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儿就是腕儿,我看你不爽

殿下今天的心情不错。

殿下好像不开心?

听说昨天殿下去见一个您仰慕已久的大腕儿了?

今天我想来说说那些活在地狱里的人。

是的阁下。应该说非常好。

是的阁下。

是的阁下。

阁下说得是人间地狱吧!

有什么好事拿出来分享下嘛!

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您为了见他准备了整整一个晚上?

是的殿下。

事实上,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又被情绪左右了。

是的阁下。

他们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诅咒。久而久之,就跟中了邪似的,即使身在天堂也还是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今天我去参加了一个活动。

什么情绪?

那请问殿下,您见着他了吗?

这样的人目前好像在不断地增多呢!

在我看着门禁发呆,为如何进去发愁时,一个保安过来了。

通常是不好的情绪。

舞台真漂亮!

前段时间有句流传甚广,影响甚远的网络流行语叫什么来着?

他不仅没有像往常一样故意刁难我,反而亲自为我刷卡送行。

也就是说殿下现在的情绪很糟。

请问殿下,您见着他了吗?

画个圈圈诅咒你!

一句“我认识你”更是让我目瞪口呆!看着旁边正在为出示各类证件忙碌的同事,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是的阁下,我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

演出真精彩!

没错,据说这个“画个圈圈诅咒你”现在已经被人视为时髦行为,在年轻人中流传开来。

你们真的认识还是他认错人了?

我知道情绪是环境的产物,在产生这种情绪之前,殿下您去了哪里?

请殿下回答,您见着他了吗?

那请问殿下有过这种“画圈圈”的行为吗?

所谓认识倒谈不上,我们只是说过一次话而已。

我去看了一场电影。

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来!

是的阁下,当恨一个人恨得要命,却拿他没办法时,就会画个圈圈诅咒他。

我很好奇殿下您当时说了什么,居然可以让一个六亲不认的保安人员念念不忘到今天?

电影好看吗?

那上面不是挂着他的大名儿吗?他怎么没来?

那这种方法通常奏效吗?

事实上,我们之间什么都没说,我只是给予了他最初的理解和尊重。

倍儿爽!

他本来是要来的,可是他太忙了,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取消的。

对我而言不奏效不说,还恰恰相反,每次画完圈圈我都是脸色煞白的那个,而他都是红光满面的那个。

最初的理解和尊重?

那您还不爽?

不过,他在视频上给我们留了言,一大堆感谢的话,他的嘴可真甜!

殿下您知道为什么吗?

是的阁下。安保工作是一件很辛苦很繁琐却意义重大的工作,经常得罪人挨领导批两边受气不说,还常常不被人理解: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安吗?有什么可神气的?说得好听点你们是为社会的安定团结做贡献的杰出人士,说得难听点你们就是一条看门狗,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骗你的啦,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男主让我倍儿不爽!

他的嘴可真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不知道,阁下。

殿下好像是在说我。一旦碰到那些比较较真儿的保安我就是这种态度。

殿下能用几个关键词形容一下男主给您留下的印象吗?

他的嘴甜不甜跟我没关系,我关心的是他明天还来吗?

那殿下有没有听说过“能量守恒定律”?

那结果怎样?

Of course!

我不知道。

是的阁下。

不是吵起来就是打起来。

自卑自负,自暴自弃,生性多疑,小题大做,妄下断语,总之是一个空谈梦想,却对自己不负责任的孬种!更让人憋气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没做过一件让我倍儿爽的事儿。

那殿下您明天还去吗?

问题的根源就在这里:

总之为了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是吃尽了苦头,事后想想很不爽很不值,可下次遇到类似的事还是会故伎重演。

您甭说这样的男主是够窝囊废的,要知道他不是别人,他可是男主啊,一部戏的灵魂人物。唉,好好的一部戏就这么死翘翘了。那殿下说说这个男主都做过哪些让你倍儿不爽的事?

我想去的,阁下。

地球是个能量场,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振动频率,正常情况下爱和恨各占一半儿。

阁下有想过为什么吗?

首先,他说要让全世界都听到他的鼓声。为了证明他的决心,他接受了室友的挑衅,在宿舍楼高呼:我要让全世界都听到我的音乐!这是他刚入学时做过的最爷们儿的一件事儿。

那万一他还不来呢?

当你恨一个人时,大脑就像失去理智的小孩儿。他会拼命地向宇宙发出索取恨的信号,就像一个饿极了的小孩在不停地说我饿了一样。此时此刻,恨的能量可以巨大到让你心中的天平在瞬间倾向恨。这样做的结果是恨连带着各种负能量一起前来助阵,来喂养你心中那个因一时所需而诞生的恨,直到你对他产生深深的依赖,直到他长成参天大树为止。

跟自己居高临下的心态有关。

是够爷们儿的!撂我都不敢。咦!照殿下这么说,这不挺好一人儿吗?怎么会让您不爽的?

我就一直等到他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是的阁下,那些有圈圈的日子我的心情一直都很糟糕,倒霉事一件接一件不说,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一下子变成了面目可憎的仇人。那时的我就像一个走哪儿炸哪儿的炸药包,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成为导火线。直到经历了面目全非的“嘭嘭嘭”的巨响之后,我才幡然醒悟:我这哪是在诅咒别人,分明是在诅咒自己。

总是放不下身段来配合保安的工作,可能还没打心底里认可保安的社会地位吧!

是挺好一人儿,凡事三分钟热度,气死人不偿命的老好人儿!(气呼呼)

那他要是一直都不来呢?

是的殿下,一味的恨只会让一个人的心灵变成寸草不生的荒漠。

是的阁下。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学会尊重别人。

然后呢?

他不是那样的人,他说过来,就一定会来的。

世界上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恨中诅咒着这个世界;

尊重别人并不意味着贬低自己,尊重别人是把两颗心放到同等的高度,既不仰视也不睥睨。

然后就偃旗息鼓,一命呜呼了!

您就那么肯定?

世界上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恨中一步步地把天堂变成地狱;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啊,就这么一炮打响后,又一命呜呼了?!是够不负责任的。刚才白为他激动了半天,原来是个哑炮!

是的阁下,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世界上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恨中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还是天生的雷声大雨点儿小的那种!既然没那么大能耐,就别造那么大气场呗!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你说让人憋气不憋气!

殿下凭什么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难道这些惨痛的代价还不够吗?

是的阁下。身为社会组织的一份子,我们在渴望他人认可的同时是否先在心里认可了他人?尤其是那些身处社会底层渴望被认可的人。要知道他们已被我们匆忙的步伐忽略了太久太久!

憋气,实在是太憋气了!你瞧我都被他憋得喘不上气儿了!(憋气呼气)

(您可从来没对我说过如此肯定的话,小声嘟囔)

难道非要等到有一天我们的子孙后代守着一望无际的荒漠,用他们的最后一滴眼泪来祭奠他们的祖先时,我们才算玩儿完吗?

这还不算什么,还有比这更憋气的!

凭我的直觉,凭社会对他的评价。

我想这该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最残忍的诅咒吧!

在说这个更憋气的之前,我想先问阁下一个问题:如果咱们的艺术社招新,你想脱颖而出的话,是不是得带上自己的什么特长来着?

那都是官方的宣传,官方的话您也信?那都是用来……

天堂就在人间。

Of course!

那都是用来忽悠小朋友的,我知道。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我就纳闷儿了,一个走哪儿就把鼓带哪儿的人,为何偏偏在这种场合不把自己的鼓给带上?却非要选择一首自己刚写的,还不熟练的歌儿来唱,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这话你不知说过多少遍了!

哈哈哈,这种人是够傻的,比我都傻!

那您还信?

还是傻到家的那种!

我不信那些话,我信的是他的那个人。

此话怎讲?

对于名人而言,他的名字就是他的脸。

他一共报名参加了两届艺术社招新的活动,都是这种死法儿!

我相信没有哪个名人会愚蠢到拿着墨水儿往自己脸上泼的。

哎哟喂,我的小心脏快受不了了!

可这样的名人还少吗?再说了,他就是个人,有什么好看的?

就这,你就受不了了?看来这出戏你是没法儿看完了!

就算你真的见到他了,又能怎样?又能改变什么呢?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更憋气的还在后头呢?

我倒是觉得殿下应该抽空回家看看您的父母,我想他们更需要您!

啊,还有更憋气的?

不许你说他的坏话。

(导演啊,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吧,把我气死了,到底对您有什么好处嘛?)

他不是人,他是我心中的神。

估计这部戏下来,我都学会游泳了!憋气,呼气,憋气……

我看您就是一执迷不悟,无可救药的花痴。

哈哈哈,没想到阁下还挺幽默的。

你才花痴呢?你不仅花痴还白痴?

那咱们……还接着……游下去?

好了,我不跟你抬杠了。

好的……殿下……咱们……还……接着……游下去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喘不上气儿)

说正经的,我好像从没见殿下您如此虔诚地等过一个人?包括我在内。

唉,你说这林子大了,是不是什么鸟都有?越是自己一身刺儿的人,越是看谁谁不顺眼儿,好像全世界都跟他有仇似的。

你说对了,今生今世,只他一人,再无二心。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我的男刺猬,这回又扎谁了?

我就不明白了,您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的死心塌地?除非他曾给过您什么好处?

阁下的问题有问题!你应该这么问:他扎谁扎得最深?

恰恰相反,本姑娘是心甘情愿,主动投怀送抱的那个。

殿下说的是,这样的人没有扎不扎的问题,只有扎得深不深的问题。那他扎谁扎得最深呢?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笨蛋,当然是他最爱的人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他最爱的人?您可笑死银啦,这样的人还有最爱的人?

这世界上你不明白的事儿多了去了,如果什么都给你弄明白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嘛!更何况,他不是陌生人!

Of course!

他不是陌生人?那他是谁?殿下的又一个远房亲戚?

还是嘴上死不承认,心里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那种。

哼,俗!说了你都不信,他是那个掌握我命运的人!

阁下别说,这女主是挺好的一人儿,艺术社的骨干不说,人长得漂亮不说,还心地特善良。几乎是集合了女性身上所有的优点。

神马东西?

就是脑袋缺根儿筋!

他是那个掌握我命运的人!

哎,你怎么说话的!这可是本片中唯一让我感到有点儿爽的人,你还称她脑袋缺根儿筋?你还让不让导演活了?

一个连面儿都没见过的陌生人?就这么把我身边这位高高在上的殿下,您,握到手心儿里了?

要不怎么会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呢?

(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咬牙切齿)

好像说的是那么个理儿!

确切的说,我们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可为什么一朵好好的鲜花要插到牛粪上呢?这都什么逻辑嘛!看来这导演就是欠扁哈?让每个人都不爽。我刚有那么一点点爽的时候,你就开始不爽了。嘛玩意儿吗!

神马时候的事儿?怎么从没听您说起过?

殿下,可我们为什么会不爽呢?

具体哪天,不记得了,总之是有一天,还是不寻常的一天。比宋大妈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高档多了。

是啊,我们为什么会不爽呢?还是为一个这辈子都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银?如此不爽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倒想知道如何个高档法?莫非比我们的国庆大阅兵还高档?

图片 1

那……那倒不至于。别打岔,听我娓娓道来!

话说那天武警都出动了,周围全是清一色的警戒线。起初我以为是缉拿恐怖分子来着,赶紧找个没人的地儿躲了起来。后来通过风声得知,原来是他老人家大驾光临,我又赶紧跟个鸵鸟似的,连滚带爬地往人群里使劲儿地钻。我就这么钻啊钻啊……钻了半天,愣是没钻进去。

看来这人墙可真够坚不可摧的!

你还别说,腕儿就是腕儿,他老人家的人气儿就是高。估计耶稣来了都赶不上他。

(看来我这些年的顶礼膜拜没白费,骄傲的)

我们之间隔着茫茫人海,您就是那推波助澜的风头浪尖儿,而我只是茫茫人海里一朵不起眼的小狼花儿。只能默默地踮起脚尖儿,与您隔海相望。

搞得跟牛郎织女的鹊桥会似的!

没错,对我而言,当时的情景就是牛郎织女的鹊桥会。

然后呢?

然后,鹊儿散了,桥也断了,我在含情脉脉中,目送着我心中的神,渐行渐远。

就这么走了?

就这么走了……

就这么完了?

就这么完了……

妈妈咪呀,他老人家可算完了!

(长舒一口气)

等等等等,我和他没完!

啊,还没完呢?!

(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