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叔叔,第七十三章

  星期五

  终于有一天,世界上的动物全都消失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动物都灭绝了,由此引出了一串又一串的故事,遗憾的是,我收集到的都是些对话,不过,这样也好,你们看起来也不用费劲儿。
 

  8月27日
 

  星期四傍晚,坐在门口石阶上
 

  早安!这里有些新闻了!您猜怎么着?您永远,永远,永远都猜不到谁要来洛克威洛。有一封平莱顿先生给山普太太的信。他要开车经过柏克郡而他觉得累了,想要在宁静的农庄上休息一下。他可能会停留一星期,或许三个星期;他要视抵达时农庄的休闲气氛而定。
 

 

  亲爱的长腿叔叔,
 

  很难网罗什么新闻到信里!茱蒂最近变得如此深思熟虑,她想大谈世界事,而不是生活小节。不过如果您一定要听点新闻的话,那就是:
 

  我们是这样的忙啊!整个房子都好好的整理过,所有的窗也都洗过了。我今天早上要去康乃尔斯,去买些门口的油布,还有两罐大厅跟后面楼梯用的棕色地板漆。您可能会以为,从我们的大扫除来衡量,这房子还没打扫的很彻底;不过我跟您保证它原来就很干净了。不管山普太太多能干,她主要是个“管家婆”。
 


 

  我在想,您会在那儿呢?
 

  我们的九只小猪上周四越过小溪逃跑了,但是只有八只回来。我们不想诬赖谁,不过我们认为寡妇陶德的猪是比她原有的多了一只。
 

  不过,叔叔,男子不正是如此吗?他不给我们一点点暗示他何时会抵达,今天还是两个礼拜后的今天。我们都要战战兢地等候他的到来──如果他不快点来,所有的大扫除可能都要重来一回了。
 

  “呜……”
 

  我从来都不知道您在哪个世界中,不过我希望您在这酷热的天气里别待在纽约就好。我希望您是在山尖(不过不是瑞士,近一点的地方吧)赏着雪并想着我。请想想我吧。我很孤单,而且我希望被人想念着。喔,叔叔,我真希望我认识您!那样当我们都不快乐时,我们可以互相打气。
 

  我们最棒的一只母鸡,15个蛋却只孵出3只小鸡。我们想不出哪里是不对劲。
 

  农庄雇工带了一架小马车跟葛洛佛在下面等我了。我单独骑马──不过如果您能瞧见老葛洛佛,您就不会太担心我的安全了。
 

  “您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我想我不太受得了洛克威洛了。我想搬家。莎丽明年冬天要去波士顿从事社会工作。您不觉得我和她一道去会不错吗,这样我们可以一起租个小公寓?
 

  下周六晚上,学校有一场冰淇淋大会。欢迎合家莅临。
 

  我手抚着我的心──再见。
 

  “全世界的动物都灭绝了,我能不伤心吗?”
 

  我可以在她工作时写作,而晚上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早就想到您不太喜欢小公寓的提议。我现在就能读出您的秘书的信了:
 

  我在邮局用25分钱买了一顶新帽子。这是我的近照──我正要去帮忙收割的路上。
 

  茱蒂
 

  “看样子,您跟动物一定有很深的感情吧?”
 

  “致乔若莎·阿伯特小姐
  亲爱的女士,史密斯先生愿您留在洛克威洛。
  您真挚的,
  爱尔摩·H·葛利格斯”
 

  天已经暗得看不见了;无论如何,新闻也用光了。
 

  注:这个结尾很不错是吗?我从史蒂文生的书信里拿出来用的。

  “那当然。我得靠动物养活全家人呢。”
 

  我恨您的秘书。不过,说真的,叔叔,我希望能去波士顿。我无法留在这里。如果再没有什么事快些发生,我可能会穷极无聊到把我自己丢上屋顶。
 

  晚安,茱蒂

  “您得靠动物养活全家?”
 

  天啊!不过真热啊!所有的草皮都热死了,而小溪也干竭了,所有的道路满是灰尘。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下雨了。
 

  “没错。我抓到动物,就把它们卖给动物园,赚来的钱就用来养家里人呀!”
 

  这封信听来我好像病了,不过我没有。我只是渴望有些家的温暖。
 

  “请问您的职业是──?”
 

  再见,我最亲爱的叔叔。
 

  “猎人。”
 

  我真希望认识您
 

  “啊!……”
 

  茱蒂

 


 

  “唉,连老鼠也在地球上消失了。”
 

  “可不是嘛,过去老鼠多如牛毛,现在一只也没有了。”
 

  “我现在才发现老鼠一点也不讨厌,而且还特别可爱。”
 

  “是呀,在吃饭的时候,要是家里人谈起老鼠,我吃饭就会吃得津津有味。”
 

  “咱们以前太冤枉老鼠了。”
 

  “就是,过去咱们对老鼠的误解太深了。”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养一只老鼠。”
 

  “我也这么想。”
 

  (如果老鼠又多了的话,不知这两位先生又会作何感想)

 

 


 

  “唉,看来我这个兽医的饭碗丢定了──要知道,现在什么动物都没有了。”
 

  “那你可以改行嘛。”
 

  “改行?”
 

  “没错,我看你可以去当商品推销员。”
 

  “不行,推销商品我是外行。”
 

  “那你去开间书店算了。”
 

  “不行,不行。”
 

  “那你到底想找什么工作?”
 

  “对我来说,到医院里当一名医生,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啊……”

 

 


 

  “可惜,实在太可惜了。”
 

  “你说的可惜,指的是什么?”
 

  “马呀。唉,马就这么灭绝了,我画马的时候,再也没有模特儿了。”
 

  “不过,对你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画的马将会更加值钱。”
 

  “为什么?”
 

  “物以稀为贵嘛。”
 

 


 

  “请问你们为什么不买本商店的商品?是不是本店有什么服务不周的地方?”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明摆着的事?”
 

  “你们商店的皮包都不是真正的动物皮做的。”
 

  “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本店的皮包完全是货真价实的真皮制品,童叟无欺!”
 

  “那好,我问你,现在世界上的动物都灭绝了,你们制作皮包的动物皮都是从哪来的?”
 

  “这……”
 

 


 

  “老大,看来咱们这个集团得解散了。”
 

  “闭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解散?你小子想洗耳恭听手不干,再去叫警察来抓我,对不对?”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快说!”
 

  “老大,难道您没听说吧?现在世界上的动物差不多都灭绝了,咱们上那偷珍稀动物呀?”
 

  “笨蛋!这样不是挺好吗?”
 

  “……”
 

  “这样一来,任何一种动物都是珍稀动物,只要咱们弄到一只老鼠,或是跳蚤什么的,准得发财!”
 

  “可是……”
 

  “没有可是,我说不能解散就不能解散,我是老大,这里由我说了算。”
 

  (这个盗窃珍稀动物的团伙一直都没有解散,但是他们连一只珍稀动物都没找到。)
 

 


 

  “喂,是电视台吗?”
 

  “是的。”
 

  “请问你们电视台的《动物世界》为什么停播了?”
 

  “您是知道的,因为世界上已经没有动物了,我们没有了片源,这个节目只好停播了。”
 

  “但是你们还可以重播以前的《动物世界》呀!”
 

  “对不起,我们不能答应您的要求。”
 

  “为什么?”
 

  “我们刚接过另一个观众的电话,他请我们千万不要播放《动物世界》,因为他一看到电视上的动物,就会伤心得死去活来。”
 

 


 

  “现在,我郑重宣布──动物保护协会正式解散!”
 

  “为什么要解散呀?”
 

  “全世界的动物都灭绝了,还有什么动物可以让我们保护呢?”
 

  “啊,动物真的灭绝了?”
 

  “是呀,难道你们一点也不知道吗?”
 

  “我听说了,不过,我还以为是人家在开玩笑呢。”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虽然动物灭绝了,但是我们还可以成立别的协会呀,比方说,环保协会什么的。”
 

  “请诸位想一想,我们连动物都保护不了,成立别的协会又有什么用?”
 

  “……”
 

 


 

  “小朋友,你喜欢小动物吗?”
 

  “喜欢。”
 

  “可是,现在没有了动物,你伤心吗?”
 

  “伤心。不过,我想,总有一天,动物还会到地球上来的。”
 

  “为什么呀?”
 

  “因为我经常在梦里碰见小动物,他们告诉我,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的。”
 

  (记者的眼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