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小叔,坏蛋日记

  我们到车站去接梅罗贝·卡斯苔莉夫人和玛丽娅。玛丽娅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孩子,讲的是一口惹人发笑的波伦亚方言,我们一点也听不懂。

  9月26日
 

  从前有一个很穷很穷的农人,和他的妻子住在乡下。他们都很老了,老得连他们自己都说不上有多大岁数了。有一天,他们忽然生了两个儿子。这个老农人非常快活,叫道:“我们有了儿子了!我真想不到这么大年纪还生儿子。”
 

  爸爸妈妈离家五天了,维基妮娅给他们拍了封电报,请他们提前回来。

  由于未来亲戚的到来,家里人都兴高采烈,我也非常高兴。特别使我高兴的是,卡泰利娜做了两种好吃的甜点心,一种是奶油的,另一种是水果的,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味道。我说不出喜欢哪种,因为两种点心我都爱吃。

  亲爱的长腿叔叔,
 

  他妻子也很高兴。她说:“我们一定得给他们取两个好名字。”
 

  维基妮娅对他们说,要是让她再和我一个人待在家里的话,肯定她得生场病……

  再度回大学了,而且还升了一个年级。我们今年的书房更好了──有两面向南的窗子──而且,喔!装饰得这么漂亮。
 

  取个什么名字呢?老头儿可没了主意。他想,翻《学生字典》罢,翻到什么字就取什么。
 

  而我呢,这一次又失去了获得自行车的机会。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幸有一个神经质、胆子小得要命的姐姐。

  我们换了新的壁纸,还有别致的地毯,还有精巧的椅子──不是去年就用得很不高兴的上漆赝品,而是货真价实,很美丽的。不过我觉得我似乎不配用它;我总是神经绷紧,深怕在不该弄脏的地方沾了个污渍。
 

  一,二,三!一翻,是个“菜”字。大的叫“大菜”,小的叫“小菜”么?
 

  难道不是这样吗?

  而叔叔,我发现您的信在等着我──抱歉,我是指您的秘书的信。
 

  “哼,我们饭都吃不上,还‘菜’呢!”老头自言自语。
 

  能否请您告诉我任何可以理解的理由,为何我不能接受奖学金?我一点也不了解您的反对。不过,无论如何,反对在您来说是没有半点好处的,因为我已经接受了──而我也绝不改变!这似乎听起来很强硬,不过我不是有意的。
 

  第二次翻,是个“肥”字,也不合适。
 

  我猜想是您觉得当您计划开始教育我,您就想完成这工作,在四年结束时划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翻来翻去总找不到适当的字。这老头儿就这么翻了一晚。到快天亮的时候,这老头拿着锄头走出门去。外面太阳照着树林,这老头儿高兴地叫:“好了,就取个树林的‘林’罢。”
 

  不过,暂时由我的观点来看一下。我今后同样会归功我的教育于您,与您付出四年一样的多,不过我不会对我的债务不闻不问的。我知道您不要我还钱,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尽我的能力这样做;而赢得这个奖学金使这一切变得容易多了。我本来计划要用一辈子来还债的,不过现在我只要用往后的半辈子来偿还就可以了。
 

  名字就给取定了:大的叫大林,小的──当然叫小林。
 

  我希望您明白我的立场,而不要生气。对于零用钱我还是很乐于接受的。
 

  过了十年,老农人和他的妻子死了。临死的时候,他们对大林和小林说:“家里什么也没有,你们应当去外面做工。我们死了之后,你们可以把我们抬到后面小山上。山上的乌鸦会来给我们造坟墓。然后你们就带着应用的东西去找活儿吧。”
 

  这封不太算是封信;我本来打算要写很多的──不过我刚装好四个窗,又用牙粉拭净了我的铁桌子,又缝好画布的线,又拆封了四箱书,又送走了两大箱的衣服(这似乎不可置信,乔若莎·阿伯特拥有两大箱满满的衣服,不过她真的有!)又陆陆续续地欢迎我50位亲爱的朋友。
 

  大林和小林就把他们父母的尸体抬到了山上。他们刚下山,树上的乌鸦们忽然一齐飞起来,一面哇哇地叫,一面去衔了土,给这两位老人堆成了一座坟。
 

  开学日真是个欢乐的场合。
 

  “哥哥,”小林对大林说,“我们快去收拾东西吧。我们早点出门去。”
 

  晚安,亲爱的叔叔,别因为您的孩子要为自己做点事情而生气。她将要茁壮得神气活现。
 

  他们回了家,把一小袋米背在背上,又拿一个麻布袋子,把他们的破衣裳、粗饭碗,都装到了袋里,他们这就出了门。
 

  爱您的,
 

  大林说:“向哪里去呢?”
 

  茱蒂

  他们想起没有妈和爸了,他们又不知道要走哪条路好,他们都坐在地上哭起来。
 

  四面是山,是田,是树,都是别人的。他们不知道要在哪里落脚。他们怎么办呢?天也晚了,太阳躲到山后面睡觉去了,月亮带着星星出来向他们眨眼。
 

  大林和小林还哭着。哭呀哭的,太阳睡了一觉醒来了,又从东边笑眯眯地爬出来。
 

  小林揩揩眼泪说:“你还哭不哭?我想不哭了。”
 

  “好,我也懒得哭了。走吧。”
 

  两个人都认不得路。他们只是向前面走着。走了许多时候,他们带着的一点儿米已经吃完了。
 

  “东西都吃完了,怎么办呢?”大林说。
 

  “我们休息会儿,再找东西吃。好不好?”
 

  他们于是在一座黑土山下面坐下来。
 

  大林看看口袋,叹了一口气:“我将来一定要当个有钱人。有钱人吃得好,穿得好,又不用做事情。”
 

  小林反对道:“嗯,爸爸说的:‘一个人总得干活。’”
 

  “因为爸爸是穷人呀。财主老爷就不用干活。爸爸说的:‘你看有田有地的可多好!’”
 

  “妈妈和爸爸都是穷人,妈妈和爸爸都是好人。可不像财主老爷。”
 

  “可是,有钱人才快活呢,”大林大声说,“穷人一点也不快活,穷人要做工,要……”
 

  突然有个很大很大的声音,像打雷似地叫起来:“要什么?要吃掉你们!”
 

  大林和小林吓得摔了一跤。他们的口袋也吓得发了一阵抖。
 

  是谁说话呀?
 

  没有一个人。
 

  兄弟俩彼此抱了起来,脸上的汗淌得像下雨似的,四条腿儿打着战。他们四面看看,可是什么也没看见。
 

  大林问:“究竟是谁说话?”
 

  “不知道呀。”
 

  可是过了会儿他们就知道了。又过了会儿,他们跟前的黑山忽然动了起来……
 

  “地震!快逃!”小林叫。
 

  两个人刚要跑,那座山动呀动的陡地站了起来!
 

  啊呀,是个怪物!──人不像人,兽不像兽。
 

  这个怪物原来在这里睡觉。他们还以为他是一座黑山呢。怪物现在站直了,眼睛像一面锣那么大,发着绿光。他伸出他那长着草的手来抓大林和小林。他要吃他们!
 

  真不幸,大林和小林一定会给怪物吃掉了!
 

  大林想道:“我们妈和爸都没有了,粮食也吃完了。又没田地又没钱,什么都没有。就让怪物吃了吧!”
 

  小林可非常着急。他想逃是逃不掉的。因为怪物手长,你即使跑了很远很远的路──比如说,三里吧,他也能一手抓到你。
 

  怪物知道有东西吃了,他笑着看着大林和小林。
 

  小林问:“一定得吃我们么?”
 

  “不吃你们也可以,可是你们得送我几件珠宝。”
 

  “什么珠宝?我们看都没看见过。”
 

  “哈哈哈,那对不起了!”
 

  小林低声对大林的耳朵说:“我们逃吧。”
 

  “他追得上呢。”
 

  “那么我们分两头跑吧,他准一个也追不上。”
 

  一,二,三!大林向东跑,小林向西跑。
 

  怪物要追大林,又想要抓小林。东跑几步,西跑几步,就一个也没追着。
 

  大林和小林都逃掉了,只有麻袋还丢在地上。怪物实在饿了,就拾起麻袋吃了下去。可是嘴太大,麻袋太小,麻袋给塞住在牙齿缝里。他拔起一棵大松树来当牙签,好容易才剔出来。
 

  他想:还是再睡吧。
 

  月亮已经出来了,月亮像眉毛似的弯弯的。
 

  怪物伸个懒腰,手一举,碰在月亮尖角上,戳破了皮。他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呸,今天运气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