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中遇艳,第十六章

朱少阳被万历皇帝留在朝中之后,总觉得有些拘束,他并不熟悉宫中及朝中的规矩,好在万历皇帝对他颇为照顾,文武百官也对此并不计较。
而没过多久,万历皇帝封他为镇亲王。
如此一来,朱少阳的府邸拜谏之人特别多,送礼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弄得朱少阳疲惫不堪。
这日,朱少阳便装出游,以看看京中景色。
一路上,行人颇多虽然此时关外战火纷起,时事颇乱,但京城中仍是十分热闹,人们四处购物游玩。
朱少阳的心中也是十分兴奋,左观右望,虽说古时的各种物品没有现代的品种繁多,但做工十分细致,朱少阳不由心中暗赞古人心细手巧。
正在朱少阳观看一耍杂技的戏班时。 忽然一阵吵闹及尖叫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辆马车从远处疾驰而来,惊得人们四处乱窜。
马车过处,将一些摊子弄得一团糟,整个路上都是瓜果及物品。
朱少阳见驱车的人并不停车,仍直挥马鞭,心中不由一阵怫怒,心想:“京城之中竟有如此放肆之徒!”
于是,决定对这驱赶马车之人施惩一番。
不一会儿,马车就来到了朱少阳的前方三四尺处。
朱少阳往路中一站,驱赶马车的人见有人横在路当中,忙一勒马疆,将马车急停下来。
随后便下了马车,怒气冲冲地走到朱少阳的面前,大声叫道:“小子,敢请你是找死,竟敢拦我家主人的马车!”
朱少阳见此人如此嚣张,心中不由怒气更盛,对其喝道:“光天化日之下,有你如此驾车的吗?使得百姓如此慌张,你的眼里有没有王法?”
那人听了后,哈哈笑了笑,说道:“王法!小子,你敢拦我家主人的马车,便是犯了王法,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说罢,一拳便向朱少阳脸面打来。
朱少阳身子一侧,躲过了这一拳,而那人一拳未中,又出一拳。
朱少阳见此人如此紧逼,于是伸手出了一掌向那人打去,而那人并不躲闪,双方各中对方一击,但都没事,两人不由同时一怔,没想到都未能将对方击倒。
双方正准备再度出手时。
忽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队官兵将两人围住,为首的官兵对他们俩吼道:“京城之中,也敢打架惹事,你们胆子不小,来啊,将他们带走。”
“是谁说要带人的呀?”
忽然,从马车里传来一种银铃般的声音,紧接着众人只觉眼前一亮。
只见一位绝色佳人走出了马车。
只见她有如画中仙子,气质高贵,艳丽绝轮,只是觉得她的神情很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那女子又问道:“刚刚是谁说要带人的啊!”
为首的士兵忙用低下的语气说道:“啊!原来是龙小姐,既然是龙小姐的人,那我们就不带了!”
说完,望了望朱少阳,手一指,对手下的兵上说道:“将他带走!”
几个士兵听后,正要上前带人。
忽然,那银铃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又要带人?还不给我滚?”
为首的官兵一听,忙说道:“卑职不敢,不敢,卑职这就滚!”
说完,手一挥,便有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地走了。
那被官兵唤作龙小姐的美丽女子望了望朱少阳,心中暗叹:“好一个美男子,怎么自己以前在京师从来没见过此人?”
但她脸上仍是冷冰冰地,高傲地对朱少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拦本小姐的马车?”
朱少阳听了女子的口气,似乎是在对一个下人问话,心中不禁十分反感,于是冷冷说道:“在下的名字,龙小姐就不用知道了,只不过你的下人胡乱驾车,惹得百姓如此慌张,希望龙小姐以后多管教管教府中的下人。”
说完,便转身离去。 龙小姐不由被朱少阳这番态度及言语给说怔住了。
待她回过神来。
朱少阳早已走无了,望着朱少阳的背影,她生气地对驾车的人说道:“孔三,替我打听清楚这人的来历后告知于我!”
说完,便进了马车。
孔三听了后,心中不禁奇怪,“怎么小姐会对一个拦车的小子这么有兴趣?难道说要报复?不会呀,要报复,可以叫那些官兵把这小子给带走吗?又何必这样麻烦呢?难道……”
“孔三,还不赶车。” “是,小姐,”
孔三忙从思绪中回神来,上了马车,赶着马车离去了。
随着马车的离去,路上又恢得了热闹吵杂的场面。 朱少阳逛完街后便回到府中。
刚坐下不久,便有人来报:“王爷,龙太师求见!”
朱少阳一听,心中暗忖:“怎么他会到自己府中来?” 忙让下人领他进来。
原来龙太师便是如今当朝太师龙千山。
此人自万历皇帝登基以来,以先皇之命辅政,从而掌握了朝中政权,权倾天下,而在京师,更可以说是只手遮无。
只见一位身着绛紫色长袍,四方脸,项下长须,颇有官威的五十几岁的人走了进来,他便是龙千山。
龙千山进了府中,对朱少阳笑了笑说道:“王爷,今日老夫上门求见,不知可有冒昧之处?”
说完,又对外面说道:“还不抬进来!”
朱少阳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只见两个下人抬了一口箱子送来。
龙千山随后打开箱子,只见里面竟是一箱金子。
朱少阳见此,忙问道:“龙太师,你这是何意卢龙千山笑着说道:“王爷,老夫今天乃是替小女向王爷道歉的!小女今日和下人对王爷有所冒犯之处,希望王爷还望见谅!“朱少阳听完龙千山的这一番话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接着说道:“龙太师,您太客气了,这箱金子太师还是带回去吧!另外,希望太师以后能严加管教自己的女儿和下人。”
龙千山听了之后,心中微怒,但他脸上并不作色,附和着说道:“王爷说的是,那这样吧,王爷既然对金子不感兴趣,那还是让小女当面向王爷道歉吧!”
说完,便对外面叫道:“仙儿,进来吧!”
原来,孔三在打探清楚今日拦车之人竟是如今皇脾红人。
据说又是皇亲国戚,官至镇亲王的朱少阳后,知道自己和小姐惹了大祸,他忙将今日之事告诉了龙千山。
龙千山听后,暗自觉得不妙。
他知道镇亲王朱少阳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况且皇上与他称兄道弟,如若他将此事告知皇上,自己必有麻烦。
于是,他探得知镇亲王回到府中之后,忙让下人准备了一箱金子,带上女儿到王府登门道歉。
随着龙太师的叫声。
今日在街上朱少阳遇见的那位年青美丽女子出现在了朱少阳的眼前。
朱少阳这才知道这女子原来是龙太师的女儿龙仙儿,怪不得她的态度那么高傲。
龙仙儿走到龙太师的面前,叫了声:“爹爹!”
龙千山听了后,对她说道:“快,还不去替王爷基茶道歉!”
龙仙儿碍于父命,只得拿起桌上的茶杯,沏了一杯茶,端到朱少阳的面前。
朱少阻见她虽说此时做的是下人做的事情,但她的气质仍是十分高贵,神情仍是十分高傲,他这时才明白原来龙仙儿的人就是这样,于是也不多说,接过茶杯,一口喝了下去。
龙太师见朱少阳喝完了茶,哈哈笑道:“王爷真是大人有大量,这样小女与王爷的误会也就解决了,仙儿,还不谢谢王爷!”
龙仙儿听了后,心中不禁一怔,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两个字,而如今父亲却要自己对这个令自己曾在下人面前出丑的人说这两个字,她是怎么也不会说的。
于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千山见上,知道这个宝贝女儿又要起小姐脾气来了,忙说道:“仙儿,快去呀!”
朱少阳知道龙仙儿是不会这样的,于是对龙千山说道:“好了,太师!既然误会解除了,想必太师也没有他事了!”
龙千山见朱少阳下了逐客令,只好起身告辞。
龙仙儿也跟着出去,只是在临走之前,用了种奇怪的眼光看了看来少阳。
朱少阳一时也有察觉,待龙太师父女走后,他也回到了房中休息去了。

朱少阳在努尔哈赤处获得有关母鼎的消息后,决定设法寻找藏于皇宫中的一张四景图。
但他对皇宫的内情并不十分了解,但有一点他心中可以肯定,那就是皇宫中的戒备肯定十分森严,取这张图肯定不容易。
因此,他考虑了半个时辰,打定主意,决定先设法摸清皇宫中有关情况,再依次行事。
主意决定之后。
朱少阳便向街上走去,心想可能从老百姓那里能够获得一些情况于是他有意无意地问了些百姓。
可是却一无所知,因为这些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皇宫的情况,一番打听下来,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朱少阳真是累极了,回到客栈,吃了晚饭。
他又沉思了起来,心中决定冒险去皇宫中取这幅画。
夜渐渐深了,朱少阳打点好行装,打开窗户,施展轻功向皇宫飞去。
他来到了10米多高的紫禁城的城墙上,只见东南西北名有四座城门,分别为东西午门,北面神武门,东面东华门,西华门。
整个宫城以长方形呈现于朱少阳的眼前,城墙的四角上,各有一座玲珑奇巧的角楼,朱少阳俯首下望,只见四座城门各有兵上把守,且人数较多,看来戒备果然森严。
朱少阳的所在正是紫禁城的正门一午门,在他的下前方是一个宽广的庭院弯弯的金水河就像一条玉带横贯东西,河上是五座精美的汉白玉石桥。
桥的北面则是太和门,一对威武的铜猴守卫在门的两侧。
朱少阳看清了四周情况,趁卫兵没有回来了之前,他施展轻功越过了太和门。
刚越过太和门,眼前便出现了三座太殿,这三座大殿正是紫禁城的中心,正是太和殿,朱少阳小心地来到了台基下。
由于是深夜,再加上朝廷下令晚上太和殿前不准有人出人,所以整座广场及殿前没有一个人影。
但朱少阳心中不敢大意,静静地等了一会,才迅速地移到殿门前。
他四下又望了一眼,轻快地打开殿门进入了殿内。
殿堂内黑漆漆的,朱少阳虽然能辨清有关物件,但为了找那幅图,他只有打开火熠,“依靠着点点微火,他边走边看。
只见大殿正中是一个约有两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面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朱少阳知道这是皇帝坐的,背后还有一个雕龙屏。
朱少阳见这处没有便回首望去,只见方台两旁有6根高大的皤龙金柱,每根大柱上都盘绕着矫健的金龙,再向四周的墙上望去,并没有字书图画一类挂于墙上,朱少阳见此处没有,便熄灭了火焰,走出了殿堂。
朱少阳又继续向后面谨慎地走去,在小。卜地躲过卫兵之后,他又陆续进了中和殿乃保和殿,可是仍然一无所获。
朱少阳走出了何和殿之后。
只见石极下是一片长方形小广场,与前面不同的是,这里的卫兵显然多了许多,而且似乎戒备比前面还要森严。
其实朱少阳不知道他已经来到了皇宫的内庭。
原来朱少限眼前的这一片长方形小方场,西起隆宗门,东到景运门,它把紫禁城分成前后两大部分。
广场以南,主要建筑是三大殿和东西两侧的华盖殿和谨身殿,称之为“前朝”。
而广场的北面乾清门以内则为“内廷”,是皇帝和后妃们赶快在生活的地方,主要建筑有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和东六宫西六宫。
由于此时为深夜,自然这里的戒备就更加森严了。
朱少阳见如此情形,便小心谨慎地来到了一座殿堂前。
只见门前有两个卫兵始终把守,且不时还有巡逻的卫兵往返巡逻。
朱少阳见此,不禁感到有些困难,但他很快便有了计策,他趁着巡逻的兵士刚过,便旗展飞天步迅速来到了门前的两个卫兵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点了两个土兵的袕道后,便打开了殿门,进了殿内。
与前面不同的是,这里面便有了烛光,里面也摆设着一张方台和一把座奇,里面还有些书架,陈设了不少竹简及古书,随即他来到子方台前,只见方台上还摆着一些卷宗,原来这里便是交泰殿,是皇帝处理日常政务,批阅各种奏报的地方。
朱少阳见书架及方台上并没有自己所寻之图,便又向四处看了看。
忽然,他看见在方台的东西两侧的墙上分别挂了两幅图画,一幅为山水图,一幅则是风影画,他先走到山水图旁,只见图中山势磅磷,群山叠状,更有瀑布从山间直泻,真是一幅好图,朱少阳又望了望图中的题文,只见题文下方赫然有刘伯温的题字。
看来,这正是自己所要找的一幅四景图了。
朱少阳不禁有些心喜若狂,他迅速将画取下并卷好放入怀中。 刚想出殿。
突然,殿门被打开了,只见一位年约五十多岁,约有六尺之高的老者赫然出现在朱少阳的面前。
老者一见朱少阳,不由大声问道:“来者何人,竟敢深夜闯入皇宫,快快束手就擒!”
原来此老者名为盈剑清,乃是朝廷侍卫营的统领及教练。
他曾拜五十年前江潮中的“风、火、雷、电、云”五大武林高手中的“雷廷快剑”卓一凡为师,习得一身武功,出道不久,便以一支快剑挑了当时在江湖中为非作歹的“金衣帮”的总舵。
据说那一战,他以一支剑敌挡了对方五名高手的攻击,且将对方一一杀死。
虽说他之后身负重伤,养病达一年之久,可他从此一夜成名,而难得可贵的是他在此之后更将单剑改为双剑,创了一套剑招。
据传,江湖中很少有人能在他的双剑之下走过十招可是十年前,此人便在江湖中不见了踪影。
没想到他居然坐了朝廷的侍卫营统领。 今日恰巧是他负责整个皇宫的防卫。
因此孟剑清也不得不出来巡视,当他路过交泰殿前,发现门口的两个卫兵神色有点不对,细细检查,原来是被人点了人道,以至全身不得动弹,他又见殿内有人影闪没,便断定有人潜入皇宫。
于是他便推门而入,准备将潜入之人一举擒下。
朱少阳见行踪业已败露,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多说无益,便运起功力,单掌向孟剑清劈去,同时施展轻功,准备夺门而逃。
然而孟剑清似乎早知朱少阳的企图因此并不闪躲,左掌消解了朱少阳的掌力,同时右掌击向朱少阳的前胸。
朱少阳见此,只有再出掌来化解孟剑清的这一掌“砰”的一声,双掌妆实,双方同时感激到对方的功力深厚,于是毅然撤掌,朱少阳也被逼退了回去。
他没想到在皇宫中也有此等武林高手,的确是戒备森严。
孟剑清见朱少阳退了回去,不禁嘿嘿笑道:“有这等身手和功力,年轻人,你又为何要潜入皇宫盗取字画呢?这样做,可不是武林中人的行为。”
朱少阳听对方言语中夹杂着讽刺之意,心中不禁有些火恼,说道:“在下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希望前辈能不要阻拦,手下留情,让在下能出得皇宫。”
孟剑清听罢,问道:“年轻人,深入是宫已经犯了死罪,你还不知死活,现在你还不束手就擒,看在你还知道些礼貌上,老夫向皇帝求个情,说不定能免你死罪。”
朱少阳听罢,接口说道:“在下射谢老前辈的好意,只是在下还不想束手就擒,前辈,看来,在下要冒犯了。”
说完,向孟剑清抱了抱拳,双方都知道这番拳脚之争是少不了的啦。
孟剑清见对方已起了动武之意,知道再作如何劝说也无用处。
于是运起功力施展出闪电掌法向朱少阳攻击,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年青武功厉害。
因此心中不敢大意,出招快而迅速,且一击不中就转为防守之势,而朱少阳则也明白对方功力深厚,加上时间又不能拖延。
所以他决定速战速绝,震天掌法夹杂着十成功力向孟剑清攻去,一掌接一掌,打得孟剑清心里的震惊也是越来越大,他心想年青人究竟是谁,不仅功力深厚,而且掌法也玄妙无比,看样子似乎是震天掌法,可震天堂法怎么可能从他手中使得出来。
看来,自己要尽全力而为了。 否则,可要晚节不保了。
当下,双掌加深了功力,进攻也比得比刚刚刚积极多了,双方尽全力而为,看情形,似乎一时分不出个高下来。
朱少阳忽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多,而且也很整齐。
看来,卫兵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他只有尽快脱离皇宫,否则就太危险了,一套震天掌使完,虽然能将孟剑清逼得有些招架不住,但还不行。
于是,他使出了气为两用之术,将自己的功力发挥到极至,迅速使出震天掌的连环三绝“天惊地动”“天地俱灭”“天网恢恢”,孟剑清见对方的掌力似乎比刚才还要霸道与浑厚,他不敢冒手去接,于是他施展出迷踪步,狼狈地躲过了这三招,而朱少阳则次施展飞天步,向殿门外出去,迅速极快,就要快出殿门之时,只见两道剑光如闪电般向自己的颈脖及胸部攻来。
朱少阳知道如果再被逼回去,那真是凶多吉少了。
于是,他挺而走险,一掌挟杂着十二成功力向攻向自己胸部的剑平推过去,同时迅速收腰低头,闪电般的一刹那功夫,朱少阳在荡开攻向胸部的一支剑后,只觉一条剑影将自己的领口斜着刺开了,但他仍然躲开了这双剑,同时也逃出了殿外。
可是,当他一出殿外,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原来在他的四周都已站满了手持火绳枪的卫兵,朱少阳很清楚,如果一作移动,他就可能死于这些火枪之下。
而这时,孟剑清也追了出来,见了如此情形,他也清楚朱少阳不敢有所轻举妄动,于是他迅速走到了朱少阳的身旁,伸出手指,点了朱少阳的袕道,封了朱少阳的功力,朱少阳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真气使不出了。
随后,孟剑清便带了朱少阳及两名卫兵向乾清宫的方向走去。
到了乾清宫,在得到了皇帝的准许,孟剑清便只身带着朱少阳进了宫内。
而万历皇帝此时也知道了有人深夜潜入宫中之事。
他坐在了御榻上听完了孟剑清的叙述后,才缓缓地将目光注视到了朱少阳的身上。
一看之下,他不禁心中一震,随即示意让孟剑清退了下去,而朱少阳也感觉到了万历皇帝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
孟剑清退下之后,万历皇帝起身来到了朱少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朱少阳脖子上挂的玉佩。
只见他很认真地看了看玉佩之后,又回到了御榻上,长长地出了口气,对朱少阳问道:“你脖上的玉佩是如何得来的呀?”
朱少阳知道他的玉佩得以显露,正是被孟剑清的剑所刺穿衣服领口所成,而他并不知道皇帝问此话是何意。
于是,直言道:“这块玉佩及在下祖传之物。”
万历皇帝听后,不由仰头说道:“真是天意,天意呀!我大明江山,真如刘大军师所言,会有贵人相助,真是太好了。”言语之间,不禁透露出喜悦之色。
朱少阳听了,不禁有些迷糊了,他听不懂万历皇帝的言下之意。
原来,明朝成立之时,明太祖朱元津曾获得美玉一块,并将之一分为二,打造成龙形,且刻有朱字,送给了以后的两位儿子,并令他们妥善保管。
而这时,大军师刘伯温夜观天相,发现了一个秘密,告诉了朱元璋,那便是在200多年之后,会有一位贵人出现,他会帮助以后的大明朝长盛不衰,况且此人也应是皇室一族。
因此这个秘密一直只有皇帝才知道。
万历皇帝见朱少阳一表人才,且气宇轩昂,一看便知不是凡人,心中真是高兴极了,他也没想到刘大军师所说的话竞如此灵验。
况且如今朝廷中的官员相互党派代异,贪赃枉法的事也越来越多,可他丝毫无能为力,只能每天沉迷于酒色之中,如今真有贵人相助,他怎能不心喜望外。
于是,一把将朱少阳拉到了自己的御榻前,同他聊了起来。
朱少阻见皇帝如此客气对待自己,不但不治自己的罪,反而以宾客相待,他不禁有些奇怪,也有些忐忑不安。
万历皇帝并没有问及朱少阳的一些日常生活情况,而是问他为何要深夜潜入皇宫盗图。
朱少阳则巧妙的回答说自己很喜欢收藏字画,知道宫有此画,于是便萌生盗意。
万历皇帝听了,哈哈大笑,不仅没有怪罪,反而竟将这幅图就送给了朱少阻,便同时他让朱少阳以后要听从自己的安排,帮助自己处理国家大事。
朱少阳见这种情形,万般无奈只有答应了万历皇帝的这番要求。

龙千山及其女儿龙仙儿出了镇亲王府之后,便回到了自己府中。
一回到家,龙仙儿便对父亲说道:“爹爹,为何要我们去向镇亲王登门道歉?以爹爹的权位难道还怕一个王爷不成?”
龙千山听了后,知道女儿还在为刚刚在镇亲王府中的事生气,于是对龙仙儿笑了笑,说道:“仙儿,这你就不懂了,这镇亲王乃不久之前皇上封之,据官中传闻,皇上与此人称兄道弟,有些大事还让此人躁办,可以说此人的地位在皇上的心中颇重,爹爹虽然权位显赫,便他毕竟也是个王爷,再怎么样,也不能与他闹僵!怎么,还生气哪!”
龙仙儿听了之后,这才知道原来这个镇亲王有些来头,但她也毕竟是太师的千金,在一个如此年轻的美男子面前父亲让她难堪,她又怎能不气,于是她冷冷地说道:“爹爹,如若你认为有必要让儿女在他人面前出丑的话,下回就不要再带女儿到任何地方去!”
龙千山哈哈笑道:“怎敢还有下回,我龙千山的女儿可比公主还要高贵!”
龙仙儿听了这句话后,心中才略微好受些,于对父亲说了话后,便回到自己房中休息去了。
龙千山对龙仙儿可以说是宠爱万分。
他三十好几才得此女儿,而他夫人在生下女儿之后不久便因病而去,而仙儿长大之后越来越象她的母亲。
龙千山因此对这儿女更是娇惯,只要地高兴,就是天上的月亮,龙千山也会派人去摘,因此可以说龙仙儿的脾气性格是龙千山造成的。
他知道今天让女儿在他人面前有些难堪,女儿也有些生气。
但龙千山也是没有办法,本来如果镇亲王肯收下金子的话,他也就不会让女儿出来向他道歉,没想到这个镇亲王对钱财一点都不动心,以致龙千山不得不将女儿叫来向他道歉。
想到这,龙千山的心中不禁对朱少阳有些警戒,觉得这个王爷也许不象其他人那般容易对付,他可不想与朱少阳闹不对。
但如若朱少阳会破坏他的大计,那他也就不得不动手了。
想到这,龙千山心中的担心似乎又多了些。
龙仙儿回到自己房中后,便坐在镜子前望着镜中自己那美丽的面容发起呆来。
她没想到今天会有一个男子对自己毫不做作,而且语气对她还如此冷漠,况且这个男子还是那么英俊,连她自己看了也不得不认为。
以前她在任何场合出现,人群中总是一阵惊叹,她的身上也是众人目光的聚交处。
可今天这个男子竟没有平常那些人的反应,而且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年轻的美男子还是一位王爷,连自己的父亲对他也不敢有得罪,况且自己还在他面前出了丑。
想到这些,龙仙儿心中暗自说道:“不就是一个王爷吗?本小姐一定要出这口气,杀杀你的威风!”
这日,龙府张灯结彩,大摆宴席,府中的人也是忙碌非凡,喧哗声,吵闹声混杂在一起。
原来,今天是龙千山的六十大寿之日。
因此,龙府之中十分热闹,登门拜访的官员也是络绎不绝,龙千山也是不得不应付这些大小官员。
刚想坐下休息一下。 忽然下人来报:“镇亲王到!”
龙千山闻讯,忙到门外迎接。朱少阳刚踏入龙府大门。
龙千山便迎了上来,笑着说道:“王爷真是稀客,能得王爷来替老夫祝寿,老夫今日又增光不少!”
朱少阳听了后,客气地说道:“哪里,太师言重了!太师大寿,本王怎能不来祝贺一番,就算本王不来,皇上也让本王替他来祝贺太师大寿!”
龙千山听后,觉得朱少阳与皇帝的关系果然非同寻常,皇上竟然让他代替自己来祝寿,镇亲王的地位果然不低。
于是,忙领朱少阳进入大厅之中。 随后,朱少阳带的贺礼也送到了龙府。
朱少阳与龙千山一进入大厅,来贺寿的官员一个个都来向朱少阳问好。
龙千山见此,也只好站在一边。
这时,龙仙儿也从房中来到了大厅,见了这个场面心中不由十分气愤。
“好一个镇亲王,官威不小嘛,爹爹大寿,反而被他给抢了光!”
想到这,不由冷冷地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不要忘了今天的寿翁是谁!”
众人听了龙大小姐的这番话,才回过神来,一个个神情难堪地回到了各自的坐位上。待众人坐好后。
龙千山便令下人开席,一个个吃起寿宴来。
席中,大小官员频频向龙千山敬酒,朱少阳看着官员们在敬酒时的各种丑态,心中不禁十分厌恶。
于是,他也不理众人,一个人独自吃了起来。 一个时辰过后,寿宴完毕。
龙千山便邀各位官员来到厅外刚搭的戏台前,看起京戏“霸王别姬”来。
龙千山特让朱少阳坐在自己的身旁,而另一侧则坐了他的女儿龙仙儿。
戏上演了,演这台戏的乃京中有名的戏班子陈家班。
因此,演戏的过程中博得了阵阵掌声。
就在众人沉迷于戏中时,台上饰演霸王的男子忽然从怀中换出一蓬暗器,向坐在台前的龙千山打来。
由于暗器打得又多又散,因此朱少阳与龙仙儿都被笼罩在其中,而台下的其他官员则一个个吓得惊慌失色,有的忙逃避厅内,有的则趴在了地上……
朱少阳见此,即运夏气,双掌向暗器击去,暗器被朱少阳雄厚的掌力给震偏了方向,但仍有一小部却射在了一旁的龙仙儿。
只听一声叫声,龙仙儿倒了地上。
而龙千山却没有被伤着,那男子见一击未中,也不多做停留,几个纵跃翻上了墙头向府外逃去。
朱少阳见此,也使出轻功追出府外。 那男子的内力与朱少阳相差甚运。
几分钟过后,朱少阳便拦住了那名男子,那男子也只得停下身形。
朱少阳对其喝道:“阁下怎么可以一走了之,我看阁下最好能解释清楚刚刚发生之事,不然在下就要带阁下去官府了!”
那男子听后,怒声说道:“有什么好解释的,今日我没能将那狗官给杀死,但也杀了他的女儿,总算对死去的家人有个交待!”
朱少阳听后,觉得此事之中必有蹊跷,于是他问道:“阁下是否有所难言之隐,不知可否告诉在下!”
那男子听后,不由望了望朱少阳,更气愤地说道:“原来你也是当官的,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便要动手。
朱少阳见状,忙阻止道:“阁下,咱们还是不要动手了,你走吧!”
原来朱少阳见这男子的言语神色并不象说谎,而且看来事出有因,他不想错手杀人。
再说他在朝中这段日子,也很清楚龙千山的为人,所以他决定还是让这男子走吧!
那男子听朱少阳口出此言,心中不由一怔。
他没想到这个身手武功都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官员会放自己走,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本来他想与朱少阳拼个鱼死网破,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
于是,他对朱少阳抱了抱拳,便从朱少阳的身边走了过去。
朱少阳见那男子走后,也运起轻功,回到了龙府。
这时,龙千山正扶着昏迷的龙仙儿轻声叫唤,不时着急地问道:“御医来了没有?”
看他的神情十分慌张,对女儿的关心之情也是溢于言表。
朱少阳虽说对龙千山以及他的女儿没有多少好感,但现在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于是,他走到了龙千山的身旁,对其说道:“龙太师,不妨让本王来看看!”
龙平山听了后,忙问道:“王爷,难道你还懂医术?”
朱少阳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龙千山听后,似乎是溺水的人找到了一块浮木,忙将龙仙儿扶在了一张椅子上。
朱少阳看着倒在椅上昏迷着的龙仙儿,发现她虽然受伤昏迷,但仍是十分美丽,而她的脸色则发白,嘴唇也发紫,这正是中毒的症状。
于是,他连忙将龙仙儿身上的几枚暗器-一拨下,流出的血是黑色的,果然暗器中有毒。
朱少阳见此,知道再不把毒吸出,龙仙儿的命就保不住了。
于是,他运起真气,将双掌帖在龙仙儿的丹田以及患伤处。
龙千山见此也不阻拦,他知道朱少阳是在运功为女儿驱毒。
随着朱少阳的真气驱人以及时间的过去,龙仙儿渐渐有了反应。
紧接着她喉咙一涨,一口血吐在了朱少阳的脸上。
她睁开眼一看,发现朱少阳的双掌帖在自己身上,。心中不由十分羞怒,手一抬一巴掌打在了朱少阳的左脸上,随这眼一黑,又昏倒在椅子上。
朱少阳被龙仙儿一巴掌打得有些怒火,他不知道,古时候可是男女接受不亲的,他见龙仙儿体内的毒血已被逼出。
便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及毒血,随后又掏出一粒药丸给龙千山,说道:“龙小姐的毒血已被逼出,太师再让她服下此粒药丸,休息几日,便可痊愈了!”
说完,便向龙千山告辞。
龙千山一边道谢,一边令下人送来少阳出府,而他自己则忙叫丫环扶着龙仙儿回房休息,一场寿宴结果弄得龙府上下如此慌张,真是世事谁能预料!

这一天,朱少阳正在房里休息,心中一直在想着如何出皇宫。
突然,一位老太临在他房门前叫他即刻去乾清宫中一趟,说皇上有要事与他相商。
朱少阳闻及,便起身与老太监一同前往乾清宫。
原来,几天前张御史就向万历皇帝写了奏章,把李家父子在关外的所作所为-一作了陈述。并暗示皇上,应接受五代十国历史的教训,以防“陈桥兵变”,易姓改朝。
他明知故问地问皇上:“唐宋以来,几十年间皇帝就换了八个姓,战争不息,原因何在?”
万历皇帝虽是很少过问朝政,但对历史还是了解的,他叹息道:“战争不息,因家不安的原因,在于将领权力过重,君权反而弱小。要长治久安,就必须剥夺他们的权力。”
平日,万历皇上十分信用张御史,对他的奏章,言谈也很重视。
因此对李成梁地位益隆,兵权过重,格外存心。
当晚他在谨身殿,孤身对灯坐在书案前,面对众多弹劾李成梁的奏章,踌躇不定,暗自思忖,李成梁身为总兵,李氏一门又数将,确是兵权太重了。
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道:“李氏父子,若存二心,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呀!”
他不安地站起身,在花毡上踱着步子,又思考着.自从隆庆元年,李成梁出任辽东副总兵,这二十多年来,曾多次讨伐夷寇,屡立战功,若将李氏父子革职,谁人去镇守边陲?
烦恼、忧虑、恐惧,一阵阵向万历皇帝袭来。 当他百思而难寻出路时。
忽然,一个老年太临挑灯进来,伏身跪道:“皇上,已过二更,请皇上回宫安歇!”
万历皇帝闷闷不久,神情忧郁地走出大殿。
老太监提灯在前引路,皇上默然向乾清宫走去。
“踢踏!踢踏!”朝靴声在宫院回响。 “——!——!”
竹叶在两侧摇动,万历皇帝走着,走着。
蓦地想起“陈桥兵变”,刀光剑影仿佛就在跟前,他心里感动十分恐惧,仿佛身后有人跟随。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并未见任何人影。 “踢踏!踢踏!” “——!——!”
声音如故。 万历皇帝越走越感到紧张,两脚有些发颤。
他害怕起来,强作精神,小声喝问:“是谁在身后?”
说着刚想转身说话,在前面引路的老太临似乎听见皇上跟他说话。
但一句话也没听见,就忙回过头,举着灯笼,问道:“皇上,您有什么吩咐?”
“这”
万历皇帝还未来得及答话“乾清宫”里当值的宫娥,已经三五成群地迎来接架。
宫灯如昼,盘香缭绕。 万历皇帝在恍忧惚惚中躺在御榻。
他刚迷迷糊糊地入睡,李成梁的名字,响在耳边。
最使他惊慌的是李成梁就成了赵匡胤……最叫他害怕的是快到黎明的时分,他梦见李成梁手举利剑,从房梁上跳下,直刺他前胸……他惊叫着,醒了,再也不能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 万历皇帝用膳之后,就差人把张御史叫来,进殿议事。
万历皇帝的这次召见有些机密,他既不在“奏天殿”,也不在“华盖殿”和“谨身殿”,而是在“交泰殿”一座书房。
张御史进殿跪拜后,皇上就把他让到一座膝椅上,讲述了昨晚上的一切。
然后提起张御史上呈的奏书,说道:“爱卿的奏章,联已钦阅,甚合吾意。保是,如今辽东不稳,如果对李氏父子的惩办探之过急,恐怕会狗急跳墙,引火烧身。而如今,联的身旁又无人可重用,所以,爱卿,还是三日后答覆你吧?”
说完,便让张御史退了下去。 再说万历皇帝召见了张御史之后。
首先想到了让朱少阳去办此事。
一来他会武功,胆子也大,更重要的是他是上天派来的贵人,另外从那天晚上的长谈之中万历皇帝也知道了朱少阳曾在李成梁的手下当过谋士,对李成梁的为人也是十分熟悉。
想到这些,万历皇帝心中决定让来少阳到辽东一去。
于是,万历皇帝回到了乾清宫中,马上派人去叫朱少阳来见他。
万历皇帝见朱少阳前来,忙将他坐在自己身旁,待朱少阳坐稳。
万历皇帝便开口说道:“少阳,你对辽东总兵李成梁的为人可否了解?”
朱少阳不知皇上问此是何目的,当下开口说道:“这个星上,在下曾在李成梁的手下做过事,对共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于是便将李成梁克扣军切、欺骗钦天监,诬陷谋害努尔哈赤等行为-一说了出来。
万历皇帝听及朱少阳也是对李成梁如此看法,不禁心中更坚定了要设法除去李成梁的决心。
随即对朱少阳说道:“少阳,朕想派你去辽东一行,前去抚慰将士,犒劳三军,并以朕之命,调李总兵回京。”
朱少阳听了皇上的这番话,。已知皇上可能要对李成梁有所措施,另外听说李成梁手中也有幅四票图,皇上派自己前去辽东,自己不正好有此机会来敢得那幅图。
当即,朱少阳便答应了皇上,并决定明天离京,出使辽东。
这一天,佟养性又邀努尔哈赤去拜悯忠寺。
悯总寺是北京城两大名寺之一,位于宣武门外,是唐太宗时期修的。
金朝迁都这里后,曾做过考场,考试过“女真进士”。
当年宋金征金兵打到北宋都城汁京,把宋朝皇帝宋徽宗,宋钦宗曾擒到中都北京。
当时宋钦宗就被扣押在这座寺庙里,住了很长时间。
佟养性与努尔哈赤来到寺前,只见松柏青青,庙宇辉煌。
佟养性在前,手拿几柱香,随着拜庙的人群,从朱漆山门进去。
便看见庄严的大雄宝殿,此刻殿里香烟综绕,咏经木鱼之声盈耳,他们在观音前进了香,又瞻仰了十八罗汉的尊容。
随即走出殿外,在一片柏树林里歇息。
努尔哈赤是第一次送佛殿,并不了解佛教的宗旨。
他坐在青石凳上,问道:“佟老兄,那观音是什么神呀?”
佟养性经商多年,跑遍关里关外,拜过不少名山佛殿。
他见努尔哈赤发问,就不加思索地答道:“观间是佛教中的菩萨,其佛主叫阿弥陀佛,据佛经上说,观音专普渡众生,谁要遇难,只要老念叨他的名字,他就寻声去救。”
努尔哈赤听罢,摇了摇头,疑惑地问道:“据说当年来钦宗皇上普被俘押在这里,那么观音菩萨为啥不救他呢?”
“这个嘛……” 努尔哈赤问得佟养性张口结舌。
不过佟养性文思敏捷,精灵的小眼珠转了转,随口答道:“皇上不同凡人,是天赋神授的官,菩萨难救呀……”
“皇上不也算众生吗?”
努尔哈赤反问道:“既然皇上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为啥宋钦宗,宋徽宗在观音大殿当了阶下囚呢?”
佟养性见问题不好回答,应自我解嘲地说:“唉!信神,有神,不信,也就没神呗!”
“这倒是个理。”
努尔哈赤有所悟地说:“从宋氏王朝两位皇上的下场看,皇上并不是不可侵犯,也是可以抓,可以关,可以杀的,而该杀的时候,什么神也不救不了他。”
“佩服!佩服!” 佟养性想不到努尔哈赤会悟出这么多道理,连声称赞。
这天中午。 张御史派人来接佟养性和努尔哈赤。
二人尚未坐定,张御史就说,万历皇帝得了疑心病。 张府内。 三人分主宾人席。
在席中张御史告诉了努尔哈赤及佟养性,皇上将于明日派钦差大臣出使辽东。
同时告诉他们这位钦差大臣听说是皇上的亲戚,且对李成梁的为人也是十分了解。
努尔哈赤听了张御史的话,不禁问起钦差大臣的姓名。
张御史悄悄地告诉了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听后,心中不由想到,难道就是那位武林高手。
如果是他的话,看来自己的大仇能够得报,只不过未曾想到他竟然会是皇上的亲戚,这对自己以后的起兵恐怕会有所不利。
想到这里,他不禁决定明日得回去,以便趁此良机统一关外。
第二日,一早,努尔哈赤一行便回新兵堡。
同时,朱少阳也带着万历皇帝的圣旨,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带着一行百人,威风凛凛地出了京城,直奔辽东。
李成梁为人奸较、多疑。 多年来,他虽镇守辽乐,但在京城却有耳目。
因此,朱少阳一行刚一出京,那边消息早已传到广宁城。
这天,李成梁正在广宁城东北角的老虎圈喂虎。
他坐在虎坑东侧的木棚边,哼着小曲,把一块块牛肉丢到老虎嘴里。
这时,府内总管送来一封密信。
他手抓肉块,示意总管把信开开,他一目十行地看到第二页,说皇上要调他回京,且钦差大臣是朱少阳,也就是那个以前在他军中当过谋土的朱少阳时,他禁不住额头渗出冷汗,四肢发凉,身子发软。
若不是总管手疾眼快,扶他一把,非掉到虎圈里不可。
总管马上唤来轿夫,把李总兵抬回府内。
回到府内约一刻钟才苏醒过来,他坐卧不宁。
便立刻叫人把参与军机的三儿子李如桢,在外任军职回家省亲的李如柏,叫到跟前想与他们一同商议。
李如桢为人愚笨、怯懦,平日又依仗老子的权势,胡作非为。
他听钦差大臣即将到来,心里也是十分害怕。
便一时没有主见,急得只在父亲身边转来转去。
此时李成梁见三儿子象苍蝇似的转来转去,再加上心清不好。
因此,转得李成梁十分心烦,就放声骂道:“都是你们这些不肖之子,给我惹的是非,弄得我有话说不出!”
他霍地从软榻上坐起,躁起檀香木棍儿,连声吼道:“滚!滚!”
坐在椅子上的李如桢见父亲发怒,就暗生一计。
安慰父亲道:“父亲大人,何必为此事不安?孩儿有个主意,不知该说不该说?”
“说!” 李成梁拄着拐杖,支撑着老朽的身体。
李如桢不慌不忙地站起,伏到了李成梁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李成梁听罢,沉思片刻。
摇着头,说道:“不妥,不妥!万一叫皇上知道,可要是犯欺君大罪呀!”
李如相见父亲不解其意,就又申诉道:“如今皇上已被人蒙蔽,置我父子多年的军功而不顾,想置你于死地,爹爹,眼下已火烧眉睫,只好如此了!”
李成梁听完坐下来又思考了半天。
最后一扬拐棍儿,说道:“事到如今,就由你一手去躁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