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探险,捣蛋鬼日记

  天刚亮。

  还在土耳其当差时,我经常喜欢搭上游艇,在马尔马拉海上泛舟,以求一览君士坦丁堡的宏伟壮观,以及座落在其中的大苏丹的琼楼玉宇。一天早晨,天色晴和,我正在欣赏良辰美景,冷不防发觉在半空里,飘荡着一个像弹子球那么大小的液回东西,下面还悬挂着个什么似的。我连忙取下那根最好最长的鸟枪,因为没有它,我宁可不出门一步,更不用说去旅行了,我把子弹装好,然后对着空中那滚圆的劳什子,开始点火射击;可惜没有命中。我于是发射了第二颗,结果仍然落空。直到第三颗,第四颗,甚至打了第五颗,方始从旁打破了个窟窿,终于把那东西击落了下来。你们不难想象,我这一惊非同小可,原来那是一辆精致的鎏金小车,就掉落在离我小艇两克拉夫特开外的海面上,它被吊在一个巨大的气球下面,至于那气球的幅员,要远远超过最大教堂的穹顶。车里端坐着一位男子,还有半腔好像烤熟的羊肉,我惊魂稍定,就偕同我的侍从人员把这些罕见的事物团团围住。

  “我们得捕一只北极熊运回家。”哈尔说。

  今天上午,在通向绘画教室的走廊里,马里奥·米盖罗基走近我小声说:

  我做了一项重大的决定。在行动之前,我要在我的日记上再写上几行。我的日记已经记载了我许多欢乐和伤心的事,尽管我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那汉子看来像个法国人,这且不管它了,而在他的每个口袋里,都挂着好几条贵重的表链,上面的表坠,据我所知,一定描着有名望的夫人老爷的头像。他的钮扣孔,个个都佩着金质勋章,估计价钱很贵,每个至少在一百个杜卡登以上,所有的手指上,也都戴着价值连城的钻石戒。上装口袋里的钱币,装得又满又沉,几乎把他本人也拖垮在地。“我的老天爷,”我寻思道,“这家伙肯定掌管着人世举足轻重的大事,所以那批巨商富贾的老爷太太,一反他们平时刻薄成家的常态,妄想用我亲眼目睹的这许多礼物,来收买他的灵魂。”不管怎么说,他目前的处境却十分狼狈,几乎连话也说不相像。半晌。他这才重新镇静下来,说出了下面这席话:“这架气球,光靠我的头脑和智慧,是断断发明不了的,但是更重要的还在于掌握翻筋头、走绳索等敢于冒险的熟练技巧,我登上了它,还要经过好几次的试验,才飞上了天空。大概在七八天前吧——精确的时间我一时算不准——我在英国的克伦威尔的海角起飞,随身带了头羊,准备在下降的时候,给成千上万的围观者,耍一套把戏看看。运气太不好,谁知我登上气球才不到十分钟,风向陡然转了,没有把我送到预定着陆的埃克塞特,却撵着我出了大海,我也早已料到,在这往后的日子里,我将在这高不可测的海洋上空,遨游不息。

  “我们已经有一只了,”罗杰说,“南努克。”

  “一人为大家!”

  昨天晚上舞会结束后,我听见她们在我的房门口叽里咕噜地说话,我假装睡着了。她们没有叫醒我。但是,我肯定第二天早上起床后,要挨她们的打骂,虽然挨爸爸揍的地方还疼着呢。

  “我无法再耍弄那套羊把戏了,这倒很好;因为就在空间旅行的第三天,我肚子饿得要死,眼看宰羊已是我的当务之急了。我当时高入云天,月亮已在我的足下,又经过了十六个小时的继续飞行,我终于来到太阳的旁边,连我的睫毛也给烤焦了,我便举起事先剥好了皮的死羊,搁在车里太阳晒得最厉害的地方,换句话说,就是搭在气球上没有遮荫的所在,这样,我把它整整烤了三刻钟的时光。这些日子来,我就靠着这块烤肉度过的。”说到这里,那汉子不讲话了,仿佛要把周围的事物,作更进一步的观察似的。我便对他说,我们面前的这些高楼大厦,都是君士坦丁堡大苏丹的宫殿,他听了似乎非常吃惊,原来他认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哈尔说:“我们很不愿与南努克分开,它是我们家的一个成员。我是指我们伊格庐里的这个小小的家。南努克和你,还有我本人。而且它那么喜欢我们,离开我们,我很怀疑它会快活。”

  “大家为一人!”我回答。

  想起这事,我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我所以能够长期在空中飞行,”他终于又说道,“原因是我扯断了气球通气栓上的那根线头,不让燃烧气体从气球中逸出。除非气球燃烧,或者由于燃烧而爆炸,那么就像穆罕默德与世长辞那样,它永远飘游在天地之间。”他这时显得很阔气,把辆小车送给坐在后面舵边的那位水手。半腔烤羊肉则投入了大海之中。至于那个气球,在它被我打穿过后,还没来得及掉到地下,却已炸个粉身碎骨了。

  “我们到哪儿去再捕一只呢?再到冰冠上面去吗?”

  “你到储油室去,房门正开着。在房门背后有一个用毛巾盖着的装满煤油的瓶子。你把它拿到寝室里,藏到你的床底下。马乌里齐奥·德·布台为你担任警戒。如果他喊‘卡尔布尼奥’,你放下瓶子就跑。”

  对于我来讲,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有在爸爸、妈妈和姐姐们起床前从家里逃跑。这样会使他们懂得,孩子们有了错应当改正,但不能靠棍棒。因为正如历史所告诉我们的那样:虽然奥地利人对我国广大为争取自由而斗争的爱国者们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但是,棍棒只能伤及他们的皮肉,却不能动摇他们的信念。

  “在那上面,我们可能走很多里路都找不到一只。”哈尔说,“我想,要抓到北极熊,最好的地方是哈得孙湾。他们说,在一座叫做丘吉尔的小城里有大量北极熊。”

  我照他的命令做了,一切都很顺利。

  因此,我准备逃到乡下,到贝蒂娜姑妈家去,她家我去过。火车是六点钟开,从我家到火车站半个小时就够了。

  罗杰哈哈大笑:“我们进城去抓北极熊?”

  ***************

  逃跑的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做好了。我带上了两双袜子,一件替换的衫衣……家里静悄悄的,我要轻轻地、轻轻地走下楼梯,到乡下去,到自由的地方去……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在那个地方,你确实能见到很多北极熊,就在城里的大街上。”

  今天休息时,为了知道我壁橱那边的房间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卡洛·贝契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继续同来学校搞维修的泥瓦匠们聊天,以便从中发现线索。

  自由万岁!

  “你在开玩笑。你从哪儿来的这么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的?”

  米盖罗基对我说:

  “在《史密森尼亚》上面的一篇文章里看到的。那是华盛顿的史密森尼亚学会的一份官方杂志。史密森尼亚学会属于美国的国家博物馆。我想,他们说的可以相信。”

  “今天晚上你准备好,大家睡觉后我们去处理大米……有好戏在后头!”

  “但我们怎么到那儿去呢?”

  “明天,一艘二桅帆船要驶往丘吉尔去。我们将上那条船。别指望船上有什么奢华享受,那不是一条远洋客轮。一般来说,二桅帆船只有帆,但这一艘既有帆又有轮机。我想,要它把我们送到那儿没什么问题。”

  哈尔猜错了,但这不是他的错。他不可能预见到会有飓风来临。

  他们登上那艘小船两小时后,天突然发怒,吹起了骇人的狂风。风太猛,随时都有把帆吹走的危险,所以他们不得不把帆落下来。狂风肆虑,冰暴疯狂地袭击着小船。

  成千上万吨碎冰被风裹挟着打在船上,厚达3、6米的大冰块咆哮着撞在船上,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

  即使是锅炉厂也不会产生这样喧嚣的噪音。北冰洋曾被称作平静的海。但此刻在这艘‘快乐海“号二桅帆船的甲板上却没有平静。为了不被风吹走,哈尔和罗杰紧握着一根桅杆,肩并肩靠在一起,却听不见彼此说话的声音。

  他们想到甲板下头去,躺到铺位上,但那样一来,他们就看不到这场面了。飓风肆虑可不是每天都看得到的。现在除了船长以外,人人都在下面。

  他们正乘风破浪穿越梅尔维尔湾。这海湾有着北冰洋上最危险地带的名声。海湾布满了冰山。这些冰山不像东海岸一带的冰山那样,高耸出海面200多公尺。然而,即使那些比小船高出仅一倍的冰山,也会带来巨大的危险。二桅帆船造得非常坚固,但成百万吨的冰倾压下来,最坚固的船体也受不了。

  冰山通常只有1/8露出水面,因此,藏在水下的7/8那部分就很可能惹事生非。二桅帆船的龙骨多次被冰山水下的部分碰着,几乎被撞翻。有一次,帆船朝右舷倾斜得厉害,船上的乘客全都从铺位上掉下来。有时,帆船被卡住,只有尖啸着的狂风才有足够的力最把它推下来。

  大风像狮子般吼叫。船长竭力要把他的船转过来,驶往一座冰山的背风面,那儿的风势会弱些。他刚把船驶到那儿,那座庇护帆船的冰山就被风推着撞在另一座冰山上,船被挤在了两座冰山中闻。由于两座冰山都倾斜着,船就被顶上空中,在8米多高处俯瞰着怒涛翻滚的大海。

  船在高空中,不再倾斜摇晃,稳稳当当地立着。船上的乘客都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帆船是不是已经驶进某个海港。看到他们的船被高高卡在白浪滔滔的海面上空,他们惊得目瞪口呆。不过,这船至少能安定一下,他们也有机会克服一下晕船。

  但这并不能帮他们到达丘吉尔镇。船长怕来自两边的压力会把船体压碎,因此忧心如焚。如果那样,船上所有的人和东西都得到海底去,在那儿找到绝对的安宁和死亡。整整12个小时,船一直悬在空中。

  乘客们抱怨那些讨厌的冰山。

  哈尔告诉他们:“冰山只有一样好处。你们可别忘了,要是没有冰山,你们正一口口吞下去的那些饮料不会有现在一半那么好。”

  “神经病,”一位牢骚满腹的乘客说,“冰山跟饮料有什么关系?”

  “冰山的冰是最好的。格陵兰向世界各地出口冰山冰。每年夏天,至少有10座山被切成小块运往国外。它们有一个商标名,叫‘格陵兰冰山石’。”

  乘客们咧嘴笑着把他们杯中的“石头”摇得格格响。这一刻,他们很开心,但过不了多久,又大发牢骚。

  一位乘客抱怨船长说:“你为什么不干点什么?”他看上去非常气愤。

  “要是你告诉我该干什么,”船长说,“我就去干。”

  “唔,”那人说,“十分简单。只要把其中一座冰山推开,船就会落到水面上。”

  船长微微一笑:“那就请您把它推开吧。我肯定它不会超过100万吨重。”

  飓风终于过去,把两座冰山顶在一起的那股强大的风也变弱了。船滑入海面,继续肮行。过了哈得孙海峡,二桅帆船又穿过哈得孙湾,终于到达那个叫做丘吉尔的小城。