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保康县积极解决县基督教堂供电问题,德国基督教社会联盟反对欧元债券

当地的主流白人非常朴素,虽有绅士的血统,多数来自英国,却无贵族的讲究。在繁华的超市,居然也能发现光脚走路的白人男女。人行道上,还能看到不少光脚滑板的学生。

图片 1

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基督教社会联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主席霍斯特·泽霍夫在德国《经济周刊》杂志预先发表的一篇专访文章中称,基督教社会联盟希望避免统一发行的欧元区债券加重德国的债务负担。

日前,湖北省保康县委常委、统战部长肖定佐与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县供电公司等单位负责同志到县基督教堂现场办公,解决了保康县基督教堂供电问题。

基督城的人口稍稍超过首都惠灵顿,最近刚“晋升为新西兰第二大城市,被誉为海外最英国的城市,曾连续两次被评为世界上最适合人居的城市。

图片 2基督教青年会旧址如今已改造成会所

基督教社会联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在巴伐利亚州的联盟党派。

保康县基督教堂每个礼拜日有数百名信教群众在这里聚会,因原来的旧线路供电容量小、电压低,尤其在夏季大功率空调使用时经常跳闸断电,影响到信教群众的宗教生活,而且极易造成安全隐患。在听取了县民宗局负责人和教堂负责人的汇报,察看了教堂的用电设施情况后,肖定佐要求县民宗局会同供电公司,全力解决好县基督教堂供电问题,满足信教群众过宗教生活的需要。县民宗局组织专人迅速行动,积极协调县供电公司,从附近电力主线路拉出一条专线接至教堂,及时解决了县基督教堂的用电难题。

这是一个原生态的城市,城市充满着绿树、草坪和鲜花。同时,又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城市,从衣食住行、生活理念,处处彰显着他们的朴素和简单,不求奢华只求实用。一切能用就行,一切够用就可,无过分要求,无过分索取。先照顾好自己,尽情快乐每一天,尽情享受每一天。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这里是福州最繁华的娱乐场所,拥有大舞厅、游泳池、图书馆、西餐厅、电影院等设施的福州“基督教青年会是不少“老福州的记忆残片。近日,有福州市民重访“青年会时,却发现“青年会旧址原有的石碑断成好几块,非常可惜。昨日,在热心市民周先生的指引下,记者在“青年会旧址找到了两块石碑残块。目前,“青年会旧址正在施工,两块残碑就摆在“青年会大门入口处,上面落满灰尘。两块残碑,一块刻有“基督教三个蓝色大字,另一块残碑上只有一个残破的“会字。市民周先生说,原先的青石碑上共有“基督教青年会六个字,照目前看,刻有“青年两字的残碑已下落不明。经查询,记者从有关部门证实,这块青石碑此前镶嵌在“青年会旧址的门墙上,距今已有100年历史了。由于刻有“青年二字的残碑目前下落不明,石碑的修复遇到难题。据了解,2008年8月,“青年会修复性经营项目开始进行,2009年开始动工,计划建成一座类似“北京798与“上海新天地的新时代文化创意会所。昨日,记者联系了“青年会修复项目的投资方——福建汇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洁红,她告诉记者,石碑不是他们在修缮时弄断的,他们2008年接手“青年会时,石碑就已残缺。负责修缮的工人一直在寻找石碑残缺的部分,但始终没有找到,现在暂时把石碑放在大厅。韩洁红表示,他们也希望修复这块石碑,假如有市民见过或者收藏了刻有“青年二字的残碑,望与他们联系,提供一些线索。□链接“基督教青年会的前世今生1910年,62岁的爱国侨领黄乃裳接任福州“基督教青年会会长后,为给成员们提供一个固定的活动会所便联络各界人士,于1912年在苍霞洲筹建了这座会所。会所选址在台江苍霞洲,于1916年建成,会所设有福州当时唯一的室内灯光篮排球两用球场,福州第一部无声电影也在这里放映。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拥有大舞厅、游泳池、图书馆、西餐厅、电影院等设施的“基督教青年会会所成为福州,最繁华的娱乐场所。近几年,福州加快城市改造,“基督教青年会的修缮于2008年启动。参与“青年会修复的设计师陈剑灵曾介绍,“青年会修复将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方正造型、欧式门窗、青色瓦片、红色砖墙等元素均会保留。

泽霍夫称,基督教社会联盟不会支持欧元区成员国联合发债的计划,纳税人不能承受过多的债务负担。他还对发行欧元区债券可能导致的通货膨胀发出警告。

也许,这才是人的最高境界,也许正因为大家的朴素、简单和知足,避免了对自然界的过分索取和掠夺,才保障这里环境的古朴、纯净和优美,也才最终换来了“最适合人居的回报和美誉。

泽霍夫称,债务、通胀和经济增长形势不容乐观。

首先衣食简单。当地的主流白人非常朴素,虽有绅士的血统,多数来自英国,却无贵族的讲究,甚至有点中国农民的实在和可爱。当地人喜欢着便装,尤其运动装,全民跑步,全民健身。除正式场合外,极少穿正装。颜色也以深色为主,鲜有大红大紫,朴素便捷,无拘无束。

上周二,德法两国领导人共同提议成立“欧元区经济政府、实施财政平衡政策和开征金融交易税等几项建议,但不支持发行欧元债券的提议。

当地换衣也不勤,尤其外套,穿两三天很正常。曾连续接触过一位摩登女房产中介,第一天身着雪白的风衣,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这身。而以前工作的津巴布韦,当地人必须每天换衣服,否则人家会嫌你脏。当然,这里的空气非常干净,外套即使穿一月也不显脏,鞋两个月也不必擦。环境干净,人自然干净,环境污染,人是洗不干净的。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斯塔克也认为,发行欧元债券会令财政不佳的国家懈怠于巩固财政,没有欧元区财政政策上的协调统一,发行统一债券治标不治本。

当然,正式场合必须西服革履,曾有一华人,因着便服参加基督地震遇难学生的葬礼,被当地官员严正批评。

当地白人非常喜欢赤脚、光腿,从幼童开始直到老年,也许是源自中国的保健传统,让下肢尽情地“接地气、“接空气。刚生下来的小孩极少有穿袜子的,中小学生都穿短裙、短裤配长袜,成年人也非常喜欢光腿穿短裤。有的老年人腿脚已经瘸拐,尽管上身穿着棉衣,下身却仍然是光腿短裤。在繁华的超市,居然也能发现光脚走路的白人男女。人行道上,还能看到不少光脚滑板的学生。光脚光腿也许是他们的一种传统和养生。

外表上看,这里的白人更多像个职员,像个打工仔,没有绅士的“相,更没有老板的“派。在这里,凭外表看不出谁是老板、谁是领导,领导更像普通人,普通人也有领导的气质。不像中国,走在前面的一定是领导,首先讲话的一定是首长。据中餐馆老板讲,不少议员在他的餐馆用餐,一样的排队,一样的谦恭,已经成老朋友了,居然不知道他们是“大人物。

可能是相互熏陶,这里的新籍华人更土,比国内的中国人还要中国人,富裕老板像个体摊主,经常着工作服,主要开运货车;一次街区偶遇一购物的华人博士,灰头土脸像农民,言谈举止像商人。而真正的同胞打工者,更是无法言表,能穿着拖鞋上班,能穿着睡衣接待客人。

这里的生活用品多从中国进口,如服装鞋帽,质量也不太高,至少没有欧美把关的那样严。有一款非常单薄的女式布鞋,在非洲都是低层黑佣穿的,在这里时髦女郎也不嫌弃。不锈钢餐具也多来自中国,非常轻薄,不像欧洲产的那样厚重。剔除质量因素,仅用料后者至少是前者的三倍。

当地人吃饭重实在,西餐中餐不挑剔,中餐馆里白人多,西餐馆里嗓门高。新西兰的白人嗓门也出名的高,吃中餐如此,吃西餐也如此。来后不久,在两家吃牛排的西餐馆里,真正见识到了白人的大嗓门,高谈阔论、手舞足蹈,不像在吃饭,倒像在辩论、在吵架。如此现象,作为国人心理很是平衡,终于发现还有比我们嗓门更大的。而这种无拘无束的心理,反而彰显出当地人活得没压力、没负担。

其次,住房简易。这里的居民房,尽管里面舒适、正规甚至豪华,但外表就是高档的“汶川抗震房,还类似于我国北方的民居房。这里是地震高发区,主要是抗震需要,同时也是白人的传统和习惯,民居房主要为木结构平房,也有少数两三层的,三层以上的极少。盖房时先用木板木条将内部框架订牢,用坚硬的金属片加固,形成一个木制板条框架。

木制房看似简单,居住却很舒适,设计精细,应有俱有,材料轻、墙面薄、保暖好,隔音效果也不错。户型以三四个卧室居多,最多不超过六个,面积也不算太大。一切按照需要,够用即可。尽量大的窗户,还有众多的天窗,接受着充足温暖的阳光,各种壁炉、暖气补充着所需要的热量。

室外一般带一个小院,面积很少,但设计、护理得小巧玲珑,树、灌、草、花一样也不少,尤其处处绽放的鲜花,让人感到生活的美好和人生的珍贵。

这里缺少豪宅,这里也没有贫民窟,有的全是普通百姓房。大家生活都一样,没有差别、没有攀比、没有仇视,也就换来了当然的社会的公平和谐。这里的治安特别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没有欺骗,只有信任。我们到电信商店办理合同电话,必须提供信任记录,否则无法办理,商家宁可不赚钱。

这种木制居民房,经受了基督城连续两次大地震,毫发未伤。我们3月7日刚到时,居住的汽车旅馆所在的街区RICCARTION
就在居民区,看不到丝毫地震的痕迹,一切正常。而城内的高层钢筋水泥楼房,多数遭遇损伤甚至坍塌。

基督城人开的车绝大部分为二手车,而且质量和档次都不高。路上,经常可以看到破烂不堪的车辆,在北京是不允许行驶的。各种车行大多数是卖二手车的,行驶十多年的二手车照样卖高价。新西兰没有汽车工业,鼓励进口二手车,多数从日本进口,一律免征进口税。但可能路途遥远,运费较贵,这里二手车的价格仍然不低。

由于当地人的消费习惯和国家政策,当地二手车盛行,各种老爷车、破烂车都能畅通无阻,当然它们需要通过每年的车检和保养。

总之,简单而朴素的生活是基督城人所倡导的生活准则,他们的要求非常简单,他们的消费非常简单,但他们的生活相当丰富,吃喝玩乐样样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