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_1500字_作文网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人一生里总有几次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之门洞开,路明非等了十八年,在他最衰的那一刻,门终于开了。那个走进来的天使四下扫视,目光如刀。所有人看清她之后都沉默下来,首先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个外人闯进了他们聚会的空间,其次这个人的光芒压倒了在场的所有人。太耀眼了,实在太耀眼了,耀眼的让路明非以为她就是来出风头的。-第二幕天使降临他想这样的时间不知道他的一生里会有多少次,世界上其他的事情都被飞快的跑车抛在背后,以其他人的打打杀杀为背景,一男一女奔驰如电,大声说笑,像是逃亡,又像是……私奔。他听说过曹操有一匹好马叫做“绝影”,快得连影子都追不上它,路明非于是想着那匹马应该是全身金色的皮毛,永远奔跑在阳光里,光与暗的分际永远在它背后,每当黑暗就要追上它,它便会再一次发足狂奔。可是他打三国无双的时候发觉这匹马居然被画成了黑色。他们此刻奔驰,不知目的地,只是随性,就像男侠女侠发神经踢了人家的场子,从此就决定去浪迹江湖,整个世界在他们背后喊打喊杀。只要跑得够快他们就能跑掉,如果他们骑着“绝影”。他想记录一下这个瞬间,记录这次逃亡。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所谓绝影只是一个传说,布加迪威龙是世界上最快量产跑车,可它跑不过时光,也跑不过早已被注定的--命运。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凡王之血,必以剑终。敌人是什么?斩开就可以了!因为不爱,所以都错。什么是死?是终点,是永诀,是不可挽回,是再也握不到的手、感觉不到的温度,再也说不出口的“对不起”。那个男人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死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东西能证明它的存在,就是流着他一半血的楚子航。你已手握刀剑,那么就准备战斗。你需要付出的……只是心底里那点小小的温软,从此坚硬如铁。然而“byebye”的意思并不是祝他在越南的河上泛舟看美女,这个词也可以表示永诀。整个天空映在他的瞳孔里,这么看去,好像所有的雨点都是从天心的一点洒落,都会落入他的眼中。全世界是有两万人是你一见到她就会爱上她的,可你也许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每个人都会有些理由,可以让你豁出命去。你留着命……就是等待把他豁出去的那一天。她坐在那里,低垂双眼,却像位君临这场盛会的女王。你风度翩翩,衣袖上不沾染一点血迹,真是太帅了!可是我不行,因为我的位置不在巅峰上,我就在那个战场上,每一份,每一秒都有人在我周围死去,他们的疼痛绕着我,我看见他们的脸、他们的血、他们断裂的身体,每一张脸都是我熟悉的,都是我的同伴。真正孤独的人从来不去想别的,因为如果你已经很孤独了,又救不了自己,你所能做的只是不想。……我必须坚信自己是能做到一切的人,要给龙送葬的人,不能是一个有极限的人。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他清楚的知道这一次醒来,将不会看见阳光里天使低头,似乎要亲吻他的嘴唇。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与其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等我记起了你的样子,你却已经死了。我们这种人,生来就是要毁灭一些东西。前面是山,我们就爬山,前面是海,我们就渡海,前面是皇宫,我们就开炮!别傻了好么?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那么愚蠢的人呢?什么人会孤零零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却感觉不到孤独呢?你们知道弃族的绝望么?上千年的沉睡!无穷循环的噩梦!最深的黑暗里只有你自己!所谓弃族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大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幼稚,总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孩子就会懂事就会孝顺,不再叛逆不再哭喊,变成他们期待的样子。

mg娱乐场4377手机版,www.mg4377.com,  你知道桔梗花的另一个故事吗?那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悲伤的故事。

  又是一年开学季,唯一不同的是空气中不再蔓延着一股淡淡的气息……

  爱你

陕西渭南合阳县合阳中学高一:繁落空城

  夏日的夜晚,几只萤火虫在山林里嬉戏着,散发出淡淡微弱的光。山林里静谧的可以听到萤火虫煽动翅膀的声音。一个小男孩提着一盏微弱的灯,行走在着无边的山林中。

  三年前的今天,他们是在校园相遇的;三年后,却也是在那里分离,以后的是否有交集也是个未知数,就好像X与Y,永远都存在着别人所不知道的答案,可能是无限大,也可能是0。

  回忆,回不去的记忆。回忆着回不去的记忆。

  “快到了吧!只要找到了桔梗花送给妈妈,妈妈的病就会好了吧!”小男孩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定要把花送给妈妈!小男孩坚定地想,并没有注意脚下,一不小心,他踢到了一块石头,就是这样,他径直摔下了那开满桔梗花之地。灯,灭了。

mg游戏官网网址,  “这样的夏语幽,注定一个人孤独。”

  ——题记

  男孩不见了。整个村里的人在山上搜寻了几天,都没有找到男孩。男孩的父亲很懊恼,着实不应该让男孩一个人跑到山里去,这可怎么向他母亲交代啊?她已经生了那么重的病,不能再让她再受打击了。于是,男孩的父亲决定瞒着她。而他母亲也相信了父亲的说辞。

  董淡然是A中正取的优等生,带着一圈神圣的光环,他就是A中的一个神话,不但成绩优异,家境也是好得没话说,为人也很温和,是大家公认的好好先生;而相比之下的夏语幽就平凡了许多,成绩平平,相貌平平,就连家境也平平,所谓的“三平”让夏语幽从小就有一颗自卑的心,不敢抬头,不敢大声说话,喜欢呆在角落里看着大家玩耍,然后暗自羡慕着。这样的夏语幽,总是那么孤独,那么需要人安慰。

  大概,那是一段悲伤的记忆,对不起,我害怕忘记而又不想回忆;

  时间,如飞轮般流逝,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消失的男孩自己出现在了家门口。他还是一个月前的衣着,还是一个月前的样子,只不过,男孩的头发全都变白了!他回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不管别人怎么问他,他总是沉默着,用呆滞的眼睛看着来人。

  “董淡然,你是我心中淡淡的茉莉香”

  也许,那是一段甜甜的记忆,真抱歉,我想要恨你不知从何恨起;

  男孩的父亲看着男孩的样子,心里更加着急。不管他怎么骂他,男孩总是一言不语,呆滞的望着他。

  那是个微雨的天气,夏语幽一个人从图书馆出来,手中捧着一摞厚厚的书,放假的时候大家都去玩了,只有她一个人呆在宿舍,只好到图书馆借书看,“哎,看来要跑回宿舍了”夏语幽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跑进雨中时一只大手拉住了她,她回头看着这只手的主人,他拥有一张帅气的脸,另一只手举着一把伞“一起走吧”,她知道,那是他那个班的神一般的董淡然,像阳光一样的好好先生。夏语幽迟疑地点点头,两个人撑着一把伞在这个微雨的天中走着,离宿舍不远处,董淡然说“你叫什么名字?”夏语幽心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夏语幽,我叫夏语幽。”“恩……很美的名字。”送到宿舍门口时,她迅速往房间跑,只留下一句浅浅的“拜拜”。在宿舍的房间里,那株小小的茉莉花正开得灿烂,白色的花那么娇小,房间也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清香,那是语幽最爱的香味,轻轻地将茉莉捧在手心,“董淡然你知道吗?你是我心中淡淡的茉莉香,不说再见是怕再也不见……”

  可能,那是一段冰冷的记忆,请原谅,我说过爱你现在请你忘记。

  “那倒是给我说句话啊!好不容易回来了,你竟然不说一句话,饭也不吃。只喝水有什么用?要是你妈看到你这样子该怎么办啊?”父亲说完就生气地离开了家。

  “那份潜藏的的喜欢,是你不知道的秘密”

  一

  医院里。男孩的母亲露出了虚弱的笑容,说:“我还是想回家看看,毕竟孩子才回来,这么久的时间里,他也受了不少苦吧!”

  自从上次的事后,夏语幽和董淡然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好朋友。董淡然总是喜欢找夏语幽讨论问题,即使夏语幽总是慢半拍地知道怎么写,董淡然还是不嫌累地去找她;即使已经流言满天飞,他还是不在意。她总是笑着问“你怎么不去阻止他们胡说呢?”而董淡然总是淡淡地回答“自己知道不就好了,解释只会越抹越黑。”他没有看到,说完那句话后,夏语幽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可是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就连心也没有扯痛的悲伤算不上是难过,夏语幽总是这样安慰自己。董淡然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国牵扯着夏语幽的情绪,比如他感冒了,她会比自己发烧还难过;他为她出头,她会开心一整天;就像他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了,她心痛了好久好久……“董淡然,我的喜欢是你不知道的秘密”

  (因为曾经失去,所以懂得珍惜)

  “你……都知道了?”男孩父亲吃了一惊。

  “我们的世界,注定没有交集”

  冬末的风被冬天抛弃了,我开了窗,走进我身旁。你打了个冷颤,第一句话:“你冷吗?”我是说,我可以把窗户关上的。你转过头,微笑着说:“不冷。”知道吗,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温暖。眉宇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第一天的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一张很干净的白纸被别人捡起又丢掉了好几次,我捡起了他。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毕竟我是母亲。”男孩的母亲说。

  临近毕业,夏语幽开始拼命学习,忽略了一切切,包括董淡然的心事,包括她对他的喜欢,那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

  你我共用一张桌子,霸道的胳膊总是挤着我,没关系,无所谓啊,现在想起来,却只是一段不可能再回去的记忆了。每次和我说话,总觉得你看我时的眼睛和别人的不一样,是一种谁也给不了的温柔,当然,不是“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那样的,哈哈。一直固执地认为只有自己是那种温柔的专属拥有者。每次有别的男生来你的座位找你,你总是背对着我,胳膊撑着前后桌子,像一个天使一样,怕我受伤。一次,你莫名其妙地流鼻血了,一番折腾后,我竟然破天荒地第一次劝一个大男生:“多喝水。”一直以为那只是同学之间的关心,而已。

  “……好吧。”男孩父亲犹豫了一会,答应了。

  第一次月考,她是年级前100;第二次月考,她成了年级前40;大家开始注意这个成绩增长迅速的女生,大家开始围绕着她旋转,只是她还是那么拼命,还是喜欢朝着他的方向看去,看着他和别人打闹,和别人说笑,偶尔两人眼神会相遇,然后相视一笑,移开眼神,继续各自的事情。

  渐渐地,有你在我身边,很安全;少了你,我很不安。我才发现,你给我的,那份你没有给我的安全感。之后,我害怕了,怕我会爱上你。“我要换座位了。”“什么?”“最后一排,和那位同学说好了,是个男生哦。”你低下了头,特别沉默;空气中的气体小分子紧紧地分布着。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后面的女生拍拍你,说了一些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你把我吓到了:一向对我温柔的你,第一次指桑骂槐地发脾气。我撇了撇嘴,我知道了你心里所知道的,我很欣慰。在你为我搬那些载着人类智慧结晶的实际上只是几千张纸的令人敬畏的却又被我涂鸦的书之前,你——MHP,说了一件让我不止有一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对我说并且要在这个时候说的事:你追了4个女生,都以失败而告终。

  男孩坐在后院里,静静地看着天上的云从这头慢慢地飘到这头。男孩母亲一回到家就看到了这一幕。她轻轻走近男孩,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就想抱住了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高考之后,她填了离他志愿大学很远的大学,毕业那天,她笑着说再见了,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再也不见了,夏语幽最爱的董淡然……

  二

  “妈……妈……”男孩第一次开口了,呆滞的眼里开始有了点点亮光。

  “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能离开”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懂得珍惜)

  “孩子,你受苦了,头发……都变白了呢……”男孩母亲抚摸着男孩白色的头发,眼里泛起了点点泪光,“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生病了,你就不回去才桔梗花了……”

  夏语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想着一个有着她最爱的茉莉香的男生,看着手机上偷拍的他睡熟的脸忽然笑了,眼睛却模糊了,“董淡然,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我知道”夏语幽愣了,很熟悉的声音,熟悉到让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夏语幽,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能离开?”

  再也不做你同桌的那一天晚上,做了一个让我不敢再睡下去的梦。

  “那你还,喜欢桔梗花……吗?”男孩问。

  他说:“夏语幽,我的幸福怎么可能没有你”;他说:“夏语幽,你这个小笨蛋,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他说:“夏语幽,我为你跑了半个地球,你要怎么补偿我?”;他还说:“语幽,我们在一起吧,我的幸福不能没有你!”

  “我要走了,一袭长衣,一树秋叶,一阵西风吹散了一地忧伤;一座孤城,一条无尽路,一块无字路标,如果走下去,会走到哪里。

  “喜欢……当然喜欢,一直都……很喜欢……呢。”男孩母亲哽咽着说。

  夏语幽,那个气息一直不曾离开……

  ‘你来了。’我径直地走向你,走近你,在你身旁停下脚步,你笑着。我轻轻地把下巴搭在你的肩上,抱着你。我哭了,是因为在那一刻,好温暖,好安全。被天使守护的人的眼泪吧嗒地躺在了天使的肩上。我不敢松开手,并不只是因为不想放开,是怕放手以后,被你发现了。松开了,转身,登上了离去的列车。窗外的你……”

  “太好了。”男孩轻轻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了淡淡微笑,他的身体正逐渐消失。

高一:雨灬下的好难听

  我想了很多,很多。你傻傻的表情大概告诉我你不爱我。这天晚上,有没有梦见我说爱你?

  “不!”男孩父亲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第二天,你我的一半地球转到了有太阳的一面。

  “承诺已经兑现了呢!”男孩说完,化作一缕轻烟,渐渐飘起,融入风中消散了。男孩消失的前方,绽放出一朵美丽娇艳的桔梗花,紫色的花瓣晶莹剔透,想要滴出水一般。男孩母亲轻轻上前,泪水一滴滴从眼里溢出,滴落在桔梗花瓣上……

  我正写着作业,为什么感觉背后温温的,停笔,不紧不慢地转头,你吓了我一大跳。看我不高兴,你也不用那么温柔地和我说话吧。你对我专属的温柔,竟和别人的一样。突然想起了昨晚的梦,我生气了,轻轻地对你说:“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研。走开。”我起身,没有理你,哭着跑了出去。真讽刺啊,我不也是如此!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你的温柔我感觉的到,我的爱,你有没有感觉到。

  为了自己的承诺,死去的男孩用灵魂跟桔梗花做了交换。但他随风消散的那一刹那,他是否会带着微笑呢?也许桔梗花会怜悯他,是因为他对承诺的执着吧。

  对不起,对不起。你我终会天各一方。记忆中的伤,和着清风流水所掩藏,淡淡的记忆为什么那么难忘,回首相望,虽已离别却不胜泪千行。

  桔梗花依旧开放,风依旧在吹着,天空,依旧闪烁那个男孩的承诺吧!

  三

高一:elisa

  (因为已经失去,所以懂得珍惜)

  你说过的,我不会忘记;你想要忘记的,我尽力帮你抹去。千年之后,没有人将会把那段被灰尘温柔地覆盖了一层又一层而又笼上了一层又一层轻烟薄雾的记忆,拾起。莫失莫忘不离不弃。

  听说你要走,我呆了。不得不强颜欢笑,不让泪挂在眼角。原来,那个梦的主角是你。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走在那条属于青春的身不由己的道路上。

  终于的终于,最后的最后,这一天还是来了。这一天,是我再也不做你同桌的第33天,阳光很刺眼,时间凝结在我的指尖和笔间。说什么世间最美的是感动,再怎么感动的感动也一样感动不了手指与眼泪亲吻的瞬间。你说过的,画不过水墨镜花,我叹过的,走不出玉宇琼华。在33天之前,你笑了;那天的33天之后,我哭了。

  我只能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只能用眼睛的余光透过虚伪的泪水然后折过你曾经看过的眼镜让你一点一点地走到边缘,你的轮廓我狠狠地印在脑海里,生怕忘记,可能再也看不见了。你的声音我狠狠地刻在心里,因为所以,可能再也听不到了。越来越轻的声音我只能平静地而后又像抓着最后一株救命稻草一样地听着,听着。哎,这株救命稻草都枯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断了呢?趴在桌子上,不想让眼泪看见我那卑微的自尊心,和那卸不下不爱你的可怜的虚荣心。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要怎么样,你想要怎么样。我,太自作多情了吧?其实,对于你我来说,谈不上朋友,说不上知己,恋不上情人,爱不上缘分。只不过都是不情愿也不无所谓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同学,而已。

  这个学校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像空气中的鱼一样缺氧般的难受。失去了曾经天真的面孔,散去了曾经我身旁你的气息。你说朝霞中我的身影很神秘,但你不知道,夕阳中你长长的影子也很美丽。走进了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沉醉着曾沉醉过千百年来曾经爱过的人的旋律,才开始喜欢在雨中哭泣,看不见眼泪和在雨中不停的往下滴。请把我忘记,还我的记忆。曾经的你我,总是自怨自艾,今天的你我,又将会在哪里。

  如果,你还在这里,就请让我偷偷地看到你,不然,你若不离,我亦不弃。

  如果,你不在这里,就请让我深深地爱着你,不然,你若忘记,我亦铭记。

  再见,再也不会相见。再见(xian)了再也不会在此相见。

  ——后记(未完,待续)

高一:玉殒琼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