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中秋情,徐州泰山寺中秋节前走访慰问残疾人贫困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道底内容极其复杂,上自老庄底高尚思想,下至房中术,都可以用这个名词来包括它们,大体说来,可分为思想方面底道与宗教方面底道。现在名思想方面底道为道家,宗教方面底道为道教。宗教方面底道教包括方术符溅在里面,思想方面底道家,就包含易阴阳五行底玄理。道家思想可以看为中国民族伟大的产物。这思想自与佛教思想打交涉以后,结果做成方术及宗教方面底道教。唐代之佛教思想,及宋代之佛儒思想,皆为中国民族思想之伟大时期,而其间道教之势力却压倒二教。这可见道家思想是国民思想底中心,大有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底气概。道底思想既然弥蒙一切,为要细分何者为道家,何者为道教,实在也很难,但从形式上,我们可以找出几种分类法。

佛教在线登封讯
2019年9月8日,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在郑州隆重开幕,少林功夫震撼亮相,惊艳全场。作为河南省一张闪耀名片,中国嵩山少林寺联合登封少林友谊学校,精心准备精彩迎宾节目,以饱满激情的东道主面貌,每天在少林寺山门前展示原汁原味的少林功夫,迎接八方宾朋。

佛教在线徐州讯
中秋、国庆双节将至,为了让残疾人贫困户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关爱和温暖,过上一个安乐祥和的传统佳节,9月6日,徐州泰山寺一行12人赴徐州泉山区、云龙区、鼓楼区和茅村镇对14户重度残疾人贫困走访慰问。慰问品、慰问金共计11000元。徐州宗教局宗教一处主任邱之森参加了走访慰问活动。徐州广播电台105频道主持人采取直播连线方式向徐州听众直播,唤起更多的社会爱心人士关爱残疾人。

佛教在线淮安讯
2019年9月6日下午,在举国上下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及传统佳节中秋节即将来临之际,受方丈果光法师委托,淮安市慈云禅寺耀鑫法师、居士赵项民等人随同市民族宗教局领导一行,驱车前往淮安市淮阴区南陈集镇梅畅村,对那里的十四户困难户进行走访慰问,为他们送去了大米、食用油及慰问金,送上了党和政府及佛教界人士对困难群众节日祝福和问候,使他们感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温暖与关怀。

一、上品道、中品道与下品道

少林功夫展演喜迎宾朋

走访慰问活动,每到一户泰山寺代理住持相瑛法师都一一送上中秋月饼、一袋米、一袋面、一桶油和每户500元慰问金。并与贫困户进行亲切交谈,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身体情况。并嘱咐他们要好好保重身体,鼓励他们勇于面对生活,克服困难,保持乐观健康心态。通过此次活动,相瑛法师表示“我们为贫困户送去一点慰问品与慰问金,虽然只是略尽绵力,但也希望通过努力,能令困难户感受到来自党和政府、社会团体所带来的关怀。今后徐州泰山寺继续做好公益慈善事业,将一如既往关心和资助这些贫困家庭,帮他们尽快脱贫,过上幸福的生活。”

受慰问的群众表示非常感谢党和政府以及佛教人界士的关怀。市民宗局孙建龙副局长鼓励他们要克服困难,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引下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做出不懈的努力。

最初把道家与道教略略地整理成为系统而加以批评底是梁刘概底《灭惑论》。论中提出道家三品说,现存《弘明集》中。论说:

参加迎宾仪式的少林武僧及登封少林友谊学校师生

此次走访慰问活动,不仅让残疾人过上一个安乐祥和的传统佳节,更架起了党和政府于残疾人之间沟通的桥梁,让他们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人和人的关怀和温暖,使他们以健康积极乐观的心态去看待生活,勇敢面对人生的挫折,同时,度过了一个温馨祥和而又难忘的中秋佳节,去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华诞。
(文、图:刘新)

扶贫助弱,热心公益,感恩社会,回馈大众,一直是慈云禅寺慈善工作的重要内容和宗旨。以“源之于众,施之于民”的佛教慈悲喜舍的精神,回报国土守护恩、众生成就恩。

案道家立法,厥品有三:上标老子,农述神仙,下袭张陵。太上为宗,寻往史嘉遁,实为大贤;著书论道,贵在无为;理归静一,化本虚柔。然而三世不死,慧业靡闻,斯乃导俗之良书,非出世之妙经也。若乃神仙小道,名为五通,福极生天,体尽飞腾。神通而未免有漏,寿远而不能无奖。功非饵药,德沦业修,于是愚角方士,伪托遂滋。

迎宾仪式上,登封少林友谊学校四百余学生集体拳声震云霄,少林武僧棍阵气势磅礴,少林十八般武器分列山门两侧庄严威武,身形交错腾挪间,武僧及学生分阵山门广场,少林山门豁然洞开,千年古刹静候宾朋。数分钟的迎宾仪式,尽显少林气魄。

张陵米贼,述死升天;葛玄野坚,著传仙公;愚斯惑矣,智可往软?今祖述李文,则教失如彼;宪章神仙,则体劣如此;上中为妙,犹不足算,况效陵、鲁,酸事章符,设教五斗,欲极三界,以蚊负山,庸诓胜乎?标名大道,而教甚于俗;举号太上,而法穷下愚:何故知耶?贪寿忌夭,含识所同;故肉芝石华,话以翻腾。好色触情,世所莫异;故黄书御女,谈称地仙。肌革盈虚,群生共爱;故宝惜涕唾,以灌灵根。避灾苦病,民之恒患;故新得扭扭,以快愚情。凭威恃武,俗之旧风;故吏民钩骑,以动浅心。至于消灾淫术,厌胜奸方,理秽辞辱,非可笔传。事合氓庶,故比屋归宗。是以张角、李弘,毒流汉季;卢惊、孙思,乱盈晋末。

民运会嘉宾参观少林寺

余波所被,实喜有徒。爵非通侯,而轻立民户;瑞无虎竹,而滥求租税。糜费产业,蛊惑士女。运屯则蝎国,世平则合民。伤政萌乱,岂与佛同?

近期,为迎接和庆祝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召开,少林寺组织对山门及部分殿堂、地面翻新喷绘,安排僧众出坡做好卫生工作,召开会议安排落实安全保障工作,全寺上下以更加崭新面貌,迎接盛会的召开,助力出彩河南。

刘揽对于方术的道教批评得尤其透切。他说用肉芝石华来延寿,借黄书御女来纵欲,宝惜涕唾,斩得擅魁等等,都是术者利用凡愚之情,投人所好,其实没一样是足以称为大道底。北周道安底仁教论》也本着这三品来区分道教。所谓:一者老子无为,二者神仙饵服,三者符象禁厌。就其章式,大有精粗。粗者厌人杀鬼;精者练尸延寿。更有青菜,受须金帛,王侯受之,则延年益柞;庶人受之,则轻健少疾。

这样分法,可以说是得着道家与道教分别底梗概。其中上品之老庄思想,即所谓道家,甚至可以与佛教思想底一部分互相融洽。中品底神仙与下品张陵即所谓道教,在崇拜和信仰方面,与佛教发生不断的冲突。

求长生,求享乐,是人类自然的要求,而中国民族便依着这种迷信来产生神仙道和求神仙底方术。后来张陵又把神仙道化成宗教,而成为天师道。所以实际说来,这三品没有截然的分别,后来都混入于天师道里头。如强分别它们,我们只能说道家说无为自然;神仙重炼养服食;张陵用符家章醒而已。但张陵世祖述老子,以《道德经》为最上的经典。他底立教主旨也是无为自然,只依着符签章醒来做消灾升仙底阶梯罢了。因此道教也可以名为神仙之宗教化,或神仙回向教。

二、方内道与方外道

梁朝底目录学者阮孝绪在他新集底《七录》里根据《汉书艺文志》底分类把道分为方外道与方内道。在《七录序》里,列举群书底种类和卷数。在《内篇》里,有《经典人《记传》、《于兵》、《文集人《术技》五录,《外篇》分《佛法》、《他道》二录。舒兵录》里底《道人《阴阳》等部,《术技录》里底《纬溅人《五行》。《卜览人《杂占》等部,便是方内道家。《仙道录》所分底《经戒人《服饵》、《房中》、《符图》四部便是方外道教。这个分法大体不差。

三、清静说、炼养说、服食说及经典科教说

宋马瑞临《文献通考经籍考》三十八立道家,五十一、五十二立房中、神仙。其所谓道家含有阮孝结底道部,及仙道。《宋》、《辽》、《金》、《元》诸史及《续文献通考》也是在道家之外另立神仙家.这似乎不甚妥当。细史》《道藏书目》条下,作者评说:

按道家之术,杂而多端,先儒之论备矣。盖清净一说也;炼养一说也;服食又一说也;符篆又一说也;经典科教又一说也。黄帝、老子、列御寇、庄周之书,所言者,清净无为而且,而略及炼养之事。服食以下,所不道也。至于赤松子、魏伯阳之徒,则言炼养,而不言清净。卢生、李少君、架大之徒,则言服食,而不言炼养。张道陵、寇谦之之徒,则言符策,而俱不言炼养、服食。至杜光庭而下,以及近世黄冠师之徒专言经典料教。所谓符篆者,特其教中一事。于是不惟清净无为之说略不能知其旨趣,虽所谓炼养服食之书,亦未尝过而问焉矣。然俱欲冒以老氏为之宗主,而行其教。盖尝即是数说者详其是非。如清净无为之言,曹相国、李文靖,师其意而不扰,则足以致治。

何晏、王衍乐其诞而自肆,则足以致乱。盖得失相牛者也。炼养之说,欧阳文忠公尝删正《黄庭》,朱文公尝称《参同契》。二公大儒,攘斥异端,不遗余力,独不以其说为非。山林独善之士,以此养生全年,固未尝得罪于名教也。至于经典科教之说,尽鄙浅之庸言,黄冠以此逐食,常欲与释子抗衡,而其说较释氏不能三之一,为世患蠢,未为甚距也。独服食、符第二家,其说本邪僻谬悠,而惑之者罹祸不浅。架大、李少君、于吉、张津之徒,以此杀其身。柳泌、赵归真之徒以此祸人,而卒自婴其戮。张角。

孙恩、吕用之之徒遂以此败人天下国家。然则往史五千言,易尝有是乎?盖愈远愈失其真矣。

这五品说是顺着年代底变迁而立底。道家始初本着黄。老、庄、列清净无为底精神,锻炼个人的身体以期达到治理邦国底方则。此后则神仙家如赤松子、魏伯阳诸人,专从事于锻炼。又到后来如卢生、李少君、来大诸人专以服食为升仙底道路。因此迷信底成分越来越多。到张陵、寇谦之请人,一节面推老子为教主,一方面用符签章酿底迷信与宗教仪式。南北底道家多模仿佛教底礼仪,而不及其精神,在经典上又多数模仿佛经。到杜光庭、司马承份等,只从事于改袭佛经,使道教成为经典科教底本流。这便是所谓老子之意,愈远愈失其真。

马瑞临与刘驱底见解很相同,不过刘辩时代较早,未见到道教后来发展底清形,到马氏时代道教底派别大概已经定了。欧阳修在《删正黄庭经序》里说古时有道而无仙,后人不知无仙而妄学仙,以求长生。不知生死是自然的道理,圣贤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生以尽其天年,也就成了。后世贪生之徒,或茹草木,眼金石及日月之精光;或息虑,绝欲,炼精气,勤吐纳,这养内之术,或可全形而却疾。所以说,上智任之自然,其次养内以却疾,最下妄意以贪生。他底评论,只及任自然底道家和服食派与吐纳派底神仙家,却没说到祛病轨鬼底天师道。至于朱子在《语录》说:老子初只是清净无为。清净无为却带得长生不死。后来却只说得长生不死一项。如今恰成个巫祝,专只理会厌攘祈祷。这是经两节变了。他也是以为道教越来越下。明王伟在《青岩丛录》里也说:老子之道本于清净无为:以无为为本;以无为而无不为为用。《道德经》五千余言,其要旨不越是矣。光汉以来,文帝之为君,曹参之为臣,常用其道以为治,而民以宁一,则其道固可惜之国家天下也。自其学一变而为神仙方技之术,两变而为米巫祭酒之教,遂为异端矣。然而神仙方技之术,又有二焉:日炼养也,日服食也。此二者,今全真之教是已。米巫祭酒之教亦有二焉:日符象也,自科教也。此二者今正一之教是已。王伟底时代比以上请人晚,除了以全真教属于神仙方技之术,以正一教为属于米巫祭酒之教以外也没有新见解。

四、正真教、反俗教衣世教

上头三种分法都是道教以外底学者底看法,至于道士们自己底见解,我们可以举出张君房来做代表。他在《云更七级》《道教序》里把道教分为正真之教、反俗之教和训世之教。

真正之教者,无上虚皇为师,元始天尊传授。消乎玄粹秘于九天,正化敷于代圣:天上则天尊演化于三清众天,大弘宾乘,开导他阶;人间则伏较受图,轩辕受符,商辛受天经,夏禹受洛书,四圣禀其神灵,五老现于河诸。

故有三坟五典,常道之教也。

返俗之教者,玄天大圣皇帝以理国理家灵文真诀,大布人间;金简玉章,广弘天上。欲今天上天下,还淳返朴,契皇风也。

训世之教者,夫子伤道德衰丧,阐仁义之道,化乎时俗,将礼智而款乱,则淳厚之风远矣。嗑!立教者,圣人救世怨物之心也。俗教则同圣人心。同圣人心,则权实双亡,言诠俱况,方契不言之理,意象固无存焉。

张君房底分法,实际只有正具与返俗二教,其训世之教直是儒教,所以不能认为最好的分法。总而言之,古初的道家是讲道理,后来的道教是讲迷信。而道士们每采他家之说以为己有,放在教义上常觉得它是驳杂不纯。技记太史公自序》说:道家使人精神专一,动会无形,瞻色著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约旨而易操,事少而功多。可见汉时底道家已经有这种倾向。太史公权赞道家,以为它有临机应变之术。我们可以看出后来道家或与神仙方士合在~起,或与祭醒符水之天师道合在一起,或与佛教混合起来,或与摩尼教混合,到清初所成之镇他通鉴》,又将基督教之基督及保罗等人列入道教之祖师里。现在又有万教归一之运动,凡外来之宗教无不采取。古来阴阳五行、风水、溅纬等等民间信仰,所信底没有一样不能放在道教底葫芦里头,真真够得上说,次道江兮,其可左右了。

原文来自许地山著《道教史》,道教之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