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笑追梦_1500字_作文网,南通梦想之起航_3000字_作文网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art.1

  “你有梦想吗?”乐自问,接着摇了摇头,小声地说,“好像没有。”

  只要这样不停的走下去,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不断的前进,终有一天,我们会到达那令人魂牵梦绕的南方。

  相遇在喧嚣,分别在宁静

  当太阳刚刚收起它的最后一缕光芒的是候,羽璎才打算回家。她留恋地看着夕阳,阳光温柔地抚摸着羽璎的长发,熠熠闪光。羽璎有些依依不舍地看着夕阳,她并不想离去,但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提醒她不得不回家了。她对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喃喃地说道:“我明天再来。”

  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把新学期叫做“追梦伊始”,乐的老师也不例外。新学期,她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空白书签,让同学们写上跟“追梦”、“实现理想”有关的话来激励自己。

  我,一直相信着,在那里,我能再次听到你为我唱的歌声。

  那一年,我遇见了他。

  羽璎迷恋上看落日是从十岁开始的。在她十岁时,一场车祸夺去了她所有的记忆,她昏迷了好久,但最终还是醒来了,只是从那时起,她的记忆开始变得空白一片。她从医院回到家的那个下午,夕阳那么绚烂,美得令人窒息。那天,羽璎驻足观赏了很久。在夕阳的笼罩下,羽璎觉得很舒服。从那时起,在每个晴朗的下午,羽璎都会登上山,静静地观赏落日,直到天色渐渐昏暗,她才下山回家。

  蝶回头问乐:“你准备怎么写?”乐木讷地说:“考进好大学。”“就没别的了吗?这哪配得上‘梦想’这么高的级别,而且还很俗气……”

  那是一个美丽而奇幻的国度,那是一个充满幸福与欢笑的地方,那是一个洋溢着爱与梦的世界,那就是我们不断寻找的乐园——南通。

  在无尽的喧嚣中,他是那么起眼。静静坐在一个角落,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看似不起眼,实则非常突出。从他身上散发的一种冷傲,瞬间拨动了我的心弦。从那一刻起,我便没有了理智,想方设法去接近他。

  光明与黑暗的交替似乎就在一瞬间。羽璎还没下山,天就完全黑了。山路很崎岖,羽璎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小心地走着,可是她还是摔了一跤,她跌坐在山路上,有些无奈地笑着,正打算站起,却感受到小腿上撕裂般得疼痛。羽璎暗暗地说道:“该死!扭到脚了。”她只好坐着,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迟迟没有人接,她这才想起来,父母是去朋友家参加聚会了。羽璎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坐在这吧,山上不是很安全啊。”她最终决定站起来,她扶住了一棵树,勉强站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白天优美的景色被黑暗笼罩了,树影晃动着,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像是有人在低语,羽璎不由地害怕起来。

  “除了进好大学,你有梦想吗?”乐自问,接着摇了摇头,轻声自答,“好像没有。”

  我们坐在前往南通的列车上。也许有人要问,南通是个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

  就这样,我们相遇在喧嚣。

  “怎么了?是摔伤了吗?”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清朗的男声。虽然很好听,也很温柔,但还是把羽璎吓了一跳,她回头一看,见到了一个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羽璎这样想。少年定定地看着羽璎,流露出怜惜的神色。这眼神好熟悉啊,羽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在自己空空的大脑中竭力搜索着,没有一点线索,想得太入神,羽璎觉得头痛欲裂,只好放弃了。

  乐在班里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她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没有特长,除了特别勤奋、孝顺和家里有一个非常非常话多、有趣的老爸,几乎没什么特色。

  关于此次之旅程,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只是想找一个能够安息的城市,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一]我只是一个影子

  少年走了过来,轻轻地扶住了羽璎。他的手好冷,羽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少年问道:“我叫莫宇熙,你叫什么名字?”羽璎笑了,说:“我们的名字真的很像呢,我叫莫羽璎。”宇熙怔怔地看着羽璎,眼里流露出一样的光芒,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只是点点头,温柔地笑着。他们慢慢地往山下走,一路上有说有笑,快乐极了。

  已经上高二的乐的学习负担很重。因为她无一技之长,所以她认为将来想在社会上混,必须有张好文凭,她迫切地想考上好的大学。学校发的卷子越来越多,她每天泡在卷子里,一言不发的写啊写。她的老爸在她写作业的时候,还不停地烦她:“乐啊,别写了,看看今晚的星星多亮啊,哟!真美!你小时候,最爱看星星……”乐像是有特异功能似的,完全不受老爸的干扰,笔没停过,一句话也不说,“刷刷刷”地写。她老爸经常说着说着就没劲了,就不在她身后转,自己回小房间了。

  她呆坐在窗边,任凭列车外的风儿拂过她的青丝。午后的阳光照在脸上,越发显现出她肤色的苍白。

  竞选班干部时,我凭着人际关系,轻松取得了班长的职务。可老师却迟迟不选副班长。我很想推荐你,因为你的气质,使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这是一种无言的无奈。然而,你并不需要别人的推荐,你自己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气质。老师发现了你,他一定要让你当副班长。

  山脚下,羽璎终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父母说马上来接她,羽璎松了一口气。等了好久,羽璎终于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子,她对宇熙说:“今天谢谢你,我爸妈来接我了,你家住在哪里?要不顺便送你吧。”宇熙似乎有点慌张,连连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向后走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那天,乐正在家里拼命“刷题库”,她老爸从房间里出来倒水,倒好水又踱到她身后,跟她唠叨。嗯?乐的笔袋里露出书签的一角,她老爸多事地抽出来看:“努力考上好大学。”她爸笑了,这笑的成分很复杂。“乐啊,考进好大学这么重要吗?还写纸上……这纸上应该写……”乐用右肘压住卷子,左手向老爸一伸:“拿来,还给我。”他爸撇撇嘴,“给……给……给!”“怎么,写得不好?”乐收回书签,把它藏在笔袋里。左手又一次压在卷子上,右手又一次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演算。乐的老爸起劲了:“考上好大学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你有想过吗?”乐一边写下“答:该角为37°。”。一边说,“没有。”她爸咳了一声,接着说:“为了过上好日子。”乐扑哧笑了出来,搁下笔,这张卷子终于做完了。

  我犹豫了会儿,还是说出了那句苦恼了好久的话:

  于是,在老师的力荐下,你成为了副班长。你知道吗,我听到的那一瞬间,我有多么开心。我是真心为你高兴的,发自内心。

  车子停了下来,羽璎上了车。羽璎说道:“其实我本来困在了山上,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叫莫宇熙的少年,他扶着我走到了山下。”妈妈有些吃惊地问:“什么?你说他是谁?”羽璎回答道:“莫宇熙啊,怎么了?你看我们的名字是不是很像?哈哈……”羽璎没心没肺的笑着,但爸爸妈妈的脸上却显得忧心忡忡,妈妈的泪水似乎要喷涌而出了。

  “所有的梦想归根结底都是要过上好日子。不是要让别人过上就是要让自己过上。”乐看了看她老爸,低头一沉吟,“你说得很对。”她老爸更加起劲地开始说教,“乐,你想过上好日子没错,但你不能用你现在的美好时光换以后的好日子。你有享受过最近的日子吗?没有!你觉得‘呼哧呼哧’做完一张张考卷有快乐感吗?没有!”

  “还是回去吧,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谁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回去至少艰难点还能过好日子。”

  下课后,我由衷的向你祝贺。然而,你摇了摇头,冷冷得问:“你是谁?“是呀,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呀,我们还是陌生人呀?虽然我不停的向自己解释,但我也算名人,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呀?!三个字犹如三把刀,深深插入我的心,好痛!心好痛!原来我只是你心中的一个影子,一个随时可以抹去的影子!

  Part.2

  乐的老爸就是这么特别,这么话多。

  她摇摇头,毫不犹豫。

  [二]你飞翔,我堕落

  又是一个晴朗的下午,羽璎照例来到了山上,她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静静地看着落日。她忽然想到了莫宇熙,想:今天能不能见到呢。

  “这是先苦后甜。”乐一边反驳一边抽出一张考卷,摊开来。“错!就没有先甜后甜吗?享受了生活就考不上好的大学了吗?考上了好的大学,就能享受到好的生活了吗?”乐提起笔,在卷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我只是不想……对,不想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去,至少我想去追寻一下那个梦想,曾经活着的证明。”

  早恋是一把刀,一把可以杀死任何少年少女的一把刀!而我,也遇见了那把刀。我正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进行“自杀“!

  “Hello,你也在啊?”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羽璎转过头,看到了宇熙温柔的笑脸,她高兴地问:“宇熙,你也爱看落日吗?”宇熙点点头,在羽璎身边坐下,问道:“想听听我的故事吗?”羽璎高兴地点点头,宇熙说道:“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我还有一个妹妹,我非常疼她。在妹妹十岁生日那天,我带着她去街上挑选礼物,谁知道,灾难降临了,在我们过马路时,一辆飞速行驶的小车撞了我们。我醒来后,妹妹就永远离开了我。在出院那天,我看见了天边灿烂的晚霞,就像妹妹的笑脸一般美好。后来,我喜欢上了观赏落日。”羽璎有些怜悯地看着他,说:“你的经历和我好像啊,不过,我并没有哥哥呢。”随即,她跳了起来,说:“要不我当你妹妹吧,这样你就不会那样思念她了,况且,我们都姓莫,或许上辈子就是一家呢。”宇熙爱怜地看着羽璎,说:“好啊。”夕阳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以下,羽璎问:“哥哥你要回家了吗?”宇熙摇摇头,说:“不呢,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待一会儿,路上小心。”“嗯,那哥哥再见。”羽璎转身离开了。

  “笑一笑啊,乐啊。你最近多久没笑过了?”乐立即做了一个大笑脸给她爸看,想让他无话可说。

  “所有人都在我的面前死去,父母,姐姐,还有所有的同伴……只有我活了下来。”

  因为太爱你,时时刻刻都有你,我的心得不到一刻的安宁。上课下课都是你的身影,我没有了心。成绩”飞流直下三千尺”,而你却蒸蒸日上。这一切,没有人会懂,只有我自己。我的同学、老师、家长他们都会肯定的以为我骄傲。不停的教育我不能骄傲,骄傲使人落后。我自己明镜似的清楚,我没有骄傲。我只是犯了一个错,你就是爱上了你!

  看着羽璎离开的背影,宇熙眼角流出了泪,他喃喃自语:“小璎,你可知道,你叫我哥哥的时候,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人的内心是复杂的。乐的心在做笑脸的那一刹那动了一下,因为她发现自己笑得很僵硬,像是脸上贴了一个面具,像是被胶水糊住了脸,像是一个面瘫。的确,在学校里做笑脸给谁看呢?给成堆成堆的卷子吗?怎么可能!

  “去追寻那个梦想就是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你懂吗,明?”

  望着老师夸奖你,我心中真的好甜。一切批评的语句,都成了耳边风。因为太爱你,我自甘堕落。你飞翔,我堕落,我愿意!

  Part.3

  “乐啊,你乐一乐啊,没有人绷着脸过好日子……”

  明:“我不懂。但是主人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我的这条命是主人救的,羽决定的事,明只能全力支持。”

  [三]你的无视,成为我的力量

  羽璎站在门口,正打算打开门,却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对话。妈妈抽泣着:“今天我跟着羽璎上了山。我……见到了莫宇熙。”爸爸急切地追问:“哦?怎么样?”妈妈颤抖着回答道:“我肯定,他就是我们的小熙,真的……”良久的沉默,爸爸才说:“好了好了,一会儿小璎回来千万别告诉她,绝不能让她想起小熙,不然,这对她是多大的伤害啊!”

  乐瞄了一眼闹钟,发现今天是9月28号,心里一惊:昨天是爸的生日,自己竟然忘了!乐揉了揉太阳穴,她在内心叩问自己:我错过了多少?我多久没笑了?我多久没关心关心爸妈了?

  羽:“谢谢。”

  又一次,又一次你从我身边走过!

  羽璎打开门,双方都有些尴尬,羽璎很想问小熙是谁,但她还是忍住了。看着妈妈哭红的双眼,羽璎决定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她故作轻松地问:“妈妈怎么哭了?”爸爸回答道:“没事,没事,你妈妈只是看了一部电影,就哭成这样了,真是……”“哦,是这样啊。”羽璎装作吃惊的样子。

  答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微笑着,充满了与她这个年纪不符的母亲特有的温柔与圣洁。

  我虽然不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但也称得上美丽。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如若硬说看过,也就只有匆匆扫过和满脸的鄙视。你甚至从来叫过我的名字,从来没有!

  回到了房间,羽璎一个人躺在床上,想:这个小熙,到底是谁?他和宇熙有什么关系吗?

  乐想好好生活,她想考上好大学,她想过上好日子,她想让爸妈过上好日子。但就在昨天,她忘记了老爸的生日,她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她突然发现自己在用“考上好大学”为理由,冷落家里人,冷落自己,可她知道这不是她的初衷。

  世上最能温暖人心的,是微笑。在这如今已经没有了温暖的世界,能跟随着羽这样的主人,能时时看到她的微笑,那就是我的“幸福”。

  我爱你,我不想你无视我的存在。我要你爱上我,第一步就是让你注意我。于是,我开始了奋斗。

  Part.4

  乐闭起眼,夜晚的芳草香从窗外溢进来,夜晚的虫声是那么空灵,夜晚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她的心里时而呈现出了银月撒辉的场景,又时而换作是星空灿烂的景致,甚至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日月同辉、星斗满天的壮观景象。笑容渐渐地爬上了她的嘴角。可是……可是书桌上还有一道道方程式等着她去解,一道道函数题在苍白的卷子上跳舞,她的笑容又渐渐向后退,退到没有踪影。

  即使是这片刻的宁静也是难得的奢求。危机总是不知不觉中来到。

  我不是一朵野花,如果是,我也是一朵野百合,因为野百合也有春天!

  第二天,羽璎照例和宇熙出去玩。

  等她从遐想世界里回来,她爸的“大论”已经接近尾声:“好好生活,享受生活,天天开开心心,才是人一生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哩!”

  停靠站

  [四]春天来了

  羽璎拉着宇熙进了一家叫做“流年”的咖啡店,店主刘姐是羽璎父母的朋友。后来,刘姐去了美国,他们的联系就渐渐淡了。最近刘姐回国了,开了这家咖啡店,刘姐可喜欢羽璎了,所以羽璎常来这里。

  乐细细地咂着这句话,来来回回地转着笔。最终她拿起修正带,微笑着在书签上修正了一番:如果好好生活算一种梦想,那么我想用微笑去追梦。

  一名身着黑衣的陌生男子从远处拨开了人群,向着我们走了过来。

  野百合终究会有春天,我的春天也终于来到!

  刘姐看到了羽璎,赶忙招呼道:“小璎来啦?咦?小熙也来了?快坐下,快坐下啊。”羽璎有些疑惑地看着宇熙,问:“你们认识啊?”宇熙依旧温柔地笑着,摇摇头。

上海浦东新区上海市实验中学高一:成怡乐

  陌生男子打着轻佻的语气说着:“嘿,这位可爱的小姐,一个人出来玩吗?”

  因为有爱,我将学会暂时忘记。从此,我的脑海你,不再只是你,还有许多定论、方程式、课文内容······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因为爱情,我变了,变化好大。

  说话间,刘姐过来了,她笑着问道:“小璎、小熙要吃些什么啊?”羽璎想了一下,说:“还是香草冰淇淋好了。”刘姐又问:“小熙呢,还是要柠檬汁吗?”宇熙点点头。刘姐叹道:“这么多年了,你们的口味还是一点没变啊。”

  他装作友好地向羽伸出手来。

  经过我的努力,我终于追上了你,成为你的竞争对手。我真的好高兴,一是因为我不再配不上你,二是因为你不会在无视我!从那一天开始,阳光终于变得灿烂了,我终于笑了。

  羽璎猛地一怔:这么多年了?难道……难道自己和宇熙很久以前就认识吗?

  我立即站到羽的面前,说道:“你想干什么,滚开!”

  老师们一定认为那是他们教育的结果,或许你也会这么觉得。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就够了:因为爱上你,我会尽量让自己配上你,请你也正是我的存在。

  Part.5

  陌生男子:“好凶悍的小家伙。你是她的弟弟?不过洋溢着的这特殊的气味真让我怀疑是……”

  爱情,整的很伟大;早恋,收获的不一定只有伤;青春,需要一些冒险!“早恋”那一把锋利的刀,或许永远也不会”杀死“我,只会激励我前进。

  不知不觉,羽璎和宇熙已经认识很久了。一天早上,宇熙打来电话,声音有些沙哑,说:“小璎啊,今天哥不能陪你去玩了。”羽璎问:“啊?为什么啊?”宇熙回答道:“因为哥哥病了啊。”羽璎有些着急,问:“哥哥家在哪?我来看你吧。”宇熙忙说:“不用啦,只是感冒而已,没事的啦。况且,我家蛮远的。”羽璎威胁道:“你不告诉我,我们就绝交吧!”宇熙只好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家在82路421号啦。”

  他一边轻松地说着,一边早有准备地拿出一张符咒射向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彻!”

  [五]他不是冷傲的,而是柔情的

  羽璎匆匆赶到了82路。映入眼帘的是许多一摸一样的建筑,羽璎绕了好几圈都没找到421号。看着这些房子,她感到晕眩。羽璎忽然觉得有人拍了她一下,她回头一看,是一位老爷爷。老爷爷慈祥地笑着,说:“这不是小璎吗?长这么大啦!看看爷爷都老了。”羽璎觉得很奇怪,问:“爷爷,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老爷爷看着羽璎,叹了口气,默默地离开了。

  陌生男子:“这是经受过祝福的符咒,对于不祥之物而言,有着很不错的功效。”

  又一年,又来了许多新的面孔,其中包括活泼的岚兰。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变了一个人。没有了曾经的冷漠,只剩下无尽的柔情。我,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决定默默一辈子。

  羽璎又拉住了一个大约五岁的孩子,问道:“小弟弟,能告诉姐姐421号在哪吗?”小男孩似乎有些惊恐地看着羽璎,颤抖着问:“姐姐为什么要去哪里?那里很恐怖的!”羽璎忙问:“什么?恐怖?小弟弟你到底在说什么?”小男孩说道:“在我出生的前一年,那家人出了车祸……”羽璎笑了,说:“这我知道,女儿死了,对吧?”小男孩摇摇头,说:“不是的,是儿子死了。后来,他父母带着幸存下来的女儿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只是奇怪的是,每天晚上,那幢房子里都会亮起灯光,还有人影走动,有时还会发出低低的哭声。大家都说,那其实是那个死去的儿子。”羽璎愣住了,问:“你是说真的?没有骗我?”小男孩点点头。羽璎喃喃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这不可能……”小男孩关切地问:“姐姐你怎么了?”羽璎说道:“我朋友告诉我他住在里面的,他不会骗我,绝不会!”小男孩脸色煞白,说:“姐姐还是不要去了,快走吧。”羽璎摇摇头,说:“我一定要去问清楚!小弟弟,告诉我421号到底在哪?”小男孩指了一个方向。羽璎说道:“谢谢你,小弟弟。”说完,她向前走去。

  虽无性命之忧,但符咒足以使我受到一定伤害,在符咒的攻击下,我的右臂留下了蓝色的血液。

  “嗨,林若然!”、“早上好,若然姐!”

  Part.6

  明:“即使是魔物难道就一定是邪恶的吗?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一定需要被消灭吗!?”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向我打招呼,我真的好激动。但激动过后,却是无尽的寒冷。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说:“嗨,岚兰、陈墨儒!”而他们已走远,只能看见两个连在一起的身影。我的心猛地一痛,眼神中充满了忧伤。

  421号终于出现在了羽璎面前。羽璎走上前去,门没有锁,羽璎走了进去。

  带着惊恐的尖叫声已经开始在身边响起。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他的成绩开始下滑。但他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多,教室里也经常听见他喊出这个名字——岚兰!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院子里的秋千架,几朵玫瑰,一些牵牛花,似乎早已在羽璎的梦中出现无数次了。

  “血,蓝色的血!”

  [六]成朋友,成女朋友

  羽璎走了进去,非常干净整洁的客厅。桌子正中,放着一个漂亮的相框,羽璎好奇地走上前去,所见到的却让她震惊了。相片上,赫然是自己、爸爸、妈妈和……宇熙!

  车厢内众人都被这声尖叫惊动起来!

  岚兰的性格很活泼,很快,我们便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是一个嘴里藏不住话的人,因为她相信我,所以什么都向我倾诉。

  “你还是来了。”羽璎忽然听到这句话。她转过身,见到了宇熙苍白的脸。她问:“宇熙,你能向我解释一下吗?我……我真的不理解。”宇熙伸出手揉了揉羽璎的长发,他的手仍然那么冰冷。宇熙说道:“你是我妹妹,我亲生的妹妹,而我,已经死了。”羽璎摇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你,怎么可能死了?”宇熙问:“还记得我和你说的我的故事吗?‘和妹妹永久分离’的意思是我死了,而妹妹活着。”羽璎泪流满面,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这里有人形的魔物,来人啊!车上有魔物啊!!

  一次,岚兰和墨儒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带一点羞涩。我感觉不不对,便笑着问:“岚兰,今天你有什么开心事啊?也告诉你干姐姐我高兴高兴吧!”岚兰的脸红了,支支吾吾的说:“若然姐,我,我今天……和墨儒哥交往了!”我心中一惊,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感觉心好痛,好痛。

  记忆一下子喷涌而出,羽璎想起了和宇熙的点点滴滴。

  车厢立即骚动起来:“杀死他!烧死他!!把这异端消灭!!!”

  过了好久,我皮笑肉不笑的说:“恭喜你啊,岚兰。”说完低下了头,写作业去了。一会,我看见我的作业本湿了。擦掉眼泪,暗暗对自己说:加油,不要哭。默默爱他吧,祝他和她永远幸福!

  三岁,宇熙把唯一的一根棒棒糖让给了羽璎;

  羽:“啊!”

  [七]你爱她吗

  四岁,宇熙把欺负羽璎的还小孩们教训了一顿;

  羽对此吓得手足无措。我一面阻挡汹涌而来的人群,一面对羽大吼:

  初中生活即将走向结束,我们的缘分也将结束。那种缘分,注定只能是有缘无份。

  五岁,宇熙和羽璎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晃啊晃;

  “快逃啊!羽。”

  在毕业典礼开始前,我第一次约了他,也是最后一次约他在这见面。小树林——那片绿色的天地。我将在这里问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是我对他的一个句号,当然,我希望这是一个逗号。这次,他并没有拒绝,如期赴约。

  六岁,宇熙和羽璎一起种下了几朵玫瑰和牵牛花;

  仿佛才听懂我说的话,羽开始拔足奔跑。飘动的衣裳勾勒出她身躯单薄的线条,这是我们亡命天涯惯有的场景。只是这一次能否有幸逃脱?

  “什么事?”语气没有一丝的柔和,当机立断,充满了冷漠。

  ……

  我露出獠牙与利爪,阻挡在前的人们立即头与身体分开!待见识过如此情景后,车厢内便转眼间逃得空无一人。

  我的心感觉到痛,闭上眼睛,一会又睁开。说:“你够爱岚兰吗?”尽管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

  直到十岁的生日,羽璎抱着宇熙买给她的小熊,和宇熙一起过马路。一辆飞速行驶的小车开过,撞向羽璎,宇熙猛地推开了她,然后,倒下了。

  空旷的车厢内,只留下我与那陌生男子对峙。

  他并没有迟疑,说:“爱!我愿用我的整个生命去爱兰儿!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幸运,我会永远珍惜。”

  羽璎已是泪流满面,她颤抖地问:“哥哥,你会留下来吗?”宇熙微笑着摇摇头,说:“我始终只是一个魂魄,我已无法在人间停留更多的时间,我马上就要消失了。”羽璎惊呆了,拉住了宇熙,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哥哥我不能离开你,不要走,好不好?”宇熙依旧微笑着,但他的笑,却越来越模糊了。宇熙说道:“小璎,我们不会分开,因为我们之间有一条特殊的纽带,它联系着我们,是我们永远在一起。”羽璎追问道:“这条纽带是什么?”“是爱。”宇熙完全消失了。空旷的屋子里只剩下羽璎一个人。

  驱魔者:“把这些无聊闲人清掉也好。我目的不是将那一族清理掉,我是个研究者,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我放过你的主人,并帮助你的主人隐姓埋名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活下去,而你,将让我解剖。我对你们的身体构造和能力很感兴趣。

  没等我说下一句,他就走了。他知道,我只问这一个问题,多听也无用。望着他那迷人又坚毅的背影,我留下了眼泪,无声的流泪。

  Part.7

  明:“你们人类的谎言我已经见的多了,还是能够分辨出的。”

  [八]分别在宁静

  羽璎打开门,走了出去。她沐浴在夕阳中,脸上的泪已经干了,她微笑着,默念道:“哥哥,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驱魔者:“啧!没办法了,你给我,去死吧!”

  此时毕业典礼已经开始,大家都沉醉在这离别的悲伤里,只有一个人在操场上行走。那个人就是我。我提着行李,向大门走去。这一次,我不会也不再留恋什么。头也不回走出了学校大门,”砰——”伴随着这声响,我的初恋结尾了。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结束了。

高一:北冥茉

  「在通往南通的列车上发现最新的人类中操作魔物邪恶的一族宴鬼族的余孽行踪,年龄约17至18岁之间,短发……发出通缉令,赏金为一亿……」

  我没有说再见,那是因为我不想再见。决定放下了,就应该不后悔。愿岚兰和墨儒幸福吧!这个期限是永远。我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在他的心中永远都是。

  街边的电视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报道着,在此巨额赏金之下,驱魔者们大概已经开始行动了吧。羽一定还活着的。我深信着。

  [九]再回首

  我从列车上逃走了,可是我没有死,所以羽也一定还活着。

  多年后,我回到了这所学校。埋藏了我太多感情的学校。

  不知走到了哪里,前方是死巷,无路可逃,只有一位衣着时尚的少女坐在藤椅上看书。

  这所学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所有的东西都变了,所有的回忆也找不回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淹没在岁月里,包括曾经的爱恋。再见!

  我向她走去,用哀怜的眼神向她求助:“我被坏人追赶,请救救我!”

  当我快走出大门时,熟悉的笑声传来,我笑了。我决定再回首看看,看看那时的决定。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他们真的相爱永远。我毅然转过头,走出了校园,去寻找我自己的幸福!

  她说:“嗯。”

  (完)

  她站起来用钥匙打开身后的门,让我躲了进去。

高一:雪儿

  驱魔者随后就到,他拎着少女的衣领问:“我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右臂流着蓝色血液的少年?”

  少女:“少年吗?这里每天那么多人,没有什么能够提神的东西实在是记不清啊。”

  她的语气闪烁着狡诈与邪恶:“一口价,一万!说不定能记起来。”

  驱魔者:“好,成交!”

  她出卖了我!

  我相信她眼中的诚实,而她竟然出卖了我!不是绝望而是悲伤充满了我的内心。

  明:“我身为骄傲的宴鬼一族的守护者,即使战死也决不投降!”

  驱魔者:“哼,那你就光荣地死去吧!”

  在我们互相对持之时,少女悄无声息地绕到猎人身后,骤然出手!

  她甩出一把匕首,横着深深地插进了驱魔者的喉咙

  驱魔者:“可恶……为什么要杀我?”

  少女依旧露出纯真无邪的微笑:“钱是我的,少年也是我的。”

  她冷酷地把匕首一扯,被刀切开的口子,肌肉向上翻卷着,像破抹布一样,血液像喷泉似的从驱魔者的脖颈喷出。

  我来到了少女的住所。

  少女的房间凌乱、简单,地上摆满了垃圾和零食。“);

  但在这间糟糕的房间中,竟然就躲藏着我找寻己久的羽!

  她就缩做在沙发上,裙子已经班驳,处处留有撕口,脚裸处也是无数条被刮伤的痕迹。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少女诡异莫测,不可大意。”

  羽:“明,住手,是翔子从驱魔者手中救了我。”

  明:“感激您救了我的主人,我为适才的无礼道歉。”

  看来,人类中还是有好人的,不禁为刚才的无礼言行感到内疚。

  翔子:“嗯,助人为乐是我的信条,而且你们是好人。这段时期里将会全城戒严,你们先在这儿避一段时间吧。”

  我们就这样闯入了翔子的生活。

  对于她的身份,我始终觉得诡异,这个时代居然还有暗杀者。

  不过,从她的手段中也的确能够看出那么一点样子。

  不管怎么说,我们之所以能在这过上一段安稳日子,全依赖翔子的保护。

  为了表达感谢我唱了一首羽教我的歌给翔子听。

  在唱歌的时候,我们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美好时代,每当想到这一点,我便感到十分奇妙。

  翔子不知何时已经哭了出来了。

  羽看着我们微笑着。

  明:“这是羽以前教我的,羽唱歌可好听了。她的能力还可以用歌声治疗一切的创伤,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不过,因为受到创伤现在羽已经唱不了了。”

  翔子:“真的?!你真的会唱歌?可以用自己的声音唱歌……真羡慕啊。”

  歌声是治愈心灵的良药,是神赐予人类唯一的救赎。

  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中,能够发自内心微笑,能够流泪的是人。

  有时会迷失自我,失去温暖不要紧,总有一天人们会理解我们,因为你是人。

  翔子:“我们的声带早已经退化,像机械一样冰冷而呆板。我们已经唱不了歌了。音乐在这个时代已经死亡,在不久的将来,它将连尸体都不会剩下,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会日渐变得麻木与冷酷。”

  明:“这个世界已经开始步入灭亡。”

  翔子:“你说得对……这就是我们追求的未来吗?一切都没有了,科学文明操纵了一切。人们没有希望、梦想和爱,像行尸走肉般生活着,世界死气沉沉。”

  城市开始下雪了。

  出门都要戴上防护面具,很不方便,不过也因而使我们避开被发现的危险,可以出外好好玩耍。

  明:“羽!你忘了你所肩负的使命吗!你忘了你的梦想,你忘了大家保护你逃出来是为什么吗!回答我!!”

  羽:“我根本不想成为什么鬼宴一族的人。”她发出了埋藏在心底的呐喊。“我只想像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孩子、每天过安稳的生活。我不要过每天被人追杀的日子,我不要恢复力量,我不要……”

  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详细地说是皮肤开始出现了蓝色的斑点。我不担心身体出了问题,我的身体从来就没健康过。这座城市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从来就没健康过。

  翔子:“那是临死前的征兆。明,你快要死了。”

  明:“呵,你还是这样直来直去。”

  翔子:“羽为了救你,签订了契约,现在羽的力量就是你继续活下去的生命力来源。在羽抗拒自己的力量后,仍然撑到现在,你已经到极限了吧。再怎么做也只是延缓死亡过程罢了。”

  明:“我这条命早该死了,我已有觉悟,只是担心将来再没有人能保护羽。带她走吧,翔子。这是我的最后的愿望。”

  翔子:“去哪里?”

  明:“南通。”

  南通啊,那是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是永远向往的终点。在那里,隐藏着「奇迹」。

  明:“只要回到鬼宴一族的发源地——南通——就一定能找到使我活下去的办法。”

  翔子:“你在说谎。真正能救你的,只有羽拥有治愈能力的歌声。她不恢复力量,世上无人能救你,你只是在逃避现实。你不想羽受伤,可是这样一直抗拒着自己的力量,她永远都不可能成长。”

  我心头一震。她知道!翔子早就知道「真相」!

  明:“别再说了!”我打断翔子的话。“你根本不了解,这股力量使她受到了多大的痛苦。”

  翔子:“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奇迹’,只有无法逃避的‘现实’。你都听到了吧,羽。在明的命和失去力量,你任选其一吧。”

  虚掩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羽站在门外,泪流满面。

  我知道,她是无法作出选择的。所以,我决定离开,找一个开满花的地方静静死去。

  过普通人的生活,是羽曾经所追求的幸福。我不要成为她的累赘。

  再见,祝你幸福,我的主人。

  我跑了出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变得很沉,充满了虚脱感,嘴里也开始弥漫着奇怪的苦味。

  四周开始暗了,看来我似乎连一个开满花的地方都找不到啊,呵呵,不过,没关系,就这样睡吧。

  …………

  “。。…。明……明……”

  是谁?在叫我。我尝试着睁开那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冲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这里是……哪里……?

  “明!”

  我尽力扭了扭脖子,发现,羽哭着紧握着我的手:“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离开啊,明!”

  我感到力量正在慢慢恢复,是吗。羽,你选择了我。

  “对不起。”

  “嗯,没关系,别勉强哦……”

  “不要紧的,我的恢复能力很厉害的。”

  “哦……”

  “我说,羽……”

  “嗯,怎么了?”

  “至今为止,谢谢你了……很开心啊,我们两个人去了很多地方……”

  “嗯……”

  “还记得你跟我签订契约时,一起看的那个夕阳真漂亮呢……”

  “嗯,大海闪闪发光……夕阳看起来在一点点变大……”

  “的确很漂亮。”

  我也紧紧地回握羽的手,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用力。

  “好痛啊,明。”

  “啊,嗯,对不起。”我赶紧松开手。“一起去吧。”

  “嗯?”

  “去南通。”

  “嗯。”看着羽的微笑,我的眼泪模糊了羽的身影。“你怎么哭了,明。”

  “嗯,抱歉。”我不想哭,不想让羽看见这样的我,可是,高兴的泪水还是止不住滴落,然后又一滴,不复休止。“谢谢你,羽,又一次给予了我新的生命……”

  你的爱将会拯救这个世界。

  她买了去南通的车票,然后上了火车。

  也许有人要问,南通是个什么地方,她为什么要去那里?

  关于这一切,我可以告诉你,南通是我们的根所在的地方,一个靠近长江的美丽城市,她买这张车票,是为了去南通。

  羽在窗边沉思。

  羽:“我想清楚了一件事,科学文明是错误的存在。人类与冰冷的机械同化,他们脆弱的心灵互相隔离,所以,暴力贪欲杀戮堕落败北挫折背义腐败才会充斥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们只是一群寂寞的孩子,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所以选择了伤害别人。”

  我静静地听着她做出那个足以改变世界的决定。

  羽:“我决定了,我要在那里唱歌,我要让歌声传遍整个世界,用歌声去医治他们心中的创伤,唤醒灵魂的纯洁。”

  在这一刻里,世界偏离了轨道,向着我未知的未来迈进。

  我不禁问道:“对了,翔子呢?”

  羽歪了歪头:“翔子?那是谁啊?你不会是睡糊涂了吧,没有这个人啊。”

  她腼腆地微笑。

  看着羽的微笑,我想通了,啊,是这么一回事啊,翔子,谢谢。

  将这份感谢我将永远深藏在心里。

  我们正在去南通的车上,列车一刻不停地向着前方驶进。

  在列车还没有到达终点之前,一切都可能改变,一切都可能发生。

  我不会理会这个世界是如何的存在,

  我不会在意所谓真实是何种结果,

  即使命运是多么的残酷,真实是何等无奈,

  我只相信我的感觉还有我眼中的羽,

  所以去吧,羽,去用歌声来改变这个世界,

  我会一直,守候着你……

高一:三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