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历险,伏龙格与罗木意外相逢

  两个星期我都没在日记本上写一个字了。因为自从那天掉到河里,后来又溜下床,出汗着了凉后,我病倒了。科拉尔托一天来给我看两次病。他对我这么好,我觉得对不起他,因为那天晚上我把他吓坏了。我的病要过多少天才能好呢?……今天上午,我听到阿达和维基妮娅在走廊里说话,当然,我要听听她们说些什么?原来,她们打算在家里举行一场舞会。

  正当他们要离去时,一个手电筒的光照到了两头小豹子身上,它们刚从猴面包树洞中钻出来,要找妈妈。它们就像长得太大的小猫咪,不断“喵喵”地叫着用嘴去拱那湿漉漉的不会动的尸体。

  昨天,马泰洛骑士带我在罗马兜了一圈。他是科拉尔托的朋友,知识渊博,知道罗马所有古迹的由来。他带我去看了斗兽场。这是一个古老的圆形剧场。过去在这里,曾经有奴隶同凶残的野兽搏斗,贵妇人们则坐在看台上兴致勃勃地看野兽吃天主教徒的情景。

 

  维基妮娅说,她高兴极了,因为我躺在床上,这样就不会闹出什么事来,舞会一定能成功。她说,她希望我在床上躺一个月。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们不愿让她们最小的弟弟病快些好起来……况且,我对维基妮娅那么好……我没病时,每天跑两次邮局,帮她寄信取信。有几次,我把信弄丢了,但我没对她说,她也根本不知道我把信弄丢了。她没有任何理由对我这样。

  老亨特说:“可怜的小傻瓜!把它们带回营地吧,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它们妈妈的奶水。”

  罗马对于一个热爱历史的人来说是多么好的地方啊!罗马还有一个名叫阿拉尼奥的咖啡馆,那里的点心真多,昨天晚上姐姐带我去吃了一次。

 

  今天,我感到身体是这样的好,我想起床了。下午三点左右,我听见女仆卡泰利娜上楼梯的声音,她是来给我送点心的。床,我都躺腻了,我便藏到门后,藏在妈妈的一条黑披肩里。当她进门时,我汪汪地学着狗叫从她后面扑了上去……你想她会吓成什么样子?……她吓得把咖啡壶摔得粉碎,咖啡和牛奶都洒到了妈妈昨天刚为我买的地毯上。这个傻瓜又惊慌地大声叫了起来,吓得爸爸、妈妈、姐姐们、厨娘和乔万尼都跑上了楼,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罗杰说:“我来抱它们!它们不会挠我吧?”

  今天上午,我们要去看弹簧桥。

  我从报纸上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些,可是这已经使我很伤心了。这是闹着玩儿的吗!船沉了,朋友和助手又是这种遭遇。假如船还在,管他凶神不凶神的,我也要去救罗木。可是现在,只好等轮船开到目的地了,从那里再想办法赶回来。我和福克斯都没有钱,船开得又这么慢。
  我找到船长说:“咱们能开快点吗?”
  他回答说:“我倒很愿意,可是锅炉工不够,火烧不旺,只有这么点儿蒸汽。”
  我考虑了一下,又征求了福克斯的意见,又休息了一天,我们就自告奋勇当上了锅炉工。报酬虽然不多,但是第一,吃饭不用掏钱了,第二,有点活儿干不闷得慌了;第三,轮船可以走快点……
  我们俩开始上班了。
  人家不给我们工作服,我们却只剩下这一身衣服。为了节省,我和福克斯一商量,干脆只穿裤衩工作。这样更好,因为锅炉舱里太热了。就是鞋不好办。这里满地是煤和滚烫的煤渣,不穿鞋吧,脚疼;穿鞋吧,心疼;只剩这一双皮鞋了。
  不过,我们还是想出了办法,找来四只水桶,灌上凉水,结果真不错!站在水桶里,就像穿上一双套鞋,红煤碴掉进去,嘶地一声就完了。
  烧锅炉这活儿,我干起来不费劲,因为以前干过。福克斯就不行了,挺吃力。他把煤填满了炉膛,煤炭烧结在一起,他就用铁铲去掏。
  “喂,用铁铲能行吗?”我对他说,“得用炉钩子把它弄碎。罗木在这儿就好了!”
  您猜怎么着,我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罗木听候您的命令!”
  我转身一看,我的大助手罗木从煤堆里爬出来,他瘦了,黑了,满脸胡须,但的确是他本人。我被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们拥抱在一起,福克斯还流了泪。我们三人一起清理了炉渣,坐下来,听罗木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报纸上说的情况,大部分是真实的,只有空袭和犯罪是瞎编的。哪儿来的什么空袭呀,不就是风吹过去的吗?地震停止之后,罗木下山来到城市里。他心里害怕,走在街上就东张西望,结果不论往哪几看都是警察,不论往哪儿拐都有密探……
  他要是能保持镇静,也许还能悄悄地溜掉,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件之后,他的精神太紧张了,不知不觉地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小跑起来。
  他一边跑一边向后看,他的身后跟了一溜长队:密探、宪兵、警察、孩子们、小狗、人力车、汽车……脚步声,叫嚷声,响成一片……
  往哪儿跑?他只能往下,往海边跑,一直跑进煤码头,钻进煤堆里藏起来。正好我们坐的这艘船去加煤。加煤用的是抓斗和索道,抓斗到了船上自动打开。
  抓斗抓煤的时候,把罗木也抓了进去。罗木清醒过来,想跳出来,可是又怕被人抓住。抓斗启动了,到了船上把煤一倒,罗木连喊一声都没来得及就掉进了煤舱。
  他一摸,手脚都没受伤,出是出不去了,干脆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睡上一觉。
  他躺到煤堆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听见我叫他的名字。
  总之,这是件好事,“失利”号的人又团聚了。我们开始计划今后怎么办。
  我们这班快结束了,我考虑了一下:我和福克斯上这艘船是合法的,算是遇难者。罗木就不同了,第一,他没打票,第二,他被人说成是逃犯。谁知道船长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好人倒罢了,万一他知道底细,把罗木交给当局,那就麻烦了。所以,我对罗木说:“你还坐到煤舱里去吧,反正你也习惯了。该吃饭的时候,我们把饭端来。我们值班的时候,你再出来。咱们一起干活儿,我们也省点劲儿。这样做更安全些。”
  罗木很痛快地答应了。
  “就是太闷得慌,那里面很黑,我的觉也睡足了,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罗木说。
  “这好办,”我告诉他,“你可以作诗,黑暗中作诗作得更好,数数也行,数到一百万,这办法对失眠最有效了。”
  “船长,可以唱歌吗?”罗木又问。
  “唉,怎么说呢?我是不鼓励你干这个,不过你要是一定想唱,就自唱自听。”
  不一会儿,来人换班了。罗木又回到煤舱里,我和福克斯来到甲板上。突然,接班的锅炉工像被火烫了似的跑上来。
  “怎么回事?”我问。
  “下边,下边煤舱里有鬼,像拉汽笛一样叫,叫的什么,听不清。”他们回答说。
  我想,这准是罗木干的。
  “你们等会儿,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对他们说。
  我来到锅炉舱,可不是,这声音的确挺吓人的,也没个音调,词儿也不清楚。只有那嗓门儿,那嗓门儿……怎么形容呢?有一次我在锡兰听过大象吹号,这嗓门儿就跟那个声音差不多。
  我爬进煤舱,本想批评罗木几句,可是一听歌词,知道是他又误解我的话了:我说“自唱自听”,是叫他小声点儿,他准理解成了唱自己的经历。您听这歌词:
  我是船长的大助手,
  来自战舰“失利”号,
  海上起了大风,
  海浪把它吞掉。
  我现在无处可去,
  在别人船上躲藏,
  样子像个囚犯,
  坐在硬梆梆的煤堆上。
  你还能说什么呢?歌词挺感人。就是“战舰”这个词,有点夸大了。“失利”号算什么战舰呀!不过,这种夸大在诗歌中还是允许的,写公文,写报告就不行了。诗歌中最重要的是好听,哪怕叫主力舰呢,也不是不行。
  我还是叫住了罗木。
  “罗木,我的好兄弟,你该听懂我的话。你可以唱自己的经历,但是别让其他人听见。不然,会惹麻烦的。”
  罗木不唱了。他回答说:“您说的对,我没想那么多。我不再唱了,还是数数吧……”
  我回到甲板,安慰那两个锅炉工说,刚才的声音是炉膛里的火在叫。
  机械师也同意我的观点,说:“这种事很常见。”
 

  有像卡泰利娜这么傻的吗?……像往常一样,我被骂了一顿……哼,等我病好之后,我要从这个家里逃走,逃得远远的,让他们学习学习应该怎样来对待男孩子!……

  “不会,它们太小,还不知道怕人。”

  ***************

  罗杰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小豹子,一只手揽一头,他既得防它们的爪子又得防它们的牙齿。

  我刚从弹簧桥回来。这座桥上次跟姐姐坐电车时经过一次。当时我问姐姐为什么叫弹簧桥,她不知道。我转身问另一个人,那个人说:

  “把那头大的也带上!”老亨特说,“会有博物馆对那身皮感兴趣的。”他挥手让那些本地人来抬死豹子,但没有一个人行动。他也不勉强他们。

  “叫它弹簧桥,是因为台伯河①不像其他河那样一到冬天马上就干涸,而是像弹簧一样,时而水大,时而水小。”

  “嗯,哈尔,得我们自己动手。”他从猎装口袋掏出绳子将豹子的四条腿绑在一起,哈尔找来一根粗树枝,穿过绑在一起的四条腿,哈尔与父亲一人在一头把重达50公斤的豹子抬了起来。一行人抬着一头死豹子、抱着两头小豹子开始朝回走,两只手电筒不断地扫射着两旁,谨防豹人在某个地方伏击他们。

  ———————————

  “公豹会怎么样?”哈尔问父亲,“它要是看到我们把它的一家子都弄走,会来攻击我们吗?”

  ①台伯河:流经罗马市区的一条大河。

  老亨特说:“一头雄狮可能会在几分钟之内攻击我们,但豹子不是顾家的东西。它与母豹交配之后就不再管了,让豹妈妈照顾孩子和自己。要有豹爸爸的话,它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呢!”

  当我把这种解释说给马泰洛骑士时,他捧腹大笑了一阵后,变得很严肃。他说:

  罗杰突然被手上一阵凉冰冰的感觉吓了一跳,那是动物的鼻子,一定是豹爸爸的,它一口就会咬在自己抱着小豹子的手腕上。扔掉小豹子,跑吧!——朝下一看,不是豹爸爸,是狗妈妈,他们的露露。

  “这座桥古代叫做莫微乌斯,也叫姆微乌斯或米微乌斯,现在的名字也许是把古文莫微乌斯后面的字母给贪污了。这座桥的名字可能是取名于桥对面的山丘,虽然有许多人反对把桥叫做米尔微斯。因为,据说这座桥的建造者名叫埃米利奥·斯卡乌罗。但另外一些人反对这种说法,认为这座桥在斯卡乌罗以前一个世纪就有了。有件事是确切的——就是菲托·利微奥宣称的——当时罗马人迎接带回战胜阿斯布鲁巴列人的消息的使者时,经过的正是这座桥……”

  这是一条母狗,很漂亮,是马里喂养的,虽然是条母狗,但论力气、胆量、威武一点也不比公狗差。而且它还有一条任何公狗也比不上的优点:它爱每一个长着四条腿的小东西。为了来参加这次探险活动,它不得不撇下一窝小崽,而现在它似乎想给两头小豹子当妈妈。它跟着罗杰一道走,不断地嗅着两头小豹子,还用鼻子拱它们。

  马泰洛骑士懂得非常多,当然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夸口说了解罗马。但说句实话,对我来说,我倒是更相信车上那个人的解释,而不是马泰洛骑士说的什么米微乌斯、莫微乌斯和姆微乌斯。

  走出了黑暗,看到了营地的营火和四周的帐篷,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老亨特说:“抬个笼子来给两个小家伙吧,要个大的,让它们有地方玩耍。”

  马里和图图从一部卡车上拖下一个装狮子用的大笼子,老亨特将一条厚毛毯垫在一个装衣服的大篮子里,然后把篮子放在笼子的一个角落。小豹子们进了它们的新家,正当笼门要被关上的时候,露露一下子窜了进去。

  “出来!”马里喝道。但露露呜呜地叫着缩到最远的角落里。老亨特说:“不如让它呆在里边,看看它要搞什么名堂。”

  马里关上笼门。露露开始打量两个大绒球,它坐了下来,似乎在沉思。然后,走向前挨个儿地嗅着两个小家伙——它们不像它的小狗崽,但也是那么可怜巴巴的,肯定得有个妈妈来照顾它们。

  它走到篮子旁,回过头望着两头小豹子,轻轻地叫了几声。很明显,那意思是说:“到这儿来!”但小家伙没听懂,它们静静地、害怕地躺在笼子冰凉的硬板上。

  露露一副神色沉重地模样走到两个小家伙跟前,用嘴噙住一个的脖颈后面,把小家伙叼离笼底放进了篮子,安顿好了一个又叼另一个,然后它自己也跨进篮子躺下,身体圈成半圆状,又用前爪把两个小家伙拨拉到身旁。两头小豹子只“喵”了一声就拱到它身子底下去了,很显然,它们喜欢那温暖。非洲的夜晚仍然是很凉的,虽然这儿靠近赤道。

  老亨特这时正给哈尔治疗手臂和胸口上的挠伤,幸运的是,哈尔的厚猎装多少起了点保护作用,才不至于被挠得很深。

  “不就是抓挠了几下吗,没事儿!”

  “被豹子‘抓挠几下’不是闹着玩的,如不好好治疗,后果可能很严重。”老亨特说,“它的爪子非常毒,因为它吃的是动物的死尸,还有,它爪子缝里会藏着那些腐肉。坐好!”

  老亨特用凉开水给他冲洗了伤口,涂上消毒药水。马里到丛林里取来一些草根和树叶,他将这些草药擂成浆然后用纱布包裹在哈尔的伤处。

  但是他左臂上有一条伤口很深、很宽,这样治显然不行,必须缝几针,而老亨特翻找医药包也找不着缝合用的猫肠线,已经用完了。

  马里开口了:“用蚂蚁来缝。”老亨特听说过用蚂蚁缝合伤口的事,世界各地的原始民族都会使用这种技术,但他从未亲眼见过,这一次要开眼界了。他专心致志地瞧着马里用一根小棍在捅一个蚁山,这是非洲大陆上随处可见的一种蚁山。白蚁勇士们被惹恼了,冲出了好几百只。马里用手捉住一只,用手指头捏住蚁头直至它的嘴巴左右张开。他另一只手熟练地将哈尔的伤口捏合在一块,再将蚂蚁的左右两颚对准伤口的两边,一松指头,两颚就跟钳子似的将伤口咬合在一起。马里将蚁身掐断,紧咬着伤处皮肤的两颚连同蚁头就留在伤处直至伤口愈合,那时即可将蚁头取下。马里一只一只地将蚂蚁捉来咬在哈尔伤口上,一直到整个伤口全部缝合为止。哈尔和父亲钦佩地看着这个黑人如此这般地缝合整个伤口,最后他用刚才擂碎的草药敷好,缠上绷带。经这样处理过的伤口,愈合是不成问题的。老亨特为保险起见,还是给哈尔打了一针青霉素。

  这时东方已现玫瑰色,没有人再想睡觉。昨晚密雾之中还有一个疑团尚未解开:狩猎队的踪迹辨认权威乔罗昨晚上哪儿去了?出发时已经喊上他,但当需要他辨认踪迹时他却失踪了,他为什么留在营地?他真的留在营地了吗?

  厨子正在各个帐篷间穿来穿去给人们上咖啡,老亨特说,“叫一下乔罗,说我想见他。”

  “乔罗不在,先生。”

  “他应该在营地,他没跟我们出去。”

  厨子似乎吃了一惊:“他没跟你们在一起?哪他上哪儿去了?”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事,啊,他来了!”

  厨子回头一望,看到乔罗正从树丛中钻出来,很显然,他不想让人们看到他,蹑手蹑脚像个猫似的溜进了他的帐篷。他像平常那样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猎装裤,好像胳膊底下还夹了一捆什么东西。

  “请他到我这儿来!”老亨特说。

  乔罗进来的时候,老亨特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乔罗一脸憔悴,眼里充满敌意。亨特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痛苦的神情,而这次特别明显。乔罗是个出色的踪迹专家,这是他第一次违抗命令。

  老亨特问道:“乔罗,昨晚我叫你跟我们一块去的,你听到我叫你了吗?”

  乔罗绷着脸说:“没听到。”

  “昨晚你上哪几去了?”

  “当然在这儿。”

  “但人家说你不在营地。”

  “他们弄错了,我在我的帐篷里,睡觉。”

  “但几分钟前,我看到你从树林中出来。”

  “是的,先生,我一早就出门找你们去了。”

  亨特看到这样问下去毫无用处,就换了个话题。“乔罗,你知道豹团的事吗?”

  可以清楚地看出,这问题使他非常不安。亨特为他难过,他不能以恨报恨。他意识到乔罗在某种程度上为一些可怕的势力所控制,在他的身上,善与恶正在搏斗,这需要同情和帮助,而不是敬而远之或以牙还牙。

  乔罗不安地倒退着:“我可以走了吗?”

  “乔罗,”老亨特和蔼地说:“你有了麻烦,但又不想说出来,这也没什么。但记住,在这个营地,你就是在朋友之中,如果需要帮忙,你只要开口就行。”

  “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他突然动了火,接着就离开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