的白色魔鬼迎面扑来……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事后别人告诉我,汽车在路的一个拐弯处撞上了一间房子。

  当时的冲击力猛到这种地步,以致我和贝鲁乔都飞出了三十米远。在这场不幸中,我幸运地落在了一片丛林里,这片丛林像弹簧一样减轻了我摔下去的力量,我才没有被摔死,要不然早就没命了。

  据说,翻车半小时后,贝鲁乔叔叔的司机发现我们把车开走了,就找了辆出租车赶来。他把我们俩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贝鲁乔的右腿上了石膏,我的左手上了石膏。

  我不能动弹,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回了家。

  当然这场车祸是十分危险的,爸爸、妈妈和阿达对此表示非常遗憾,但同时也松了口气。他们向来我家的人谈起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车速时,不断重复着下面的话:

  “这真是一场同死亡的赛跑,就像巴黎的赛车一样!”

  除了上面所说的外,我感到满意的是,我赢了撒谎者贝鲁乔十个新的钢笔尖和一支红蓝铅笔。假如他不想因骂我姐夫而挨顿揍的话,等我病好后,他必须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