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

殿下今天的表情很是凝重。

  今天我要说的这个推销员是“史上最差推销员”,差到什么程度呢?
  他的一生连一件东西都没卖出去。
  那也太差劲儿了,差到我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曾经我也和您一样不信,“现在可是市场经济,这样的人还不给饿成个鬼?”
  你猜他怎么说?
  劳阁下您费心了,我活得很好!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居然在我面前翻起了跟头。
  这么说,这样的人不仅存在,他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是这样的,殿下。
  那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他说这是他的祖传秘方,不会轻易向外人透露。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殿下,您,亲自去拜访他!
  好大的口气!从来没人敢和我这么说话。
  是的,殿下,我当时就回绝他了。
  我说殿下总是日理万机,即使他对你感兴趣,也没时间去见你。
  那他怎么说?
  他说,只给我三天时间。
  如果三天过后,殿下您没来的话,就永远也见不着他了。
  为了证明他能做到这一点,话还没说完,他就连人带房从我面前彻底消失了。
  这么说,他确实有个祖传秘方,而且这个祖传秘方还挺厉害。
  是的,殿下。
  他还说这个祖传秘方百发百中,没有一次不灵验的,他们家族的人就靠着它得享荣华富贵。
  为此,他还特地带我在他的宫殿里溜达了一圈,感觉确实不错!
  比我的还好?
  “殿下的根本就算不上宫殿,充其量不过是我这里一间被遗弃的小小阁楼而已,甚至连它都不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句话是谁说的?我要杀了他!
  殿下息怒,这句话是那个推销员说的。
  我不过是向您如实汇报当时的情景而已。
  这个人也太狂妄了,真是气煞我也!
  (我不把他的宫殿据为己有,我誓不为人!
  顺便再把他的祖传秘方拿来,我的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殿下请先消消气儿。
  如果您确实不想见他的话,我这就去回了他。
  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等等等等,谁说我不想见他了?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想!
  你看看我在位的这些年,哪天不是朝九晚五,日理万机?
  可我的辛苦付出又得到了什么?
  连年不断的灾荒瘟疫和百姓的怨声载道?
  再这样下去估计过不了多久,连我自己都得到街上乞讨了。
  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是的,够了,我连做梦都在想着,有一天能逃离这样的生活。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你说我岂能轻易言弃?
  那殿下的意思是,成交了?
  对,成交了!
  我打算明天就去会会这位大师朋友。
  看看这个号称“史上最差推销员”的人何以牛X到今天的?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每天只吃两顿饭,而这两顿饭的吃法我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我只知道历史上有个诗人叫李白,他每天喝酒为生,后来被人称作“诗仙儿”。我也知道酒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古代的酒更是精华中的精华,否则,李白就不会一口气儿成仙儿,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诗坛称霸数千年之久。
  我这个朋友呢,比李白更绝,他这两顿饭的吃法,说了你都不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说是两顿饭,事实上,只能算作一顿,因为一顿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五谷杂粮”,一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食粮”。
  说到这儿,我不由想起了鲁迅先生在《野草》中说的一句话:
  我好像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是血。
  没错,说的就是我朋友这样的人。
  你一定纳闷儿了,“现在又不是闹饥荒,干嘛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我是宁可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也不做那可怜的要命的饿死鬼!”
  想必说这话的不是出生在和平年代不愁吃穿的富庶之家,就是曾为地球超重做出卓越贡献的“大理石朋友们”。可能你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他们一生吃的东西都不及你一天吃的东西多。
  那他们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我这个朋友的故事。
  说是朋友,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但这次见面却给我留下了今生今世乃至下辈子都无法磨灭的印象。
  初次见到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他当时正准备吃饭,便招呼我坐下一起吃。所谓饭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常便饭,关键是这吃法,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只知道信佛的在吃饭前会超度一番,信基督的会祈祷一番。而我这位朋友既不超度,也不祈祷,而是把这顿饭的主人打回原形,并把他的祖宗八辈儿请来叙旧,说只有这样才能吃出饭的精华。他说每顿饭都是一位神仙的化身,如果不把这顿饭的主人请回来,你就吃不到这顿饭的“精气神儿”。
  听到这儿,我有点儿恍然大悟,“这不是《西游记》吗?我小学时候就看过,这道题难不倒我。”
  可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不是孙悟空,我没有火眼金睛,我又如何看得出来这顿饭的主人是谁?看来这顿有精气神儿的饭我是无缘吃了。
  于是,我被活生生的饿了三天三夜之后,便打道回府了。
  回到家,我就大病了一场。
  醒来后,我就成了那个朋友的盘中餐了。
  好了,以上就是我曾经吃过的让我毛骨悚然和落荒而逃的两顿饭的故事。
  对了,忘记告诉你这两顿饭还有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想必你已经听说过了,生和死。

霏霏服饰

是的阁下。今天我想和你来一场手心手背的较量。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还躺在床上听音乐的丽儿,被一阵猛烈的电话铃吵醒了。
“谁呀?”丽儿摘下耳机,懒洋洋的拿过手机:“谁?燕儿?你个该死的燕儿,也不让人家睡个安稳觉?”,“谁?谁是燕儿?请问你是丽儿小姐吗?”
“啊,哎,是我,你是谁呀?”丽儿吐吐舌头,忙立起来坐稳:“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呀?”
对方笑了:“现在不是认识了吗?我是亿财工贸人事部,丽儿小姐,恭喜你通过了本公司的面试,请你明上午九点正持身份证和学历证,到本公司报到。”
丽儿一下想起王军那笑眯眯的模样,不禁笑了:“好呀,还有一个人呢?”,“你说的是王燕吧?”
“嗯!”,“我们考虑她的文化较低,有些不太适合本公司的标准,是不是这次就不”,“那我也不来。”丽儿干脆的说:“我们是好姐妹。”
对方又笑了:“丽儿姑娘,工作是逛街吗?这一点搭不上边的,再说了,新员工的工作岗位能否胜任?还要看实际工作技能和态度呢。”
“对了,你说得完全对,工作岗位能否胜任?主要是看实际工作技能和态度,不是看学历高低。”丽儿抓住机会,毫不客气:“你们又怎么知道,王燕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完全是歧视低学历者嘛,彼尔·盖茨大学都没有毕业呢,不照样成功为全球首富?”
对方沉默了,然后说:“丽儿姑娘,你赢了,请明天上午和王燕一起来吧。不过,请答应我们,你不能将我们之间为她发生争辩一事告之她本人,这,你应该明白吧?”
“当然,谢谢你,再见!明天见!”,“明天见!”
丽儿一下扔了电话,高兴得在床上翻过来腾过去的打着滚。
妈妈进来了,脸上带着笑:“丽儿,这么高兴呢?还没饿?我把早饭给你端进来吧?”,丽儿摇摇头:“我不吃,因为我不饿。”
“你呀,仗着现在年轻,以后会得胃病的,就跟你爸一样,吃什么药都医不了。”,“哎呀,妈,你有事吗?一早就开始唠叨,烦不烦哪?”
“好了好啦,妈不唠叨行吧?”妈妈没有走开的意思,相反挨着女儿坐下,小心的问:“丽儿,妈给你说一件事行不?”,丽儿望老妈一眼,低下头拿起手机玩着:“行呀,你说嘛。”
“就是,就是,丽儿,王燕交男朋友了没有?”
丽儿奇怪的抬起眼皮盯她一眼:“人家交没有交男朋友,关你什么事呀?”,“是不关妈什么事,不过,她还小,又没有工作,交了男朋友,就更麻烦了。”,“……”
“你想想,二十出头的姑娘,什么人生经验都没有,自己都养不活自己,交男朋友不是自找麻烦吗?”
“哎呀,妈,你去上班嘛。”丽儿放下手机,一仰头靠在床头上,感到哭笑不得:“关你什么事呀?”,妈妈却没走开,倒是越来越严肃的看着丽儿。丽儿一下醒悟,坐了起来:“哦,你是在说我?”,妈妈无声的点点头,“扑嗤!”丽儿忍不住笑了:“煞费苦心。”
“什么苦心?”老妈一楞:“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
“为我?怕也是为了你们自己吧?”丽儿翻个滚,甩个背影给老妈:“有了男朋友,就要谈婚论嫁,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嘛。老了,没人管啦,看病没人扶,睡在床上没人端碗水,哎呀呀,多黑心哟。”
“你个疯丫头。”老妈笑骂道:“脑子转得挺快,嘴皮儿挺严厉的。”
“如果交男友不慎,又给你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哟,面子上多难看呀,亲朋好友面前下不了台呀。”,丽儿又是一滚:“报告老妈,我还没有交男朋友,我还小哩,
还没玩够呢,我可不想被人管着,一天到晚在我面前瞎唠叨,就像你一样。”
老妈吁了口长气,笑了:“唠叨你是爱你呢,等哪一天我不瞎唠叨了,你就是长大了,那当然好。”,丽儿瘪瘪嘴巴:“妈,你今天不上班呀?”
“还有件事儿呢”老妈没回答,而是望望丽儿,想下定了决心似的:“你去帮你小姨,自己可要注意哦。”
丽儿心里一动,抬抬眼皮:“注意什么?”
“反正,你是大姑娘了,该懂事了,自己看嘛。”老妈哼哼哧哧转开话头:“公司这几天正倒霉呢,环保局的查上门来,老板的头都大了,所以,我这几天也只能
呆在家里。对啦,我约了保险公司的小赵,下午要来谈签保,你下午呆在家,哪儿也不要去呵。”
丽儿不满的看她一眼:“答应了人家的,不去行吗?我们还是亲戚哩。”
老妈敲敲自己脑袋瓜子:“唔,瞧我这脑子,唉,四十五,打屁股,记性好,忘性大了。去吧去吧。”,丽儿不管她了,抓起了手机:“燕儿吗?起没有?”,“哪
像你大小姐?我早起啦,忙着呢,什么事?”
“面试有结果了吗?”,“没有哇,算了,真是被涮掉了。”
丽儿笑了,猛喊道:“知道吗?明上午持你的身份证和学历证,和我一起到亿才工贸报到。”,“和你一起?搞错没有哦?”王燕在那边兴奋的喊:“你说梦话吧?”
“行了,今晚不管多晚都在家等我。算啦算啦,我来一趟算了,电话里给你个疯子说不清楚。”,“哎,下午不行吗?”
“下午我要帮我小姨,晚上,拜拜!”
下午三点正,丽儿到了“霏霏服饰”。
忙得焦头烂额的小姨喜出望外,从人堆中一把拉住她:“快,搭个眼睛盯到,有顾客问价,你就问我,一定要把客人缠到,你懂的。”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丽儿点点头,立刻进入了角色:“看到走呀,盯到起呀,新款式,刚上柜,这边来哟!价钱公道,质量上乘,信誉至上哟!”,
丽儿甜甜的嗓门儿,再加上倩丽的身影,跟着又一拨顾客涌进了门。
也是小姨财运好,当初仅仅花三万块钱盘下来的门面,这些年顺风长,据说有人出了十倍的价格,小姨也没卖。为这事,老爸老妈急得那几天手心拍打着手背,直叹可惜。
可更绝的是,去年城市大翻修,小店门前的人行道变成了六人宽三行道的大马路。退到红线后的小店门前又修起了更宽的步行街,那来来往往的人哪,真如过江之鲫了。
一位姑娘挽着一个小伙子的胳膊肘儿,指着件新款的“蒙娜丽莎”短身衣:“这衣服什么价呀?”,丽儿瞟瞟它就要问小姨,可一看小姨却被更多的人们包围着,想想,就伸出了根指头。
“二百?”,“二千!”丽儿笑着说:“正宗法国货哟,瞧这打工和面料。”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取来看看行吗?”,“当然可以!”丽儿一面取下衣服,一面瞅着姑娘明显比脚长的腰背:“美女,你要是穿上它,肯定比你现在的气质美多了。”,小伙子接过,殷勤的转拿给女友:“进去试试吧。”,姑娘满意的笑着,拎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妹儿,嘴巴好甜哟。”那小伙乘机套着亲乎:“只是你这一喊,我又得出血了。”
丽儿一面忙着一面笑:“女买衣,男掏钱,天经地义,再说,不过二千来块,大哥不是舍不得吧?”,“哪里哪里,妹儿,说真的,少一点,这衣服的水份也太大了点哟。”
“大哥别乱说哇,我们还要吃饭呢。”丽儿瞟瞟小伙:“真舍不得?就算了。”
女孩儿穿着“蒙娜丽莎”笑盈盈的出来了,往镜子和恋人面前一站:“合不合身?瞧仔细点。”,小伙子立刻堆满笑容,站到女友身边,这扯扯,那拉拉的,然后眯起眼睛定定的瞧着镜子中的丽人儿:“美,漂亮,就像专为你定做的。”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真的呀?”女友转一个身,又转一个身,喜不自禁。
丽儿斜睨着那女孩儿露出的一截白白腰际,有些发笑。说实话,这种短身衣,对那些身体比例好,也就是一般腿比上身长的的顾客合适。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而她这种上身比身大腿长的顾客,显然不太对路。也只有这时,丽儿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投其所好?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老板,少一点行不?”女孩儿一个旋身转在丽儿面前:“我要了,诚心要。”,“那好,一口价,1700。”,“老板,再少点嘛,我们真的要。”小伙子也凑上来:“1400,包了。”
“哎呀,我进价都是1300,总得要我吃口饭吧?”,丽儿委屈的叫起来:“我再让一步,1600,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得关门啦。”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小伙子迈上一步,还想还价,女孩儿发话了:“1600,包上。”,“包上,包上。”小伙子只得掏腰包,边数钱边咕嘟:“有没有发票哟?包不包修哟?”
丽儿接了钱,对他笑嘻嘻的说:“我们这是个体生意,没听说过买衣服还要发票的,大哥,真逗玩儿。”
空闲了一口气的小姨接过钱,也笑眯眯的说:“放心,‘霏霏服饰’一贯信誉第一,童叟无欺,有口皆碑的。”
丽儿麻利地用精美的包装袋装上“蒙娜丽莎”,递给小伙子:“慢走,欢迎再来哟。”,“老板,有没有名片呢?”,那姑娘不高兴了,一把拉住小伙子就走。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才送走一拨,又涌进一堆,步行街真是送钱的传送带呀。
丽儿这才发现,那二个营业员根本就没有请假,还在其中忙得头昏眼花的;而小姨眼看得顾客们纷至沓来,知其一半是由于步行街顺路和氛围吸引,另一半呢,则是为了丽儿的缘故,不由得笑逐颜开,么喝得更响遏行云:“来呀来呀,新款新价,信誉第一呀。”
乱蓬蓬的人流中,高挑苗条二八芳龄的丽儿,站在门口,恰如出水芙蓉,清纯可爱样,天然去雕饰,嗓门儿柔柔的,声音甜甜的,多远都能看在眼里。
丽儿注意到,几个青年站在门外,注视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丽儿忙着招呼顾客,一面偷偷地打量着那几个男孩儿。男孩儿们都不错,挺拔阳光,气质外露,像是演艺公司的星探。丽儿忽然感到浑身燥热,一个念头闪电般划在自己的脑海:“星探?真是星探吗?”
王燕就说过自己举手投足间极有味道,像个明星。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其实,明星又有什么不得了?还不是给媒体抄作吹捧的?瞧那赵薇,不过就是一个邻家女孩儿嘛,有什么出色的?可一上银幕,酸文人们几吹吹,不得了啦,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就成了大眼睛演技突出的明星啦,不知找了多少钱哦?羡慕!
二个中年人大咧咧的进来了,离得老远就喊:“凡儿,有新款新货吗?”,“哟,谢大哥,当然有啦,才进的法国新款,就等你啦。”
小姨笑呵呵的,右手一抖,一包硬壳“熊猫”亮了出来:“今天有空出来逛荡逛荡?怎么大嫂没来?”

一场手心手背的较量?听名字蛮好玩的!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是的阁下。在这场较量开始之前,我想先给阁下讲一个故事。

还可以听故事,真好!

故事发生在一个偏远山区:有这么一户人家,老大很能干,老二是个窝囊废。为了给这个窝囊废娶亲,老大是什么法子都想了,结果还是两个字,没戏。眼看老二的年龄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还不拖累自己一辈子。为了摆脱这个累赘,他和媳妇密谋,联合策划了一场婚姻骗局。把当初本该自己承担的责任推给了一个无辜善良的姑娘。眼睁睁地看着一出悲剧上演,却无人问津。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这也忒儿缺德了吧!一个好好的姑凉就这么完了?

是的阁下,还是因为善良完的。

是够悲剧的!看来这人就不能太善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更可悲的还在后面呢?知道真相的孩子在心事重重中长大了,面对一个有名无实的家庭,孩子的心都是破碎的。他一直都无法从阴影中走出,即使是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因为他打小就是看着一出悲剧长大的,他不想再去重演这出悲剧。

看来这一个扶不起的破拉斗是毁了两代人的幸福啊!

(一个破油瓶还腥了两窝人!唉,这都神马银嘛!)

是的阁下,我要说的这场手心手背的较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啊,这就开始了,我还没从悲剧中走出来呢,容我喘口气儿再说!

我这叫趁热打铁,如果你不想故事中的孩子一直悲剧下去的话,就赶紧想办法走出来!

菲菲服饰,让人毛骨悚然的两顿饭。(一边走来走去,一边不停地念叨:走出来,我要走出来!出来,我要出来!突然拍了下脑袋,有了)

殿下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孩子重建幸福的信心。多去接触幸福的人,幸福的事。不要再和过去的不幸纠缠,要知道纠缠的结果就是酝酿下一出悲剧上演的过程。

要知道纠缠的结果就是酝酿下一出悲剧上演的过程?这话怎么这么绕啊?阁下能通俗地讲下吗?

就像你明知道这个人是坏人,还和他纠缠不清,明知道这条路是错的,还要不明不白地走下去一样,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食其果。在我看来,这些坏人坏事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给人以警示,让人引以为戒。经历过不幸的人千万不要把不幸当作不幸,这是受害者心理,要有化不幸为幸福的能力。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像化压力为动力一样化不幸为幸福!阁下这句话说的不错。

呵呵,殿下过奖了,和您老人家的学富五车相比,我只能算个皮毛,皮毛而已。

阁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谦虚了,真是近朱者赤啊!

没错,这正是我送给故事中的孩子的那句话:你要把“化不幸为幸福,化悲剧为喜剧”这句话当做一生的课题来做,这是你走向幸福的唯一通道。同时祝你好运,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