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老千生涯,数学天才还是国际倒爷

他们肯定知道底牌,难道有什么新设备可以穿透扑克的背面去看到底牌?以前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设备啊。扫描仪我见过,扫描的前提是得扫到扑克底牌的一面,莫非他们带了类似的新玩意?想到这里,我仔细看桌上,注意上了一个物件,瘦子的手机。那个四川人带的,很自然放在桌子上,还有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回想一下,前一天这个手机就在桌子上了。但是当时我没有在意,一晚上也没听见他手机响一次,他就随手扔在自己手边。很多人玩的时候都喜欢把手机和香烟放在自己手边上,我是不是多疑了呢?我又仔细看那手机,这是一款很时髦的新款,我以前没见过,大大的屏幕,没有明键,键盘数字似乎在屏幕上。由于隔了两个人,看得不是很真切。中间我也借上厕所回座位的时候,故意在那四川人跟前停留了一下,又啾了眼那手机,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劲,和普通手机一样。如果那手机有猫腻,具体怎么操作的呢?我心里没谱,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个东西,只见过探测、扫描这些东西,一般是用手机做掩护,但是那些东西都有个摄像头一类的东西,可这个手机没有。唯一可疑的是那四川人的眼神经常停留在手机屏幕上,做出看时间的样子。那天晚上也没收获,散场时候眼睁睁看人家把钱都拿走了。走的时候我故意跟着他们一起往外走,想听听他们都说啥。出了赌场,我站在路边,点根烟,风很大,点不着。他们上了一辆破金杯面包,顶上有很多巨大的包裹,想来应该是货物。内蒙人一踩油门,他们的车远远地消失了。我有点迷糊,看来我得找人解答一下我心里的疑惑。我打电话给赌场老板,没打通。我返回赌场,让赌场工作人员给老板捎个话,让他来找我。我回到房间睡觉,脑袋碰到枕头就呼呼睡了过去。以前我好赌的时候,可以连续奋战很多天不睡觉。这时的我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精力跟体力,睡得很死,做梦梦到有人砸我的房门,扑通扑通的,我被砸门声吵醒,原来真有人在砸门。是赌场老板。我迷迷糊糊打开房门,只见他一脸的兴奋,问我:“是不是抓到了。”我揉揉眼睛,说:“没有。”他有点失望,但表现得还很热情,一个劲解释说门铃按了很久没人应,我的电话又没人接,就直接砸出响来了。看看时间都11点了,老板拉我出去吃饭,正好我有事要咨询他,简单梳洗后跟他去了餐厅。吃饭的时候我就和他聊起了手机的话题,我问他:“像他们这样天天跑国境线的小贩子,一般都拿手机吗?”老板说:“不一定,有的回国就拿着。出了国境都提前找个地方放着,出去了网不一样,用不了。俄罗斯那边满街都是公用电话,费用很便宜。10卢布的硬币可以打很久国际长途,甚至比咱们国内跨市的长途都便宜,所以几乎没有中国人在俄罗斯用手机。”我又问他:“这些人一般都用新款手机吗?”老板摇摇头,说:“很少。带手机到了俄罗斯,那就是一种标志,有钱人的标志。而带上了这样的标志就意味着会经常被人抢劫。那边抢劫中国人的风气很厉害,中国人别说带手机上街,就是穿好点也可能被人家抢一下。就是俄罗斯那边的有钱人在那边入了网,用的也都是那种老旧的手机。发了财的俄罗斯倒爷一般都是老旧手机两边拿着用,到了中国这边换中国的卡,到了俄罗斯换俄罗斯的卡。而中国人基本不拿手机过境,就只在中国这边使用。”听他这样说,我就心里有了谱,那个四川人的手机太好了。按照外观来看,那是一款高档的手机,要是只能在国内用,拿到俄罗斯用不着,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我凑过去看过,怎么看都是个手机,上面所有显示的内容也都是手机显示的内容,可是两天愣是一声没响。他们所有的物件中,能够作弊的应该就是这个手机了。不过我还没有证据,手机上具体有啥功能我也说不好,所以不能硬去拿过来检查。万一啥毛病也没有,那可不只是丢人的事,整个赌场的声誉就坏了。传出去人家会说:赌场看人家赢钱了找毛病,结果还没有毛病。万一真出现这种情况,不啻把这个赌场直接判了死刑。很多稍微正规的赌场都把自己的声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了声誉就意味着有客源,有了人玩才能赚到钱,满洲里这家就是这样一家赌场。因此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能贸然出手,于是我跟赌场老板提出了个要求,让他把21点桌子上那个可爱的小荷官丫头叫过来,我只说我想找她谈谈。老板虽然有点吃惊,不过他很有城府,并没追问我为什么要找那个小丫头,二话没说就打发司机去把那丫头接来。我跟老板到赌场,跟他说要布个局抓那几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老板点头应下。不一会儿,那小丫头就到了。那丫头进来以后,发现满赌场里就我和老板,有点吃惊:为什么一个赌客在这种场合找她。我赶忙安慰她:“没事,妹子你别怕,只是想跟你合作设个局,验证一下我的想法。”看丫头还有点搞不清状况,老板说话了:“这个是三哥,他说怎么做你就怎么去做。”那丫头点点头。我把她带到桌子边上,先跟她详细说了我来这里的目的,然后告诉她下一步计划:“今天晚上我需要你的配合。”她有点畏缩,说:“我怕配合不来,不知道该怎样做,万一弄砸了就不好了。”我说:“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我会详细教你,一点都不难。”我找了笔、格尺和牌楦,演练了起来。我把牌楦递给丫头,让她按照自己发牌的习惯把牌楦放在桌子上,就像她平常发牌的样子。丫头照我说的做了,然后我把牌楦摆放的角度做了几次调整,每次调整一个角度,就用笔和尺子画一个很不明显的记号出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我让丫头记住我画的三个角度的暗记,又在另一个桌子上也标记上同样的三个角度位置的暗记。然后我把这三个角度都给编上号,设计了三种暗号。在牌桌上,让丫头看我手势摆放牌楦。担心暗号复杂她记不住,我让她看我的右手,到时候我把右手自然地放在桌子上,如果我大拇指缩进手里,她就把牌楦调整到第一个角度上去;中指弯曲起来,就把牌楦调整在第二个角度上去;弯着食指则是第三个。桌上的暗记是个半十字码,也就是一个很小的直角。到时候丫头就负责把牌楦的直角与暗记的直角放重叠就可以了。然后跟丫头演习了一下,确定她都明白了,嘱咐她不要直接用眼看我的手指头,而要一带而过,一切都要在很自然的状态下做完。我还告诉她不要有任何压力,一切都要作出跟平时没两样的自然状态,丫头很懂事地点点头。回头和赌场管事的交代了一下,这个丫头晚上别让她上桌,留着替换,那几个人来了上哪个桌子,就替换哪个桌子上的荷官。替换荷官的事在赌场里经常发生,想来不会引起他们注意的。

赌场的赌博游戏中,在不出千的情况下,只有21点玩家可以和赌场搏一搏,不是靠运气,而是靠天才的计算能力。不过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利用高科技也能在21点上捞一些,不过只要是出千,或者利用设备出千,就容易被人抓到。我在英皇那次,幸亏及时把赃物处理掉,否则难保不被人家逮到。某年冬天,朋友引荐我到边境的一个赌场抓千。在我印象中,边境不是好玩的地方,啥人都有,又脏又乱,本来不想去,奈何他几次三番磨我,就答应了。赌场在满洲里,我半夜从沈阳上火车,车厢上写着“北京——莫斯科”,我当时还有点担心火车会把我送到外国去。到满洲里是上午时分,赌场开在一个酒店里,赌场的人直接把我接到酒店。老板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据说在当地很吃得开。据老板介绍,他们赌场玩得很正规。最近,赌场发现一帮人经常赢,怀疑是不是被人出了老千。那些人常在21点的台子上,在他们观察以后,没发现那几个人出千的证据,只是概率玩得好。一开始他们都认为那几个人是计算高手,在所有赌场里,都有这种计算很厉害的人,一般大赌场都把这样的人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可以找个很堂皇的理由把他们请出去,而他们几个股东也认为这个事情不用请人来破,直接把他们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就可以了,毕竟这种事情是有先例可循的。但是老板不这样认为,他查找过相关资料,发现在赌场玩21点赚赌场钱的都是一些数学家或者高学历的人,可是日前在他们赌场经常玩21点的这些人,都是倒卖服装去俄罗斯的贩子,已经在国境线上干了好多年了。所以他认为这些人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计算头脑,要是有这样的聪明脑袋,也不会来辛辛苦苦做国际倒爷了。所以老板没听大家的,就想找人来破一下。一是看看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数学天才,二是觉得把不是计算天才的老千当成数学高手对待,传出去丢不起这个人。当天跟老板约好,如果那几个人来了他会适当提示我。我先扮作一个散客自己进去随便玩,临走时,老板塞给我20万筹码,让我晚上用。晚上去了赌场,里面很是热闹,四张百家乐的台子,两个21点台,两个色子台,一个数番的台子,还有一个俄罗斯轮盘。外面那两张百家乐的台子,被两张屏风隔开,以区分普通区和贵宾区的不同。来赌钱的人各种各样,还有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在台子边上押钱。我找了个21点的台子坐了下来,守株待兔。这里的21点限注2000,最大可以加到4000。左右闲着无事,我把筹码拿了出来,看看凭脑子玩是啥结果。说实话,以前还真没怎么在21点的台子上好好玩过,那几个小子没来,我正好趁机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有数学天才的基因?我就要了两门,500一注慢慢地押着,一会儿工夫我就进入了角色。点不是很大我就一直要牌,荷官是个年龄不大的小丫头,长得很可爱,心肠好像也不错,每次我牌很大还表示继续要牌的时候,她都小声提醒我说:“先生,你的牌已经很大了,你确定还继续要一张吗?”说话声音柔柔的,很好听。我点点头说:“要啊,不是不到21点吗?”她看我坚持,继续给我派牌,可能以为我不了解21点的规矩,边派牌边和我说起21点的规矩。她不知道我押上去的筹码没有一分是我自己的,输了也没关系。这丫头心肠好,每次只要我赢了,我就扔100筹码给丫头当小费。大概玩到凌晨1点多,那几个人也没来。后来21点台子特火爆,我总在上面占位置不好,就不玩了。我在赌场里转悠着看热闹,俄罗斯人也在这里赌,好奇之下,近距离研究了一下俄罗斯人,发现除了身上有味道,没啥不一样,特别是赌,输了就哇哇叫,赢了也大呼小叫。看来赌徒不分国界,走哪儿都一个德行。第一天就这么无聊地过去了,连那些人的影子都没看到。第二天下午没事,跑车站附近去看从俄罗斯过来的火车换车轱辘,觉得挺有意思的,把整个车厢吊起来,把轱辘拿下来换成咱中国的。问了边上的人才知道,俄罗斯的铁轨比咱中国的宽。我像个刚见世面的小孩一样看了很久,这是我对满洲里印象最深的记忆。晚上又得工作了,我还是在那个21点台子上守着,荷官还是那小丫头。她好像记得我,很有礼貌地跟我打着招呼。我进去得有点早,这个桌子就我自己,我问丫头:“我自己,可以玩不?”丫头说:“可以。”于是我要了一门在上面打发着时间,就500—次,每次我把自己搞爆掉的时候,或者丫头自己不够17点继续补牌补到了整点或者21点杀了我筹码的时候,她都表露出愧疚的样子。看来她是希望我赢的,但是牌在那里放着的,啥也变不了。所有赌场的荷官都有这样的心思,输赢是老板的事,大方的赌客赢了还能给点小费。经常给小费的常客输了钱,荷官一般都会替他着急。虽然明着帮不上忙,暗地里也会改变以往习惯的洗牌方式,希望这样能给客人带来好运气。玩了一会儿,下边几家陆续都坐上了人,这几个人都满面风尘,大概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是赌场老板打来的,他说:“老三,你下手最后三家就是我要你注意的人了。”我身边这几个人就是我要抓的老千?我不禁有点兴奋,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端详起这几个人来。最后一家是个很瘦很瘦的小伙子,估计七级风就能把他给吹跑了,说着蹩脚的普通话,听口音像是四川人。中间那个大大的脸庞,高高的颧骨,膀大腰圆,后来才知道是个内蒙人。最靠近我的是个岁数有点大的中年女人,个子不高,听口音像沈阳一带的。这几个人天南地北的怎么搞在一块的?我留心听着他们聊天,才有点眉目,他们刚从俄罗斯回来,一下火车就来玩了,主要的话题还是这次谁的货物比较好,销路不错,从哪儿能进好货什么的。那个内蒙人一看就是老赌徒,他把筹码放在手里不停地转,拇指和食指很快就能把上面第一个筹码挪到最下边去,再把最下边的倒腾上来,如此来来回回倒腾。这是赌场赌徒的标准动作。他们旁若无人地聊着天、要着牌、挪动着筹码。荷官丫头似乎很讨厌他们,这一点从他们补牌时,她的表现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内蒙人16点时,丫头直直地看着他问他是否需要补牌,他手指头习惯性地敲着桌子,但嘴里没说补还是不补,这丫头飞快地从牌楦里拖出一张补给他,好像怕他忽然反悔似的。那把补出来一个花牌,爆掉了。内蒙人有点不乐意,问丫头:“我还没说要补,你怎么回事?”丫头也不是软弱人,大声反驳他:“先生,你敲了桌子就代表你要求补牌的,我只能看你的手势。”在21点台上,只要玩家敲了桌子,就是表明需要补牌。看了一会儿,我就知道丫头为什么不喜欢他们了。不管赢几手,这几个人不但一点小费也不给,还总骂骂咧咧的。他们每次都押2000,一个人守一门或者两门,好像真的是计算高手似的,赢的次数特别多。有时候最后一家就是10点也不要牌,直接把牌让给庄家,庄家一补牌就会爆掉。牌面点数小不要补牌,这在21点中是规则允许的,只看这个就断定他们作弊了,说不过去,因为很多老玩家经常这样玩,等着庄家自己爆掉。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赢了5万多。他们并不贪心,赢了钱就不玩了,呼啦一下全走了。我很迷糊,怎么回事我还没看清楚呢,人家就赢钱走了!这个叫啥事啊?人都走了,我还没看出啥呢?我很郁闷,反复回想他们每次要牌或者不要牌的场景。丫头看我在那里发呆,大声叫我一声,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走神了。我心不在焉,继续在桌子上打发着无聊的时间,心里很窝火。竟然有我看不出的老千!看他们那样子既不是什么计算高手,也不是啥专业的老千,就是一些国际倒爷而已。莫非我看岔了?他们走了一会儿,我也离开了,主角都走了,我还瞅个啥劲呢?晚上脑子里总在回忆他们在21点台子赢钱的场景,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但人家就是赢钱走了却千真万确。次日,我又去赌场等他们。我决定不上去玩,就在旁边看他们玩,等那几个人都来了我再找机会过去看。晚上那四川人、内蒙人和中年沈阳女人准时出现在21点的台子上。我蹭过去准备看热闹,但是那个中年女人很警觉地看了我一眼。我想站着看热闹有点不好,正好有个空位置,就坐下来,也上去玩。那女的见我坐下,就跟我攀谈起来:“昨天咱们一个台子上玩过。”我仔细看了看,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是啊,好像有点印象。”那女的很健谈,很快我们就聊得很热络了,原来昨天晚上他们都去车站接货,所以走得早。我三心二意地跟她聊着天,认真观察他们的手。他们的次序是最后一门那四川人,上一手是那女人,再上一手是内蒙人,边上那个瘦瘦的四川人是我注意的重点。因为庄家爆不爆…很多时候是由最后一家补牌还是不补牌所决定的。我注意到很多的时候,中年女人和内蒙人都听他的,他说放弃,什么牌也不要,这两个人都听他的话,坚决不补牌;那人说补牌,多大都敢去补。按照21点的规矩,补出来的牌可以荷官直接给翻开,也可以根据客人要求去晕一下牌。但是看他们翻牌的手型,应该是很少接触过扑克。常玩扑克的人拿扑克牌的样子是装不出来的,而且他们很少去要求晕牌,都是直接叫荷官给打开。即使这样也是总赢,还总自动叫庄家自己爆掉,或者要牌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牌要得正合适,自己爆掉的情况很少。有的时候最后那个瘦子把自己要爆了,如果那张牌不给他,发到庄家手里,就是一副好牌。有一把四川人是个17点,庄家的面是个Q,那四川人很果断地要继续补牌,补出一个花牌,把自己补得爆掉了。然后庄家补牌,补出一个5。如果那四川人不补这一手的话,庄家就是20点,也杀他;但当时中年女人手里是19点,内蒙人手里是18点,庄家20点也杀他俩。但是因为那个花牌被那四川人提前要了去,庄家只有15点,由于不够口点,庄家必须继续补,又补出来一个9,便爆掉了。这样那四川人输了2000,内蒙人和中年女人都赢了。这种情况出现过很多次,基本都是四川人宁可庄家补给自己坏牌爆掉,也要保证让那两个人赢钱。如果他们都是老千的话,应该是配合很默契的团伙,很隐蔽也很高明。我不能光佩服他们,我得找到他们在哪里出千才行?我先排除了换扑克,要想在我面前换牌而不被我发现,基本不可能。要么是他们知道牌序?也不可能。扑克从开封到洗牌,到最后玩家切一下,我都用眼睛盯着呢,这个环节也没有毛病。他们认识牌,在牌上作了记号?我事先问过赌场老板,他连连摇手,每副扑克都是他弟妹保管和分发的,任何人在上面做不了手脚。从扑克采购、入库、出库、拿到场上、摆到桌子上,都有专人负责,任何人别想给扑克背面做记号。扑克都是从正规厂家采购的,正规厂家绝对不会出售背面有印记的扑克,万一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扑克生产厂家的人到几千里之外的赌场来赢赌场的钱轻而易举,这样一来,估计再也没人敢买这家的扑克了。我想了很多,都被我一一排除,我有点烦躁了,我看了半天,一点破绽也没看出来。看来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家伙真的是概率计算高手,但是这样的人只是听闻过,就眼前这个,我有点不敢相信。高手就那德行?瘦成那样了,狼看到了也得掉几滴眼泪,风一吹,不抱着电线杆子就能吹跑了。他除了瘦,真没其他起眼的地方,跟我想象中的数学家差得太远了。那晚上看他们持续赢着钱,我也跟着赢了不少,我每次都下满注,小牌我都不要,就等着庄家自己爆,庄家爆的次数多得不正常。可能庄家觉得那丫头点太背了还是怎么了,又换了个荷官上来。那可爱的小丫头又上来了,看到我也在,跟我点个头算是招呼了。但她一看到那几个人,脸马上拉了下来,嘟着嘴表示她的不高兴。她上来发牌派牌,也没什么变化,他们一直一直赢,别小看一次2000,一晚上他们就赢了15万多了,我跟着也赢了3万多,扔给小丫头的小费也有3000多。那丫头反应很快的,他们只要敲了桌子,她总是不等发话就把牌给派了过去。有时牌面对他们没有利,补来的牌让他们爆掉的时候,他们就骂那丫头。丫头看着挺委屈,也不敢还嘴,使劲地咬着嘴唇任他们说些难听的话。但是只要客人不过分,这样的事在赌场里经常发生的,没人会阻止。“顾客是上帝”这句话,在赌场里永远是最好的体现。丫头的伶俐对他们也没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们似乎计算好了什么时候要牌能让庄家爆掉,真是邪了门了。他们一边玩,一边说着闲话,他们买了两天后到莫斯科的火车票,去送货。我主动跟他们搭话,打听国际列车的情况,听他们说那火车跑到莫斯科得六天六夜。我很难想象火车跑六天六夜,火车上的人得啥模样!他们习以为常,说这样跑了好多年了,火车里每个地方几个铆钉数得比列车员都仔细。想想他们也怪不容易的,但是他们这一走光去一趟就得六天六夜。回来不得20天后了?我不可能等这么久,看来我必须在这两天之内抓住他们,想到这里,我有点着急了。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他们怎么出千的,莫非他们长的透视眼,有特异功能不成,能看穿底牌不成?不像啊,要是有这个本事干吗这么辛苦当国际倒爷,换我有这样的功能,我早就跑澳门挣大钱去了。

到了英皇,老白已经到了,住在能够接收到信号的地方。来之前,我特意准备了一块外观上和接收器一模一样的手表。我要先戴这个真手表进赌场看看有没有问题。都安顿好了以后,我就溜达着去了赌场,德子也自己溜达去了。我们装作互不认识,过安检的时候,跟机场一样,啥都要检查,还好没人注意我的手表。无关的倒被他们好个查。其实手表查了也没事,那是一块真的。我主要是看看能不能带得进去,带得进去以后就好搞了,果然带得进去。进去了我就挨个地方看风景,有五个百家乐的台子,还有21点。我注意力主要在轮盘上,看了一下我不禁有点失望,没人在那里玩,冷冷清清的。那里坐了一个荷官,是个小伙子,打着瞌睡。德子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站在一张百家乐的台子边上看热闹。我也溜达到百家乐台边,10美金起步。看了一会儿觉得不是个事,来赌场哪里有不玩的,不是明显找怀疑吗,我就去换了2000美金的筹码。钱都是老金带过来的,他在出关那里很熟,别人都限制为6000元人民币,我们带多少钱都没人管。第一天别说那轮盘冷清,就是热闹也不能去玩,起码得先混个脸熟不是?拿了2000美金的筹码,我就挨个桌子看,我主要去看荷官,看哪个桌子的荷官妹子漂亮,就多留一会儿。结果看了一圈大失所望,也不知道老板咋想的,尽搞了些丑女。找个相对最好的一个荷官的台子,我坐过去100美金、200美金押着钱。我看谁输得多,他押哪里我就押他的反门,也不能次次这样,搞不好会被骂。我心思主要在赌场里看场子人的身上,想知道这里的场监都是些啥人。大概看了一会儿,看他们那样子也不是啥了不得的家伙,一个个目光炯炯的。我心里不禁冷笑,基本可以确定如果没有监控,我上去搞点啥事,顶多也就算个凯子。还有一些女场监,看她们挨个桌子边上显摆威风,也大概知道没啥玩意。真正懂老千的人才不会像他们这样去观察人呢。但是我知道,这里有无数的摄像头从各个角落看着下边呢,基本都是看着翻牌的区域和赌客的手。我得跟德子分开搞,他押钱我看热闹,想来监控的人不会无聊到来仔细看我一个看热闹的人吧。我也看到老金在里面到处玩着,李容和她老公到处看着热闹,但是没玩。事前我们都约好了,互相谁也不认识谁,各玩各的,各管各的。我三心二意地玩,居然赢了4000多。真是奇怪,心思没在上面都能赢钱,当时觉得真是个好兆头。当天就在看热闹中度过。晚上我们去海边溜达,商量的结果是第二天看情况,设备先架上,手表也带进赌场,如果有人玩轮盘,就上去搞。如果没有人玩再说。第二天一早我就进赌场去了,安检没换人,昨天我来回走了好几次,每次都和他们很有礼貌地打着招呼。他们对我有点印象,我跟平时一样溜达了过去。安检看见我,老远就说:“要把塞要(朝鲜话‘你好’的意思)。”看来他们对我有印象,我换了一些筹码乱玩了一会儿,装作回房间拿东西,跟老白打个招呼,换了手表,很顺利又进了赌场。那轮盘依然闲置在那里,我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怎么还是没人玩。德子、李容、小秦、老金也都陆续进来了,大家都分散着去了各个自己感兴趣的桌子上玩了起来。快中午的时候,来了好几群人,好像都是旅游团。赌场一下子就喧哗了起来,各桌的荷官都打起了精神,几乎所有赌桌前面都有人在玩。机会来了!德子正在一个桌子上专心地玩着,我看了他很久他都没反应。看来我得提醒一下他。我俩装作不认识,我不能去直接和他说,他也不看我,所有心思都在桌子上的牌上面。我就凑上去,他押闲,我就押庄;他押庄,我就押闲,总是跟他对着干。德子发现是我,看了我一眼:“你怎么总跟我作对?”我看看轮盘,意思是“可以开始了”。他马上就明白了,收起筹码转悠去了轮盘那边。他先玩,我找角度,然后再给他提示。一会儿,我也走过去了。很多来看新鲜的游客都乱押一通,我也装作啥也不懂,上去乱押着钱,赢了也表现出兴高采烈的样子。趁人不注意,我就把表旋给按了下去,启动了探测设备。老白在房间里应该可以收到信号了,我抱着胳膊,让表旋和轮盘的位置保持平角。荷官打着珠子让珠子快速转动起来,这个时候旁边的人还是可以下注的。我按了一下表门边上的小钮,应该是发出激光了,就等着老白把计算结果传回来。一会儿老白就传了回来,是个9。我马上给德子做了暗示,但是德子没去9的附近,他押了个黑色(轮盘上的数字有红黑两种,红黑间隔,也是押一赔一)和单,下了小注,毕竟大家玩得都小。我故意押了个大,开出来一看果然是9边上的数字,我俩都输了,不过一点也不沮丧,这个东西还真管用。那荷官小伙子珠打得很不错,他“哗哗”转着轮盘,很严肃,还能利索整理筹码。就这样我俩搞了起来。德子负责掏庄上的钱,我负责测。但是我很少去押中钱,输的时候多。德子也很少去押固定,大概搞了三手的样子,德子输两次中一次。眼看我们就要大赚一笔,出了意外,李容和她老公也凑了过来。他俩拿着筹码跃跃欲试,我看着李容,就怕她上去押钱,更怕她跟着德子去押钱。越怕啥就越来啥,她还真没客气上去押了起来,还真的跟着德子押了起来。第四手上,德子和李容都赢了,我不禁有点恼火:这个女人怎么了?赢了钱还不分你一些咋的?恼火归恼火,没法说,只是希望德子把她带到沟里去,摔她几下。德子跟我想到一处了,在第五手我提示他是25的时候,德子押了小号。我俩的意思是带她输一些,别再上来坏事。万一暴露,我们几个后果是啥,不用想也知道。看着德子去了小号,我为他喝彩起来,不愧是德子。可是李容根本没信德子的,好像她知道德子要给他带进歧途一样,她竟然押了25和它附近四个号的固定,一样押了500美金。我当时就有点傻了,哪能这样押钱,就算你知道号,也不可以这样去押钱啊。这不是把赌场的人都当傻瓜了?押中的话是36倍,人家很快就会注意到你呀。更来气的是我在那儿上火,她又眯起眼睛像个大神似的算了起来,好像在算出几号,也好像在算中了她能赢多少。可是不对啊,她完全是自己拿主意,还是固定?难道德子告诉了她怎么看我的暗号?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意味深长地看看德子,发现德子正抽烟,还故意侧着头吐了一口烟,装作漫不经心地看我。“哇,中了!”当球最后停在25上的时候,看热闹的、在玩的发出一片的惊愕的欢呼。这个德子还和我留了一手?我有点看不清场上的形势了,他们想干吗?嫌命长吗?那也不能拖我下水呀,我得看看德子想干啥。第六手我接到的结果是个20,我又传递给了德子。在合作出千的赌局,任何时候也不能给同伴错误的暗号。德子接到信号,选择了中间区域,带上了20。李容竟然包了20和它相邻的四个号,又是固定!结果又中了,李容很大方地扔给那小伙子一个筹码当作小费。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我真想上去抓住她头发把她拖出去。我多么希望李容下次千万别去押中了,心想:“姑奶奶,求求你了,收手吧,没你这么玩的。”我是多么希望她输一把。我要和自己赌一把,我赌李容还是有点脑子,下把会去输。我又测了一把,如果她还押,这个事就完了。不押的话,也不能玩了,回去再合计。事后想想,当时不测就好了,大家聚一起好好聊聊,说不定最后不会那么惨,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按照我的意愿去发展的。我正做激烈思想斗争,李容又在眯着眼睛研究号码,多少年后我依然记得她鬼上身一样的表情。球转起来的时候,我给了德子暗号,他故意押错了,要输,还和李容说:“大姐,跟我押吧,肯定中。”但是她没理德子,果断押了上去,竟然又中了!老天爷,我当时简直要崩溃了,场上惊呼一片,她也好像被封了赌神一样洋洋得意,和边上人说着心得。德子有点惊愕,那表情应该不是他把信息传达给李容的,可是我也没有给李容暗示啊。怎么回事?我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周围,有两个穿着制服巡场的人来到桌子边上。我很快镇静下来,没做任何表示,德子也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踱着方步过来了,很有兴味地看着李容,好像在研究着什么。我感觉得出巡场人对他的尊敬,也能看出荷官对他的尊敬。大概是赌场里一个大人物,穿着很随意,很利落,还有点帅气。我看他的时候,他也漫不经心地扫了我一眼。我知道,这下被人注意上了。“完了,要露馅了,马上得停了。”一边也在心里骂德子:“妈的,还跟我留一手。看她那老腥样儿,德子啊德子,你咋啥样的都不嫌弃呢?”我努力想厘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时间不允许了。我立刻停止了探测,把胳膊放了下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乱押着钱。德子也很精,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押着钱。李容看德子没给他信号,竟然直直盯着我看,那意思好像在质问我怎么不继续探测扫描了。我没接她的目光,眼睛盯在筹码和下注区,假装研究应该如何押。在心里我早就开骂了:“死女人,看我干什么?不看我能死啊!赶快把眼睛拿开。”老白,应该是老白!看来我误会德子了。老白和老连有过同样的操作,一个耳机,一个单频就可以了。应该是老白把测试结果告诉李容的,我愧疚地看看德子,德子还是原先那样子。但是他绝对不来看我,可能他知道被人注意上了。我停止了探测,老白就没有传递结果过来,李容没了主意,也不下注了,总来看我,好像在责备我为啥不探测。她身边的人也都等着她押钱,准备跟她押,毕竟她连中三把。我那个急啊,心里想:“大姐啊,我喊大妈可以吧?你就押几下吧,随便押,算我求你了。”但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就拿着筹码在那里看着球转着。我双手支着赌桌站着,歪头看着轮盘哗哗转着,脑子也哗哗翻过无数个念头。应该怎么办?被人家注意上了。我得在人家把目标锁定在我身上前,尽快把东西处理掉。慢了让人家抓住,说啥也来不及了,耽误一秒就不知道出啥变数呢。可是这东西处理到哪儿合适?赌场门口有一块苞米地,对,就是那里了。主意一定,我就要马上实施。我收拾了一下筹码,转身去了单双的色子台,余光看着是不是有人跟着我走,还好没人。但是我不知道监控室的人是否也在注意着我,简单押了几下我又去了百家乐,看来没人跟我瞎转悠。我慢慢朝赌场出口走去,出口那里站了很多赌场工作人员,我笑着跟他们打着招呼,故意显摆似的扬了扬自己手里的筹码,意思是我赢钱了。那些人没看出我的心虚和紧张,都很有礼貌地朝我笑着,算是我和他们打招呼的回应。出了赌场大门,我装作内急的样子,跑到酒店门前的苞米地边上小解。四下没人,我迅速把表摘下,又蹲下身捡了块石头,装作打飞过的麻雀,把表和石头一起远远丢进了苞米地。东西扔了,我一下子轻松了。看看确实没人注意我,我返身又回了赌场。心想这15万多的投资是白瞎了,不扔又能怎么办?只能这样做。当时我还有个邪恶的念头,希望赌场的人发现李容耳朵里的耳机。李容被他们发现,也和我没关系,东西在李容身上,设备在老白的房间里,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咬到我,我死不承认,毕竟表现出来的是我们互相不认识嘛。转头一想,事情败露,他们把我供出来,不承认有用吗,人家信吗?我得去看看,别出什么状况,必须看着李容没出啥事才能安心。我返回酒店自己住的房间,把那只一样的真手表戴上,下楼又回到了赌场。德子正在21点台子前坐着,一边玩一边跟旁边的小妹妹打情骂俏。李容还在轮盘的台子边上,那中年男子还是那个角度看着她。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注意上了,还是那个大仙儿表情,眯着眼睛算计。我凑了过去,她好像输进去了一些,手边还有4万多美金的筹码。她看到了我,求助似的看着我,意思是咋不搞了。我像遇到了鬼,急忙逃离那个桌子,想:“呸呸呸,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不过心情还是很放松的,反正我身上没赃。我在一个百家乐桌子边玩着,眼睛余光一直没离李容和那个中年男子。在李容连续多次没押中以后,那男子对她好像也失去了兴趣,从边上一个门出去了。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总算天下太平了。吃完晚饭我去了海边,德子正在那儿等我,他是找我算账的?我哭笑不得,真被我猜中了,好容易和他解释明白了,一会儿老金老白都来了。我们四个人坐一起说这个事,我问老白:“你这样搞有征求过我们意见没有?你知道里面有多危险不?想搞也没有这样搞的,你们这么干不是伸出头来等人家拧吗?”开始他还不承认,抵赖了几句,但事实摆在那里,最后还是很不情愿地承认了,然后又说了一句让我们吐血的话:“我想办法不让李容参与就是了。”德子翻着白眼,抢白他:“还想搞?知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今天没露就不错了。要不是老三不扫描了,肯定会出事。知道场子里多少人盯着李容不?知道当时我急成什么样了不?老三扫描了你就肯定能告诉她是不?这个臭老娘们,我叫她跟我走一个门去押钱也不跟着去,要不在赌场里,我早就给她一个大嘴巴了。”老白还护着她,说:“李容不就是想赢点钱嘛,值得你们这么夸张?”德子一听就火了,要找老白说理。老金和我斡旋半天,老金把老白给拽回了酒店。我就继续和德子在沙滩边上抽烟说话,德子又把他们骂了一通,说:“咱大老远跑来了,干脆放开手真正赌一下,赢了最好,输了按倒霉蛋处理。”我说:“好呀,不过今天别玩了,心情都让那女人搞糟了,不适合上去赌。”德子点点头,当时把衣服都脱了,跳进了海里游起泳来了。我看他游得很带劲,也干脆下去游了几圈。

老板知道要出结果了,很兴奋,问我有什么安排。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十足把握,就说:“晚上看看效果再决定。你把人准备好,给我一个对讲机,一旦我抓住证据,会把对讲机打开,一直按住发话的按键,接到我的信号你们过去拿人就是了。”老板说:“好好好,一切都配合。”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晚上他们来了。天公似乎不作美,下起了雪,雪越下越大,我有点担心,万一雪大他们不来怎么办?晚上他们还是来了,看来金钱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我见到他们非常高兴,今天晚上再没有结果,他们就要离开,去那遥远的莫斯科了。我先在色子台上玩了一会儿,他们也是乱转了一通,也看到了我,还和我打了声招呼。我也笑着回应他们,毕竟昨天晚上跟着他们赢了不少钱。他们还是蒙古人、四川人、沈阳那个中年女人的组合,现在看来当时我走了一步险棋,万一搞错了那就太丢人了,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应该这么做。他们三个终于坐到了21点的桌子上,我一看还有位置,一溜烟小跑过去也坐了上去。那内蒙人不满地看了我一眼,不客气地说:“没门了,我包了4门。”我赔着笑脸和他点点头,说:“大哥,带我一门吧,我也喜欢玩这个东西,昨天和你们配合得不错。”我求助地望着那个女的,讨好她说:“是吧,大姐。”那女的轻轻推了一下那内蒙人,说:“一起玩吧,你包这么多门干什么,最多包两门,不准再多了,输了拿什么上货去?”于是,那内蒙人不再坚持,我赔着笑脸坐了一门。那个瘦子自己一门,那中年女人包了两门,内蒙人包了两门,还剩一门空着的,那瘦子依然坚持坐在最后一门。他们是次日上午的火车,当天就准备在这里玩通宵,第二天上车睡觉,货物都处理好了。我暗暗高兴,看来我的时间是绝对够用的。瘦子还是老样子,手机也是放在他手边。时机到了,我把手放在头上挠着痒痒,传递暗号给赌场的人,告诉他们该换荷官了。很快,那可爱的小丫头被换了上去。刚开始,她有点紧张,不停地看我,我木着脸不理她,她也总有意无意看我的手,显然,她还没进入状态。我没给她任何暗示,还把右手拿开,我想等她有了状态再给她信号。还好,一会儿,丫头逐渐适应了。我和她说笑,她也能回答自如了。可以开始了,我把右手平铺在桌子上使劲压着台布,作出擦汗的动作,把大拇指放在手下边。丫头很机灵,不经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随手把牌楦调整到了第一个直角的角度上。她做得非常自然,恰好那把赢了,我随手就扔给她一枚200的筹码。丫头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拿眼神鼓励她收起来。我眼睛的余光一直没离开那手机,果然,那个瘦子也在做戏,他假装去拿烟抽,把手机调整了一下位置。我一看,果然有鬼啊!玩了半个小时,我故意又把中指蜷了起来放在桌子上。那丫头做出输了要调整牌楦转运的狠心样,故意在自己爆牌的时候使劲推了一下牌楦,又往回挪牌楦的头,把牌楦挪到了第二个角度位置。那几个人没有察觉,那个瘦子紧接着也摆弄着手机调整着角度。我基本确定了是怎么回事了,确实是这个手机的毛病了,没得跑了。我斜着眼看了看瘦子,他正专心清点自己面前的筹码。我心里盘算着,万一他知道有人要抓他,把手机故意搞坏了,来个死不承认,我不是丢人了吗?看来我得先把手机拿过来才好。我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先拿到手机。赌局一直进行着,大约两个半小时,我都没有动手指头,我怕荷官频繁的动作会打草惊蛇,得等没有防备的时候下手。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已经赢了16万。我把手又放在桌子台布上搓动,以引起丫头的注意。看丫头注意到我的动作,我看她会意的眼神,就把食指曲了起来。丫头这个时候就很随意把牌楦的头又挪动了一下角度,瘦子也把手机给正了一下,估计是又重新对了上去。接着,我蜷起了中指,没多长时间,我又把大拇指给蜷了起来。丫头看我频率快了,也频繁地调整牌楦的角度。这时候那内蒙人不乐意了,说:“你干吗扭来扭去的?他妈的,能不能好好玩?”那瘦子正在调整手机的角度,丫头忽然挨了骂,满脸委屈,我冲她笑笑表示对她的鼓励。我心里合计:丫头,千万别哭,一会儿哥哥给你找回来就是了。丫头有点犹豫是不是应该挪动牌楦,我点点头给她肯定的答案。她鼓足勇气,又把牌楦轻轻挪了一下,这下,那个瘦子可能是给惊到了,有点慌乱,下意识转头去看是否来了什么人。那内蒙人大发光火,指着丫头说:“你是什么毛病?你说?”那中年女人拉着内蒙人,意思是不让他说话。就是现在了,我把手放在兜里,启动了对讲机后,站起来,做出要上厕所的架势,绕到那个瘦子身后,一把抢过桌上的手机。这个时候赌场的人已经到了我的身边,那瘦子发现不对,扑上来就要抢手机,我闪身藏到赌场打手身后。我身边一个小伙见状,一脚直接踹到了他胸口上,他太瘦了,直接就跌倒在桌子边上,捂着胸口,看样子伤得不轻。场面一下乱起来,我示意那丫头赶紧离开,她扔下牌楦就跑了,连桌子上的筹码也不管了,她跑得很急,要不是当时那种局面,我会笑出来。一边赔码的丫头很快也明白怎么回事,托起筹码架子也跑了。我怕那内蒙人要冲上来跟我理论,我接着他前面的话说:“没什么毛病,就是这个手机好像有一点毛病。”那内蒙人知道被人发现,脸刷一下就白了,说:“大哥,别打别打,有什么事情慢慢说,都出门在外的,不容易,有话好说。”看来他是个银样蜡枪头,开始很凶,我还以为他会冲上来呢,吓得我一直躲在大家身后。这边一乱,大厅里起了连锁反应,所有人都不赌了,围过来看热闹,一个蓄着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走过来说:“都别看了,只是点小事,大家都去玩自己的,我们出去解决。”一边示意身边的几个小伙子把他们搞走,那几个也很利索,两人一个架起来拖着就走。我拿着手机到一个清静的地方研究了一下,试着打一下电话,在屏幕上怎么按那些键也没啥反应,看来这不是个手机。我就找张扑克按照那瘦子选的角度去对着看手机内容,好像也没啥反应,还是那几个键,我有点搞不懂了。我换了很多张扑克试着按照瘦子的角度去对,比照每次手机屏幕上的变化,终于发现那手机里的奥秘。手机屏幕上的键盘数字,边上都有字母对应着,很小很小,比如数字2边上有ABC三个字母,如果扫描分析完的结果是2,那三个小字母就消失了。如果是花牌,0键上的+号什么的都消失了。而且效果很清晰,只要对着露出牌楦的半截不动就可以了。前一张扫完,后一张马上就有结果了。比如开始是张2,2边上的字母没了,2被拖出去以后,下一张8,8边上的字母也没了,但2上面的字母又出来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研究明白了,就把手机揣兜里,回到大厅,赌场已经恢复了营业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大家都在专心赌钱,没人对刚才发生了什么感兴趣。这个时候,老板来到了我身边,跟我说:“老三,你来一下。”跟着老板进了房间,他问我具体怎么回事。我拿出那东西操作给他看,看完了他连说:“神奇!”详细问了那瘦子才知道,这东西叫油墨感应器,是那内蒙人在莫斯科赌场里从一个德国人那里搞的,花了很多钱。2004年,这个东西开始在沿海泛滥起来,想来在很多赌局上也都开始普及了。只是咱们中国人不叫它油墨感应器,叫做扑克测点仪。只要用这个机器对准扑克,马上就知道底牌。如果只探测半截扑克,误差不过1点,偶尔出现误差也是2和3,4和5,或6、7、8,9和10的误差。想来这个误差在21点上确实不叫误差,啥时候需要继续补牌,啥时候放弃,等于把扑克翻开了去玩,哪有不赢的道理呢?唯一可惜的是,那东西我拿给德子显摆的时候,被他没收了,说是上缴国库,没地方说理去。接着赌场老板挨个把他们叫来问话,他意思很简单,让他们把所有赢的钱都吐出来,从此在满洲里消失。我就在旁边看着,他们包里所有的钱和护照都被翻出来放在一边。老板挨个和他们研究怎样吐钱的事。但是他们的钱都押在了货物上,听他们说我才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辛酸的经历,都挺可怜的。尤其是那个女人。她一直在哭,开始可能是害怕,后面大概是感伤。她断断续续说着自己怎么想起搞赌场的钱,都是因为钱逼的。她借了很多外债,多到下辈子也还不清。10年前她就跟老公一起做边贸生意,最早一人背几包皮夹克到俄罗斯去倒卖,攒了一些钱,越做越大,后来发展成大批量批发货物。手里积蓄更多了,于是夫妻俩准备大干一场。他们四处借钱,把所有的钱都进了货物,可是运气不好,正赶上了俄罗斯通货膨胀。由于语言不通,他们不知道俄罗斯发生货币贬值的事,所有货物被俄罗斯本地人收购了,本来以为狠赚了一大笔,钱多得拿麻袋装。结果忙完了才知道卢布疯狂地跌。“早上出门的时候一个大面包是300卢布一个,晚上就涨到了4000卢布一个。”她说永远忘不了那时他们是多么惊愕,夫妻俩发疯一样到处去兑换美元和人民币。奈何所有银行都拒绝兑换美元,又去找中国人换人民币,可是大多数中国人都卖货,没人和他们兑换。在短短的三天里,他们手上的钱从800万人民币变成了50来万。她老公一时想不开,跳了楼。她不认命,继续做这个生意,但当时摔得太惨了,一直没有翻过身来。后来加入他们一起,来赌场搞事,也是被债务压的,才冒险走到了这一步。她说她有点积蓄就马上汇给了父母还债,搞赌场的钱基本都汇回家还债了,这么多年了她不敢回沈阳,虽然那里有她的家和她的父母。根据我的观察,那女人说的是实话。但是我能做什么呢?只能暗自同情和保持沉默。后来具体怎么处理,我不得而知,也没去问。老板奖励了那丫头5万元,丫头高兴坏了,我走的时候非要去送我。我也认了这样一个妹妹,只是后来失去了联系,想想挺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