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精神的现代阐发者,孩子成长需要的好童话

中国作为最早向世界贡献了雕版印刷技艺的国家,我们拥有过无与伦比、美轮美奂的宋刻之美、元刻之美和清刻之美的辉煌传统。我们的现代出版品,理应继续引领世界书刊之美的风尚。

图片 1

图片 2

最近,湖南儿童文学作家谢乐军推出了《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图书(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广受儿童文学界关注,好评如潮。

《十月少年文学》虽然创刊仅仅一周年,但是自问世之初,这份杂志就志存高远,把星星作为自己瞄准的目标,而并非眼前的树梢。“要做就做一份最美的中国文学期刊,做一份最美的世界文学期刊。”这是他们一年来孜孜不倦、从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入手而努力去追求的目标。

龙向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儿童文学》等刊物,诗歌入选多个年度选本。《寻找蓝色风》入选2016“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并被评为最高等级的钻石鲸作品。

11月18日,《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新书发布会在上海国际童书展举行,受到小读者、家长的欢迎和媒体的关注。

“魔术老虎”是谢乐军创作的一个经典童话形象,它本领高强,会变各种各样的魔术,又十分乐于助人,也因此经常闹笑话,惹大麻烦……一个个离奇且充满想象力的童话故事,轻松愉悦,寓教于乐,在小读者中享有良好的美誉度和较大的影响力。新推出的这个系列作品,是对“魔术老虎”形象的一次全新提升和开发,不仅重新设计了角色形象,故事构思也更加富有时代气息和儿童味道。本系列童话共六册,主要讲述了小男孩笑巴巴和神奇的魔术老虎共进退、共成长的情感交流之旅,充满了天真的幻想和纯真的幽默,给小读者构建了一个奇妙的幻想世界。作品文字朴实简练,故事起伏生动,人物形象特点鲜明,插图画面简洁,主体突出,场景集中,十分精美。同时,编者还在每个故事中精心挑选出一个成语,引导孩子读成语典故,用成语造句和学成语接龙,在美妙的童话世界中积累知识,拓展阅读空间。

《十月少年文学》带有怀旧和复古意味的书装设计。每期杂志都采用不同颜色的彩线穿线装订,并以“裸脊”涂胶的方式呈现。这种方式虽是中国书刊传统装订工艺,但近三四十年来几乎绝迹,因此给人以远去的手艺重新归来之感。这种穿线装订的呈现方式,即便是再厚实的书刊,每一个页面也都能够完全摊平,让读者真正体会到“展”卷之乐。而且每期杂志选用轻质纸张,类似传统水墨画式的版式设计疏密有致,可谓“密不透风,疏可跑马”,实在是赏心悦目。

《寻找蓝色风》从语言表达、故事架构、人物设置到主题呈现均浑然天成,笔法老到。我不由得感慨,真正好的作品原是心智和性情的自然流露,是生命力在恰好的时刻以恰好的方式得以尽情展现的结果。毫无疑问,《寻找蓝色风》是中国本土原创童话的重要收获。

作为一名家庭教育指导师,我一直希望找到一本既能带给孩子欢乐,又能让他们从中获益的童话书,谢乐军老师的《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带给了我这一惊喜。全书36个故事,情节紧凑、生动、有趣,可谓篇篇精彩,让我读罢不能。更重要的是,它让我找到了我们在小学素质教育探索、实践中一直追求而始终求而不得的东西——快乐学习。

谢乐军1985年开始创作,同年,在上海《好儿童》杂志发表处女作《留金桥》,从此以后陆续在报刊上发表作品。至今,出版有童话集《营救星空行动》《挨打保险公司历险记》《魔术老虎》《奇怪的大王》《长翅膀的小汽车》《李小海的童话》《乐乐童话大王》《快乐的芭蕉扇》《文艺湘军百家文库——谢乐军卷》《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和论著《童话创作散论》等作品二十余部,作品多次获奖,其童话创作主要有以下三个特色。

再说它别出心裁的“1+2”式的出刊形式。所谓“1+2”,即每一期《十月少年文学》的大型“正刊”+2册附刊:1册小型的“插画册”,1册中型的以作者与读者互动为主的杂志社活动信息月刊。每月一册小型“插画册”,意在推介优秀的青年插画师;每月一册中型的通讯月刊,把与编辑部、杂志社的相关活动花絮从“正刊”中分离出来,既保证了“正刊”的纯粹的文学性,又为读者提供了丰富和实用的文学活动资讯,突出了一种“读者服务意识”。像这种“1+2”的创新形式,在目前中国期刊界并不多见。

一、好习惯的养成需要一部好童话

一、民族性和民间性

然后,必须说说《十月少年文学》每期的插画。我觉得,编辑们首先是把每期刊物当一本图画书来完成的。我们都知道,阅读一本图画书,应该从它的封面开始,一直读到封底。这本刊物也是如此。每期封面上都会刊发一首优美的诗歌,从诗歌开始,进入整本刊物的文学阅读。每期封二上是曹文轩先生的“主编寄语”,然后开始“本期导读”……一直到封三、封底上,都有标志着本期主要故事形象的手绘插画。整本刊物是一个完整的“整体”。这显示了一种别具匠心的编辑艺术。

作品的流畅度在一定意义上决定了作品的高度。《寻找蓝色风》中,龙向梅所构架的是一个充满多向度审美特征且充满艺术张力的作品。

每个家长都知道,小学是习惯养成的关键期,而好的习惯是伴随孩子一生的财富。现在的孩子生活环境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单调,他们主动或被动接受的东西很多,对于这把双刃剑,家长们既开心,又担心。《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不仅是一部童话,更是一本好习惯的养成书,它用讲故事的方式,一步步引导孩子们养成良好的习惯,并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其融入点十分自然、巧妙,易让孩子们接受。

儿童文学是“人之初”的文学,读者是涉世未深的小朋友,他们纯洁如雪,洁白无瑕。他们的思想、感情更靠近民间、靠近普通劳动者,更富有同情心。加之,儿童的生活范围狭小,除了父母、亲戚、邻居、老师、同学等所构成的社会之外,很少与远离自己的外界接触。从这个角度来说,儿童文学受民间文化传统的影响和熏陶较多,特别是与民族民间文学有一种天然的联系与贴近。

在《十月少年文学》旗下,集结了一批以青年插画家为主体、创作风格多样、而且几乎与国际流行的插画艺术风尚同步的原创力量。正是这些年轻插画家为每期刊物创绘的插画作品,使每期《十月少年文学》不仅保持了它的文学欣赏性,更强调了它的艺术审美功能。出现在少年读者面前的不仅仅是一份原创的文学期刊,也是一份具有艺术审美价值的艺术杂志和文学“美育”杂志。

童话世界是作家所造的“第二世界”,它区别于现实世界,而又根植于此。一个童话作家必须有才华构建一个流畅的充满真实感的第二世界,这个世界必须充满神奇感,同时充满真实感;必须充满孩子气,同时充满真理;必须充满乌托邦精神,同时直抵现实。

例如,它开篇就在《老虎来了》中用老虎变的电视机告诉大家:想要上学不迟到,请按时睡觉;想要多看动画片,先做好功课。又在《厨师失踪了》中宣扬孝顺:联欢会开了大半天时间,大伙都玩累了。这时,大伙都坐下来休息。笑奶奶坐一会儿,就站起来。“奶奶,你要干什么?”笑巴巴问。“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吧,我听见了大伙儿的肚子咕噜咕噜在打鼓了。”笑奶奶说。“不行不行!”魔术老虎立即跳出来反对,“今天您过生日,怎么好意思辛苦寿星呢!”还有其后的《偷试卷》《特殊营救》等各个章节,无一不体现了好习惯的重要性,可以说,提倡好习惯是《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的一个重要特色,孩子们故事读得正兴起,自然而然,改变就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谢乐军在他的童话中描画了各色各样的动物:牛、熊、马、猴、兔、蛇、猪、燕子、老鼠、山羊、狐狸、河马、大象和长颈鹿等等,这些动物构成其童话作品的主角。这些主角身上不仅体现了它们各自的动物特性,而且体现了人性特征,作为文学形象,它们的行为和思想均表现出鲜明的民族性。而在这些形象中最具民族特色的当属“魔术老虎”了,这个形象的塑造,一开始就带着很强的民族自觉意识和建立本民族童话儿童文学“童话形象”的使命感。面对卡通片风靡儿童影视界,眼看着米老鼠、唐老鸭、机器猫、忍者神龟、变形金刚、圣斗士等卡通形象迅速占领了中国儿童的心理空间的残酷现实,谢乐军忧心如焚,他发誓要塑造一个中国自己的“童话明星”,为中国少年儿童所喜闻乐见。于是,他选择了一只老虎作为自己塑造“童话明星”的对象。老虎雄强、勇敢、健壮、八面威风,正是中国老百姓所崇拜的。在我们湖南民间,土家族的民族图腾就是白虎,绿林好汉聚义厅的头把交椅就是“虎皮交椅”,小朋友带的是虎耳帽,穿的是虎头鞋,长得健壮叫虎头虎脑。可见,作者选择老虎这个文学形象,本身就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民间特征。

我很赞赏《十月少年文学》的编辑负责人冷林蔚在谈到这一点时,说到她们的一个追求:希望这份杂志带给少年读者的不仅仅是一种文学的感动、陶冶与狂喜,同时也是一种艺术趣味的培养、视觉艺术的欣赏习惯、美的熏陶。她希望小读者们阅读这本杂志正如行走在文学和艺术之美的光彩之中,“无论在何时何地,无论你停留在哪一篇、哪一页上,小说、诗歌、童话、故事和散文之美,还有大地、天空、云彩和生命的美,都会与你同在”。

要构建这样一个世界,作家首先要找到一种恰好的语感。这种语感能让思想与意象顺流而下,所向披靡。这是才情的自然流露,是恰好的意象在心中恰好出现,是恰好的思想找到了恰好的表达方式。这种写作具有强烈的即兴创作的特点——你可以看到,一大批杰出的童话都是作家们即兴给孩子讲故事的结果。“即兴”意味着灵感的重要、氛围的重要、心境的重要。

二、用大胆想象和丰富修辞为作文加分

在作者笔下,这只老虎还具有魔术般的变化自身的本领,且不说这一艺术构思的基本思路与《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七十二变、猪八戒的三十六变的艺术套路一脉相承,与《聊斋志异》中的狐狸变美女一脉相传,就连变化后老虎的心气、性情和行为,也饱含着我们民族的心理和性格。譬如,魔术老虎帮助校园内外的儿童们实现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心愿,替笑巴巴创造奇迹获得意外的金牌,为可爱的小名人当替身以抵制各种各样变味的颁奖和采访,又用变魔术的方式给孤身老人以帮助,给行贿受贿的家长以惩戒,给沾染不良习惯的人以警示,给贫困地区失学儿童以救济……这个憨厚、友善、热情而又略带顽皮的艺术形象无处不显示着我们民族的性格内涵与优秀传统的文化意蕴。

对于少年儿童读者来说,美所具有的引人向善、向上的作用和力量,也许比任何说教来得更大、更直接。所以诗人王尔德说:“美是智慧的化身——其实它高于智慧,因为美不需要任何阐释。”因此他坚信,谁和美走在一起,谁就牢牢地掌握住了未来岁月的奥秘,谁就看见了尚未来临的四月,簇拥在开满小瓣白花的李园门口。是的,寓于美之中的真,要比真本身更高尚深奥。世界上之所以存在真,就因为有美的存在。

龙向梅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对于小学生作文来说,想象是其中的重要一环。语文老师每天都在强调:“写作文不要千篇一律,要让作文插上想象的翅膀!”如何才能用想象为作文加分,自然是大胆合理,构思巧妙,并且要内容具体,感情真实,这些在《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中都有很好的体现。

二、趣味性和教育性

至于《十月少年文学》创刊一年来所刊发的各类优秀的儿童文学新作,尤其是诸多中长篇原创作品,它们对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引领与贡献,自当有文学评论家或书评人撰写另外的评述才好。让我感到“与有荣焉”的是,在这一年当中,《十月少年文学》也先后刊发了我记述冰心童年时代的传记故事《远航的大船》和故事诗《芦花飞舞的河谷》等作品。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愿与《十月少年文学》一道,继续行走在文学与艺术、爱与美的光彩之中。

如果你打开地图,当然,是最大的那一种,在北半球东部一堆密密麻麻的地名里,可以找到一个叫牙牙山的地方,但是,我敢保证,它非常诡异,它只在你眼前呈现一秒钟,便瞬间从你指尖下消失了,然后,你再怎么找也找不着了。

谢乐军老师的写作思维非常活跃,他写的魔术老虎古灵精怪,会变各种戏法,步步都是奇思妙想,处处都在抖包袱。例如,他在《龙王爷赌气》中写道:魔术老虎不再奔跑,变出一艘小船来,他和笑巴巴坐着船在洪水中飘荡……龙王爷仍不肯罢休,刮起了大风,掀起了巨浪,要把小船卷入洪水里……魔术老虎不知所措,被龙王爷弄傻了……魔术老虎匆匆使出脱身术,留下替身,与笑巴巴金蝉脱壳,逃过一劫。这些既基于现实事物,又大胆合理的想象,对于激发小学生的写作灵感非常有帮助。

谢乐军的童话兼具文字朴实简练、故事起伏生动、人物形象鲜明、场景集中、主体突出等优势,而这些质素正是儿童文学获得小朋友欢心的基本和重要条件。

但是,这个叫做牙牙山的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就像别的很多地方一样,虽然在地图上找不到,但并不影响它的存在。

更难能可贵的是,整部童话运用了丰富多样的修辞手法,比喻、拟人、排比、夸张、对比等比比皆是,用修辞手法凸显想象的丰富,也让孩子们在写作文中对于想象力的把控更加立体而具象!

他的童话在本质上是快乐,几乎他的每一篇童话都贯穿着游戏精神。例如:童话语言通俗、活泼,童话情节生动、有趣,童话风格轻松、幽默。他在《魔术老虎》和《魔术老虎奇遇记》中,塑造了一个智慧、勇敢、善良、乐于助人的童话人物,具有现代卡通的活泼可爱的特色。就是这个可爱憨厚的“魔术老虎”形象,没有了利爪和利牙,但是能变化多端,具有奇异的魔法:帮助迷路的小黑熊找到了家,为帮笑奶奶庆祝生日进了厨房,还与笑巴巴等小朋友们潜入了飞碟,智斗外星人,抢救了风景区山顶上的森林带……“魔术老虎”除去了它神奇变化的本领,实质上就是一个可爱的儿童形象的变形。它可以称得上是作者着力打造的中国式“童话明星”,非常有趣。魔术老虎与红鼻子魔术师斗法,魔术老虎与龙王争斗的历险,惊险新奇,趣味横生。魔术老虎真心真意为小朋友服务,但只会用玩魔术的方式,结果总是好心办坏事:帮笑奶奶做饭菜,却是看得吃不得;替笑巴巴交出试卷,完卷后却还是白纸一方……如此这般均能激发小读者浓烈的阅读兴趣。

这些文字显示了一种氛围、一种心境、一种恰好的语感,并且立马就把它的读者捉住了。这种叙述所流露的自信和才华让人赏心悦目。她是否读过安徒生,是否读过罗尔德·达尔,以及在《寻找蓝色风》之前是否写过别的童话,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

三、开辟独立版块拓展孩子的成语知识

魔术老虎中一个个离奇且充满想象力的童话故事,轻松愉悦,寓教于乐,在小读者中享有良好的美誉度和较大的影响力。魔术老虎是一个与现代儿童心理、性格息息相通的形象,它神奇的经历、憨厚的性格和行为,与小朋友亲切、幽默的对话,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满足了儿童的精神需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魔术老虎”童话——是陪伴一代中国人成长的原创童话。

龙向梅的确很会讲故事。

谢乐军老师的身份不仅是一个作家,而且他的的确确在一线做过多年教师,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深谙实用对于孩子阅读的重要性,在他的书中,自然少不了知识拓展。《魔术老虎智慧童话系列》有别于其他童话书的一点在于,每篇故事之后都单独设立了板块,对故事中涉及的成语加以说明,并用成语造句,用成语接龙。例如,在对成语“奄奄一息”的解释中,就提到了蜀汉李密的故事,提到了《陈情表》,所用语言较为浅显,适合小学生阅读。其后的成语接龙也非常有意思,用的都是小学生学过或需要学习的成语,例如“奄奄一息→息事宁人→人迹罕至→至高无上→上下一心→心心念念→念念不忘→忘乎所以→以退为进→进退维谷”,让孩子们既读了故事,又拓展了知识,还可以以此开展游戏。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王泉根先生对“魔术老虎”的回归表示热烈祝贺,并对这部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

此外,写得有趣的还有《鸭大王败北》。鸭子麻脖儿被选为森林王国新大王以后,陡然间便成了王国偶像,鸭子的画像有如雪片一般漫天飞舞,他的一言一行都竞相为大家模仿。反映最快的是动物歌星们,它们纷纷模仿鸭子沙哑的嗓音大唱抒情歌曲,轰动了森林王国。最为时髦的公关小姐又创造发明了鸭子摇摆步,一时间,凡能走摇摆步的公关小姐要用高薪才能聘请得到。于是,鸭子麻脖儿大王彻底陶醉了,认为自己确实是天下的精英和伟人。然而,王国派出去参加“全球动物歌唱大赛”的超级新潮沙哑歌星代表队却被轰出了大赛会场;派出去参加“全球动物超级足球赛”的、由麻脖儿大王亲自带队的摇摆足球队,不仅惨败于由田鼠等小动物组成的田野山村队,而且遭到了全场观众的嘲笑,大喝倒彩……鸭子麻脖儿只好悄悄地溜出足球场,它再也没有脸面回到王宫去了。这些系列童话具有很强的现实感,当代社会生活的种种身影,似乎扑面而来;在似与不似之间,又产生了无尽的幽默感,令人忍俊不禁,也令人深思;这些童话的情节曲折起伏之处,也不无善意的嘲讽,集中体现出了谢乐军童话的趣味性、生动性和多样性。

她的故事仿佛顺着“牙牙山”这样一个词就可以生长出来:牙牙山上住着牙婆婆——牙齿每天长每天磨——只有在月明之夜用琥珀心磨过的牙齿,才不会再长了——牙婆婆寻找琥珀心——找到泥人阿丑——阿丑的琥珀心惟有在获得灵魂后才可以交给牙婆婆——牙婆婆与阿丑成为生命共同体,走上寻找蓝色风之路,带上配角“船长先生”——三人行——遇见蓝尾狐——四人行——历经千辛万苦——找到风先生——阿丑获得灵魂,牙婆婆获得琥珀心。

三、现代性和世界性

谢乐军为孩子们编织的故事立意新颖、情节曲折,又是入情入理的,虽然奇特却基于现实生活。随着时代大发展,特别全球化时代的到来,童话形象也必须融入世界。谢乐军常常将动物精灵和科学幻想结合起来,运用夸张、变形、怪诞的表现手法,但丝毫也不曾违背生活的逻辑规律,没有那种狂放的不着边际的幻想。世界性文化与民族性文化不同,它具有流动性、全球性和速变性等特征,它是可比较的,有先进与落后之别。因此,对世界性较强的文化,应大量引进。与时俱进,融入现代,走向世界,这使得谢乐军的童话颇富有现代色彩。

《寻找蓝色风》的构思基于“追寻”母题而展开。这种故事如果主题先行而才华不够,就很容易显得“大而空”。幸运的是,《寻找蓝色风》不仅有“深刻的主题”,而且塑造了一系列极为流畅的人物形象。

他的童话作品中的主人公小小乐、牛牛等等,大都住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那里有数十层的摩天大楼,有川流不息的大街,有高速公路……即使是在森林里生活着的、传统童话中的那些小鹿、小兔、小马、小熊之类的小动物,也早已用上了电话、照相机,甚至拥有了小汽车、直升飞机等,可以这样说,谢乐军笔下的童话所使用的物质生活材料,所处的物质生活环境,无不是现代化的,他的童话应属典型的现代童话,是迈进了新世纪的、紧跟新时代的童话。

阿丑的灵性来自于他的琥珀心和三只耳,而他的泥巴质地也与他的智慧相辅相成,甚至让人觉得,他缺的不是“灵魂”,而只是血肉。当然,作家会让他傻傻地记不住牙婆婆那个长长的除了船长先生和蓝尾狐再无其他人能够记住的名字,而他经由蓝色风一吹,立即就能顺溜地叫出牙婆婆完整的名字来了。我们甚至觉得阿丑的感知能力早已超越一个泥人可能感受到的一切。尽管如此,在读者眼中,这个角色依然十分生动,我们很担心他被打湿,也很担心他摔跤,担心他缺了手指,当他的耳朵被水冲走时,我们以为他从此不要第三只耳朵了,结果他却执意要找到第三只耳,他不仅要找到第三只耳,还坚持要恢复他“本来的样子”,而不愿意把他改造得“更漂亮”。他执著地要成为人的信仰也让我们觉得足够真诚。其余各色人物,如牙婆婆、船长先生、蓝尾狐、小山妖、巨人伏塔、觉姆人、风先生、时间先生,乃至黑米山庄的芒果婆婆、米修爷爷……啊,这些人物无一不生动,无一不有趣!作家在创造他们的时候,颇有造物主之态:要有阿丑,阿丑就成了,要有牙婆婆,牙婆婆就成了,各从其类,都在恰好的时候以恰好的姿态出现。

在系列童话中,《燕王》这篇写得最富有诗情画意。春暖花开的时节,小燕子飞飞从南方飞回了森林,叫醒了还躺在家中睡觉的小熊、小白兔等小朋友,叫它们快到草地上去玩耍、晒太阳。由于它给大家带来了春天的信息,大家就选燕子飞飞当上了森林大王。当上大王后,飞飞却慢慢地变了,住在舒适的王宫里,只知道尽情地玩耍,不听大臣小熊、小猴的劝告,冬天来了也不知道飞到南方去,结果王宫被大风刮上了天,跌下来挂在树枝上。已经长得胖胖的飞飞却飞不动了,从树枝上跌下来幸好被小兔子看见了,忙把它背回家去养伤。小兔子感到十分奇怪,它对飞飞说:“你能及时向我们报告春天到来的消息,为什么自己却忘记了冬天来临的事情呢?”故事构思精巧,流畅自然,语言简洁,富于诗意,含有真切的意蕴和深长的哲理性,从形式上看这篇作品是具有较浓的传统童话色彩的。它之所以能获得冰心文学奖,是十分有道理的,可谓人心所向,实至名归。

阿丑念道:牙齿牙齿短一短,牙齿牙齿短一短。牙婆婆的牙齿就从脚尖短到膝盖,再从膝盖短到腰间,再到胸口,到下巴,最后又回到了原位。于是,牙婆婆从地上坐起来,她羞愧极了,决定要陪阿丑前往风之城。这个牙婆婆自然是个配角,却是极有趣也极重要的配角。她不但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茄子房,你看她念念有词:天君地君茄子君,左请左灵,右请右灵,牙婆婆一请马上灵,墙壁请往中间走,窗户请往里边走,烟囱请往下边走……于是,这个让她在牙牙山蒙羞却让船长先生和阿丑大加赞颂的茄子房就变成一个小茄子装进口袋里了。一念咒语,它又摇摇晃晃慢慢变大,“吃力地一挺,把烟囱伸了出来,把门也弹开了”。牙婆婆的茄子房给读者带来的惊叹已经洗刷了她在种植协会的耻辱。当然,当她得到了阿丑的琥珀心,不再害牙长病了,她自然是要种出美丽的南瓜房来让种植协会赞叹的。

张建安,1965年生,湖南邵阳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学评论学会副会长,第六届毛泽东文学奖获得者,教授。

蓝尾狐灵异、聪慧,她看起来无比贪婪,我们却不能不为她的不安所打动。蓝尾狐难道不正是现代人的写照吗?她的祖辈曾在一夜之间被淹没,她的焦虑也就变得可以理解。然而,物质的占有何以能真正消除内心的焦虑?当她与阿丑、牙婆婆、船长先生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时,她才逐渐领悟到分享和爱是最重要的事情,而她也终于明白:没有任何人可以获得一千年的生命,因此要记住,活在当下,活在你惟一的生命中,活在真正属于你的时间里。

相关阅读

船长先生是只老鼠,形体小而名堂多,是迪士尼动画里必定到场并带来欢笑的那种配角。它贪吃、务实而又有着伟大的冒险梦想,然而,无论经历怎样的危险,牙婆婆的口袋使得它勇敢无惧。它又怎能离得开这个口袋呢,因为它的妈妈把它生在这里呀。

魔术老虎:孩子成长需要的好童话

就连小山妖也都个个可爱。他们在森林里玩闹,唱着没心没肺的歌:一群小妖——哦唷,哦唷——/住在森林——哦唷,哦唷——/没心没肺——哦唷,哦唷——这里有火焰妖、蛋壳妖、稻草妖、雪人妖、回声妖……他们都是没有爱的妖。阿丑用爱的回声唤醒了回声妖的爱。事实上,他们只需一个拥抱,心里就会暖暖的,就不再邪恶。这是童话,也是真理。

阿丑是女娲的一个疏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从本土神话土壤中生长出来的童话形象。龙向梅经由这个形象接通了传统,她的思路延展开去,就创造了觉姆部落,就创造了巨人伏塔。是啊,巨人伏塔太过寂寞了,他被瞌睡虫闹得睡得太久了,觉姆部落也太缺少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了,那么,觉姆部落与巨人伏塔的“醒”来,大约也可以视之为一种象征:中国现代童话创作的基本意象除了西方意象和当代意象,真的就不能够回到远古神话里去了吗?

我非常喜欢这个作品里的时间先生。时间先生这一形象不是龙向梅的独创,然而,龙向梅所创造的童话形象没有给人模仿之感。

九头雄狮拉着大家在“五十九分”驿站追到了时间先生。他变幻无穷,刚刚还是一个白胡子糟老头,一下又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但是还没等你看清楚,他又变了:一会儿是一道光符,一会儿是一汪水,一会儿是火球,一会儿是精灵,一会儿又是一盏锈迹斑斑的马灯……阿丑刚要开口,时间先生就抢先说话了:“哦,不用说不用说,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时间先生。”话音刚落,他又变成了一个穿着大黑袍的巫师。接着,阿丑与时间先生“谈判”。时间先生在“谈判”过程中先是变成一片跳跃的光点子,继而变成一个黑影、一个慈祥的老人,继而变成轻烟消失不见了,最后变成一只火烈鸟飞走了。这种变幻既是时间先生情绪变化的结果,也是故事本身节奏感的体现,同时,抽象的时间先生得到了一种恰切的描述。

龙向梅是一个诗人。她虽年轻,却极富感悟力。

她向往理想境界,惯于用文字构建理想世界。有一天,她突然写起童话来,我们看到,她的童话是另一种形式的诗,而她的诗亦是另一种形式的童话。对于龙向梅而言,童话与诗不同之处在于,童话因其独特的叙事方式而深得童年气质,而龙向梅的童年气质如此鲜明,从儿童阅读的角度而言,我要说,《寻找蓝色风》自然是理想的选择。

她自觉把儿童读者视为隐含读者,塑造神奇人物,讲述神奇故事,乐于展现童话人物的孩子气。那个看起来颇有点巫气的牙婆婆,骨子里其实满是孩子似的自尊,她念念不忘的是芒果婆婆对她的取笑,念念不忘要拿一个种植协会的大奖。她那标志性的长长的名字,也完全是一个孩子的奇思妙想。她把自己的那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刻在自己的大门上,每次回来,她就敲敲门,礼貌地说道:“美雅唯斯戈那贝尔阿普里莉牙落牙落巫美奇太太,我可以进来吗?”“当然可以。”牙婆婆在心里这样回答,于是她就礼貌地进去了。

龙向梅值得被推荐,还在于她的语言。她继承了自安徒生时代所开创的口语叙事传统,故事讲述亲切流利,充满现场感。同时,词汇丰富,尤其善用叠词和排比,语词的铺排恰对应于童话世界的敞开性,读来畅快而开阔。故事一出场就是两个叠词:牙牙山和牙婆婆。继而点明牙婆婆除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名字”,“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麻烦”:“每次牙婆婆的牙齿长长以后,她的嘴就合不拢,说话就漏风,喝茶就漏水”。继而写牙婆婆的磨牙石各样形状,黑米山庄的房子各样形状,蓝尾狐收集的各种声音、各样味道、各色阳光,阿丑能听到的各种声音,又写各种山妖,写时间先生的各种形状等等,加上人物之间的插科打诨以及各种机智的应答,使得作品语言丰富多彩,叙事流畅而充满想象力。

最后,不能不提故事和人物背后的哲思。

血肉之躯可感知万物神奇,感知各色气味、各种声音,感知友情,感知爱,所以,生命真是奇迹,是上天的恩赐。而此生固然短暂,尽情地活过了,譬如陶俑将军,便已足够。这些经由无血肉的泥人变为有血肉的阿丑这一童话形象得到了生动诠释。牙婆婆的障碍在于身体病痛,有了这病痛,觉姆宫殿的极尽奢华也就没有意义。即便是求口欲满足的船长先生,也觉得吃饱喝足的生活是多么死气沉沉。蓝尾狐则终于领悟到,活在当下,比占有1000年也用不完的东西要有意义得多,也有意思得多。

而“寻求”之旅,由一人而二人,由二人而三人,由三人而四人,则告诉读者,人与人是命运共同体。无论阿丑之于牙婆婆,牙婆婆之于船长先生,蓝尾狐之于阿丑三人,或阿丑三人之于蓝尾狐等,他们之间谁也离不开谁。没有谁能独自一人完成理想,没有谁能独自一人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看地底下的阿丑、山洞里的蓝尾狐、守大门的伏塔,他们都经受过无穷尽的孤独。同时,他们互相成就而性格不同、理想不同、志趣不同,就连已经活过的陶俑将军和尚未好好活过的阿丑之间也相互成全、相互尊重。作家在这里传达的是一种当代人文精神:和而不同,即彼此独立而相互依存、和谐共处的精神。这些,未必是作家本人写作前的先行构想,然正所谓“作者未必然,读者何必不然”。而童话作为象征的艺术,其思想内蕴的深邃和多维度的魅力也正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