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鬼日记,小林给大林的一封信

  今天上午,秘密组织的成员互相只传递着一句话:“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意思是说:休息时开会。

  哥哥,我真想念你呀。你在哪里呢?
 

  由于昨天晚上爬行李架时用力过度,我的胳膊比来时坏多了。今天,科拉尔托医生把我带到他朋友那儿去做电疗。他的朋友叫贝罗西教授,他见到我说:

  今天上午,维基妮娅为我说服了马拉利。看来,他不像起头威胁我的那样,非要把我送回家去了。

  会议开始了。我觉得我们秘密组织的会,从来没有开得像今天这样让人激动过。

  我和乔乔找鼻子,找着了中麦伯伯。鼻子已经装好了。我们都叫中麦伯伯爸爸。中麦爸爸可爱我们呢。
 

  “电疗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或许还要更长一段时间……”

  “但要好好留神他,”他跟姐姐说,“注意他的品行!我已经后悔把他带到家里来了。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他再犯一次错误,我就对他不客气。”

  我像书记一样宣读报告,我觉得我们就像历史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像在地道中的罗马天主教徒或烧炭党人。

  中麦爸爸是开火车的。中麦爸爸教我们读书。中麦爸爸说:“我老了,我老了。我教你们开火车。你们帮我开火车。”
 

  “太好了!”我回答说。

  1月21日

  可想而知,我的日记,谁也不会缺席。因为巴罗佐被叫到校长办公室后,他的反常神情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全体成员都焦急地想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变成了这样。

  后来我们说:“好极了!”
 

  “你为什么喜欢胳膊慢些好呢?”教授惊讶地问。

  我伤心地哭泣着,由于绝望而自己抓自己的头发……昨天我的祸闯得是那么大,而且是一个接着一个。我都吓傻了,好像做梦一样。

  像往常一样,我们都聚集在院子的角落里。大家都很谨慎,注意不让校长老婆看见。校长老婆好像一天比一天多疑,她的目光总是盯着我,好像马上又要出什么事一样。

  我们就学开火车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儿学,一定要把它学会。
 

  “不是的,我想在罗马多住些日子。此外,我也很高兴尝试一下这里所有的器械。”

  让我一件一件说吧。

  好在她并没有怀疑皮埃帕奥罗的声音是我发出的,要不,她非要弄死我不可。这件事使我相当害怕,因为我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哥哥,你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呀?你想小林么?
 

  贝鲁西教授开始给我做电疗。他用一架非常复杂的机器给我上了电。这时,我的胳膊上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痒得我笑又笑不出来。

  毁了我的第一个原因是我太爱钓鱼。

  当我们聚拢到一块时,面色苍白得让人害怕的巴罗佐叹了口气,以阴沉沉的口气说:

  后来乔乔的鼻子常常要掉下来。后来乔乔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乔乔的鼻子就“各笃!”掉下来了。乔乔上火车的时候,乔乔的鼻子也掉下来了。后来呢,后来怎么着,哥哥,你猜猜看?你知道后来怎样?
 

  我说:“这机器能让人发痒,应该让克劳多凡奥先生也做做电疗。拉警报的事过后,他变得那么严厉。”

  昨天,我刚从学校里回来,就回到房间里拿起我前天做的那副钓鱼竿,跑到威纳齐奥先生的房间里。我想在他的小水盆里钓鱼,逗他乐。

  “我担任主席……这是最后一次了……”

  哈,猜不着!后来──乔乔就把鼻子装了上去。
 

  “你不觉得脸红!”科拉尔托医生说着我,可他自己也笑起来了。

  遗憾的是威纳齐奥先生睡着了。他睡觉是那样的古怪:脑袋靠着安乐椅的靠背,张大嘴巴喘着气,出气的声音很轻很尖。

  听到这话,大家都不吭声,面面相觑,显得非常诧异。因为巴罗佐是受到大家尊敬的,他勇敢、能干,性格又非常豪爽,总之,他是我们秘密组织最理想的主席。

  有一天,我和乔乔跳绳。乔乔跳得可好呢。跳呀跳的,忽然乔乔的鼻子又掉下来了。后来我们就把鼻子……
 

  姐姐露伊莎反复告诫我要好好的,不要惹事,特别是待在她家里的这些日子。她这样要求我,首先是因为玛蒂苔夫人同他们住在一起。玛蒂苔夫人是她的大姑子,也就是科拉尔托的姐姐。她孤身一人。她的东西总是理得整整齐齐的,有点过于细心。其次是因为科拉尔托医生。正如他家门口挂的牌子上写的,他是耳鼻喉科专家。他整天都要替别人看病,因此需要安静。

  这时,我改变了主意。安乐椅后面有一张桌子,我搬了一只小板凳放在桌子上,自己爬上桌子坐在小板凳上,开始在威纳齐奥先生的嘴巴上面假装钓鱼玩。我把鱼线伸到他的头上方,把钩子悬在他张大的嘴上面……

  沉默了一会儿,巴罗佐用更低沉的声音继续说:

  后来中麦爸爸说道:“我要带乔乔上医院里去,把乔乔的鼻子医一下。”
 

  姐姐对我说:“你可以多出去走走,让马泰洛骑士带你去。他对罗马了如指掌。”

  我想,要是他突然醒来的话,一定会非常吃惊!

  “是的,我的朋友们!从现在起,我将辞掉我们组织最高荣誉主席的职务……情况是严重的,非常严重。请大家尊重我的愿望,让我辞职。如果我不辞职的话,我将是一个叛徒……虽然叛徒我是永远不会当的!对于我,你们什么都可以说,但是绝不应该让我继续担任这个我不称职的职务,哪怕是一天……”

  可是并没有带乔乔上医院去,因为中麦爸爸没有钱。
 

  倒霉的是他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打完喷嚏便低下了头。谁知钩子不知怎么进了他的嘴巴里,他却闭上了嘴。当时我没有察觉到钩子已经在他嘴里,只是凭着钓手的本能,用力把鱼竿往上一提……

  这时,脾气可以说是很温和的米盖罗基,突然变得像英雄似的,激动地、粗暴地打断了巴罗佐的话:

  后来我又记起哥哥来了。有一天做个梦,梦见你来了。我可真快活,我问你:“你怎么来的?”
 

  一声尖叫传来,我惊奇地发现钩子上钓了一颗牙!

  “不称职?谁能说你不配同我们在一起……谁能说你不配当我们组织的主席?”

  你说:“中麦爸爸叫我来的。”
 

  就在这一刹那,我害怕极了,扔下鱼竿,跳下桌子,飞也似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不能这样说!”我们大家齐声附和着。

  我快活极了。我就和你抱了起来。后来我和你和中麦爸爸打怪物,怪物大叫道:“我要吃掉你们!”
 

  过了一会儿,我的姐夫和姐姐来了。姐姐跟在姐夫后面对他说:“马上让他回家,但不要打他!”

  但是,巴罗佐摇了摇头,说:

  后来乔乔拿跳绳的绳子把怪物绑起来了。我把铁球一扔,怪物就忽然死了。
 

  “打他?我真想宰了他!”马拉利回答说,“不,不!我至少要他知道,他来我家一星期闯了多少祸!”

  “我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而不配当……我的良心也没有责备我做了什么对不起秘密组织和损害它的荣誉的事……”

  后来月亮出来了。月亮对我们笑,我们也对月亮笑。后来忽然四四格和皮皮走来了,皮皮拾起了你,乔乔就赶走了皮皮。四四格忽然拿鞭子打我,中麦爸爸就拿铁球打四四格。
 

  他站到我面前,一面仔仔细细瞧着我,一面用平静的口气慢慢地跟我说话。他这种平静的神态,比他前几次大声吼叫更让我害怕。

  说到这,巴罗佐用一只手抚着心口,显得非常痛苦。

  后来我和你和中麦爸爸都快活极了。后来我们大家开火车。后来月亮请我们吃饭,我们忽然就把火车开到月亮家里去了。月亮家里还有四喜子和木木。
 

  “你懂吗?现在我也终于相信你应该去寄读学校了……我告诉你,我肯定不再为你辩护了……你看,我认识许多流氓无赖,但是你干坏事的本领比他们更高明……要不然你怎么会想到要割断我叔叔威纳齐奥的舌头并带走了他一颗牙齿?这颗牙齿是钩在一只弯曲的大头针上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别人不知道,但你应该清楚。我叔叔现在说什么也要离开我家,他说我家里不安全。这样,由于你闯的祸,我将失去一笔数目可观的遗产。这笔遗产要不是你的话,可以肯定地说,我是可以得到的。”

  “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们!”巴罗佐说,“如果你们还对我有点感情的话,就不要再问我。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要再问我为什么放弃主席的职务。你们只需知道,从现在起,我不可能再帮助你们或鼓励你们去反对寄读学校的校长……你们应该清楚地知道,主席我是不能当了,我的处境很坏,我的决定也是不会改变的。”

  后来我忽然醒来了。
 

  马拉利擦了擦汗,咬了咬嘴唇,然后又慢吞吞地说:

  大家又是面面相觑,有人在低声交换意见。我知道,巴罗佐的话对大家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他的辞职也是不会被大家接受的。

  原来是个梦。中麦爸爸在我旁边,乔乔在我旁边,可是没有你了。
 

  “你把我毁了。你听着,还有一件事,可惜我是到了法庭上才知道的。那桩案子已经完全失败了,它标志着我事业和我政治生命的毁灭。你在四五天前曾同一个叫傻子科斯托的农民说过话?”

  巴罗佐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还是在找你。
 

  “是的。”我承认道。

  这时,我忍不住了。我想起昨晚从寄读学校创始人画像上挖的洞里看到和听到的,便非常激动地叫了起来:

  “哥哥呢,哥哥呢?”
 

  “你对他说了些什么?”

  “不!你不能辞职!”

  我哭了。
 

  这时我觉得我做的这件好事可以赎我的过失,我得意洋洋地说:

  “谁能阻止我?”自尊心很强的巴罗佐说,“谁能禁止我走这条我良心让我走的路?”

  哥哥,你快来吧。你到了火车站,就可以问中麦伯伯住在什么地方,他们就会领你来。千万要来,千万别不来!
 

  “我对他说,在法庭上应该讲真话,全都讲真话,不能有半点假话,就像我看到的总理文告上一开头写的那样。”

  “是哪一种良心?是什么样的路?”我接着说,“把你弄成这种地步,正是杰特鲁苔夫人他们险恶的用心。”

  中麦爸爸希望你来,乔乔希望你来。你来了我们可就快活了。
 

  “果真是这样!他果真是这样说的!科斯托说,被告向士兵扔了石头,结果被告被判了罪你知道吗?而我,一个辩护律师因为你而失去了事业!因为你,反对派的报纸猛烈攻击我;因为你,我们党在那个地方的威信下降了……你知道吗?你现在高兴了吧?你满意你的所作所为吧?你还想干什么呢?你还想毁掉谁?还想闯什么祸?我告诉你,你还可以待到明天早上八点,因为现在把你送回家时间太晚了。”

  “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秘密组织的伙伴们,对我讲的这番话感到很意外。我认为有必要把昨晚在校长接待室里发生的情况马上告诉大家。

  哥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我一点都不明白我的祸为什么会闯得这么大,我的身子都软了。

  我的日记,我不知道,大家在听到我讲到“没有什么重大原因迫使巴罗佐辞职的话”是否满意,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校长他们绝不是因为怜悯巴罗佐才把他带到寄读学校来的,而是利用这件事,想从我们身上捞到好处。

  你来的时候先写一封信给我,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先要给你买个皮球,买一个苹果。你千万要写信来,你千万别不写信来。……
 

  马拉利说完后无精打采地走了。我姐姐骂了我一声“灾星”,也走了。

  秘密组织成员最感兴趣的是我讲校长老婆用掸子打校长、校长的假发脱落的事。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军人气概十足的校长,会被他老婆虐待到这种地步,更没有想到的是假发才助长了他军人的威仪。

  正写到这里,乔乔的鼻子又掉了。中麦爸爸先生正在这里替她找,我也给她找。你等一等吧。
 

  是啊,我是灾星,我是倒霉蛋,但更倒霉的是同我打交道的人……

  不过,巴罗佐还是那么神情恍惚,好像在思索着什么。看来,当他知道自己在寄读学校的地位同别人不一样时,我的解释并不能使他从可怕的失望中得到安慰。

  ……
 

  ***************

  最后,尽管我们坚持不同意他严肃的决定,他还是总结说:

  啊呀,真麻烦!
 

  已经八点了,亲爱的日记,马拉利在办公室里等我,将把我送回爸爸那儿。爸爸也会马上把我送往寄读学校。

  “让我自由吧,我的朋友们!因为我迟早要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们现在是不会理解的。我不能再留在你们的组织里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侵袭着我。我需要冷静,需要恢复一下。”

  后来怎样呢?后来又把鼻子装上了。
 

  有谁比我更不幸啊!

  他说这些话时的口气是那样的坚决,以至谁也没敢再开口。大家决定尽快再开一次会,另选一位新主席,因为马上选时间已经太迟,要是有谁来找我们,可就麻烦了。

  现在中麦爸爸催我睡,我不写了。我明天还得起早。
 

  但不管我的前途是多么不幸,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昨天从威纳齐奥先生张开的嘴巴里钩出牙齿时的情景,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我们彼此握手,相互说着“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时,马乌里齐奥·德·布台对我说:“严重的事情正在等待着我们。”

  你千万要来呀。你千万要写信来呀。你得写信告诉我们,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
 

  不知道德·布台预料的是否对?我心里也预感到有什么祸事将要临头。

  如果回信上不告诉我,那我可就要罚你二十下手心。
 

  ***************

  我天天想念着你。
 

  又是一件轰动的新闻!

  你想念我么?
 

  昨天晚上,我从我的“观察哨”里发现校长,校长老婆和厨子神魂不定……

  快来快来……
 

  事情是这样的!当我像往常一样把眼睛贴在洞上时,看到他们三个围在一张桌子前。厨子说:

  上面是小林写给大林的一封信。
 

  “来了,他现在来了!”

  信封上是这样写的:
 

  应该来的是我们寄读学校的创始人、有功的皮埃帕奥罗教授的亡灵。在他受尊敬的肖像后面,我正在监视着这些招魂者……

  速寄
  哥哥先生收
  小林缄

  我不用费多大劲就知道了他们招魂的原因和目的。

  小林写好信封,就把信丢到邮筒里了。

  显然,那天晚上,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和杰特鲁苔夫人听见从肖像上发出的声音后,非常害怕。他们为在寄读学校创始人像前大吵大闹而后悔,也许是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搅得他们心神不定,所以他们到这儿来招尊敬的亡魂,以乞求宽恕和帮助。

  “现在来了!就是他!”厨子又说了一遍。

  好像是桌子被摇晃了一下。

  “我现在可以同我叔叔的亡魂说话吗?”校长老婆问厨子。她死盯着桌面,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像夜里的两个小光点。

  只听得桌子又吱嘎了几下,厨子肯定地说:

  “正是他。”

  “问问他,是不是昨天晚上也是他?”杰特鲁苔小声说。

  厨子用命令的口气说:“回答我!昨天晚上是你上这儿来了吗?”

  桌子不知怎的又吱嘎了几下,三个招魂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东张张,西望望,然后又坐了下来。

  “是的,”厨子说,“昨天晚上正是他。”

  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和杰特鲁苔夫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似乎在说:“昨天晚上我们闹得太不像话了。”

  接着,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对厨子说:

  “问问他,我可以跟他说话吗?”

  但是杰特鲁苔夫人瞪了他一下,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

  “不行!同皮埃帕奥罗·皮埃帕奥利讲话的只有我,我是他的侄女,而你,他起初连认识都不认识你!明白吗?”

  她转身对厨子说:“问问他,是否愿意同我说话?”

  厨子振作了一下,眼睛盯着桌面看了一会儿,又问了一次。

  “他说不愿意。”厨子说。

  杰特鲁苔夫人显得很沮丧,但斯塔尼斯拉奥却对他严厉的太太的失败高兴得忘乎所以,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像孩子一样兴奋地说:

  “你看到了吧!”

  他从来没有对杰特鲁苔夫人用这样的口气说过话。

  杰特鲁苔夫人勃然大怒,像往常一样骂校长道:

  “你这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杰特鲁苔!”校长慌忙轻声地对她说:“请你不要这样……厨子在这儿不说,至少不能当着皮埃帕奥罗·皮埃帕奥利的面这样骂我!”

  这个可怜虫温柔的抗议使我动了怜悯之心,我想帮他报复一下他蛮横的老婆。因此,我故意用嘶哑而带着责备的口气哼了一声。

  三个招魂者立刻看着画像,脸色苍白,吓得浑身发抖。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第一个醒悟过来的是厨子,他的两只红眼睛直盯着我,说:

  “你,皮埃帕奥利的魂还在这儿吗?回答我。”

  我轻声嘘着:“是是是……”

  厨子继续问:“你愿意直接同我们说话吗?”

  这时我有了个主意,便模仿刚才跟他们说话的声调说:

  “星期三半夜!”

  三个人被这庄严的回答感动了。厨子小声说:

  “看来,他这两天晚上都不想说话,而要等到后天!”

  三个人站起来,把桌子搬到一边,转过身来虔诚地望着我。厨子说:

  “那么就后天了!”说完就走了。

  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和杰特鲁苔夫人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他们很忧愁。校长最后低声下气地对他老婆说:

  “杰特鲁苔……杰特鲁苔……你现在清醒一些了吗?以后再不要骂我这么难听的话了,好吗?”

  厉害的杰特鲁苔夫人虽然还在惊恐之中,但仍咬牙切齿地说:

  “我再也不说这话了……为了尊重我叔叔神圣的灵魂。即便以后我不说了,但我相信你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这时,我离开了我的“观察哨”,因为我忍不住又要笑出声来了。

  ***************

  今天早上,当我在日记上记下昨天晚上招魂一事时,发现寝室里有一位同学醒着。

  我示意他别做声。事实上,即使我不打招呼,他也不会响的。因为他是一位我信得过的朋友,他就是基基诺·巴列斯特拉。我在前面的日记中已经提到过他,他是一个很认真的男孩子,对我很好,我已经在许多场合中考验过他,相信他不会给我们惹什么麻烦。我们俩是同乡,我爸爸总喜欢买他爸爸的面包。他家店里有一种梅林加的点心很出名,而且总是新鲜的。还有,他爸爸同我姐夫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爸爸也是社会党里的一个重要人物。

  此外,我们所以成为朋友,是因为我们彼此的经历很相似,他也跟我一样很倒霉。他把他所有的倒霉事都告诉了我。最近的一次,也是他闯的最大的一次祸,使得他爸爸决定把他送进了寄读学校。我想,把他的这件事写到日记上一定是很有意思的。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去年‘五一’这一天,这是我最美好的一天,也是我最倒霉的一天!”基基诺对我说。

  他回忆起的那一天,我也记得很清楚。那天城里乱糟糟的,因为社会党要求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但许多店主却想继续做生意;在学校里也是这样,有不少学生的爸爸是社会党人,希望校长放假,可是别的家长不愿意。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们都站在社会党一边,就连自己的爸爸不是社会党的学生,也是如此。因为说到放假,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学生都赞同这一神圣的规定,也就是说,“五一”那天,宁愿到野外去玩,也不愿意上课。

  实际情况是,这一天许多同学都没有去上课。我记得很清楚,我也没有去上课,为此,爸爸罚我三天只许吃面包和喝水。

  这没什么了不起!一切伟大的思想都有它的殉难者……

  不过,对于可怜的基基诺·巴列斯特拉来讲,他更倒霉就是了。

  他与我不同,他罢课是得到他爸爸同意的,甚至可以说是他爸爸逼的。其实,基基诺倒是想去学校的。

  “今天是劳动节,”巴列斯特拉先生对儿子说,“我准许你出门找你的同学玩。你可以高高兴兴地玩。”

  基基诺只好听他爸爸的话。他约了几个同学去看望一些住在郊外的同学。

  到了郊外,大家聚在一起瞎聊天,逐渐地,聊天的人多起来,最后有二十多个。这些年龄差不多、家庭条件却不太一样的孩子,在一块又唱又闹,十分快活。

  有的时候,基基诺给人以一种印象,仿佛他爸爸是社会党领导人似的。基基诺开始聊到五月一日,聊到社会的正义和其他一些他在家里经常听到的话。其实这些话他都是鹦鹉学舌学来的。当他津津有味地重复这些话时,突然一个男孩子向他提出了挑战:

  “讲得都很好听,但有哪一点是对的呢?你家开了一个摆满了面包和糕点的店,够你吃的,但是我们穷人甚至连那些点心和面包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尝过,这你知道吗?”

  基基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很窘,他想了一下,回答说:

  “店不是我的,是我爸爸的……”

  “那你说什么呢?”男孩子反驳说,“你爸爸不也是社会党人吗?既然今天是社会主义的节日,他就应该至少给孩子们分一个面包,特别是分给那些从来还没尝过面包是什么滋味的孩子……如果他不先做个榜样,就不能期望其他守旧的面包商也这样做……”

  这个有力的推论使得所有的孩子都很信服,全体参加聊天的都欢呼起来:

  “格拉基诺说得有理!格拉基诺万岁!……”

  基基诺当然很下不来台,感到自己在伙伴们面前丢了面子,而且有损爸爸的形象。他一心琢磨着怎么才能驳倒对方。突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但后来认为还可行,是惟一能在危急时刻拯救他和爸爸政治声誉的做法。

  他想到这时他爸爸正在工会里发表演说,面包店的钥匙就在家里,放在爸爸房间的抽屉里。

  “好吧!”他大声宣布,“我以我和爸爸的名义,邀请你们所有的人到我家店里去吃特殊风味的面包……但话要说在前面,伙伴们!一个人一个面包!”

  顿时,辩论会上乱哄哄的声音变成了一片响亮而快乐的欢呼,这一群口里流着馋水的孩子们反复地喊道:

  “基基诺·巴列斯特拉万岁!你爸爸万岁!”

  所有的孩子兴高采烈地跟在基基诺后面走着,就像是支英勇的队伍攻克了一个早就想占领的阵地,不费一枪一炮,战利品马上就要展现在他们面前一样。

  “一共是二十个人。”基基诺盘算着,“二十个面包……就算是二十五个……包括进店和没进店的。店里有好几百个面包,少了二十五个谁也不会发现的……为了不损害我的尊严、我爸爸的尊严,甚至是我爸爸的党的尊严,这样做是值得的!”

  到了城里,基基诺对跟在他后面的忠实的追随者们说:

  “你们听着,现在我回家去取店门的钥匙,马上就回来,你们都到店的后门去……但大家要分散,不要让别人看见!”

  “行!”大家齐声回答。

  但是格拉基诺说:

  “喂!不会是同我们开玩笑吧!要是骗人的话……你懂吗?”

  基基诺庄重地做了一个手势:

  “我是基基诺·巴列斯特拉!”他说道,“我说话是算数的!”

  他飞快地跑回家,当时,妈妈和姐姐都在家里。基基诺为了不让她们看见,很快地闪进爸爸的房间,从小抽屉中取出钥匙。他在跑出家门时,对妈妈说:

  “妈妈,我和同学一块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他跑到店门口,注意看了看左右有没有熟人,他担心在分面包时突然被人瞧见。

  基基诺打开活动的铁门,拉开只能容一个人的空隙,一进去就把它关上了。他掏出从家里带来的火柴,点着了爸爸放在门附近的蜡烛,接着又点着了店里的煤气灯。准备工作做好以后,他跑到店的后门,把门打开。

  基基诺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开始从后门进了店。

  “我再对你们说一遍,”面包店老板的儿子说,“一人一个……最多两个……你们不要弄得我不好交待!”

  写到这里,最好引用基基诺自己的话来说,因为他是这桩滑稽和不幸事件的主人公,用他的话肯定比我写的生动得多。

  “这时,”基基诺说,“我感到我的同学增加了许多,店里简直被一大群闯进来的孩子挤满了。他们围着面包和一瓶瓶的果子露,窃窃私语,好像都红眼了。格拉基诺问我是否可以打开一瓶果子露解解馋,我同意了。他非常殷勤地替我倒了满满的一杯,对我说喝第一杯的应该是主人。我喝了,大家都喝着果子露,并且还同我干杯,要我再喝。这样,他们喝完了一瓶又去开另一瓶……孩子们大口大口地吃着面包和点心,离我较近的几个孩子对我说:‘你吃吃这个看,味道多好啊!你吃这个,真好吃!’他们在说这些话时,好像他们是店里的主人,而我是被他们邀请来的一样。亲爱的斯托帕尼,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我已经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了。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激动和愉快,仿佛置身于一个梦幻世界里。在那里,孩子们是用糖果做成的,脑袋是奶油的,心是果酱的,全身都被糖和各种露酒调在一起……是在盛宴上,我也跟他们一样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包和点心,喝着大瓶小瓶味道不同的饮料。大家一面吃,一面互相交换着幸福的目光,口里还不时地嚷嚷着:‘社会主义万岁!五月一日万岁!’我无法告诉你,这盛大的充满着甜蜜和欢乐的场面持续了多长时间……突然,美妙的气氛变了,一个可怕的声音——我爸爸的声音在店里爆炸了。他高声地吼着:‘狗崽子,现在我要你们社会主义!’一顿巴掌打得这群喝得醉醺醺的孩子们乱成一团,又哭又嚷,朝门口胡乱挤去。这时,我的脑子清醒了,我环视周围奇异的景象,突然感到可怕的责任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先前堆满了整整齐齐面包的面包架上已经是空荡荡的了,周围的货架上也都乱七八糟。酒瓶东倒西歪,果汁和露酒还在朝地上淌着;地上一片黏糊糊,到处都是被践踏的面包渣,椅子横七竖八地躺着,货架和柜台上到处都是雪白的奶油、被挖掉了馅的梅林加和沾着指痕的巧克力……但这只是一刹那工夫我看到的,因为一记该诅咒的耳光打得我头晕目眩,倒在了柜台下……我失去了知觉,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妈妈坐在我的身旁哭泣着,我感到头和胃都有说不出来的难受……

  “第二天,五月二日,爸爸让我喝了点蓖麻油。第三天,也就是五月三日,爸爸让我穿上衣服,把我送到皮埃帕奥利寄读学校来了。”

  基基诺·巴列斯特拉就这样结束了他的叙述,声调既严肃又滑稽,我感到实在好笑。

  “你看到了吧!”我对他说,“你也是牺牲品,就像我在生活中遇到的许多事情那样,本来是出于好心和真诚,但结果却很倒霉。你有一个社会党人的父亲,你满怀热忱地认为应该实践他的理论,把面包分给那些从来没尝过面包滋味的孩子……但你爸爸却惩罚了你……说也没用,我们男孩子真正的错误归结起来就一条,就是太相信大人的理论……也太相信妇人们的理论!一般来说,事情是这样的:大人教给小孩一大套冠冕堂皇的道理……要是某一个接受他们教育最深的孩子,照他们说的那样去做的话,事情就坏了,不是触到了他们的痛处,就是超越了他们规定的范围,或者是侵犯了他们的利益!我小时候有件事至今还记得很清楚……我的好妈妈,也可以说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总是教育我不要撒谎。她说只要撒一次谎就要在地狱里关七年。但是有一天裁缝来我家收工钱,她却让卡泰利娜对裁缝说她不在家。我为了不让她到地狱里受苦,就赶紧跑到门口大声喊:卡泰利娜撒谎,妈妈在家里。结果我得到的奖赏是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为什么他们把你送进寄读学校呢?”

  “因为我钓走了一只虫蛀的牙齿!”

  “什么!”基基诺惊讶得叫了起来。

  “主要是因为一个瘫痪老头打了一个喷嚏!我是跟他开个玩笑,看看他醒来时看见嘴巴上面有个钓鱼钩会吃惊到什么程度。”我补充说。

  后来,我看他实在好奇,就跟他讲了我在姐夫马拉利家的一段往事,以及被送到这儿来的经过。

  “正像你看到的,”我总结说,“我也是不幸命运的牺牲品……因为,假如我姐夫的叔叔威纳齐奥先生在我把鱼钩放在他张大的嘴巴上面时不打喷嚏,我也不会把他剩下的惟一的那颗蛀牙拔掉,就不会到这皮埃帕奥利寄读学校来了!”

  我所以在这里叙述一下我同基基诺·巴列斯特拉的谈话,是想说明我们已经成为好朋友了。正如我一开始就说的那样,即使今天早上他醒来时看见我在写日记,我也没有任何理由不信任他,甚至我还把写的绝密内容讲给他听,让他知道我们的计划。我建议他加入我们的秘密组织……

  他热烈地拥抱我,热情得使我感动。他说,由于我信任他,使他感到自豪。

  今天休息的时候,我把他介绍给秘密组织的伙伴们,大家热烈地欢迎他。

  巴罗佐不在。自他辞职的那天起,他总是独自在沉思。当我们碰面时,也仅限于用非常凄凉的口气互相问好。可怜的巴罗佐!

  在会议上,我讲述了昨天晚上三个人招魂的事,大家认为要认真注意事情的发展,并决定在星期三晚上采取行动。

  明天是星期二,我们将开会选举新的主席,并讨论如何对付皮埃帕奥利的亡魂同斯塔尼斯拉奥先生、杰特鲁苔夫人以及瘦肉汤的发明者——他们称职的厨子——的约会。

  ***************

  昨天晚上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我从我的“观察哨”中看到校长和校长老婆正慢慢地、一声不响地穿过房间。走到已故的皮埃帕奥罗的画像前,他们羞怯地望了一下,好像在说:

  “明天晚上见,愿上帝给我们带来好运气!”

  在我写日记时,基基诺·巴列斯特拉躺在他的床上朝我微笑。

  ***************

  今天休息的时候我们选举了秘密组织的新主席。

  全体成员都把自己要选的主席的名字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放在帽子里。基基诺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他比我小两个月),他也参加了投票。投票结果是马里奥·米盖罗基当选为主席。

  我也投了他的票,因为我认为他是称职的。寄读学校的孩子们多少天来没喝大米粥,就是他的功劳。

  我们讨论了如何对付明晚招魂的事,每个人都发表了意见,但最后通过的是卡洛·贝契的建议。

  卡洛·贝契善于侦察情况,在侦察“观察哨”隔壁房间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伙子,他是修缮寄读学校的泥瓦匠的帮手。

  卡洛·贝契想通过这个小伙子走进挂皮埃帕奥罗画像的房间里去干一件事,如果干成的话,将大大有利于我们对付三个招魂者……

  接着……然后……不过我不想再写我们是如何策划的了。

  我只想说,如果我们的行动成功的话,就报复了那些使我们咽下苦水的人——包括那个用涮盘子水做瘦肉汤的厨子。他所干的比斯塔尼斯拉奥先生和杰特鲁苔夫人干的事更缺德。

  ***************

  上帝啊!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来都让人后怕。我似乎觉得自己成了一部俄国小说中的主人公。在那部小说里,一切事情,就连用手指挖鼻孔这样平常的事,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在这里讲两件重要的事。

  第一件:今天,卡洛·贝契趁校长和校长老婆吃午饭时,通过当帮工的小伙子进了挂皮埃帕奥罗画像的房间。泥瓦匠们用来画屋顶花边的长梯子正留在房中。

  一眨眼工夫,贝契就把梯子竖到了画像旁。他爬上去,用小刀在皮埃帕奥罗的黑眼球上挖了两个洞。这样,今晚行动的准备工作就顺利地完成了。

  第二件事情:我看见了蒂托·巴罗佐。他已经不参加我们的行动了,他对我说:

  “你听着,斯托帕尼,你是清楚的,那天我在校长办公室里蒙受了巨大的耻辱,被迫打消了我在寄读学校里造反的念头。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惟一的想法,懂吗?只有这个想法才使我挣扎到现在,这就是逃跑。”

  我吃了一惊,想到马上就要失去一位热情并受到大家尊敬的朋友,心里很难过。他继续对我说:

  “你知道,无论谁劝我都是无用的,我的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对你说,这种痛苦是不可忍受的,如果长此下去,必然要毁掉我自己,因此,我决定逃跑,任何情况都不能动摇我的决心。”

  “那么,你到哪儿去呢?”

  巴罗佐耸了耸肩,摊开了双臂: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到世界上去,世界是这么大,我在那里将是自由的。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屈辱。任何人也不敢像寄读学校校长、我的监护人那样羞辱我。”

  听了这些话,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望着他,像受到鼓舞似的对他说:

  “我也跟你一起逃走!”

  他深情地、感激地望了我一眼,这眼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接着,他以庄重的语气跟我讲话,使我觉得他一下子比我高大许多。他说:

  “不,我亲爱的朋友,你不能也不应该从这里逃跑,因为你的情况和我完全不同。你在这里拥有你所应该有的一切权利,当上面有什么人要欺侮或迫害你时,你可以反抗。还有,你有爸爸妈妈,他们会为你的失踪而痛苦,而我却没有任何人会因为我的失踪而哭泣……”

  讲到这里,可怜的巴罗佐凄凉地苦笑了一下。这一笑使我对他更加同情并落下泪来。我紧紧地、紧紧地拥抱着他,说:

  “可怜的蒂托!……”

  他也抽泣着,紧紧地把我抱在怀中。当他放开我时,用手为我擦着眼泪说:

  “斯托帕尼,你们今晚的行动很利于我逃跑。你愿意帮助我吗?这是我请求我的秘密组织的伙伴最后一次帮我的忙……”

  “看你说的……”

  “那么,你注意,当校长、校长老婆和厨子忧心忡忡地等待着皮埃帕奥罗亡魂的时候,你到你所熟悉的放煤油灯的房间去,用这把钥匙把里面的一扇门打开,里面有一把很大的钥匙,那就是寄读学校大门的钥匙。每天晚上都是用它把门从里面锁起来的。你拿着这把钥匙到一层的走廊里来,我在那儿等你。”

  蒂托·巴罗佐说到这儿,紧紧地握了握我的右手,然后便很快地走开了。

  校长他们将要在我们今天晚上采取的行动面前趴下来……

  事情到底会进行得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