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伯阳七返丹砂诀,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之一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之二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之一

序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

经名:魏伯阳七返丹砂诀。原题黄童君。狂解。宋《崇文总目》及《通志艺文略》均着录《七返灵砂歌》一卷,题徒汉魏伯阳撰,黄君注。当即此书。约出朴隋唐之际。唐人陈少微《七返灵砂论》,与此书内容大致相同。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街类。

明神丹之由致取人贵法

黄帝受还丹至道於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黄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黄帝日:凡欲长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吐故纳新,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兔於死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与天地相毕,与日月同光,坐见万里,役使鬼神,举家升虚,无翼而飞,乘云驾龙,上下太清,漏刻之问,周游八极,不拘江河,不畏百毒。

经名:黄帝九鼎神丹经诀。撰人不详。凡二十卷。其卷一为《九鼎神丹经》
本文,出於汉末。徒十九卷为注诀,约出於魏晋至隋唐。详官外丹炼制及服用方法,征引广博,是研究汉唐炼丹术之重要史料。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魏伯阳七返丹砂诀

臣按还丹之九法也,盖九天元道君九方之上经。上古真人王乔、赤松子、黄帝,受之於玄女。玄女者,天女也。第一道明真人之道,素女真人者,神仙之主也。天地之师,位日真人,则神仙皆师焉。真人先天而生,后地而死,水不能漂,火不能烧,毒不能伤,兵不能害,神通变化,任己由心,役使众仙,靡不成就,晓鉴灵药,通于神明,故经曰真人焉。服丹者身则神仙,为真人矣,能召风伯使雨师也。仙人者位升百鬼,身压万精,所谓服食小丹,云母八石草芝药所致也。青腰玉女者,风伯之女也。殊卑於玄女、素女也。玉女者,凡人之女也。学得道号为玉女,并神仙之妻妾仪使也。此《九丹经》,本是王乔、赤松子、黄帝受於玄女,非余小仙之所传受也。

黄帝以传玄子,诚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者。苟非其人,虽积金如山,地方万里,亦勿以此道泄之也。得一足仙,不必九也。传受之法,具以金人一枚重九两,金鱼一枚重三两,投东流水为誓,金人及鱼皆出於受道者也。先斋沐浴,设一玄女座,於水上无人之地,烧香上白,欲以长生之道,用传某甲,及以丹经着案上,置座在此,今欲夹道。向北伏一时之中,若天晴无风,可受之。受之共饮白鹦血为盟,并传口诀合丹之要,及投金人金鱼於水。万兆无神仙骨之者,终不得见此道也。

目录

黄童君注解

臣按葛洪云:按《 黄帝九鼎神丹经》
日:黄帝服之,遂以升天。若以呼吸导引,及服草木之药,可延年,终不免於死也。若服神丹,令人寿无穷也,与天齐毕,乘云驾龙,上下太清。故黄帝以传玄子,诚玄子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者,苟非其人,虽积金如山,勿传之也。受之者以金人金鱼,投於流水,以为盟誓,敌血为盟。若无神仙之骨者,亦不可得闻见也。得闻见者,有此道之分矣。夫合丹者,求於名山之中,无人之地,结伴不过三人,先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洁,勿经秽污,及俗人往来,不信道者勿令知之,此人谤毁神药,药即不成。成即举家皆仙,不但一身。俗人不合神丹,及只信草木之药。且草木药埋之即腐,煮之即烂,烧之即焦,停之即朽,不能自生,何能生人。不能自坚,何能坚人乎。此九丹者,长生之要也。非凡人之所闻见之矣。

黄帝日:欲合神丹,当於深山大泽,若穷里旷野无人之处,若於人中作之,必於高墙厚壁,令中外不见亦可也,结伴不过二三人耳。先斋七日,沐浴五香,置加精洁,勿经秽污、丧死、嫁女之家相往来。

卷一

天生玄女,

第一丹名曰华丹。经云:此丹服之,七日得仙。以玄膏丸,置猛火上,须臾成黄金。又以此丹二百四十铢,合水银百斤,火之赤即成黄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更封其药,而火之,日数足。经云:元不成也。

黄帝日:欲市其神药,必先斋七日,以子丑日沐浴,以执日市之,当於月德地坐,勿与人争贵贱。玄女日:作药以五月五日大良,次用七月七日。始以甲子、丁巳、开除之日为善,甲申、乙巳、乙卯次之。作药忌日:春戊辰、己巳,夏丁巳、戊申、壬辰、己未,秋戊戌、辛亥、庚子,冬戊寅、己未、癸卯、癸酉,及月杀及支天季、四孟仲季、月收、壬午、丙戌、癸亥、辛巳,月建、诸朔望皆凶,不可用以起火合神药。慎不得与俗问愚人交通,勿令嫉拓多口舌人、不信道者,闻知之也,神药不成。神药成,便为真人,上天入渊,变化恍惚,可以举家皆仙,何但一身。俗人惜财,不合丹药,及信草木之药。且草木药埋之即朽,煮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焉能生人。可以疗病益气,又不免死也。还丹至道之要,非凡所闻。

黄帝九鼎神丹经

玄女,水银,位居太阴,故日玄女。

第二丹名曰神符丹。经云:服之百日,仙也。行大水,以此丹涂足下,即可步行水上不没溺。服去三尸九虫,皆即自消亡,百病自愈也。

黄帝曰:起火时,当於釜边施祭,以好白酒五升,牛羊脯各三斤,黄粱米饭二升,大枣三升,梨一斗,熟鸡子三十枚,鲤鱼三头各重三斤,凡用皆三案,案皆用二杯,烧香,再拜。祝曰:小兆臣某,共诚惟大道君、老君、太和君。一辰小兆臣某贪生乐道,某令药不飞不亡,皆使伏火。药已好善,随手变化,黄白悉伏,服药飞仙,朝於紫宫,命长无极,得至真人。行酒起,再拜毕,诸赤果木橘柚皆上之讫,然放火如法。

卷二

地出黄男,

第三丹名曰神丹。经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六畜吞,亦终不老不死。又辟五兵。服之百日,得仙人玉女,山川鬼神视之,皆如人形也。

黄帝曰:欲作神丹,皆先作玄黄。玄黄法:取水银十斤,铅二十斤,纳铁器中,猛其下火,铅与水银吐其精华,华紫色,或如黄金色。以铁匙接取,名日玄黄。一名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当纳药於竹筒中,百蒸之,当以雄黄、丹砂水和飞之。雄黄丹砂水,在《三十六水中》。

明神丹之由致取人贵法

黄男者,硫黄也。太阳之精,故谓之黄男也。

第四丹名日还丹。经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朱雀凤凰翔覆其上,玉女来侍。以一刀圭,取水银一斤,火之立成黄金。以此丹涂钱物,用之即日却还。以此丹书凡人目上,百鬼皆走避之矣。

黄帝曰:又当作六一泥。泥法:用矾石、戎盐
卤咸、誉石四物,先烧,烧之二十日命东海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多少自在,合捣万杵,令如粉。於铁器中合裹,火之九日九夜。猛其下火,药正赤如火色。可复捣万杵,下绢筛,和百日华池以为泥。当开。以泥赤土釜,土釜令可受八九升,大者一斗。涂之令内外各厚三分。毕之於日中,十日,令乾燥。乃取胡粉烧之。令如金色。复取前玄黄各等分,和以百日华池,令土釜内外各三分,暴之十日。令大乾燥。乃可用飞丹华矣。又法:作药釜及六一泥讫之时,着瓮内盖口阴乾,瓮去地三四尺,勿令湿。

卷三

皆受性太和,感灵妙之气。

第五丹名曰饵丹。经云:服之四十日神仙,鬼神侍,玉女至也。

第一神丹名曰丹华

明择师受诀不籍真人法

言此二物,皆禀冲和灵妙之气。

第六丹名日炼丹。经云:服之十五日仙也。又合汞火之,成黄金也。

作之法用真砂一斤。亦可二斤。亦可十斤。多少自在,随人富贫。纳釜中。云以卤咸覆,捣之。以六泥涂釜口际会,无令泄也。谨候视之,勿令有拆如发,则药皆飞失其精华,但服其糟滓,无益也。涂讫;乾之卡余日,乃可用。不乾燥。不可火之也。先以马通糠火。去釜五寸,温之九日九夜,推火附之,又九日九夜。以火囊釜半腹,又九日九夜。凡三十六日,可止火一日寒之,药皆飞着上董,如五彩琅玕。或如奔星。或如霜雪,或正赤如丹,或青或紫。以朋扫取,一斤减四两耳。若药不伏火者,当复飞之,和以玄水液、龙膏泽,拌令浥浥。复置玄黄赤土釜中,封其际如始法,猛火飞之。三十六日药成。凡七十二日毕矣。欲服药,斋戒沐浴五七日,焚香。乃以平旦,东向礼拜长跪,服之如大黍粟,亦可如小豆。上士服之,七日乃升天。中士服之,七十日得仙。愚人服之,以一年得仙成。以其丹华,釜飞第二之丹,及九丹、一切神丹,大善也。玄女曰:作丹华成,当试以作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者药不成。药未伏火,而不可服也。或涂釜不密,或是犯禁所致。云更准前飞之试之。龙膏丸之如小豆者。致猛火上,鼓囊吹之食顷,即成贫金。又以二十四铢丹华,点粉汞一斤,亦成黄金。黄金成,以作筒盛药;又以一铢丹华,投汞一斤,若铅一斤,用武火渐令猛吹之,皆成黄金也。斤与铢慎勿多,多则金刚,少则金柔,皆不中槌也。又云:金若成。世可度。金不成,命难固。徒自损费,何所收护也。

卷四

以阳守阴,借位而居。

第七丹名日柔丹。经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秋覆盆汁和服,九十岁翁皆有子。与铅合之火,即成黄金也。

第二神丹名曰神符也

明防辟恶邪魅守神保身知

汞本丹砂,化为水银,即居其阴,是借位也。

第八丹名日伏丹。经云:服之即日仙也。以丹如枣核者带之,百鬼避走。以此丹书门,邪精不敢前,又辟盗贼虎狼也。

取无毒水银。多少自纳在六一泥釜中,封之乾讫,一如调治丹华夫也。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鲤鱼胆。复封涂如初,复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龙膏。名曰神符。取铅黄华十斤,量器中,以炭火之,即又取水银七斤,投铅中,猛火之须臾,精华俱上出,状如黄金,又似流星。紫赤流珠。五色玄黄。即以铁匙接取之。得十斤,即化九转。名曰丹华之黄。一名玄黄之液,一名天地之符。即捣治汞,化为丹,名曰还丹。圣人秘之。非凡俗道士之所知见也,非殊达者不能知也。火名子明。汞亦名子明。一者,铅精也。一名太阴。一名金公,一名河车,一名姹女,一名立制石。下愚治调,直用山中立制石,实非也。真人曰:石胆皆出铅中。凡人愚昧,治调神药,反用羌里石胆,非也,去道万里,为药故不成也○
真人曰:以丹砂精化为流珠霜雪,铅精化为还丹,黄白乃成,服之神仙矣。不用此二物调治,药虽得丹,服之犹候死矣。太阴者铅也,太阳者丹也。取汞九斤,铅一斤,合置赤土釜中,猛火上从平日一至日午上哺。一云:日下时水银与铅精俱出,如黄金色,名曰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一名黄华。以井华水火之,名曰黄华池。一名黄龙,一名黄服,一名立制石。取玄黄和以玄水液,合如封泥,丸之,纳赤、上、釜中,以六一泥内,伏之令各厚三分,令乾十日,无令泄。以马通若糠火,火之八十日,当成金药。取玄黄一刀圭,纳猛火,以鼓囊吹之食顷,皆消成黄金。黄金若不成,药仍生,未可用也。当更纳赤土釜中,如前封泥,火之八十日,药乃可用服矣。玄黄一名伏丹,一名紫粉。欲服之,当以甲子日平旦,向束再拜,服如小豆,吞一丸,日一,百日神仙,万病皆愈,大癫大癞并愈,无所不疟。即服以百日华池,和玄黄令如泥,以置直两赤土釜中,内外各厚三分,纳水银一斤,亦可十斤。作药多少任意,三斤可以仙一人耳。可得玄黄精十两,取汞三斤,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其上,厚二寸许,以一土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外内固济,无令泄。置日中暴令大乾,乃火之。湿者不可,得火即坼破。如调丹华法,以马通若糠火,火之九日夜,寒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状如霜雪,紫红朱绿五色光华,厚二分寸余,以羽扫取之,和以黄狗大胆,亦可以河伯余鱼者。诀云:是鲤鱼胆和之。一云:以此玄黄,令如封泥。注云:其所丸之物,诀云是水泉也。复丸纳土釜中,已下同。丸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之,令厚一寸。一云:釜合盖之,以六一泥封之,如初法暴十日令大燥,乃火之,湿者不可也,得热釜即拆也。复火九日夜,可止,一日寒之,发开,以羽扫取着上釜精飞,若但紫名日神符还丹,和以龙膏,丸如小豆。常以甲子平旦,束向再拜长跪,服之,百日与仙人相见,玉女来至,於是从诸神方而飞行矣。欲渡大水,和神符以龙膏,若河伯,余以涂足下,行水上足不.没溺也。欲入火,服一丸即不热也。服药百日,三尸九虫皆自败坏,长生不死也。

卷五

以阴返阳,还归本性。

第九丹名日寒丹。经云..一刀圭服,百日仙人,玉女来侍,飞行轻举。经云:凡此九丹,得合一丹,便仙矣。不在悉作之,在人所好耳。凡欲服九丹,欲升天则亦随心,如欲且止人问亦任意,便能出入无问,不可害矣。

第三神丹名曰神丹也

明朱成神丹必藉资道之绿明道家三皇文五岳真形图明符致神验

炼汞成砂,还归本性

臣按金液还丹法合成者,依经服一两便升仙。若未欲去代,且住世为地仙者,斋一百日,服半两,则长生不死,万害百毒不能伤,可以畜妻子。若居官秩,在意所欲无所禁。若后欲升天者,乃斋更服九丹满一两,便即飞仙矣。凡欲升天,皆先断谷过一年,方服之也。

先以六一泥,泥两赤土釜内外,令厚各三分。又取牡蛎、赤石脂、磁石,法无磁石,存本不改。凡三物分等,调治之万杵,令如粉。和以百日华池,令浥。一云:以直釜中,涂釜内服,又以玄黄华,着此直上,令厚一寸许。乃取帝男二斤,雄黄也帝女一斤雌黄也先以百日华池,小沽之濡之,乃即上不敢飞。乃铁臼中调梼之万杵,令如粉。上釜中,复盖以黄粉,令厚一寸许,以一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勿令泄气,乾之十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火去釜边五寸也。以推火拥之,九日夜也。推火至釜一日,猛火九日夜,以大壅至釜半腹,火之九日夜,止。凡三十六日。一日寒之。以羽扫飞精上着者,和以龙膏,通纳釜中也。复泥封之,乾之,复火之三十六日。一云:二十七日。止,一日寒发之,以羽扫取之,名日飞精,治之者曰神丹。上士服之一刀圭,日一,五十日神仙。中士服之百日,愚人服之一年,乃神仙矣。凡夫男女小儿奴婢六畜,以与服之,皆仙而不死矣。辟五兵,带系之,夫神多所卫护,辟兵。服丹百日,诸神仙来迎之,即玉男,即玉女,即玉童。山卿泽尉皆来侍从,见形如人。度代无种,事在人耳。

卷六

张翼飞虚危,此乃一变。

臣又按《 真人九升经》
云:凡服九丹欲升天者,如正经上法所服日数也。若欲地仙者,可如上之半者,以数臧之,虽臧亦长生无问,不可得害。后若欲升天者,更服上药。臣按此说,凡服神丹大药,依经日数,即轻举升天。臧半服之,即长生不死,即是地仙,无疑也。

第四神丹名曰还丹

明神丹功能求皆有益之道

张翼者,南方之宿。虚危者,北方之宿。丹砂化汞,汞反成砂,南北往来,易其形貌,此一变者也。

臣闻学道不成,所由有八。一者偶知一事,便言已足,劬劳鼎火,皓首无成。二者虽奇方,谓非实法,求之不已,遂至盖棺。三者真伪不分,无师取诀,意无一定j
消弃光阴。四者恃所聪明,忽略知法,自言已得,不尽师心。五者真方秘诀,非易见逢,谓在名山,历险损命。六者家无担石,饥寒切逼,得如不得,知如不知。七者性不专精,复无蓄积,明师已诀,疑而不行。八者所遇之师,师素狭劣,惜其浅短,不尽教之,云道不多,娇生宝秘,谓以为实,遂至守株也。

取矾石、誉石、代赭、戎盐、牡蛎、赤石脂、土龙矢、云母、滑石,凡九物。皆烧之一日一夜,猛其火,皆合治梼,令如粉。和以左味,令如泥。以直一釜中,纳汞一斤。次以帝男,次以曾青,次以矾石,亭脂,次以卤咸,次以太一禹余粮,次以矾石。誉石在上,而水银独在下也。凡七物,各异器调梼之,令如粉。以水银一斤.独在下,余先乃以次纳之。以一釜合上,以左味和六一泥,泥之封令密,暴之十日。置铁弋三柱上,令高九寸,以马通糠火,火之,去釜底五寸,候其火九日夜没。增火至釜半腹,九日夜。常以湿布加釜上,令药不飞。视布乾,取复濡湿之。凡八十一日止,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釜出五色,飞法一同,药之要也。以鹦羽扫取之,合以百草花,以井华水一服之,一百日朱雀凤凰翔覆其上,神人玉女至。二百日登天入地,仙人来侍。一年,太一以云车龙马迎之矣。服此丹令人不饥不渴,百岁。辄饮石泉,食枣栗二十枚,牛羊脯五寸。又以还丹涂钱,用市物,钱即日皆自还。至以还丹书人目匡郭上,百鬼皆走避去。又以药一刀圭,粉水银一斤,火之立成黄金。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九日夜,乃成真金也。

卷七

受生七返,变化神灵。

夫道不在多,莫谓小法者,即是大丹之中,莫过九鼎之道,出自真人。真人以传玄女,玄女以传黄帝,帝得之以传玄子,自时厥后,得法为真人。不闻真人更亲指授,得至者则为可尚。后代贵耳贱目,弃近遂远。则秦皇睹安期而失道,汉武求少君而不尽,别寻方丈,远涉沧波,卒可成功,虚摩爵赏。善求者不在任用,巧取者不劳蹴迫。轩辕之临天下,广成不与焉,德政不以为损也。唐尧之有四海,而巢由不佐焉,后德不乏也。四皓凤戢於商洛,而不妨大汉之多士也。周党鳞诗於林薮,而无亏於孝文之刑措也。

第五神丹名曰饵丹

明守一避邪及釜鼎丹屋

炼变七转,乃神灵也。

宠贵不能动其操,心安静默,性恶谊哗,以纵逸为惧,以荣任为滞;萧索舰缕,茹草操耜,以芳林为台榭,以峻岫为大厦,以翠兰为茵褥,以绿叶为帷喔,荷裳以代衰服,葵蕾以当嘉膳,匪躬耕不以充肠,匪妻织不以蔽身,守常待终,骯其三乐,不惮速死,不营苟生,辞千金之重聘,忽卿相之贵位,荡然自纵,无所修为,咸为当时称尚高逸。此辈上不能益国,下无以利人。良史之谈,犹称人物,瓦有求长生之上道。

取汞一斤,置六一釜中。又取帝男一斤,梼之如粉,加汞上,禹余粮一斤,梼之如粉,加帝男上。以六一釜合之,封其际,以六一泥泥之,令乾。加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止。更以炭火烧之,九日夜乃止。火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如霜雪。以羽扫取之,和以龙膏、少室天雄分等,乃鹦子服。一云鹦子血。一刀圭,三十日羽飞仙矣,万神来侍卫,玉女皆可役,神仙迎之,上升天矣。百鬼社稷神,风伯雨师,皆来迎之,可使役。

卷八

太阳白汞,本含赤水。

盖学神丹之大法,不肯役身於俗,唯以药物自助,使外患不及,内疾不生,旧身改容,久视不死,精心不息,校练众方,得其效验,审其优劣,必有以后,骯其尘壤,以声为朝露,八极之内,将诅几人,其志远矣,其益大矣。攻务要藉,不此一二三人,若逼迫之则不成矣。夫景风起而裘炉息,王化隆而、奇士退。今宇内宁谧,休牛放马,烽燧臧影,干戈载戢,繁弱既韬,卢散停废,子房出玄帷而返问巷,信布释甲冑而修鱼钓。死宇宙之内,笃好兹道而能者,万无一也。

第六丹名曰炼丹

明化石为水并硝石法

汞本出於丹砂之中,故云含赤水也。

昔黄帝垂衣裳而理天下,飞流珠而化霜雪,升平致政,百一十年道成,服饵白日仙去。盖因广成、玄女之力,非自然而得之者也。昔昊王伐石以营宫室,而於合石之中得紫文金简之书,不能读之,使者以问仲尼,日:昊王闲居,有赤雀嘴书,以置殿前,不知其义,故远咨呈。仲尼观之,日:此是灵宝之方,长生之法,禹之所服,年齐天地。禹将先化,封之名山石函之中。今乃云赤雀嘴之,始天授也。

取八石而成之。八石者,取巴越丹砂、帝男、帝女飞之,曾青、矾石、誉石、石胆、磁石,凡八物等分,多少在意,异梼令如粉,和以土龙膏。乃取土龙矢二升,以黄犬肝胆,合为釜。牡蛎、赤石脂各三斤,梼令如粉。以左味和为泥,涂釜内外,各厚三分,乾之。一法八味多少自在,以土龙膏、土龙矢一升,以和黄狗胆,合土龙矢二升,牡蛎、赤石脂末之如粉,和以为泥,涂釜内外,各厚三.分,乾之。八石各异末之如粉者,乃纳丹砂在下,次以帝男,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矾石,次以誉石,次以石胆,次以磁石,磁石独在上。以六一釜合之,以六一泥封其会际,乾之如上法。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上着如霜雪。羽扫取之,和以龙膏,丸如小豆。食后服一丸,日一,十日仙矣。鬼神来侍卫之,役使。亦可以作服黄金。非但男子,女人亦得飞仙。若欲辟谷,常绝房事,但饮水,勿交接也。此丹下滓,可疗百病。一法铅合之成黄金,以炼丹,刀圭合水银一斤,火之成黄金也。一云柔丹与炼饵丹相似,滑泽易食之。

卷九

反我丹液,是交归也。

是知自古帝王锐思於长生者,未有行年不永者也。纵求而不得,犹愈於不求者,亦有之矣。不患心之无道,但患不勤,勤而不已,必有所得。又人之求道,如忧居家之贫,如愁处位之卑者,道岂有不得耶。但患志之不笃,务近忘远,闻之则悦以前席,未久则忽然若遗。毫厘之益未周,丘山之失已及,安得穷至言微妙,成思极之后匮乎。然虽志勤苦,不遭明师,亦无由成也。

第七丹名曰柔丹

明用金银善恶服炼方法

汞本丹砂之精液,来往变化,为交成丹,为归也。

夫长生学者在药,药之大者在诀,诀在神丹。道同德合,誓以俱取,可以义获,难以抑求。昔夏禹不迫伯成子高,尊其长也。仲尼不假盖於子夏,护其短也。丰草浅水,广野探泽,狐鹿所游,穷岩绝岫,幽径茅楝,仙士所居也。若以华堂豢狐鹿,是其槛穿矣。若以荣秩罢仙士,是所榣役矣。故览正经者,如对真人。受真诀者,如得其身。假使有毒竞来,安期争至而言异,经诀不可信也,必有小同异者。伏愿圣主,详择从之。臣闻凡草春剪,芝莫不秀,倾巢覆卵,鸾凤不集耳。

用汞三斤,以左味和玄黄合如泥,以涂土釜内外,各厚三分。乃纳汞合以一釜,用六一泥涂其际会,乾之十日。乃火之,如太丹华法,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发之,以羽扫取上着釜者,和以龙膏,服如小豆,日三,令人神仙不死。以敌瓷汁和之,九十岁老翁服之,更二十日,白头黑,益阳精阴气,虽交则生子无数。以柔丹画梧桐,为人也。以柔丹书字,奴婢终不逃走。八十妇人服之,皆有子。长吏服之,得迁。与铅合火成金银,一名黄金。

卷十

元气恍惚,变化成形。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之二竟

第八丹名曰伏丹

明炼药禁慎阴阳制伏

纯元太一之气,恍惚杳冥无形,内结灵精,而化生丹砂之形。

其色颇黑紫,如有五色之彩。取汞一斤,亦可多之。以玄黄华直其土釜,令内外各厚三分。复梼曾青、磁石,令如粉,以着玄黄华,及曾青、磁石末,覆汞,上以一`釜合,以六一泥涂其会际,乾之十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转以上釜为下釜,复火之九日夜。又复以下釜为上釜,火之九日夜。如是九上九下乃止。寒之一日,发之,以羽扫之,取其飞着上者。和以龙膏,后还纳釜中,更火之一旬,乃止。寒一日,发之,以羽扫取飞上着者,梼之如粉,盛以金银筒,若生竹筒中。常平旦,面束向日,再拜长跪,以井华水服一刀圭,便为神仙也。以如枣核大,着手中而行,百鬼销灭。以此柔丹书门户,百邪众精,魑魅魍魉不敢前。又辟盗贼,乃至虎狼皆避之。若妇人独守、责持如大豆者,百鬼盗贼远避不敢来。

卷十一

形体既彰,转生阴质。

第九丹名曰寒丹

明水银长生及调炼去毒之术

从虚无而生丹砂,丹砂居阳,而转生阴,即化为水银者也。

法用赤土釜,以六一泥泥其内外,令各厚三分,乾之如治丹华法。取帝男、帝女、曾青、誉石、磁石各一斤,异梼之如粉。先以玄黄,直以六一釜,如丹华法。乃内流珠一斤於釜中,次以帝男加流珠上,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誉石,次以磁石,磁石最上。以一釜合之,以六一泥涂其会际,令厚三分。复以土龙矢、黄土各半斤,令为泥。一云:以牡蛎、赤石脂涂其上,厚三分。又以土龙矢涂,厚三分。暴之十日令乾。乃微火,先文后武,九日夜。寒一日,发之,以羽扫取着上者。和以龙膏、黄犬胆,丸如小豆许。平旦,以井华水,向日再拜,吞一丸,令人身轻,百日百病除愈,玉女来侍,司命消除死籍,名着仙录,飞行上下,出入无问,不可拘制,坐在立亡,轻举乘云,升于天矣。

卷十二

魂魄分布,反而相拘。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之一竟

合九丹铅法铅力功能

阴阳分布,反而拘归,此乃变化无穷之象。

卷十三

既定阴阳之体,升腾归於上宫。

明丹砂功力能入长生之道用工

上官为南方,既定阴阳之体,升腾变化,归於南方本官也。

卷十四

既元气虚无,任於万物矣。

明炼雄黄法

丹砂本元气,虚无而生变,至于水银。今既不迷,而归本官,是知道源,即任万物变化者也。

卷十五

且二性合和,为夫为妇,为子为母,为君为臣。

明诸石药之精灵

二性合和,不可拾一。

卷十六

今得节符,而制御之,如水灭火,即形体自然,归於后土也。

明炼诸石由致皆有长生之用

歌十首

卷十七

窖瓶圆固,瓷盏全光。

明事药先后醉及华池由致

瓷缸子一,盏子为盖,通静圆固也。上下相得,犬牙相当。上下合,隐密相当也。

卷十八

三分之一,天地之常。

明钟乳等石及诸铜铁由致皆有长生之用

缸药分数三分之一,合天地之常法。

卷十九

径寸阔狭,一升之强。

明炼铜铁输石等毒入用和合事防辟法

器可受一升半,即受二十四两药也。

卷二十

非限高岗岂论原阳。勿弃纯元,外际是急。

明合丹忌讳败畏诀 九鼎丹隐文诀

外际之泥,不限高下,务元土为之也。

藉藤搅和,务令相入。

以藤纸为筋,务令相入也。

固至于再,每尽内湿。

再泥缸子,每褊待乾。

审定铢两,销铄相得。

定其斤两,入火销镕,倏忽之问,自然相得。

乍紫乍黄,或白或黑。

销铄之次,色将变动不定。

搅和浑沌,不变南北。

须突之问,二体和合,不可分别,令相离也。

天地自然,圣贤之则。

天地自然变化而圣贤则之,通太虚之妙,造运动而为法则。

立制唯火,蛎粉唯腻。

立制名得火乃良,蛎粉润腻为妙。

但令坚密,不必五二。

古用七味六一之泥,此不用古法也。

际会欲固,应须引气。

固闭之,次须引内气令尽,则固之。

圣贤传法,消息在意。

前贤虽得其法,即亦在临时,看其变化,意而审之也。

始定城郭,终竟武陈。先巡五节,后转六神。

先以五节文火,以定气之城郭。后以六时武火,成其本体也。

上下腾曜,赫然有文。形体销化,乃变灵真。

文火相迫,上下不定,销铄变化,而成灵砂。

悟者非难,迷徒不易。失在抽添,得在受气。

差之分铢,与道永隔。有却抽归汞,或每褊添硫黄者,非也。皆是失道,迷惑之要,而不知受气之真源也。

不死之术,非道须秘。余传天师,崆峒石记。

从古历今,学者如麻,不得其妙,竭力倾家。欲知其要,须猛三花。

三花,火也。其要在节候消息在意,不得此要,徒竭其力。

浑沌昏默,务散丹霞。

次转返浑沌昏默,忽如霞散,而成丹霞也。

欲得灵通,七返乃妙。

欲反驻长生灵通,在七转而成丹砂,此上古神仙之卫。

色夺殷红,辉连日照。

辉通太阳之照,色过殷红,此乃七返灵砂之妙者也。

楞角挺生,彻体金耀,古贤秘传,神仙之要。

药之成形,颗粒楞角可喜。此神仙之衍,不可妄传,受非道学。

寒泉沉伏,驱去太阳,温饭飞腾,辟除阴伤。

药成,沉於寒泉中七日,去火毒,出之,又蒸三日,去其阴毒,乃可服食也。

研之唯微,药法之常。丸如蒙菽,不可令强。

研之务细,丸如菜豆,不可加喊。

每旦三粒,甲子为始。

服此药以甲子日为首,平旦,面南,安心定坐,酒
下三粒,想药成赤霞,从天而降入五藏,赤霞散流入四支,闭气三十六息,叩齿三十六通,须突药入四支,耳目聪明,是药之功效也。

至于千日,通灵彻视。

准法服之,日足,乃目视无昼夜,鬼无藏形,日诵万言。

肤色红白,颜如童子。

却反童颜,容貌如处子,此神仙之貌也。

安神定息。千秋不死。

若安神静虑,入於九室,长生不死,其道毕矣。

魏伯阳七返丹砂诀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