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第十四节

柳掌柜领着人横在门口了。五魁忙丢开女人,静立一边,昕掌柜在骂道:“柳家世世代代还没这个门风哩!捆起来,给我往死里打这贱货!”
女人空即被一条绳索捆了,五魁跪下说:“掌柜,这不怪少奶奶,要打就打五魁!”
掌柜说:“你瞎了心,也是我瞎了眼,原本我也要打死你这个穷鬼在这里,念你还对柳家出过力,你滚吧,滚,永远不要到我柳家来!我也告诉你,你要在外胡说少奶奶来你这里的事,我会拧了你的嘴到屁股眼去的!滚!”
五魁把自己的铺盖一卷,夹在胳膊下走出门,走出门了,回头看了一下女人,说:“掌柜,那我走了,五魁最后求求你,你把少奶奶放开吧,她还是柳家的人嘛!,”掌柜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同时听到了劈哩叭啦的鞋底扇打女人脸面的声音。
五魁回住到他的老屋,第三日就逮到风声,说柳家的少奶奶得了病,瘫痪了,整日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有人就说,柳家真是倒了霉了,少爷没了腿终日睡床,少奶奶有腿也在床上睡。有人也说,柳家爱收藏古玩,这少奶奶成了睡美人,如今可是柳家的一件会说话的赏玩品了吧。五魁知道少奶奶为什么就瘫了,这么一瘫,少爷就可以随时让两个丫环抱了他来享用女人了,不禁黑血翻涌。
到这个时候,五魁才是后悔,为什么女人求他带着出逃,他竞没有应允呢?这该是一种什么缘分,一个下人偏今生与这个女人有恁多的瓜葛;第一次没有听她的话过河逃亡,这一次还是没有听她的话逃出柳家,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次次在苦难中沉下去,五魁仇恨起自己的孱弱和丑恶了!
夜里,他独自躺在床上,总听见有人在叫着“五魁”,叫得殷切,叫得怨恨,叫得凄惨不堪。五魁明白这是一种幻觉,幻觉却使他整夜不能安生。是的,完全变成了一个供人发泄性欲工具的女人那么睡在床上终日在想些什么呢?她清楚不过地知道大天白日在柳家大院内跑到五魁的卧屋痛哭是做少奶奶的危险,但还是跑去了,去了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她是忍无可忍了,她是勇敢的,是把五魁看作了一个男人,一个有能力保护的人,可是可是,窝囊的五魁……五魁为着自己伤透了一个女人的心的罪过把头颅在炕沿上咚咚地撞起来了。
五魁再也在屋里坐不住,黑明不分地在村巷中走,看什么也不顺眼,见鸡撵鸡,逢狗打狗,旁人说一句,就张口叫骂,甚至大打出手。鸡公寨的人都认定他是疯了,叫苦着这地方脉气不对头了,尽出了些不可思议的人。也就在村人这么疑惑恐惧之时,一个晚上竟又是柳家的在村口大场上的三座高大饲料谷草堆着火了。火光十分大,冲天的烟火笼罩了鸡公寨,照得半边天都红了。柳家老少、男女佣人哭喊着招呼村人去灭火,鸡公寨所有人皆忙如乱蚁,却有一个人在忙乱中溜进了柳家大院,直奔少爷的卧房。
推开屋门,少爷首先发现了,张口欲喊,来人一拳打过去,肉疙瘩窝在那里昏过去了。转身过来,女人仰躺在另一床上,窗棂透进的月光照她美如冷玉,他扶着床沿给她笑着,眼泪却流下来。
“五魁,是你放火了?”女人聪明,女人说。 五魁点点头。
“你就为着来看看我吗?你真是不要命了!”女人说,伸出手来摸上了五魁宽宽的额角和鼻梁,“你快回去吧,让他们发现你真会没了命的。”
五魁说:“我是来要带你走的!”
女人说:“迟了,都迟了,我成了这样子,我已经认作我是死了。五魁,我不能再害了你,你快走吧!”
五魁忽地挺直腰,说:“我要带你走就要带你走!”双手将被的四角向起一裹,女人在被卷里,用力一拱,身子已钻在被卷下,双手趁势往后搂了顺门就走。
五魁将女人背到了很深很深的山林。
山高月小,他拐进一条沟荒不择路,直走到了两边的山梁越来越低,越来越窄,最后几乎合二为一在一座横亘的大岭峰下,已是第二日的中午了。感觉到鸟飞天外,鱼游海底,柳家是不会寻得着了,坐下来歇息,啃了块从家里出走时揣在怀里的玉米面饼子,两人皆觉得没有一丝力气可以再迈动一步了。这是什么地方?翻过这黑黝黝的岭峰之后那边又将是什么地方?女人询问着五魁,五魁也茫然无答。走到哪儿算哪儿,哪儿的黄土不养人呢?五魁放下了女人,要到看不见也闻不着的地方去解手,大出意外地发现了一座坍得几乎只有四堵墙的山神庙,墙头一株朽了半部靠一溜树皮还活着的老柏,庙后的涧上桥已断去,残留了涧沿一根腐木,卧一秃鹰呆如石头,偏很响地拉下了一股白色的稀粪。五魁一时四肢生力,跳蹦着过来如孩子:
“咱有住的了!” 女人眼睛也亮起来:“在哪儿?”
五魁说:“那边有个山神庙!既然有庙,必定先前住过了人,住过人就有活人处,咱们住在这儿不会死了!”
把女人背过来,钻过梢林和荒草,女人的身上、被子上,头发上沾满了一种小小的带刺的草果。五魁指着古庙在讲,屋顶虽然没有,砍些树木搭上去就是椽,苫上草编的小帘子就是瓦。
瞧,从庙后的那条小路下去不是可以汲到涧中水吗?那一大片埋脚的荒草必是以前开垦过的地,再开垦了不是就种麦子收麦粒种玉米收棒子吗?满树林子里的鸟儿会来给你唱歌再不寂寞,一坡一坡的野花采来别在你的头上,蝴蝶能飞来看你的美。这草地多软,太阳出来背你睡在这里,你会看着云一疙瘩一疙瘩怎样变个小猫小狗从山这头飞过山那头,咱们再可养鸡养羊养牛,你躺着看我怎么吆喝犁地,若有黄羊山鸡来了,看我又怎样将它们打倒,熬了肉汤给你喝……
五魁说得很兴奋,在他的脑子里,一时间浮现了往后清静日子的图像,离开了柳家,他那殷勤女人的秉性就又来了,说:“你不信呀?你只管信着好了,我有力气的,我不会死去就绝不会让你死去,你信吗?”
女人说:“我信你的,可我肚子饥了,你还有饼吗?”

五魁倏乎浑身骨节酥软了,瓷眼看着女人,女人也看着他,五魁的嘴唇翕动了,颤巍巍伸出双手,但手只把女人的被角掖了掖,忽地拨大了松节灯焰,再慢慢地压灭了,轻脚退出来到界墙的那边,躺在自己的草铺上了。
五魁并没有在自己的卧屋点燃松节,他感觉到黑暗里他的世界更大。人世间有一种叫诗的东西五魁不懂,五魁心里却涌动了一种情绪很兴奋,很受活。劳累了一夜一天的疲倦没有集中到他的眼皮上来,坐起来,实在觉得睡着是太浪费、太辜负这夜了。这一种举动和想法于五魁是从未发生过的,他不明白今日是怎么啦,是完满了自己久久以来的内疚呢,是帮助了女人解除折磨,第一次体会到了保护了女人的男人的能力呢?
墙那边的女人悉悉索索了一阵之后一切归于安静。可怜的女人经历了一夜一天的惊恐和劳累是需要安眠了,她醒着的时候,温柔和气,睡着了也如猫一样安闲,发出轻轻的咝儿咝儿的呼吸。作为一个爱恋着女人的光棍汉五魁,在这么个晚上同一个美艳女人睡一庙内,仅一草墙之隔能听到她的呼吸,闻到她的气息,五魁的感觉十分异样和新奇。他轻轻扭转了脖子,将头贴近了草墙,只要用刀轻轻拨动,从那间隙就可以看到椽头缝里透进月光的朦胧了的夜中的睡美人。这种欲望一经产生,五魁浑身躁热烫灼,恍恍惚惚竞站了起来,挪脚往门口走,要走进墙的那边去了。
但是,睡窝前的那一块白光忽地消失了,这白光是屋顶草隙所透射的,五魁初睡下时幻觉是一块白石头,也是走入的白月亮,现在消失了,而自己却正动步将身子处于了这白光之中,猛然获得的是一种警觉,以为受到了一种惩罚,被光罩住要照出他的心中邪念,五魁责备起自己了:这是要干什么去?去了
墙的那边一下子按住了她吗,还是跪在床边乞求赐舍,那又说些什么话呢?
五魁认定了这白光实在是天意,是在监视他的一只夜之眼。去了那边,女人会如何看待他呢?强迫是完全可以如愿的,这女人就是自己的了,可英英雄雄救她出柳家,原来是为了自己,这岂不如同土匪唐景,唐景他们抢人且公开说是为了个压寨夫人,而自己却打着救人家的名分,做乘人危难的流氓无赖了!即使女人悦意的收纳自己,在五魁做人的规矩中这又是一场什么事体呢?
五魁回身坐到了草铺,那一块白光又出现了。白光的出现使他心情平静下来,感觉到从一种罪恶的深渊重新上岸,为自己毕竟是一个坚忍的男人而庆幸了。随之而来的是坦白磊磊的荒诞之想,其兴奋自比刚才愈发强烈。试想想,自己一个什么角色,竟现在有一个美艳女人就在自己的保护下安睡人梦,这是所有男人都不曾有的福分,就是那个家有万贯的柳少爷他也没有的了,女人睡得那么安妥和放心,她是建立在对自己绝对的信赖,那么,作男人的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呢?一只蟋蟀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白光之中,曜曜曜地振翅呜叫了。这旷野的小生命,山林精光灵气凝化物,又喝饱了甘露在为他五魁颂什么样的赞歌吗?
五魁平身躺下,在蟋蟀的美音妙乐中迷迷糊糊坠入梦境。
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醒来,觉得胸膛上奇痒,本能地拍了手,手心粘腻腻一股腥味,同时听到嗡嗡之声不绝。他明白深山林子里蚊子很多,入睡时或许蚊子还不曾知道这里有了人,也不知人血的滋味,在月到中夜才成团涌来的吧。五魁用唾沫涂着被叮咬的地方,立即想到墙的那边的女人也一定被蚊子欺负了,薄嫩的皮肉,所叮咬的地方恐怕不是一个红点而大若小栗的疙瘩了。五魁终于走出睡窝,蹑手蹑脚到墙的那边用火链打着火,燃一小堆湿茅草,让浓烟为女人驱赶蚊虫。这一切做得特别小心,黑暗中女人却说:“五魁哥!”
声音低却清脆,当然不是梦话。五魁忙解释:“我,我不是……我是来烟熏蚊子的……”
“我知道,”女人说,“我有被子盖了头,蚊子叮不到的。”
五魁说:“你是早醒了?” 女人说:“我一直没有睡得着哩!”
女人没有睡觉,这是五魁难以想象了,她睡不着在想些什么呢?那么,她听见了墙那边自己曾经站起又睡下的声响了吗?五魁的脸在黑暗中又红了一下。
“你……睡吧。”五魁说着,赶紧就退了出来。

五魁从来没有这样不舒服,从来没有这样气愤。五魁心中女人是圣洁的菩萨,她比南海紫竹林的观音还纯净、美丽,对她五魁心中何曾没有冲动,几乎数次要干出越轨的事体。但他没有,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他不配,他更不敢引起帮她而最终是为了自己的内疚,可四眼这条狗子竞像一口人似乎睡在女人身边竟引得女人痴痴呆呆,颠颠倒倒……
久久直立在柴门前,五魁终于得出结论:一切罪恶源于狗子四眼!这狗子买下时就觉得与别的狗不同,偏偏在双眼上还有一对自毛斑。五魁认定了这狗子是精怪而托变的鬼魂,它出奇地通人性,出奇地喜欢在女人身边,必是以妖法迷惑了女人,使她失去了灵性。
五魁想到这里举起双拳来揍自己了!狗子是自己买来的,自己又一次害了女人。他咬着牙站起来,要回去立即就斧砍了恶狗。但走回草房了,五魁打消了念头,如果那么气势汹汹地当着女人的面杀了四眼,女人受得了吗?那么把狗子拉出来处死,女人问起来怎么回答,作为他这么一个哥哥又怎么起到保护她珍惜她的作用呢?
三天后,太阳把地上的雪差不多晒薄晒稀,世界再不是一片银白,而一块一块露出黑的土地和杂乱的草木。五魁说:“妹妹,外边太阳好红的,我背你出去看看吧。”女人说:“雪下得人心好憋。”五魁就背了女人,却也牵了四眼一块出来,一直走到了深得不可久看的沟涧边,把女人放在地上的一堆干草上。
五魁说:“妹妹,这地方多好。” 涧上是早已搭好了的两根长竹。
女人说:“这有什么好看的?”
五魁说:“瞧涧那边的冰锥结得多大,我让四眼过去叼一根过来,对着太阳看,里边五颜六色的哩!”
就把一条长长的绳索系在四眼的脖子上,又将绳索的一头挽个环儿套在竹竿上,给四眼指点了涧那边的冰锥,撵它从竹竿上过去。四眼走到竹竿上,却不愿过去,五魁推,推不动,五魁让女人给它发话,女人说:“四眼不要怕,能过去的!”四眼就走了上去,摇摇晃晃走到了中间,那绳索环儿也随着套到竹竿中间。五魁突然在这边将竹竿使劲一分开,四眼掉了下去,绳索一头勒着脑袋,一头套在竹竿上,四眼就吊在空中四蹄乱动了。
女人锐叫道:“快,快,快把竹竿拉过来!” 五魁没有看女人,没有动。
四眼先是汪地叫了一声,一双红眼直向女人看着。
女人说:“五魁哥,五魁哥,四眼会死去的!”
五魁说:“这狗子不吉利的,它也是该死的了!”
女人啊了一声,沉默了。天地间一个特大特大的静,五魁感到自己呼吸也停止了,却同时听见女人阴沉地喊了一声说:
“五魁……?”
五魁说:“妹妹,你瞧那面坡,树枝结了冻,太阳一晒多像是玉做的,啊,妹妹。”
五魁口不应心地说着,始终没有回过头来。他不愿看见女人的神情,但却在心里说:“原谅我这样做吧,我的好妹妹,我不能不这样做呀!你是少奶奶,你是我的妹妹,不,你是菩萨一样圣洁的女人,我怎么能害了你呢?”但是他听到了一声不大也不小的响声,以为是涧那边的冰锥断裂了,看着涧的那边。太阳依旧光明,冰锥依旧银洁。回过头来,却见女人正爬到了涧边,双手在抓自己的脸面,抓出了深深的血印。五魁惊叫着扑过来,就在要抓住还未抓住的时候,女人双手一撑,反过身掉向涧下去了。
一年后,山神庙改造的草房扩建成了有十多间木屋的小寨子,小寨子里聚集了一伙土匪。这股土匪队伍虽比不得白风寨的唐景庞大,但他们匪性暴戾,常常冲下山林去四方抢劫.而抢在寨子中来的庄寨夫人已经有十一位。官府在县城的大街上和县境的所有村寨路口贴满了悬赏缉拿的布告,但布告上的首匪不是唐景,而赫然写着两个字:五魁。
草完于1990年11月17日晚 改抄于12月11日午
贾平凹《无魁》全文完,选自《商州:说不尽的故事》。

一切又都安静了,五魁却没有再睡下,也没有燃湿茅草取烟,还在琢磨女人没有睡着在想些什么!是不是也同自己一样的想法呢?念头一闪,就又责备起自己的不恭。不想了,不再想下去。可是,身闲的又无睡意了的五魁越是不让自己想女人,脑子里总是摆脱不了女人。今晚里她没有说他们就住在一个床上,也没有说出两人要分住两个地方,其实这女人已是把他当作最亲近的人了。现在蚊子这么多,那边燃了烟火,他这边偏不燃,就让蚊子都过来叮咬他吧。在一只蚊子又于他脸上叮咬得火辣辣痒痛时,五魁再不拍打,倒生出一种奇异的想法:这只蚊子或许是刚才在墙那边叮咬过了女人的,现在又叮咬了自己,两个虽然分住了两处,血却在蚊子的肚里融合一体了吧。再幻想:如果自己能变成个蚊子就好了,那就飞过去,落在她的脸上叮她,这叮当然不要她疼的,那该多好哩。或许,她能变个蚊子又过来哩,那怎么叮怎么咬也都可以了,即使这叮咬会使他五魁中毒,发疟疾,他也是多么幸福的啊.
天亮起来,脸上布满了一层小红疙瘩的五魁来告诉女人,说他下山去,女人哭了。五魁安慰女人,保证很快就能回来,女人说:“我哪里是为了我,我半死不活的人却要害你!”就从头上拔了头钗,从手腕卸了银镯,说是到山下什么地方换些吃的穿的,五魁这时倒哭了。女人便笑了,说:“我不哭,你倒哭,男人家的羞死了!”五魁也就不哭了,把昨日采摘的山桃一颗颗擦净放在床上,出来用木棍拴了柴门,说:“我走呀”,就走了。他一路小跑下山,却并没回到鸡公寨,抄近道去了苟子坪见女人的老爹。老爹正在家长吁短叹,因为柳家派人查看少奶奶是否被偷背回娘家了。听了五魁叙说,老爹倒生了气,说女儿嫁了柳家,嫁鸡就要随鸡,嫁狗就要随狗,何况柳家何等豪富,人一生有吃有喝还不是享福吗?五魁不等说完出f了就走,老爹还拉住问:“你把她藏到哪儿了?”五魁说:“这我不能说。”老爹说:“你不说也罢,既然我女儿是个薄命享不了大福的人,我也没办法了,你就带些吃食去吧。”翻锅里瓮里却没什么可吃的,从炕洞的夹缝中抠出几个银元给了五魁。五魁下午赶到一个镇上,将头钗、银镯兑换了银钱,买了一些粮食以及锅碗油盐,再就是一把镢头。
他们就这样在深山野沟住下来了,五魁每日于庙后开垦新地,播下种子,然后挖了竹根,采了山楂野果,拔了野菜蕨芽,回来做菜糊糊饭吃。三天四天了,砍一根木头或一捆竹子掮到山下的镇落去卖,再办置生计用品,日子一天比一天开始有了眉目。
女人肤色明显地是不如先前了,但精神挺好,每日五魁开垦地,就让背她出来,靠一棵树坐了,她不能帮五魁去劳动,却知道五魁喜欢她,喜欢来了就能解他的乏,她就不断地说许多话给他,还给他唱歌。她的手能动的,又懂得女人美在头上,就拿了新买来的梳子不停地梳各种各样的发型,让五魁瞧着好看不?五魁说:“你怎么个梳都好看!”就折一朵花来让她插。女人偏要五魁给她插。五魁为难了,女人嘬了嘴生气,不理五魁,五魁的憨相就暴露了,不知所措。女人抬头,五魁只是蹴在那里看她,说:“你生气了也好看哩!”还是嘬着嘴。五魁就说:“你不高兴了,我给你翻个跟头你看吗?”就一连翻了五个跟头,女人倒忍不住噗噗嗤嗤笑了。
一日没风,暖暖和和的,五魁挖了一阵地,地头上的女人在叫他:“五魁哥,你要歇着!”
五魁说:“我不歇。” 女人说:“我要你到这边来哩!”
五魁走过来,女人把头发解了,扑撒满头,又将衣领窝进去,露出长长的白细脖子,说:“你给我分分头发畔儿。”五魁只好蹴在她身后分发畔。柔软光洁的头发揽在手里,五魁的心就跳起来,女人问:“我头发好吗?”五魁说:“好。”女人说:“怎么个好?”五魁说不上来,拿眼睛看见了头发拢起了的后脖,甚至从脖的圆浑白腻的边沿看见了前边解了领口扣子的地方,那愈往下愈起伏的部位,在阳光下有细小的茸毛晕成了光的虚轮,能想见到再下去的东西会有怎样的弹性,散发着怎样的香芬。五魁禁不住浑身酥颤起来,越是要控制,越是酥颤得厉害,那手中的头发就将这酥颤传达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女人问:“你冷吗?”五魁说:“不冷。”站起来,却一身的汗,说天气怪好的,坐在一边掏起了耳屎。
掏耳屎是五魁的一种发明,他往往在最骚动不安时,就要坐下来掏耳屎,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
但是,女人却说:“你笨手笨脚的,让我替你掏吧。”
他不肯过来,女人手一伸,牵了耳朵过来。掏了又掏,女人让他坐得更近,竞将他的头侧按在了自己怀里在掏了。头侧睡在女人怀里,五魁一切皆迷糊了,温馨馨的热气从女人身上涌入他的鼻中,看见了衣服内部有肉团在咕涌着,他很窘,却觉得到处的石头到处的树木都是人,都是用眼睛在瞧他,他的那只被掏着的耳朵就火炭一样的彤红起来。
“好了。”他架开了女人的手,把头抽出来了。
女人明白他的意思,不禁绯红了脸面,要说什么了,却没有说,假装看见了远处林子里飞动了一只五彩的山鸡,一口气轻轻吁出。
这吁出长气,五魁是看见和听见了,他觉得时间突然很长起来,想岔开来说些别的话,一张口却说起往昔接嫁的一幕,女人突兀兀冒了一句:“唐景倒不是个坏人哩。”
“不像个土匪。”五魁说,真心也这么认为了。
“可他怎么就当了土匪呢?”女人还在说。
也就是打这以后,他们常常便说到了土匪,而差不多话题都是由女人首先提到的,五魁想,女人说到唐景的好话,或许是与那个柳少爷做对比的。是的,唐景土匪真是个人物,他闹得天摇地动的事业,官家也惹他不起,却偏偏是那么一个俊俏的脸面,抢得女人又被他五魁三言两语谎话所骗,放人或许也是可能的,没想竟动也未动女人一下就放了。他们虽然这么论说着唐景,土匪唐景毕竟是遥远之事,五魁就又想到,女人这么提说唐景,莫非日子是太寂寞了吗?尤其是他下山去购买东西或上山去砍柴捡菌子,留下一个走不动的她在草房里,她是没有个可说话解闷的人事了。因此,在又一次下山,花了钱买来一只狗子。
狗子非常地漂亮,一条大尾巴弯过来,可以搭到头上,黄毛若金,却在眼睛上部生出两个圆圆的白毛斑。女人叫狗子为四眼。
四眼初来,性子很野,总是乱跑,五魁怕它逃散,拿绳拴在一块石头上,而它一听见山林起风就狂吠不已,竞要拖了石头扑腾。女人解了石头,拉到身边拿手抚摸那软软的耳朵和长长的毛,不住地唤“四眼,四眼”。四眼不再狂躁,只要女人锐声叫着它,即使它已经跟着五魁到了山林,也闪电一般返来摇尾了。五魁常常劳作回来,总看见狗卧在女人身边如一孩子,女人正给它说着话,似乎一切话皆能听懂,女人竞格格笑起来。五魁就说:“四眼是咱的一口人了!”
女人说:“四眼好通人性的,它不仅听得懂我的话,连心思都猜得出来哩!”就拍了狗子头,“去呀,你爹回来了,快给他个蒲团歇着。”四眼果然把一个草编蒲团叼给了五魁。
五魁说:“我怎么是狗的爹?” 女人说:“你不是说四眼是一口人吗?”
五魁说:“那你该是四眼的什么呢? 女人说:“我做四眼娘!”
五魁说:“可不敢胡说!”
女人一吐舌头,羞得不言语起来,眼睛却还看着五魁,五魁也就看着她。四眼站在两人之间,也举了头这边看看,那边也看看,末了却对五魁汪汪吼叫。女人说了一句:“四眼向着我哩。”把狗子招过来抱在怀里,那金黄黄的狗尾就如围巾一样缠了女人一脖颈。
有了四眼,女人呼来唤去,像是有事干了,可她仍是一日不济一日地削瘦起来,五魁又想是饭食太差,虽然每次做饭,他总是要先给她捞些稠的,但她吃着的时候常说“这菜要炒一下就特别香了!”五魁就十分难受。女人在柳家的时候,她是从未吃过这种清汤寡水的饭食,五魁即使尽最大努力,自是与柳家不能伦比,他不禁怀疑了这样下去能是什么结果呢?原本是救了女人出来让她享福,而反倒又在吃苦,尤其在他每每回来看见了她的泪眼,而一经看见他了又要对他笑,他就猜测女人一定是为往后的日月犯愁了。于是,就在女人时不时提到土匪唐景,五魁突然感到自己自认为英雄了一场救她出来,是不是又犯了大错呢?他倒希望在某一日那个唐景会蓦然出现,又一次发现了女人而把她抢走!土匪的名声是不好听,但自己一个驮夫出身、一个没钱财没声望没武功不能弄来一切的人,名声还真不如唐景。也正是有这一条原因,他五魁才自己说服了自己,压迫了自己的那方面欲望。而唐景呢,虽是个土匪,可是多英俊的男人,闹多大的事业,又有足够的吃的穿的戴的……
五魁的心里说:好吧,既然我对这女人好,那就再躲过一段时间,等山下柳家的寻找无望而风波平息,我就把女人背到白风寨去,我权当作了她的亲哥哥,哥哥把妹妹嫁给唐景。或许,唐景以为她仍是白虎星,不愿接娶,那就说明一切,甘愿受罚,要惮嫌她成了瘫子,他也会说服唐景的:她瘫了,她也是睡美人,世上哪儿还能找下这么美的人呢,且她菩萨般心肠,天下还能有第二个吗?
有了这种心思的五魁,却没有把心思说给女人,而是加紧劳作,接二连三掮了木头和竹子下山赶镇市,宁愿自己少吃少喝,为她弄来可口的食物,一面暗暗打听鸡公寨的动静以及白风寨的消息,他十分得意了,感觉里他现在是最磊磊坦白,无私心邪念,他所作的一切是伟大的,如给黑夜以月亮,如将一轮红日付给白天。他平生第一回出口叫女人是“妹妹”,无拘无束地为她分发畔。烧了水给她洗头洗脖还洗了脚,甚至下决心在他背她走下山去的时候,一定要把以前贱卖出去的头钗和银镯再给她买回来。
可女人还是一日不济一日地削瘦。她日渐疏离了五魁,不再叫他做这做那,只有和四眼在一起,她才说着.笑着,眼里不时闪现五魁背她逃来山上时喜悦的光芒。四眼偶尔离去,女人就呆望树林、天边,不言不动,活像是被四眼勾走了魂魄。看着女人痴痴呆呆的情景,五魁不禁想到自己买了狗子,是不是又一次害了女人!?
进入冬天,到处都驻了雪,五魁在房中生了柴火,自己就往山上去捕杀岩鸡子。五魁没有枪也没有箭,但他摸清了岩鸡子的特性,仍可以赤手空拳弄到这种美味的东西。他翻过了一条沟,又爬一面坡,在一处树木稀少的地带,果然发现了就在一处低岩上站有十多只岩鸡。他就手脚并用爬至壑沟中间,拣了石头掷向左岩,大声叫喊,受惊的岩鸡扑啦啦向对面岩上飞,岩鸡是飞不高也飞不远的,落在了对面岩上。他就又掷石子向右岩,大声叫喊,岩鸡又飞向左岩。如此只会笨拙地向两边飞停的岩鸡,就在他永不休止的掷打叫喊中往复不已.终有三只四只累得气绝,飞动中突然在空中停止,如石子一样垂直跌死在壑底。五魁捡了岩鸡,一路高唱着往回走,直走到山神庙后突然捂了口,他想冷不防地出现在女人面前,然后一下子从身后亮出肥乎乎的岩鸡,那时候,女人会吃惊不小.要问是怎么猎得这么多?再喜悦地看着五魁烧水烫毛,动刀剖鸡。
但是,当五魁走近了柴门从缝中看了一眼时.他吃了一惊,似乎有个男人和女人睡在一个被窝里,忙揉眼再看,偎在女人黑发下那个毛毵毵的头是四眼,它居然像口人一样闭目合睛熟睡在被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