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县基督教界开展,基督教在我国内地发展现状反思

为了发扬宗教界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群众的优良传统,东阿县基督教“三自爱委会关注社会弱势群体、关注社会服务,积极开展送温暖献爱心活动。

7月21日,河南省西平县基督教在于楼教堂热烈庆祝他们一年一度的节日——敬老节。县民族宗教局负责人到场祝贺。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基督教发展迅猛,引起学界和相关部门重视,并出现了大量的考察和研究成果。然而,我国内地基督徒人数究竟有多少,却一直是个扑朔迷离的问题。直到2010年《宗教蓝皮书》公布了一系列关于基督教的最新数据以后,这一问题才得到回答。新数据一定程度上澄清了国内外对于我国内地基督教“超常发展的各种猜测。本文在调研的基础上,客观评析当前我国内地基督教发展现状,判断未来走势,希冀能将世俗与神圣之间的张力控制在一定的维度,从而更加促进政教关系的和谐。

图片 1

7月5日至9日,东阿县基督教“三自爱委会到铜城办事处敬老院进行“送温暖、献爱心活动。活动中,信教群众连续4天,每天30余人为孤寡老人做被褥,帮助他们解决生活问题,并为他们晚年孤寂的精神世界献上一份关爱。感人的善举,为构建和谐东阿注入了积极因素。

我国是一个五千年文明的大国,有着灿烂文化和悠久的历史,爱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县基督教“两会副会长、副主席戴权有长老在致辞中说,教会发展到今天,与老同志的努力是离不开的,虽然他们年事已高,但他们壮心不已,仍然关心着教会的发展和稳定大局,关心着年轻一代基督教徒的健康成长,为教会稳定、和谐、发展不遗余力,奉献力量,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没有他们的长期努力,就没有教会今天各项事业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

一段时期内,政府对外公布我国内地基督教徒人数已逾1600万,占全国总人口的1.23%。信徒人数超100万的有河南、安徽、浙江、江苏、福建、山东、四川等省。到2010年,《宗教蓝皮书》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内地基督教信徒总数为2305万人,占人口总数的1.8%。从地域分布看,信徒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和长江流域地区。调查亦显示信徒信教的主要动因中,受家庭影响者占15%,归因自己或家人生病者占68.8%。

图片 2

向敬老院老人奉献一份爱心,关心孤寡老人的生活,带给他们欢笑及精神慰藉,充分体现了信教群众爱国爱教、甘于奉献的精神。

老年信徒代表杨天义在发言中说,感谢教会对老年们的尊敬和关心厚爱,他表示今后一定发挥余热,支持教会的工作,爱国爱教,与党同心同行,坚持正信,做一名合格的好信徒,给年轻信徒树立榜样,做出表率。

总体上看,基督教在一些地区仍以较快速度传播,教会组织的多种形式的聚会在很多地区成为了群众娱乐身心、调剂业余生活、寻求精神慰藉的重要方式。在农村基督教集中区域,一些村落教会发挥了组织生产、扶贫帮困、农田基建等积极的社会功能。

上海景灵堂。 资料图片

基督教老年节是每年的7月15日,在这一天70岁以上的老信徒,将被邀请到教会来欢度节日,每年教会都会为他们发放慰问品等。

从传播渠道和活动方式来看,国内基督教越来越重视社会服务在传教中的积极作用,并逐渐完善网络传教体系。

在世界范围内,天主教、东正教、新教被统称为基督教,都以圣经为经典。在我国,基督教则专指新教,又称为“福音教或“耶稣教。基督教的教职人员有主教、牧师、长老、传道员,有男性,也有女性,可以结婚,但不主张信徒离婚。基督教的主要节日有复活节和圣诞节。每逢基督教节日和每个星期日,信徒会到教堂做礼拜。

从覆盖的社会阶层来看,基督徒构成正悄然变化:“老、弱、病、妇现象正在改变,城市精英阶层、高校科研人员的比例有所增加,信徒结构日趋多样。

天主教以自己的“普世性自称公教,信徒称其所信之神为“天主。天主教以梵蒂冈教廷为自己的组织中心,以教皇为最高领导,实行圣统制和教阶制。天主教的圣经有73卷,其中《旧约》46卷,《新约》27卷。天主教教职人员均为男性。主教、神甫、修士、修女等都必须独身。天主教主要有复活节、圣诞节、圣神降临节、圣母升天节等四大节日,教徒会在天主教节日和星期日到教堂参与弥撒。

从社会文化视角来看,基督教与东方古老的中华文明持续交融碰撞。基督教加快实现本土化的同时,一些问题也客观存在。一方面,以基督教信仰为内核的西方文化对中国社会已形成一定影响,借圣诞节、感恩节等西方节日举行聚会、联谊、促销等活动的现象已相当普遍,这无疑加快了基督教文化的扩散速度;另一方面,受教会性质、教牧人员素质等因素影响,基督教在一些地区的传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不和谐音符,一些派别中异化、“巫化的现象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基督教不接受教皇的领导权,废除了天主教的教阶制,认为无需神职人员,教徒即可与神直接沟通。基督教的圣经只有66卷,《旧约》中有7卷未收入。

从外部环境来看,“宗教渗透形势依然严峻。过去10年,美国在强力推行单极化世界格局过程中,利用基督教进行扩张渗透成为重要手段,在美国的宗教对外政策中,基督教成为其首选工具。

基督教的主张:唯独圣经,坚持圣经本身的绝对权威,不赞成以教会来主导对圣经的解释,而应主要由个人凭借自己的信心和良心,还有圣灵的感动来理解。唯独恩典,认为既然耶稣基督是神人之间的救赎,那么神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就不需要教会发挥太多的中介作用。唯独信心,强调首要的是对上帝的信从,反对单凭行为或主要凭行为得救。各教会团体一般比较独立,较为自由,但也容易造成新的分化。实际上,基督教也的确不是一个统一的教派,而是分化的数十个教派的总称。其中,路德派、加尔文派、圣公会是三大全球性的主流教派,这三大主流教派内部也有不少分支。

理性评析国内基督教的发展趋势

与天主教堂中一般有圣母、耶稣、圣徒等塑像比较,基督教堂内外的装饰简洁而朴素,一般没有雕塑和壁画,只挂一个十字架。而且,基督教堂里立的十字架上没有耶稣基督被钉的受难像,教徒祈祷时也不在胸前画十字。当然,圣公会除外。圣公会在很多方面都是接近天主教的,特别是其中的上层教派——高教会派。除了圣公会高教会派外,其他基督教各派都没有修道院和修会制度。圣公会高教会派是在上世纪恢复修道院和修会制度的。

过去几年间,国内外对于我国内地基督教的发展趋势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当代基督教正以前所未有的势头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中国只是全球基督福音扩张的一部分,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决定了我国内地的基督教仍将快速发展;第二种观点认为,基督教的发展会呈现一个有规律的上升曲线而逐渐达到饱和,之后不会再攀升。

我国的基督教堂建筑形式基本上与天主教堂相同,哥特式居多。教堂名称各异,有福音堂、清心堂、诸圣堂、怀恩堂、沐恩堂、普安堂、鸿德堂等。

笔者认为,国内的基督教发展受经济发展水平、社会稳定程度以及民众对生活满意度等多种因素制约,在中国这片有着明显功用性和实效性的文化土壤里,任何宣扬来世回报与今生兑现的宗教信仰从来不缺生存和发展空间。当前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体制和思想文化教育体系仍待完善,很多方面难以做到尽如人意。当代基督教面向世俗社会,面向民众生活,肯定人生的价值和意义,鼓励信徒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这种积极融入世俗社会,努力关注现世今生的特点,使其在基层群众中很快就能觅得相当数量的追随者。预计今后基督教在经济文化水平相对落后的地区还会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并且不排除在局部地区呈现快速发展的势头。

基督教堂大堂外墙一般用红砖砌就,券形双联花玻璃窗。堂正中为祭台,两侧为两层廊式楼厅。祭台上方悬挂十字架,祭台前方左右两面设有唱诗台。基督教堂都设有钟楼,高大挺拔,巍峨壮观,大都是教堂所在地的一大景观。

毋庸置疑,我国不同社会阶层对于基督教的信仰形态差异很大。基层信徒祈望“万能的上帝能够庇护自身现实利益,在他们眼中,基督教与散落各处的民间信仰并无质的差别;而城市知识分子从中关注的是哲学的理性,满足的是对异域文化的新奇感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积极入世的参与意识使知识界精英们更多地去探究基督教文化层面的精华。在他们看来,信仰完全是个人的私事,属于个人心灵的归宿,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完成。由于知识分子对于信仰的选择较少功利性、随意性和盲目性,与一般社会阶层相比,其信仰便更加执着、坚定、深沉。因此,今后受西方强势文化的影响,在城市知识精英、中产阶层中还将会出现一定数量的基督教信徒。虽然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这一特殊群体在人数上仍然微不足道,但他们对周围人群的影响显而易见,特别是对青年学子产生的示范和效仿作用更不容低估。

青岛基督教堂位于青岛市南区江苏路的一个小山丘上,是一个典型的德国古堡式建筑,由钟楼和礼堂两部分组成。沿着山丘的窄阶拾级而上,教堂坚固厚重的墙壁、半圆拱形花岗岩窗框、陡斜的红色屋顶以及绿色尖顶的钟楼便清晰地展现在眼前。用厚重的花岗岩垒砌的墙基凝重粗犷,使整个教堂的轮廓显得清晰简洁,给人一种宗教建筑特有的美感。

总体上,预计今后一段时期,国内基督教仍将以较平稳的态势继续发展,数量上仍会有相当程度的增加。尽管如此,从长远来看,基督教要在我国内地成为主流宗教也绝非易事。与相邻的日本、印度等国和港、澳、台地区相比,国内目前基督教徒比例并非超高。此外,当前国家致力于强化主流意识形态,国人受传统文化影响颇深,加之佛、道教仍具强劲根基以及民间信仰的兴起,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基督教的发展空间,因而国内基督教将不易出现超常发展的现象。当然,在上世纪短短数十年内,基督徒在韩国已占到人口1/4强,基督教在韩国已成为主流宗教,这一现象也应引起我国社会各界理性思考。

教堂钟楼高39.1米,登楼可观赏岛城的海天秀色。钟楼上的巨型钟表,给原本肃穆的教堂增添了几分神秘和庄重。礼堂宽敞明亮,可容千人之众。18米高的大厅两侧分为两层,装饰十分精美典雅,置身其中,有一种神圣之感。

对国内基督教快速发展的几点反思

教堂前的广场平坦宽阔,四周绿树成荫,周围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各种西式建筑,更加衬托出教堂建筑的宏伟。每当晨曦渐扩、熹抹东天之时,远山近树、绿顶黄墙在晓雾中时隐时现,此情此景,不由令人疑为身处异域。

国内基督教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深刻变革的内部社会环境和外部复杂国际背景的影响,同时与基督教自身传教特点和我国宗教事务管理上的一些薄弱环节也密不可分。以科学发展观统筹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建设是避免某一教派“超常发展的根本。

除了西式建筑风格的基督教堂,我国还有一些中式风格的教堂,例如上海市多伦路上的景灵堂,主楼坐南朝北,整幢建筑极具中国庙宇风格。此堂当时为纪念美国传教士林乐知而命名,宋庆龄之父宋耀如曾在此处任牧师。

当前,随着我国社会结构日趋多层化,意识形态日益多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传统文化、五大宗教格局、民间信仰体系……众多思想流派和信仰体系分别经不同路径跨越历史长河,共同架构起现阶段中国的文化体系。其中,马克思主义是主体意识形态,儒学构成深层次文化背景,基督教则是近年发展最快的信仰实体。基督教在华的发展对国人先前的思维定势提出了挑战,如何将儒家精神的“心性、“内省与基督精神的“外在、“超越共置于尚处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体制形态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取长补短,和合共生,与社会主义主流价值体系一道,共构今日中国文化体系,是国人面临的重大机遇与挑战。同时,我们也应充分意识到,基督教在我国的发展过程中,其背后一度彰显的政治强权和经济、文化的优势地位。

中华文明体系博大精深,潜力无穷,基督教文化在世界各大宗教中也显得独树一帜,充满活力。当前儒学对世界的影响和基督教在我国的传播扩展正同步进行,这一历史现象必将对我国乃至世界产生相当的冲击力。众所周知,中华文明具有极大的包容性,经过长期的、历史的磨合,本土文化通常能与外来的异质文化和睦共处,并逐渐形成多元互补的文化形态,但这毕竟是一个长期、渐进的历史过程。从基督新教入华200余年的历史来看,二者之间矛盾很多,冲突不断,并曾酿成各种各样的“教案。诚如德国神学家孔汉思在倡导“全球伦理时所言,“没有宗教和平就没有世界和平。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形势下,如何妥善处理双方融合过程中产生的各种问题,避免引发所谓的“文明冲突,将是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又一大历史贡献。

(本文作者系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