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长腿叔叔

  1月9日
 

  医生说,我的胳膊肯定能恢复到和以前一样,但现在却不能让它动。

  昨天,马拉利发脾气发得很吓人!

  住医中
 

  亲爱的长腿叔叔,
 

  爸爸写信把我的情况告诉了露伊莎姐姐,她回信建议把我送到她那儿去。科拉尔托医生说,他有个社会党的朋友能为我做电疗和按摩。这样我将在他们那儿过圣诞节,等胳膊完全好了之后再回家。

  他发脾气首先是冲着我,因为公证人从威纳齐奥先生房间里出来后,我没有告诉他。其次,他非常纳闷,因为他不能解释他叔叔的病为什么又好了,莫名其妙地突然好了。而医生对他说,威纳齐奥先生病得非常严重。

  4月4日
 

  您想做点事情,好让许多人快乐吗,叔叔?这有一家很穷的人家。目前有一个母亲和父亲以及四个孩子──有两个大一点的男孩子已经为了打拼,而消失于这大世界,而且还没寄半毛钱回家来。父亲工作于一家玻璃工厂并且病倒了──那是个很不健康的工作──现在他已经被送进医院去了。这花光了他们的积蓄而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二十四岁的大女儿的肩上了。她每天做针线赚个一块五毛钱(当她接得到女红做时),而且晚上还去兼差。那个妈妈不太坚强,当她女儿因为正过度工作、责任与忧虑而在慢性自杀时,她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做;她不知道该怎么度过剩下的冬季──我也不知道。一百块可以买些煤还有几双鞋给三个孩子,好让他们去上学还可以剩下点钱,这样她就不会几天找不到工作就烦恼得要死。
 

  我高兴得叫了起来,如果我能举起双手的话,我会用手鼓掌的。

  今天早上,他的脾气比昨天更坏,跟我完全翻了脸,原因是我把他的旧文件夹扔到炉里烧了,给他放上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边上镀金的新夹子。这就是我对他一番好意得到的报答!

  最亲爱的长腿叔叔,
 

  您是我认识最有钱的人了。您想您能不能省个一百块呢?那个女孩子比我还更需要帮忙得多。要不是为了那个女孩子,我也不会开口求您;我一点也不想管那个妈妈──她是这么的脆弱而不值得帮的人。

  “你敢把他放出家门?”爸爸说。

  据我后来所知,旧文件夹中夹有非常重要的文件,缺少了它们,马拉利便寸步难行。

  昨天傍晚天快黑时,当我坐起来望着窗外的雨景,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感觉人生真是太无趣了。这时,护士带了一个大的白色盒子给我,里面装着最可爱的玫瑰花。更好的是,它还附有一张小巧但却如此美好的手所写出的问候条子。叔叔,谢谢您,一千个谢谢。您的花让我第一次感觉如此真实,在我生命中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呈现。如果您想知道我是多么的孩子气,我高兴得躺下来哭了。
 

  等下再写
 

  “我担心他去了那儿闯祸。”妈妈接着说。

  幸好已经到了上学的时候,我便溜走了,剩下他跟安勃罗基奥生气。

  现在我确定您读了我的信。我以后会使它们更有趣,这样它们才值得被用红缎带绑起来好好收存──不过请找出那封可怕的信烧了它。
 

  叔叔,我在病床上写信给您。我已经因为喉咙痛而在床上躺了两天;我只能喝热牛奶,而这是我唯一能喝的。“你小时候爸妈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你的喉咙呢?”医生想要知道。我很确定我一点也不知道,不过我怀疑他们想念过我。
 

  阿达说:“科拉尔托真是个好人,他结婚时你把他吓成那样,他还邀请你去他家。”

  我从学校回来后,发现我姐夫的脾气比上午更坏。

  谢谢您使一个生病的,神经兮兮,又悲伤的新生高兴起来。也许您有很多亲爱的家人与朋友,而您无法明白孤独是什么样的滋味。但我明白。
 

  您的
 

  我对他们的表态感到非常丧气。妈妈心软了,她马上帮我说了几句好话:

  威纳齐奥先生告诉我姐夫,是我用安勃罗基奥的眼镜治好了他的病;后来安勃罗基奥也对我姐夫说,我用威纳齐奥的眼镜治好了他的病。

  晚安──我保证以后决不再胡闹,因为我现在知道您是活生生的真人;而且我也保证以后不再拿问题来问您了。
 

  J.A.
 

  “谁让你闯了那么多祸?如果你答应学好,尊敬科拉尔托医生的话……”

  “我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拉利瞪着眼对我说。

  您还讨厌女孩子吗?
 

 

  “好!我保证!”我很冲动,马上回答道。我在作保证时总是这么冲动和热情。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您永远的,
 

  隔天早上
 

  于是,在经过一番讨论后,他们决定圣诞节的第二天由爸爸陪我去罗马。

  “太有关系了!为什么我叔叔用他自己的眼镜什么也看不见,戴上安勃罗基奥的眼镜就看见东西了?为什么安勃罗基奥戴上自己的眼镜什么也看不清,换上威纳齐奥的就看得清?”

  茱蒂

  我在寄信前一读再读。我不知为何我在信中似乎很忧伤。让我像您保证我又青春又快乐又生气十足;而我深信您也是一样的。年轻与年岁无关,只与精神有关,所以即使您的发已白,叔叔,您还是可以是个男孩子。
 

  我感到幸福,我庆幸摔断了胳膊。

  “谁知道!你应该问眼科医生去……”

  充满感情的,
 

  我早就梦想去罗马了,我焦急地想看到国王、教皇、瑞士人①和所有的罗马古迹。

  说到这里,安勃罗基奥走进来嚷嚷道:

  茱蒂

  ———————————

  “一切都清楚了,你看见这副眼镜螺丝上的印子了吗?看到这些痕迹我才明白这镜片原来是我的……只不过安到了你叔叔的金丝架上了……你明白了吗?”

  ①瑞士人:教皇的卫兵是瑞士人。

  经他这么一说,马拉利大吼一声,朝我冲来,伸手就要抓我,但我闪得比他快,连忙跑回房间把门关上了。

  还有,最让人心痒痒的是能做电疗,只要一想到做电疗时身上要塞上电池,我的心就不能平静。

  难道把两副眼镜的镜片换一下也是恶作剧吗?

  首都罗马万岁!

  谁能料到因为开了这么一个玩笑,就把安勃罗基奥和威纳齐奥先生吓成这样?

  这时,我知道贝鲁乔的情况不妙。他的腿不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难道医生因为这件事说威纳齐奥没救了,把安勃罗基奥诊断成严重的神经性恐惧症也是我的过错?

  可怜的贝鲁乔!当一个人吹嘘自己能做某件事,而实际上却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干的时候,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啊!

  ***************

  我对这件事很遗憾。因为,尽管贝鲁乔有不少缺点,但他是个好孩子。

  现在我又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了。

  我用一根小棍子、一根线和一根弯曲的针,做了一副钓鱼工具,在小水盆里钓着剪成的鱼来消磨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